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千亿市值盐湖股份连收监管函背后:关联方资金占用为何信披矛盾 被罚后钾肥售价降了吗

    每日经济新闻 2021-11-02 09:06

    ◎恢复上市材料中承认关联方资金占用,但今年半年报却认为控股股东及其他关联方没有占用资金。盐湖股份关联方资金占用问题是否出现信披矛盾?对此,上市公司进行了解释。

    ◎在青海走访中,记者发现,盐湖股份被剥离的一项资产,门外仍旧打着“盐湖股份化工分公司”的招牌。公司如何回应此事?

    ◎盐湖股份因钾肥违法涨价被罚,公司目前销售钾肥价格降了吗?近日,记者咨询盐湖股份氯化钾的售价时,被销售告知“出厂价”为3190元/吨。这个“出厂价”,为何与公司在投资者互动平台披露的“出厂价”不一样?

    每经记者 胥帅    每经编辑 文多    

    10月23日,摄于盐湖股份所在的察尔汗盐湖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胥帅 摄

    再收监管函!自今年8月恢复上市以来,盐湖股份(000792,SZ)就一直处于多事之秋。因“钾肥之王”和“盐湖提锂”的标签,盐湖股份备受资本市场热捧,市值如今已超过1500亿元。但超千亿市值之路并不好走,恢复上市至今,公司就已收到两份监管函,期间还因钾肥违法涨价被罚。

    10月下旬,《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奔赴格尔木,直击这家被关注的明星企业。调查过程中,记者发现:

    盐湖股份关联方资金占用问题似出现信披矛盾,恢复上市材料中承认关联方资金占用,但今年半年报却认为控股股东及其他关联方没有占用资金;

    在青海,盐湖股份被剥离的一项资产,门外仍旧打着“盐湖股份化工分公司”的招牌;

    盐湖股份因钾肥违法涨价被罚,公司目前销售钾肥价格降了吗?

    对于关联方占用资金的信披差异,11月1日,盐湖股份有关人士表示,当中涉及关联方认定问题。至于剥离资产为何还挂盐湖股份的招牌,公司仅回复称,确已不再参与管理和经营。

    (注:盐湖股份恢复上市首日,即8月10日不实行价格涨跌幅限制)

    恢复上市后连收监管函 问题都出在信披

    10月27日,盐湖股份又收到一份监管函。

    根据深交所监管函内容,盐湖股份今年10月13日披露的《关于子公司青海盐湖能源有限公司涉嫌非法采矿事项的公告》显示,公司全资子公司青海盐湖能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盐湖能源)历史上在未取得探矿证、采矿证的情况下实施违法采矿行为,于10月8日收到海西州生态环境损害赔偿制度改革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下发的《关于生态环境损害赔偿的告知函》,海西州人民政府(赔偿权利人)将依据生态损害评估鉴定结果,与涉及的相关企业开展损害赔偿磋商(诉讼)工作,实际缴纳的赔偿金可能超过公司已计提的环境治理恢复基金金额。上述事项可能导致盐湖股份遭受重大损失或承担大额赔偿责任,但盐湖股份未对该事项及时履行相关临时信息披露义务。

    今年3月30日,盐湖股份公告,对盐湖能源计提固定资产减值准备5966.3万元,根据账面净值计提。至于矿山环境治理恢复基金,公司回复深交所函件的公告中披露,相应计提金额约为0.84亿元。

    上述计提看来是当时低估了事件影响。据最新公告,盐湖能源非法采矿产生的非法所得及收入为3.6亿元,前述退缴预计会减少公司2021年度利润3.6亿元。

    而在8月2日披露的恢复上市公告书中,盐湖股份一面强调:盐湖能源历史上的违规开采行为不会对公司的正常生产经营造成重大不利影响。一面又提示:盐湖能源历史上违规开采行为存在生态恢复治理费用的赔偿和其他可能引起的赔偿和处罚支出风险,将对公司经营业绩产生不利影响。

    这不是盐湖股份恢复上市以来收到的第一份监管函。在10月11日,盐湖股份收到监管函,问题仍然出在信息披露。

    根据监管函内容,公司9月25日披露《关于向汇信资产及其子公司提供财务资助暨关联交易事项进行追认的公告》显示,盐湖股份在原子公司青海盐湖镁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盐湖镁业)、青海盐湖海纳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纳化工)重整期间为青海汇信资产管理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汇信资产)及其子公司盐湖镁业、海纳化工代垫了部分工资、社保、天然气等费用。公司上述代垫事项构成财务资助及关联交易,未及时履行相关的审议程序及披露义务。迟至9月24日,盐湖股份才召开八届董事会第八次(临时)会议对上述事项进行审议并披露。截至披露日,公司因上述事项对盐湖镁业、海纳化工的其他应收款余额合计3.14亿元。

    实际上,盐湖股份对上述关联方的垫付行为,在恢复上市时就已被重点关注。

    今年7月,盐湖股份回复深交所《关于进一步提交恢复上市补充材料有关事项的函》及相关机构调查核实所提问题(以下简称此公告为“问题回复公告”)时曾披露,2020年期末关联方占用资金余额为17.52亿元,关联占款方就有盐湖镁业、原控股子公司海纳化工、海纳化工子公司青海海湖水泥制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湖水泥)、原化工分公司资产(剥离后更名为青海元品化工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元品化工)、破产重整资产的承接方汇信资产。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这里披露的关联方资金占用情况和盐湖股份8月底披露的半年报出现信息“打架”。

    今年半年报未披露关联方占用资金 公司:涉及关联方认定区别

    “问题回复公告”中,盐湖股份在披露“关联方占款的形成原因”等情况时提到,截至今年5月31日(2019年10月后形成的占款),盐湖股份对盐湖镁业的应收账款为6.3亿元,其他应收账款为2.4亿元,分别是货款和代垫的工资、社保等。对海纳化工的其他应收款为6367.89万元(如下图)。

    图片来源:盐湖股份公告截图

    而且,盐湖股份实际承认:对汇信公司、盐湖镁业、海纳化工的其他应收款余额合计为3.25亿元,该等往来未另行履行相应的关联交易、财务资助审议和披露程序。

    但在盐湖股份2021年半年报中,公司却表示报告期内不存在控股股东及其他关联方对上市公司的非经营性占用资金。

    盐湖股份的信披为何自相矛盾?盐湖股份2021年半年报是否需要对该问题进行追溯调整?

    “可能需要更正。”一名不愿具名的注册会计师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正常披露资金占用并不会导致审计机构出具非标意见,但一般会要求在年报披露前解决。

    “不用做追溯调整,但需要更正。”一不愿具名的上市公司总经理也说,会计师不一定会对知道的资金占用出具非标意见,主要看资金占用的性质和严重程度。

    对此也有不同的声音,长期研究证券市场的上海新古律师事务所王怀涛律师表示,根据新修订的《半年报准则》,公司应当根据重要性原则,披露报告期内公司经营情况的重大变化,以及报告期内发生的对公司经营情况有重大影响和预计未来会有重大影响的事项,“但这个事情很难说属于重大影响,也就难涉及到财报的追溯调整”。

    “上市公司已经严格按照《股票上市规则》等相关规定认真履行信息披露义务。当中存在关联方认定区别。”11月1日,盐湖股份有关人士回复《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称,上述资金占用情况公司已在“问题回复公告”中披露详细情况。审计报告中认定的关联方系依据《中国注册会计师审计准则第1323号——关联方》;而公司定期报告中的关联方认定系依据《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两者对于“关联方”的认定存在不同。

    盐湖股份还称,此外,证监会于今年对年度报告的内容与格式进行了修订,2020年年度报告相关事项披露系依据《公开发行证券的公司信息披露内容与格式准则第2号—年度报告的内容与格式(2017年修订)》“第三十一条公司发生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资金情况的,应当充分披露相关的决策程序,以及占用资金的期初金额、发生额、期末余额、占用原因、预计偿还方式及清偿时间”,而2021年半年度报告系依据《公开发行证券的公司信息披露内容与格式准则第2号——年度报告的内容与格式(2021年修订)》“第四十五条公司发生控股股东及其他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资金情况的,应当充分披露相关的决策程序,以及占用资金的期初金额、发生额、期末余额、占用原因、预计偿还方式及清偿时间”。

    但是,记者注意到,在盐湖股份2021年半年度报告中,汇信资产、盐湖镁业、海纳化工就是被列为了“其他关联方”。

    图片来源:盐湖股份2021年半年度报告截图

    剥离公司仍打盐湖招牌公司:已不参与管理和经营

    实际上,盐湖股份占用资金是一个历史问题。恢复上市前,盐湖股份剥离资产,资产受让方为汇信资产。汇信资产的控股股东为海西州国有资本投资运营(集团)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为海西州工业和信息化局。海西州的格尔木便是盐湖股份公司所在地,其钾肥、碳酸锂生产基地距离市区超50公里。

    据盐湖股份披露,资金占用形成的原因,主要是为帮助汇信资产过渡一段时间。比如盐湖镁业和海纳化工自成立以来,未申请设立独立的社保账户;盐湖股份部分下属分子公司、相关剥离资产、汇信资产及子公司仍同处于察尔汗工业园区,存在上下游关系等。

    查询启信宝发现,汇信资产的子公司就是元品化工和海纳化工。

    10月下旬,《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来到盐湖股份所处的察尔汗工业园区。该工业园区紧靠察尔汗盐湖,距离格尔木市区超过50公里。进入园区后,就能发现明显的盐湖股份印记。盐湖股份盐湖循环经济区的招牌就在路边,指引着镁锂工业区和钾工业区。

    镁锂工业区指向的,就是盐湖镁业所在区,钾工业区则指向盐湖股份钾肥生产基地和销售公司。柳格高速横跨当中,盐湖镁业和钾肥生产基地分隔两边。从钾肥生产基地到盐湖镁业正大门,记者驱车行驶时间就超过半个小时。

    盐湖循环经济区招牌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胥帅 摄

    值得一提的是,盐湖镁业旁边还有盐湖股份的仓储物流中心。

    盐湖镁业确实与盐湖股份距离相近,但作为汇信资产子公司的海纳化工,却在异地。

    根据海纳化工工商资料地址,它的地址是在西宁的甘河工业园,西宁到格尔木的距离达800多公里。

    既然海纳化工并不在察尔汗工业园区,盐湖股份为何用区位因素来解释资金垫付。

    “区位因素是相关方新增的应收账款的形成原因之一,由上下游业务关系产生的产业链关联亦是应收账款的形成原因,而海纳化工生产所用石灰石矿权即属于盐湖股份,与盐湖股份存在紧密的上下游业务关系,即是该等情况。”盐湖股份有关人士称。

    据盐湖股份公告,盐湖股份在破产重整中将其持有的原盐湖股份化工分公司资产全部转让给汇信资产。连元品化工的一位工人也知道:公司现在不属于盐湖,属于汇信。

    但在元品化工的工厂路边,却还挂有盐湖股份化工分公司的招牌,且外观看来并不陈旧(如下图)。

    元品化工旁,还挂有盐湖股份化工分公司的招牌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胥帅 摄

    既然剥离出去,为什么外部招牌还提到“盐湖股份”?盐湖股有关人士回复此事时只是强调:盐湖股份化工分公司是元品化工前身,公司司法重整后,元品化工已剥离出上市公司体系,盐湖股份目前不再参与其管理和经营。

    从元品化工往高速方向走去,记者还看到破产的海虹化工。据盐湖股份一工作人员称:高速旁较为荒芜的地方是海虹化工以前的硝酸盐生产基地,破产后,海虹化工的固定资产还是归盐湖股份管。

    盐湖股份破产的孙公司海虹化工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胥帅 摄

    氯化钾违法涨价被罚 近一个月价格降了吗

    因为钾肥违法涨价,盐湖股份曾遭受处罚。

    9月27日晚,盐湖股份发布公告称,于近日收到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下发的《行政处罚告知书》,公司被处160万元罚款。

    盐湖股份之所以被罚,原因是在生产成本未发生显著变化的情况下,大幅度上调销售价格,违反了《价格法》。

    根据当时公告,盐湖股份被要求责令改正。那么时隔一个多月,盐湖股份的钾肥售价发生了什么变化?

    10月下旬,记者以采购商的身份咨询了一位盐湖股份钾肥销售人员。

    “现在缺货呀,货估计不好定。”这位销售人员表示,他现在也不知道钾肥紧张的状况要持续多久。记者向其咨询盐湖股份氯化钾的售价时,他宣称:“氯化钾的价格是3190元/吨出厂价(含运费),前段时间价格比现在还高,这段时间降了点。”

    需要注意的是,这位销售人员强调3190元/吨的价格,包含了运费。也就是说,实际上出厂价要低于3190元/吨。

    盐桥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胥帅 摄

    Choice数据也显示,从今年8月开始,(60%粉)氯化钾就走出一波直线拉升趋势,价格从8月21日的1830元/吨涨至9月底的3270元/吨。

    据记者了解,盐湖股份的钾肥实行月度定价。至于公司钾肥价格是否还会上涨,上述盐湖股份销售人员称“会不会涨价真不好说”。

    另一名盐湖股份销售人员则表示:“现在给我们客户的量也很少,基本是保证老客户。”

    在格尔木当地的另一大型钾肥厂,记者也了解到了更详细的行业信息。

    “现在钾肥价格是在3000多元/吨,如果算上前期的结晶,生产成本是在每吨千元左右。”该钾肥厂一名车间负责人表示,今年钾肥价格上涨的幅度确实很快,价格一度涨至3700元/吨,主要还是下游需求量很大。

    而按盐湖股份10月8日在投资者互动平台的回复,当时公司氯化钾产品95%氯化钾的出厂价是每吨2890元(不含运费)。

    对此,盐湖股份有关人士表示:“公司目前氯化钾出厂价为2890元/吨,请以公司公开披露的实际数据为准。”

    如此对比发现,盐湖股份钾肥售价在10月未有明显变动,都是2890元每吨。而在9月,公司对外披露的价格是3270元/吨价格(国铁第一到站价)。不过,尚不清楚3270元/吨的价格中运费的占比,故难确定出厂价是否降价了。

    另外,根据盐湖股份10月8日在投资者互动平台的回复,公司氯化钾产品从10月开始每吨下降80元,可见降价程度并不剧烈。

    而根据10月20日竞拍销售的国家储备氯化钾,目前价格达到3000元/吨。这一价格突破了2019年氯化钾的历史新高,同样也是2013年以来的高位。

    对比盐湖股份今年半年报和去年半年报,去年上半年氯化钾的营业成本为12.4亿元,今年同期成本为17.54亿元。

    去年上半年,盐湖股份氯化钾毛利率为70.94%。而在今年同期,该数字变为65.09%。很明显,今年上半年氯化钾的毛利率要比去年同期低5.85个百分点。或许是笔误,盐湖股份今年半年报中却披露,氯化钾今年上半年毛利率同比增长了3.38个百分点。

    在国内的钾肥市场,盐湖股份是头部企业之一。据百川资讯,2020年中国氯化钾总产能860万吨,其中盐湖股份年产能占比接近64%。2020年国内氯化钾年产量704万吨,同比增加11.08%;其中盐湖股份年产量551.75万吨,占比达到了78.37%。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