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毒学专家金冬雁谈新变异毒株Omicron:有更多突变不代表传染性和致病性更强,对免疫缺损的人群要加强疫苗接种

    每日经济新闻 2021-11-28 23:30

    ◎“至于说Omicron是会像Delta一样成为全球下一波的优势毒株,还是跟Beta、Gamma一样昙花一现,我比较倾向于认为它很可能是昙花一现。当然有些人认为它可能就是下一个Delta。它是不是下一个Delta,我们现在还看得不够清楚,要等一段时间才能看清楚。”金冬雁说道。

    每经记者 金喆    每经实习记者 陈浩    每经编辑 梁枭    

    从上周四开始,一种新的新冠病毒变异毒株正在吸引全世界的关注。当地时间11月26日,世卫组织在召开一场紧急会议后宣布,将南非报告的B.1.1.529变异株列为“需要担忧的变种”(Variant of Concern,VOC),并命名为Omicron(中文名奥密克戎)。此前,共有四种新冠变异毒株被纳入VOC,包括阿尔法(Alpha)、贝塔(Beta)、伽马(Gamma)和目前的全球性流行株德尔塔(Delta)。

    出于对Omicron的担忧,多个国家宣布对南非等非洲南部国家实行旅行限制。此外,各国股市也纷纷大跌,美股在当地时间11月26日创下2021年以来最大跌幅。

    Omicron的传染性和致病性如何?现有的新冠疫苗和口服药对Omicron的效力如何?Omicron是否会超越Delta,成为新一代的全球性流行株?对此,《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了香港大学生物医学学院教授、病毒学专家金冬雁。

    金冬雁表示,Omicron有更多突变并不代表传染性和致病性就更强,其传染性和致病性还有待观察,目前首先需要查清楚其在非洲的流行情况。在他看来,疫苗的防护效力可能会对Omicron有所降低,但不会完全失效,口服药则不会受到影响。“Omicron很大可能是在免疫缺损的病人里面出现的,对这部分人群要加强疫苗接种,保证他们产生足够的抗体,防止他们成为新冠病毒变异的温床。”

    突变更多不代表传染性和致病性更强

    目前,南非、英国、比利时、以色列、德国和中国香港等多个国家和地区发现了新冠变异毒株Omicron的感染者。Omicron之所以被广泛关注,原因在于其产生了至少50处突变,其中有约30处突变发生在刺突蛋白(S蛋白)上,而刺突蛋白是冠状病毒感染人体细胞的关键。相较之下,Delta的刺突蛋白突变仅有16处。

    金冬雁表示,Omicron有更多的突变不代表传染性和致病性更强,病毒的传染性不跟突变数目成正比,更重要的是这些突变是否具有关键性的影响,有些突变也可能是没有影响的。“整个刺突蛋白有约1200个氨基酸,30个突变也只是很小的一部分。”他表示,目前Omicron的突变是否具有关键性的影响,还需要通过实验和数据分析才能确定。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此前中国香港报告的两例Omicron确诊病例出现在同一间检疫酒店,两人的酒店房间为斜对面,且两人之前均接种了两剂新冠疫苗。金冬雁分析,这两例是突破性感染,说明Omicron可能也有一定的免疫逃逸能力,但目前都还只是推测,只是个案,没有统计学意义。“之前Delta也在检疫酒店的隔壁房间有过情况相似的传播案例,所以这并不是新毒株特有的,但还是能说明它是有一些传播力的。”

    在金冬雁看来,确实有一些迹象表明Omicron的传播率可能高但是没有迹象表明它的致病性提高了。病毒的传染性跟致病性多数情况下走向是相反的,过去所有的新冠病毒变种里面,还没有发现这两点是向同一个方向前进。

    “其他病毒也一样,MERS(中东呼吸综合征)死亡率是30%,但是它就传不起来。SARS能传起来一点点,但是它死亡率是10%。新冠病毒传播率很高,但是死亡率就下来了。一个病毒致病性很强,把所有的宿主都杀光了,那它自己也就没有生存之地了,传染性跟致病性同时很高的情况是非常少的。”金冬雁强调,没有任何证据表明Omicron会增加重症率,目前都是推测,还没有任何实证,南非和中国香港的感染病例都没有看出来有这个趋势。

    他还指出,南非等非洲南部国家平常基因测序做得比较少,现在最重要的是通过测序搞清楚感染规模有多大,弄清楚Omicron在非洲的流行情况。“香港此次的疫情监控做得非常好,如果都能做到香港这样,传了一个人就止住了,它就传不起来了。如果全世界都向一个方向努力,起码是可以拖慢它的传播,甚至完全杜绝也不是没有可能的。要先迅速查清楚Omicron的流行情况,然后才能做出应对。”

    对免疫缺损的人群要加强疫苗接种

    Omicron为什么会产生如此多的突变?金冬雁表示,这不难解释,跟Delta产生突变的原因大同小异,很大可能突变都是在免疫缺损的病人身体里面发生的。免疫缺损的病人免疫力特别弱,就会一直无法清除身体里的病毒,病毒就会持续感染,病毒就能不断地发生突变。“如果我们把这些免疫缺损的病人留下来连续观察180天,那结果就是病人出现各种的毒株,Alpha、Delta这些都会出来,这个已经有临床研究证明过的。也不只是新冠病毒会这样,一般的流感病毒和冠状病毒也是会持续感染的。”

    病毒能在免疫缺损的病人身体里不断突变,疫情防控面临怎样的挑战?金冬雁表示,美国在突破性感染病例里面发现有相当一部分人是免疫缺损,也就是说他打过疫苗以后,产生不了足够高的抗体,抗体特别低所以就发生突破性感染,FDA就迅速批准要给这部分人打第三针。

    “我们应该借鉴人家的经验,对免疫缺损的人群加强疫苗接种,可能不单是打第三针,可能要打到第五针,打到他们产生足够的抗体为止。打了第三第四第五针以后,这些人虽然免疫力还是低下,但还是能够产生一定的抗体,等到他们产生一定抗体了,就把这个漏洞堵住了,这部分人就不会成为新冠病毒变异的温床。”金冬雁称。

    在他看来,需要加强接种疫苗的免疫缺损人群主要包括器官移植的、骨髓移植的、服用免疫抑制剂的、患有血液系统癌症的,以及没有服药的艾滋病患者。

    那么,此次的Omicron是否是从艾滋病患者体内进化而来?对此,金冬雁表示,艾滋病不是特别的情况,如果患者及时服用抗艾滋病的药物,是不会出现免疫缺损的;如果没有吃药,或者吃不上药,才会出现免疫缺损的情况。

    现有疫苗的保护效力可能会降低

    变异毒株引起广泛关注的另一个问题是,现有的新冠疫苗和口服药是否还有效?

    金冬雁认为,疫苗的防护效力可能会降低,降低多少还不能确定,但不可能是完全无效的。“从香港的案例来说,疫苗看起来也没有完全失效,一个63岁病人是轻症,另一个源头病人则是无症。所以疫苗应该还是有一些保护作用,但目前也只是根据个案所作的推测。”

    他同时强调,新冠疫苗更换毒株是很快就能做到的事,之所以对Delta一直没有落实,并不是说做不到,而是由于监管机构跟学术界对Delta是否有必要使用针对变种特异性疫苗没有达成共识。“监管机构要定下来一个机制,什么时候按什么标准换疫苗,把这个机制定下来了以后,就跟我们流感更换疫苗一样,将来可以少走很多的弯路。”金冬雁称。

    至于新冠口服药,金冬雁也认为基本上没有什么影响,因为口服药针对的靶点是不变的。不过,他表示变异毒株对单克隆抗体药物大概率会有影响,单克隆抗体药物很大可能会被病毒逃避。

    那么,Omicron是否会成为新一代的全球性流行株?金冬雁分析,现在全世界一共有5个VOC,Alpha早就退下去了,Beta和Gamma在跟Delta的传播竞争中也输掉了,没能成为优势毒株。虽然Beta和Gamma保持了VOC的地位,但它们的影响不大,前一段时间的基因测序显示,目前99%的毒株都是Delta。

    “至于说Omicron是会像Delta一样成为全球下一波的优势毒株,还是跟Beta、Gamma一样昙花一现,我比较倾向于认为它很可能是昙花一现。当然有些人认为它可能就是下一个Delta。它是不是下一个Delta,我们现在还看得不够清楚,要等一段时间才能看清楚。”金冬雁说道。

    封面图片来源:摄图网-401676970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