阿里系持股14%、去年由亏转盈 路歌冲刺港交所:数字货运排队上市“唯快不破”?

    每日经济新闻 2021-11-15 20:30

    ◎如果一些互联网货运平台在盈利模式上过于单一,只做简单的“撮合交易”,过度依赖政府补贴存活,随着票据监管的逐渐完善以及政策红利的结束,想要继续生存下去就需要探索其他的增值业务。

    每经记者 赵雯琪    每经编辑 刘雪梅    

    继满帮集团(2618.HK)、安能物流(9956.HK)之后,公路货运赛道或将诞生新一家上市公司。

    11月12日晚间,数字货运平台路歌的运营主体合肥维天运通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路歌”)正式提交招股书,计划在港交所主板上市。招股书显示,路歌2018、2019、2020年营收分别为19.93亿元、35.61亿元、46.65亿元,年复合增长率53.0%,从盈利角度看,公司2020年实现扭亏为盈,净利润达到2610万元,2021年上半年净利润3990万元。

    公路货运赛道或将诞生新一家上市公司 图片来源:摄图网

    路歌成立于2002年,是国内最早服务于中国公路物流领域的互联网平台之一。在此之前,路歌曾获得超过5轮融资,投资方包括蚂蚁集团、毅达资本、华成创投、北汽产投、中信证券等。

    至此,数字货运平台头部企业背后已集齐几大互联网巨头。其中,满帮背靠腾讯,福佑卡车的投资名单中也包括京东物流,路歌曾接受阿里和蚂蚁集团的投资,阿里系持股超过14%。

    如今随着上市潮的来临,数字货运平台俨然成为互联网巨头主营业务之外另一个激烈战场。此外,在数字化货运平台赛道,和路歌一样还未上市的同类玩家就有货拉拉、福佑卡车、快狗打车排队上市。

    不过以当前头部企业发展情况来看,大部分公司仅在这两年刚刚实现盈利,数字货运模式的盈利前景仍待进一步考量,此外,满帮在上市后因数据安全问题接受调查至今尚无定论,福佑卡车也因为数据安全问题撤回美股IPO拟转港股上市,在此环境下,路歌是否能够顺利上市也存在不确定性。

    去年扭亏为盈 阿里系持股14%

    成立于2002年,路歌从成立到冲刺资本市场用了将近20年。

    2005年,路歌推出中国物流行业首款SaaS产品路歌“管车宝”,随后在公路货运数字化进程中推出路歌“好运宝”、路歌“快路宝”等移动端应用程序,2013年,路歌上线全链路数字货运平台,标志着其由SaaS产品的供应商转变为基于平台的综合解决方案供应商。

    招股书信息显示,路歌的收入主要来自数字货运业务。2018年,路歌收入人民币20亿元,到2020年增长到人民币47亿元,年复合增长率达到53.0%;截至2020年6月30日止六个月的收入为人民币20亿元,截至2021年6月30日止六个月的收入为人民币29亿元,同比增长46.2%。

    路歌基础财务数据 图片来源:路歌招股书

    盈利情况上,招股书显示,2018年净亏损人民币4260万元,2019年净亏损人民币330万元,2019年开始实现盈利,净利润为人民币2610万元,2020年净利润为人民币390万元,截至2021年6月30日止六个月净利润为人民币3990万元。

    路歌三大主营业务分别为数字货运业务、卡友地带及卡加车服。其中卡友地带为数字货运平台增补稳定且高效的运力,数字货运平台吸引更多货车司机进入卡友地带。此外,货车司机后市场服务需求也为卡加车服带来巨大的市场潜力。

    一直以来,中国物流行业整车运输板块市场高度分散,效率低下,信息化水平较低等,不过在政策与行业需求的推动下,数字货运平台获得了历史性的发展机遇。

    从招股书披露的数据看,2018年至2020年,路歌数字货运收入三年间实现翻倍增长。2021年上半年收入29亿元,2020年同期为20亿元,同比继续保持增长。

    截至2021年6月30日,平台货车司机的数量已经超过380万,累计服务客户数超过8万,月支付额已达30亿。据招股书信息显示,路歌已为超过8300家托运方及200万名货车司机提供了服务,平台上完成了总计超过23.2百万份托运订单。截至2021年6月30日止六个月,路歌的线上GTV总额(包括增值税)为人民币184亿元。

    招股书数据显示,公司融资超过5轮,投资方包括蚂蚁集团、毅达资本、华成创投、北汽产投、中信证券等。招股书显示,路歌董事长冯雷直接持有20.25%公司股份,阿里系旗下企业上海云鑫创业投资有限公司持股比例约为14%。

    对于募资用途,路歌在招股书中表示,将进一步升级并加强数字货运业务,进一步扩大卡友地带及卡加车服,增强研发力度及加强技术能力,招募额外销售、营销及运营人员,以及用于运营资金及其他一般公司用途。

    数字货运平台排队上市 前景仍存不确定性

    今年以来,无论是满帮、京东物流、安能物流的成功上市,还是快狗打车、福佑卡车、货拉拉等货运平台计划上市,物流领域也在快递公司上市潮后迎来了新一轮的资本潮。

    灼识咨询研究数据显示,以交易额计,我国公路货运生态圈的总市场规模从2015年的7.2万亿元增长至2020年的9.5万亿元,活跃其中的包括物流公司及货主企业等托运方、运力组织方、货车司机、其他相关服务商,对应形成了全球最大的公路物流生态圈。

    不过在上市潮之外,从已经披露招股书的头部企业来看,数字货运平台上市依然面临着较多问题。

    一方面是盈利问题。福佑卡车招股书显示,福佑卡车2019年、2020年净亏损分别约为2.34亿元、1.16亿元;2021年第一季度净亏损则约为5450万元,上年同期净亏损约为5016万元。福佑卡车在招股书中也坦言,由于未来将继续扩大业务,使托运人基础多样化,并对基础技术设施进行投资和创新,所以收入成本和运营费用势必将增加,因此无法保证在不久后实现或保持盈利能力。

    满帮集团招股书显示,按GAAP准则计算,其2019年、2020年分别亏损15.2亿元、34.7亿元。在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Non-GAAP)下,2020年实现盈利,全年净利润为2.81亿元。

    路歌的招股书中也提到,从2018年至2021年上半年,政府扶助在收入项目中的金额分别为5.7亿、6.32亿、8.13亿、5.74亿元。路歌自己也坦承,其盈利能力一直并预计将继续依赖于当地财政局提供的与数字货运业务有关的政府补助。“如果无法继续获得该补贴,财务表现可能会受到重大不利影响”。

    业内看来,如果一些互联网货运平台在盈利模式上过于单一,只做简单的“撮合交易”,过度依赖政府补贴存活,随着票据监管的逐渐完善以及政策红利的结束,想要继续生存下去就需要探索其他的增值业务。

    除此之外,数字平台型公司也面临政策和监管问题。今年以来,满帮集团上市后即被实施网络安全审查;福佑卡车也因此搁浅赴美上市计划,有消息称福佑卡车转战港股IPO。

    11月14日,网信办发布关于《网络数据安全管理条例(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通知,其中提到,数据处理者应当按照有关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和国家标准的强制性要求,建立完善数据安全管理制度和技术保护机制。未来随着管理条例的正式颁布,也将为数字平台的管理规则带来不确定性。

    从今年各家货运平台的动向以及政策法规可以看出,政府监管日益严苛,平台寻求资本化的需求逐渐增强,数字货运平台赛道也将迎来更为激烈的竞争。

    封面图片来源:摄图网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