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绩对赌失败 河北当代被*ST当代拟1.6亿元“甩卖”

    每日经济新闻 2021-01-07 13:48

    曾凭借跨界转型影视、风光无限的*ST当代,在经历了“买买买”后,如今难逃业绩下滑、市值暴跌、债务缠身的结局。截至2021年1月7日上午收盘,*ST当代股价报收1.2元/股,总市值不足10亿元。

    每经记者 温梦华    每经编辑 董兴生    

    在收购河北当代3年多后,自身危机重重的*ST当代(原当代东方)踩着2020年的尾巴,最终还是抛弃了这家公司。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3年前,在《军师联盟》的助力下,*ST当代近3亿元收购河北当代49%的股权。3年过去,业绩对赌失败的河北当代不仅最终拟将被ST当代以1.6亿元“贱卖”,而且其背后的井冈山星斗、崔玉杰等相关方还要累计支付现金补偿金额约1.97亿元。

    *ST当代,2018年、2019年累计巨亏22亿元后,2020年前三季度亏损8749.74万元,此时通过剥离亏损业务,降低其对公司业绩的拖累,不失为一个办法。

    曾凭借跨界转型影视、风光无限的*ST当代,在经历了“买买买”后,如今难逃业绩下滑、市值暴跌、债务缠身的结局。截至2021年1月7日上午收盘,*ST当代股价报收1.2元/股,总市值不足10亿元。

    图片来源:公司官网

    3年估值缩水超4亿 业绩对赌失败河北当代卖房抵“债”

    据*ST当代公告称,公司全资子公司盟将威拟将所持有的河北当代100%的股权转让给井冈山市星斗企业管理咨询中心(以下简称“井冈山星斗”)。目标公司的股权转让总对价不低于其评估值,以2020年6月30日为基准日的评估值约为人民币1.6亿元。若正式交易时的评估值发生变化,以孰高为准。由于本次交易对方井冈山星斗为*ST当代公司关联法人,本次收购事项构成关联交易。

    图片来源:*ST当代相关财报

    据了解,河北当代的主营业务为电视剧及电视综艺节目的制作及发行,拥有稳定的发行渠道和专业化的营销团队。*ST当代收购河北当代的时间是2017年,当时当代东方全资子公司盟将威制作的《军师联盟》正在火爆播出中。在热剧助推下,彼时当代东方也在持续加码影视领域的布局,2017年11月,盟将威以人民币约2.94亿元收购井冈山星斗持有的河北当代49%股权,收购完成后,盟将威持有河北当代100%股权。

    按照当时的收购价格,每经记者大致推算,2017年河北当代的估值约为6亿元,而如今河北当代的估值仅为1.6亿元,短短3年时间里,估值缩水了超4亿元。

    河北当代被放弃并非无迹可寻。当年,河北当代在被收购时曾做出业绩承诺,转让方星斗企业承诺,河北当代2017年~2019年净利润分别不低于6000万元、7200万元、8640万元。

    不过,河北当代2018年、2019年并未能如期完成业绩承诺。据河北当代2017年度、2018年度、2019年度审计报告显示,河北当代2017年~2019年扣除非经常损益后的净利润分别为6314.62万元、2020.27万元、-6162.69万元。由于未能完成业绩承诺,2020年9月底,盟将威与井冈山星斗、崔玉杰等相关方签署补偿协议,井冈山星斗累计现金补偿金额约1.97亿元,并分5次支付。

    图片来源:*ST当代相关公告

    根据盟将威与井冈山星斗签署的补偿协议,石家庄木竹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代井冈山星斗向盟将威支付部分业绩补偿款。值得注意的是,木竹文化的补偿方式则是卖房子。将其持有的房产【房产证号:闽(2020)厦门市不动产权第0068366号】、【房产证号:闽(2020)厦门市不动产权第0068370号】作为井冈山星斗向盟将威支付人民币1475万元业绩补偿款。

    图片来源:*ST当代相关公告

    从跨界“买买买”到并购后遗症 *ST当代两年股价累计下跌超90%

    就*ST当代目前的形势而言,趁着2020年尾巴剥离河北当代,以此来降低亏损业务对公司业绩的拖累,未尝不是一场划算的买卖。

    据*ST当代最新2020年三季报显示,公司前三季度共实现营业收入1.25亿元,相比上年同期下降65.6%;前三季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8749.74万元,相比上年同期增长360.50%。

    图片来源:*ST当代相关财报

    对于业绩变动的原因,*ST当代指出,主要系受疫情影响影院全面停业所致。同时,据*ST当代的2020年四季度电视剧计划表显示,公司共有8部作品待播,其中《因法之名》《邓丽君之我只在乎你》等已拍摄完毕,正处于发行或后期环节中。

    值得注意的是,*ST当代2018年、2019年净利润已巨亏超过16.01亿和6.12亿元,2020年公司证券简称也变更为*ST当代。2020年能否扭亏为盈,对于*ST当代至关重要。Choice数据显示,从2018年1月2日至今,*ST当代股价涨跌幅达-90.43%。

    图片来源:Choice金融终端

    在影视行业最辉煌的时候,众多公司通过跨界并购迅速切入,迎来利润高速增长。2015年,前身为大同水泥的*ST当代同样也是通过并购成功转型进入影视行业,在行业最好的两年里也曾风光无限。但到了2018年,随着行业变化,*ST当代业绩出现断崖式下滑,随后并购后遗症、债务问题等也开始显现。Wind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一季度,*ST当代资产负债率高达105.35%。

    据了解,在进入影视行业后,“当代系”执掌下的当代东方开启了“买买买”模式。启信宝数据显示,截至目前,*ST当代投资的企业共21家,包括盟将威、华彩天地、百盈影业等多个影视行业标的。

    不过,虽然盟将威凭借《军师联盟》曾为当代东方带来名誉和利益,但同时也深陷诉讼纠纷。在完成业绩对赌后,盟将威业绩也急剧下滑,2018年盟将威净利润为-4.93亿元,2019年净利润为-3.9亿元。而华彩天地在2018年业绩承诺期尚未完结时,便被当代东方出售。2018年,当代东方对这两家公司所形成的商誉计提了9.5亿元商誉减值准备。

    WIND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三季度,*ST当代十大股东中,共有5位股东进行了减持,其中4位已经退出十大股东序列。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