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林覆盖率54.5%的重庆,缘何没有一支灭火“国家队”?

    每日经济新闻 2022-08-27 18:26

    近年来,全球气候变暖趋势仍在持续,高温、干旱、大风等极端天气增多。在庆幸重庆森林火灾“无人员伤亡和重要设施损失”,感谢一线扑火救援人员逆火而行之后,更应该补齐短板,提升地方的森林防火灭火专业能力。

    每经记者 吴林静  淡忠奎    每经编辑 刘艳美

    图片来源:云南省森林消防总队

    重庆的山火明火,终于全部扑灭了!

    涪陵、巴南、江津、大足、铜梁、北碚、璧山、长寿,这场打破气象历史记录的高温干旱,带给“火炉”重庆的,除了限电和缺水,还有持续10余天、多点蔓延的山火。26日早上明火扑灭后,重庆这轮森林火灾终于转入清理看守阶段。

    为了扑灭这轮山火,重庆共计派出2万多人。此外,甘肃、四川、云南三地也派出1045人火线支援。

    对于后者,重庆从官方到民间都赞赏有加,甚至认为是决胜关键。26日举行的重庆山林火灾扑救市外救援队伍记者见面会上,重庆市应急管理局党委委员、政治部主任邹瑜说:

    “由于多点出现了山火,重庆自身的救援力量存在着一定的不足。森林消防队伍是森林灭火的专业队伍,在重庆的灭火战斗中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为我们打胜这场8月17号以来的森林山地灭火攻坚战发挥了重要作用,也可以说起到了非常关键的作用。”

    打火成功后,除了“以火攻火”的专业词汇在民众中普及开来,还有一则关于云南省森林消防总队的聊天记录也在朋友圈热传——“专业的就是不一样,别个一晚上就把明火搞定。”

    所以,三地支援的“国家队”森林消防队有何来头?森林覆盖率54.5%的重庆能不能也有一支“国家队”?

    九支总队

    “一天不灭,三天灭,三天不灭,七天灭,七天不灭,半月灭,半月不灭,靠天灭。”这句俗语说的正是森林火灾。作为一个世界性难题,林火扑救和城市消防大相径庭,一旦没有打早、打小、打了,“焰焰不灭,炎炎若何”。

    曾在某森林消防总队工作17年的张晔(化名)告诉城叔,简单来说,我国森林消防队伍有两种:国家队和地方队。

    “国家队”代表中国森林扑火的最高水平和能力。2019年11月,时任应急管理部森林消防局副司令员闫鹏曾透露,森林消防局下辖内蒙古、吉林、黑龙江、福建、四川、云南、西藏、甘肃、新疆9个总队,35个森林消防支队、2个航空救援支队、1个机动支队、1个训练支队,159个大队,362个中队,编制近2.5万名。

    这些国家队力量部署在全国14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分布在74%的国土面积和92.6%的边境线上,其中有6个国有重点林区、8个原始林区、18个世界自然文化遗产地、265个国家级野生动植物自然保护区。

    “地方队”又分为专业扑火队和半专业队。专业扑火队是各级政府成立的扑火队伍,装备与国家队相比较弱,但经验较足,扑火能力有些不亚于国家队。半专业队是各乡镇成立的扑火队,忙时种地,闲时训练,有任务就上山打火。

    图片来源:重庆晨报(周瑄 摄)

    根据《全国森林防火规划(2016-2025年)》(下称《规划》)总结,“十二五”期间,全国年均发生森林火灾3992起,受害森林面积1.7万公顷,因灾伤亡61人,与“十一五”期间年均值相比,分别下降59%、85%和48%,森林火灾受害率控制在1‰以下。

    但不可否认的是,我国森林消防队伍存在数量不足、分布不均等制约。《规划》同时提到:

    全国现有森林消防专业队伍 3264支11.3 万人,其中 80%以上分布在华北、东北和中部等地区的10个省(自治区、直辖市),重点区域森林消防专业队伍配备率67.1%。

    “森林消防队伍最早诞生在黑龙江、吉林和内蒙古,1993年的时候原林业部直属的一支机降支队从大兴安岭整体调防云南,组建成全国第四个总队;后来,国家在云南、四川、福建、西藏、新疆、甘肃等省份先后组建了森林消防队伍,目前一共有9只森林消防总队。”张晔提及,大庆和昆明还有两支航空救援支队。

    这9支森林消防总队的分布省份里,没有重庆。

    城叔查阅了这份2016年8月编制完成的《规划》,根据其中对各省份的森林防火基本情况分析,或许过去重庆的森林防火压力在全国并不十分突出。

    图片来源:《全国森林防火规划(2016-2025年)》

    彼时,重庆森林覆盖率仅有38.4%,在16个统计省份中排名第7;林业用地面积只有506万公顷,排在倒数第三位。更为重要的是,2001-2015年重庆森林火灾共计1768次,其中重大火灾仅1次。

    图片来源:《全国森林防火规划(2016-2025年)》

    与之相比,四川森林火灾次数总计4364次,重大火灾12次;贵州森林火灾18273次,重大火灾10次。

    张晔认为,现在很多省份都提出要建设总队,但是财力首先就是个问题。

    在黑龙江省森林消防总队工作的门玉中2013年曾撰文称:“组建森林消防队伍需要资金多,一次性投人大,真正要实现‘建得起、养得住、用得上’非常困难。”

    门玉中在文中以黑龙江为例,全省各地每年投入近5000万元为森林消防队员开工资、交保险,购置扑火装备、机具和运兵车辆等等。黑龙江省政府每年还从专项资金中拨付3800万元。按每人一万元的标准补助部分地区的专业队员,缓解专业队经费不足的困难。

    机动派驻

    全国31个省份,只有9只森林消防总队,那么其他没常设森林消防总队的省份怎么办?

    “中国森林消防”官微给出一张森林消防队伍力量分布图示,其中显示湖北、湖南、安徽、江西,每年由机动支队派驻应急分队;重庆、陕西、山西和河北则一般每年上半年有驻防分队(时间可根据火险形势延长)。

    这种机动、派驻的模式,一定程度上弥补了一些地区专业力量的缺憾。这轮重庆森林火灾发生时,甘肃省森林消防总队恰有百人的队伍在重庆驻防。

    记者见面会上,甘肃省森林消防总队重庆驻防队伍中队长杨建军表示,甘肃森林消防总队是投入火场最早、扑救时间最长、转场次数最多的队伍,连续鏖战了14个昼夜,转战了7个火场。而且,打火结束后,队伍还将继续在重庆备勤值守。

    重庆市森林草原防灭火指挥部一名工作人员告诉城叔,2020年,国家应急管理部抽调了四川省森林消防总队100名指战员靠前驻防重庆,2021年、2022年,则是由甘肃省森林消防总队调派指战员靠前驻防重庆。

    “他们一待都是小半年。”这名工作人员表示,总队来人后会开展灭火基础知识、火灾扑救技战术、灭火安全等方面的培训,提升当地森林消防专业、半专业队员和应急局相关人员的消防水平和能力。“当然,如果遇到火情,他们都是要直接上前线的打火的。”

    在张晔看来,总队和支队的差别肯定是有,但是关键还是要看作战经验,“你打的火越多,你经验才能越丰富,能力才能越强。”比如,本轮重庆山火扑救中,云南省森林消防总队采取的“以火灭火”战术就备受外界关注。

    救援人员点燃火苗,采用“以火灭火”的方法发起总攻 图片来源:重庆发布(李野 摄)

    至于重庆为何没有常设一支“国家队”,据前述工作人员所知:“重庆应该是申请过的,不知道为何没有成功。也许明年或者后年重庆会申请组建(总队)。”

    重庆现有森林面积6737万亩,森林覆盖率54.5%,比2016年做《规划》时已经增加16.1个百分点。每年1月1日-5月10日、7月10日-10月10日森林防火期,消防力量常常捉襟见肘。邹渝也在记者见面会上提到“重庆自身的救援力量存在着一定的不足”。

    部署专业的森林消防力量任重道远。广东省林业科学研究院院长李小川告诉城叔,不论从火灾还是抢险角度,一定要走专业化道路,“国字号”森林消防队是最重要的力量,很多地方希望相关布局能够扩大,比如广东也有过建立森林消防总队的想法,但后来没有实现。

    不过,和重庆一样,广东等地也有了周边省份森林消防总队的派驻力量,“依靠这股力量还是很重要”。甘肃省森林消防总队总队长刘根善此前也曾表示,“今后全域机动增援将成为常态,在立足完成好四川、陕西、宁夏、青海等邻省任务同时,我们将全力做好向全国任一区域机动增援的各项准备工作。”

    防火公路

    每个地方的火情都有各自的特点,无论是派驻还是临时增援的消防员,跨区跨省都需要一段适应时间。此次前来增援重庆森林火灾的云南省森林消防总队成员,就提到这种“不适感”。

    图片来源:云南森林消防

    一方面体现在技术上。云南省森林消防总队灭火救援指挥部副部长兼作战训练处处长王磊提到,跨区增援重庆灭火是首次,重庆火情特点跟云南、四川的山火有区别,包括温度、地形、植被、风力风向都“非常有区别”。

    另一方面体现在设施上。网上传出志愿者骑着摩托车参与灭火一线的视频,本是让人动容的故事,却一度成了云南增援队的“苦恼”。记者见面会上,云南昆明支队支队长李孝忠提到:“我们云南消防总队平时不准骑摩托车,以防发生危险。”但山路堵车,无法继续行驶,队员下车徒步前进时,就有很多摩托车志愿者过来了,想搭我们上山。“经过请示才让森林消防员坐摩托车涌上一线”。

    城叔一个记者朋友同样也是乘坐志愿者的摩托车前往火场,但在距离隔离带边缘还有2公里的地方就没有路了,必须徒步往前。

    这既反映出地区火情的不同,考验着消防队伍跨区跨省作业的能力;同时,也暴露出重庆本地在森林防火方面的短板,即防火公路等基础设施及装备建设不足,给火灾救援带来很大难度。

    2009年至2016年,全国防火公路从132.16万公里增长至155.92万公里,仅增长23.76万公里;森林防火总护航面积已经达到331.61万平方公里,比重从2009年的18.7%上升至34.5%。山城重庆的地形更是复杂,“运兵和运水都是比较大的难题”。

    有没有可能建设覆盖密度更大的森林防火公路?李小川认为,这难度很大。像重庆这次暴露出的森林防火公路的短板在全国很普遍,因为它山地多、坡度大,地势不平坦。而像欧洲、美洲地势相对平坦,比如欧洲会规定,多大面积的森林要匹配多少公里的林道。

    在李小川看来,填补森林防火公路的短板,若是大规模开山路、开林道,就意味着要破坏山体,破坏环境,所以航空覆盖应该是最主要的出路。比如,日韩这些多山地的国家每年用于森林火灾的飞机会飞行一百多架次,广东也是年均飞行一百多架次。

    城叔注意到,重庆这轮森林火灾,共有12架飞机参与作战,共计飞行175架次,时长超260小时,洒水逾3200吨。随着基础设施的短板逐渐补上,未来更多的空天地协同等作战模式将会越发常见。

    图片来源:重庆发布

    第八次全国森林资源清查显示,我国森林资源日益增长。如果说森林是地球的肺,森林火灾就是典型的地球“肺炎”,森林消防的任务就是治好肺炎,让森林康复,让林海无痕。

    近年来,全球气候变暖趋势仍在持续,高温、干旱、大风等极端天气增多。在庆幸重庆森林火灾“无人员伤亡和重要设施损失”,感谢一线扑火救援人员逆火而行之后,更应该补齐短板,提升地方的森林防火灭火专业能力。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