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岛”巩义,低调“铝都”

    每日经济新闻 2021-07-23 00:45

    由于山地和丘陵地带多,水系发达,巩义多个村庄在暴雨中断电、断网、断水,成为媒体口中的“孤岛”。而很多人并不知道的另一面是,这座名气不大的县级市,其实是个“小铝都”。

    每经记者 程晓玲  淡忠奎    每经编辑 刘艳美

    “雨已经没下了,城市在逐步走向正常,就是地铁和一部分公交线路还没有恢复。”22日中午,一位郑州的朋友给城叔发来消息。

    最新消息显示,自7月22日13时20分起,郑州市防汛应急响应已从I级降至Ⅲ级。不过,连续暴雨对城市经济生产和运行的影响,显然不会这么快结束。

    最近两天,明泰铝业等多家上市公司陆续发布公告,回应暴雨对公司业务影响情况。 

    此轮罕见暴雨重灾区——位于郑州西部的小城巩义,随之进入公众视野。

    由于山地和丘陵地带多,水系发达,巩义多个村庄在暴雨中断电、断网、断水,成为媒体口中的“孤岛”。而很多人并不知道的另一面是,这座名气不大的县级市,其实是个“小铝都”。 

    “当地铝行业生产加工比较积聚,还有一个国内规模较大的铝锭储备仓库。如果道路运输中断,货出不了库,肯定会对铝行业短时间供需形成影响。”有业内人士透露。

    据当地媒体报道,巩义市产业集聚区是全国最大、最具影响力的铝精深加工基地。明泰铝业、*ST中孚等多家依托铝材的上市公司都聚集在此,成为巩义在全国铝加工行业的响亮招牌。

    不过,与众多资源型城市一样,巩义也面临转型的难题。

    01 

    巩义地处郑州、洛阳之间,是河南省直辖县级市,由郑州市代管。依托强大的铝产业,其工业实力强劲,常年位居全国百强县,曾经连续20余年在河南省县域经济中排名第一。 

    但即便在当地人眼中,巩义的存在感似乎也并不高。

    “我是去洛阳的时候路过过巩义,只知道那里北宋皇陵和康百万庄园还比较有名。”城叔跟河南的朋友聊起巩义,他们甚至不知道这里是曾称霸多年的“河南第一县”。

    尽管如此,这并不妨碍巩义成为河南县域中一个“低调的实力派”。


    图片来源:巩义市政府官网 

    据《河南日报》报道,巩义拥有铝工业企业166家,占到河南铝加工企业的50%左右,有效产能占全省35%左右。其中规模以上铝工业企业达到82家,规模以上铝工业产值达到500亿元。

    以明泰铝业为例,其2020年实现铝板带箔销量97.45万吨,铝合金轨道车体销售269节,铝型材对外销售8643吨。营业收入163.33亿元,净利润为10.7亿元。

    不过,“七山一水两分田”的巩义,也曾是落后地区。《中国质量万里行杂志》曾在2008年刊文描述——

    “地处河南省中西部的巩义,浅山丘陵占了大部分面积,土地贫瘠,十年九旱。为了改变生存环境,甩掉贫穷的帽子,几代人摸索着才走上一条工业化的道路。”

    巩义土地贫瘠,但经商文化却早已有之。比如,现在烟草行业的大型骨干企业——新郑卷烟厂,就是1949年诞生于巩义,后来才迁到新郑。

    20世纪70年代,回郭镇冒着“割资本主义尾巴”的风险,先后办了化工厂、化肥厂、铸造厂等社队企业。1975年10月11日,《人民日报》头版头条刊文全面介绍了巩义回郭镇创办社队企业的经验,被称为“回郭模式”。

    依托巩义丰富的矿产资源,明泰铝业、河南万达铝业、恒星科技等一批企业逐步被创立,并成长为国内铝加工产业链上举足轻重的企业。巩义市产业聚集区也逐步成为全国最大的铝板带箔加工基地,聚集众多铝加工企业及配套企业。

    2019年3月,《河南日报》披露,巩义市产业聚集区年铝精加工能力250万吨,铝精深加工产品产量约200万吨,年产量占河南省的63%左右,占全国的20%左右。

    2020年,巩义GDP达到826.6 亿元,常住人口78.5万人,被视为河南县域经济的“标杆”。

    02 

    不过,在不少当地人看来,巩义近些年已开始走下坡路。 

    早在2012年,新华社曾报道:受结构性矛盾制约,生产总值多年居全国第五的河南省出现了经济增速持续下滑、困难逐步蔓延、风险积累增加等突出矛盾。与此同时,“经济总量居河南第一的工业重镇巩义市,其支柱产业铝及铝加工行业也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

    据当地媒体报道,2013年,巩义在全国县域经济百强县排行榜上位居第45位;2014年,排位下滑至80名;2015年跌至85名;2016年回升至82名。

    “近年来巩义在全国县域经济排名中的位次不断后移,反映出长期依赖的传统发展模式已经不适应环境新变化和发展新要求。”河南省人民政府发展研究中心专家李政新曾如是表示。

    当地一家铝加工企业老板也提到,“巩义经济仍然是积累初期的成长方式……这些从小作坊起家的企业,产品雷同,结构单一,成为简单的‘1+1=2’规模累积模式。遇到机会,大家一哄而上,有饭大家吃,遇到困难,大家连汤都没的喝。”

    另一方面,由于产业结构偏重,产业层次不高,使得铝、耐材等传统产业成为当地经济发展的重要掣肘,重点行业均处于痛苦的转型升级困境中,巩义的包袱越来越重。

    值得注意的是,相隔不到10年,同样的GDP增长下滑曲线在2019年再次出现,且跌幅比2012年还要大。 

    图片来源:巩义市政府官网 

    在省内,新的“竞争对手”已然出现。数据显示,由许昌代管的县级市禹州自2019年GDP反超巩义后,在2020年仍然保持领先优势,GDP超出巩义23亿元。

    作为典型的工业重镇,规上工业增加值也是直观反映其经济走势的关键指标。

    从巩义近十年走势中,可以看到类似的趋势——在2012年出现大幅下跌后,巩义规上工业增加值增速仅在2015-2017年间保持短暂平稳上升,继而再次遭遇“滑铁卢”,呈整体下降趋势。

    转型,已是迫在眉睫。

    “要发展就必须转型升级!不转就是死路一条!”巩义市委原书记袁三军曾在全市工业转型升级创新发展动员大会上,面对台下千余名干部感慨。

    对此,从河南到郑州省市上下,也多次提出要求。

    去年9月,郑州市委书记徐立毅在实地考察巩义后明确表示,当前,巩义处于爬坡过坎、转型发展的关键阶段,要把“转”作为推动巩义发展的关键一招,摆脱对传统发展路径的依赖,走出一条县域经济转型升级的新路子。

    03

    下决心容易,落实难。和国内其他传统工业重镇一样,巩义的转型之路并不好走。

    2016年,巩义曾提出工业转型升级创新发展三年行动计划,明确坚持“两化一高”发展方向,大力实施工业立市“1495”发展战略。其中,着力打造千亿级高精铝产业集群、高端耐材产业集群、高端装备制造产业集群、军民融合产业集群,通过三年时间建设全省转型升级示范区,打造先进制造业强市。

    成效如何?

    就在三年后,2019年11月,巩义举行铝行业调研成果发布会。《河南日报》报道称,当地企业为进一步提高铝产业的产品附加值,已经开始向技术含量更高的铝深加工产品延伸;但同时,巩义铝工业发展仍然面临着成本提升、产品结构不合理、市场竞争力下降、发展空间受限、环保压力大、资金紧张等问题。 

    会上,当地产业集聚区的企业家则再度表态:“今后要把发展思路从简单的铺摊子上规模转变到高质量高效益低排放发展上来”。 

    产业转型之外,巩义还面临更深层的危机。

    城市群和都市圈时代来临,一座城市背靠哪一座“大山”,将在很大程度上决定其未来发展空间与资源活力。

    然而,东距郑州82公里、西距洛阳76公里,在不少网友看来,身处省内两大中心城市中间的巩义,看似“左右逢源”,实则“两头不亲”。

    关于巩义应该“向东”还是“向西”的问题,也一直争议不断。就连当地人也频频发问:“从文化来说,洛阳、巩义同属河洛文化核心区域;历史上,巩义大多时期属于洛阳京畿门户;从地形来看,也与洛阳一体。为何如今归属郑州?” 

    今年3月,国务院批复同意洛阳调整部分行政区划的消息,一度引发热议——随着偃师撤市设区成为洛阳市区,巩义正式牵手洛阳市区,被不少人视为二者联系将更加紧密的信号。

    争议背后,透露出这座中原腹地经济强县于夹缝中生存的尴尬。 

    从“小铝都”到“先进制造业强市”、再到“在全市全省大局中挑大梁、走前头”,重任在肩,巩义的转型道路还很漫长。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