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光几十亿仍造不出车? 奇点汽车靠卖软件维持生计 创始人目前正寻找新融资

    每日经济新闻 2021-06-16 22:26

    ◎沈海寅目前已经解除限制高消费,正在四处奔波,为奇点汽车寻找新的融资。

    ◎从2019年起,奇点汽车依靠卖软件来维持生计,但依然没有放弃整车项目。

    每经记者 孙桐桐    每经编辑 孙磊

    近日,一则奇点汽车创始人兼CEO沈海寅被法院限制高消费的消息,将这家几近消失的造车新势力重新拉回公众视线。

    作为最早一批的造车新势力之一,奇点汽车创立于2014年。同期的蔚来汽车、小鹏汽车如今都已月销5000辆以上,而占尽先机的奇点汽车的首款量产车iS6却一再跳票。

    “我们正在努力的活着,想尽一切办法活着。公司整车项目由于种种原因已经停滞,但软件部分,如智能互联、智能座舱、智能驾驶、云服务等进行得比较顺利,与其他车企合作,通过这些软件技术给它们赋能。”奇点汽车一位高管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沈海寅目前已经解除限制高消费,正在四处奔波,为奇点汽车寻找新的融资。

    上海唯一门店空无一人

    针对此前沈海寅被限制高消费,上述高管解释称:“沈海寅已经不是被执行公司(安徽奇点智能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简称安徽奇点)的法人,只担任董事长,但是当地法院系统的信息是滞后的,所以等同于‘误伤’。”

    启信宝显示,2020年10月19日,安徽奇点法定代表人由沈海寅变更为徐军。目前,徐军并未受到任何高消费限制。

    尽管法院对沈海寅的高消费限制没过几天就被解除了,但奇点汽车的困境并没有缓解。

    日前,记者在走访上海世纪汇广场的奇点汽车门店(上海市唯一一家奇点汽车品牌体验店)时发现,该门店位于商场一层,离入口并不远,紧邻理想汽车线下门店。据了解,上海世纪广场位于浦东陆家嘴黄金走廊世纪大道,四条地铁线路交汇于此,是上海的“黄金地段”之一。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孙桐桐 摄

    不过,在记者到店的一整个下午,奇点汽车店内并没有工作人员,记者可以随意出入门店,工作人员的办公室门铃也无人应答。值得注意的是, 奇点汽车门店面积较大,除了一辆迟迟未能量产的iS6、一辆概念展车外,店内还有简单的装饰和休息区,而当记者打开这辆iS6车门时,门板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孙桐桐 摄

    “奇点是卖汽车的,但具体有没有在卖车就不知道了,也没有说要撤店。”一位商场的保安告诉记者。

    相比之下,隔壁的理想汽车要热闹许多,尽管是工作日,但前来看车咨询的消费者络绎不绝。实际上,奇点汽车首款车型iS6比理想ONE推出的时间还要早一年多,而如今两家企业的境况却大不相同。

    “奇点一直也没有推出来可以卖的车,不知道这个店的作用是什么,经常没有人,说不定哪天展厅里的车也没有了。”理想汽车一名销售人员告诉记者。

    对于上海门店的此番情况,上述高管表示自己并不知情,但他再三强调“绝对不会撤店”。

    靠卖软件维持生计

    自2015年以来,国内涌现出大大小小超过60家造车新势力,而如今仅剩寥寥数家,绝大部分已经成为历史。造车绝非易事,只是奇点汽车融资超过170亿元,却没能推出量产车,让人匪夷所思。

    “要是真有170亿,就是绕了再多弯路,踩了再多雷,也能把车造出来了。实际上并没有170亿这么多,要看它背后的构成。其中,30亿是C轮投资,100亿是苏州产业园的产业基金,也就是说项目开工了才能拿到钱,但我们苏州项目处于停滞状态,没有启动,那么就没有这笔钱。”上述高管告诉记者。

    受制于资金短缺以及其他各方因素,奇点汽车整车项目目前处于停滞状态,何时能够重启尚未可知。据了解,从2019年起,奇点汽车依靠卖软件来维持生计。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孙桐桐 摄(资料图)

    “现在因为我们整车项目遇到各种各样问题,走得确实比较慢,这不用隐瞒。但是软件部分,就是智能车联部分,我们走得还比较顺利。赋能给其他车企,把我们现有的技术转卖给他们,包括智能座舱、智能驾驶、云服务等等。奇点汽车现在有点像卖软件的互联网公司。” 上述高管告诉记者,奇点汽车依靠卖软件可以实现盈利,2019年的合同总额大概有2亿元,2020受疫情影响相对差一些,今年的情况应该不会比2019年差。

    目前,奇点汽车依然没有放弃整车项目。“我们希望软件和硬件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这是我们公司的全新战略,不是说为了养活公司的权宜之计,赚一些现金流,让这公司能活下来,不仅仅是这样的。”上述高管说。

    量产车屡“跳票”,奇点面临多重风险

    实际上,奇点汽车首款量产车型iS6早已成为汽车圈著名的“跳票王”。

    奇点iS6于2017年4月发布,售价区间20万~30万元,沈海寅宣布当年年底将实现小批量生产,并在2018年年内完成交付。从时间上来看,奇点iS6比蔚来ES8的上市发布还要早8个月,占尽了“先发优势”。

    不过,小批量生产并未如约而至,2018年1月,沈海寅改口称年底奇点iS6将量产上市。尴尬的是,10个月后,沈海寅又宣布奇点iS6将推迟上市,称或将在2019年春节前后上市,量产计划尚未确定。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张韵 摄(资料图)

    随后,沈海寅又改口称iS6将在2019年第四季度完成汽车的量产交付。2019年7月,沈海寅在接受采访时称,iS6由北汽昌河在江西景德镇的工厂代工生产,预计年内上市。

    时至今日,奇点iS6自发布以来已过去整整4年时间。

    除了量产车连续“跳票”,奇点汽车还一度陷入欠薪风波。2018年末,奇点汽车被曝拖欠员工三个月工资,甚至出现向员工借贷、分期付工资的行为,不过后来由于新的融资到位,拖欠的工资很快补上了。

    不仅如此,眼下奇点汽车及其相关公司面临多重经营风险。启信宝显示,奇点汽车母公司智车优行科技(上海)有限公司,面临自身风险有13条,包括股权冻结、开庭公告、被执行人等多种风险类别,该公司关联风险则高达190条。安徽奇点自身风险高达86条,同样涉及合同纠纷、股权冻结、被执行人等多种风险类别。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