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毅资产首度详细回应坊间谣言:对世纪华通和同仁堂的投资完全合法合规!

    每日经济新闻 2020-11-20 16:26

    继前两日公开发表声明表示公司及旗下员工目前一切正常,均在正常履职之后,高毅今日首度详细回应了旗下基金经理冯柳对世纪华通和同仁堂两只股票的操作细节。

    每经记者 李娜    每经编辑 何剑岭    

    图片来源:摄图网

    11月17日下午,一则关于“GY被查”的网传消息不胫而走,很多观点猜测“GY”即为高毅资产,随后其明星基金经理冯柳此前购买两只股票的合规性也成为坊间重点质疑的对象。

    继前两日公开发表声明表示公司及旗下员工目前一切正常,均在正常履职之后,高毅今日首度详细回应了旗下基金经理冯柳对世纪华通和同仁堂两只股票的操作细节。

    世纪华通未在锁定期内卖出

    被明星私募基金经理购入的股票,一直是市场“抄作业”的范本,业绩不俗的冯柳所投资的股票自然位列其中。

    在本次事件中,一则“高毅涉嫌违规,超过5%股东减持大宗交易后,买入方应锁仓6个月。但高毅却卖出了18573600股!”的帖子在微信群流传。

    详细回顾冯柳掌管的邻山1号购买股票的路径可以发现,大宗交易记录清晰地显示出,冯柳第一笔买进世纪华通的时间在1月22日,随后直到3月25日,期间共有9笔通过大宗交易买入记录,总购入数量为21891.89万股,和邻山1号基金一季度末公布的持仓数量完全符合,而这部分的平均持仓成本在11.73元/股。第二部分持股来自4月13日的定增行动,数据显示,冯柳的邻山1号基金耗资9.3亿元,以11.65元/股的价格购得7983万股。两笔交易合计接近3亿股。

    2020年中报显示,高毅邻山1号远望基金持有世纪华通21891.89万股流通股,同时还持有有8108.11万股限售股,持股占总股本比为4.82%,为世纪华通第五大股东。不过最新的三季报显示,邻山1号远望基金已退出世纪华通前十大流通股股东行列。

    由此可见,冯柳三季度减持世纪华通已是不争的事实,那么这背后有没有违规呢?

    对此,高毅资产表示,冯总2019年末就开始逐步布局游戏行业,某游戏股作为行业龙头之一,属于重点研究的标的之一。考虑该公司预计会在今年年中或下半年发布一个新游戏,可能会成为公司的业绩增长点。因此从今年年初开始逐步对该股进行建仓,并经某头部券商居间提供信息,在年初几个月完成了几笔大宗买入,还在3月份参与了该股的定增(4月份该上市公司进行了公告)。同时,冯总在公司公告后注意到了市场对于该个股的过度关注和不当联想所产生的极大热情,这不符合其投资初衷,他认为该股的主要投资催化点——新游戏——存在较大不确定性,是需要低成本介入的中线赔率品种,而不是可以当时价格买入的长线确定品种。因此在今年5月接受媒体专访时,冯总主动提醒大家不要“抄作业”。

    然而该公司新游戏在7月初上线后很快表现不及预期,首周仅位于iOS游戏畅销榜排名10位左右,次周即下跌至20位以外,远逊于其前作手游,股价也在7月初开始逐步下跌。因此冯总决定在7月中下旬大宗和定增股份解锁后逐步卖出,整个卖出过程长达数月,合法合规,不存在所谓锁定期内卖出的违规行为。从市场价格的波动结合该公司的实际情况分析,导致该股涨跌的主要逻辑是该新游戏的预期和最终结果不如人意,冯总的操作是股价下跌后接受市场价格的卖出行为,并不是导致股价下跌的主因。

    买入同仁堂未超过5%的举牌线

    这几年,伴随着其掌管邻山1号远望基金的明显收益,冯柳投资中提及的“弱者思维”越来越被关注。冯柳喜欢挖掘从困境中反转的公司,也受到市场的格外关注。而当时已经是连续三年业绩下滑、经营不善的同仁堂被冯柳买入时,很快就引起了市场的关注。

    那么冯柳购入同仁堂是否举牌未通知,是否构成了违规呢?

    对此,今日高毅明确表示,因为冯总的投资逻辑为“弱者体系”“赔率优先”且始终保持高仓位。今年8月,经某头部券商居间提供信息,某中药股有机会以少量折扣大宗交易买入,且部分股份为非特定股份不受锁定期限制,该公司很符合冯总一贯以来“赔率优先”的投资框架,属于长期赔率品种而非概率品种,因此冯总决定以大宗交易方式买入。由于高毅资产内部执行对5%举牌线的严格风控限制,而居间券商告知卖出方要求至少卖出5%的比例。为确保期间持仓比例始终不超过5%的举牌线,冯总的组合在通过大宗交易逐笔买入的期间,以集中竞价方式卖出了少部分不受锁定期限制的非特定股份,最终完成了整个建仓过程。在整个建仓过程中的任何时点,高毅资产对该股票的持仓均没有超过5%的举牌线,且从未在锁定期内出售任何受锁定期限制的股份。

    同仁堂2020年三季报显示,高毅邻山1号远望基金持有5000万股,占总股本的3.65%,为同仁堂的第四大股东。

    根据三季度的流通股市值来看,冯柳掌管的资产早已超过400亿元。以目前同仁堂27元/股左右的股价计算,其持有同仁堂的市值占基金资产净值的比例比较低。

    此外,高毅今日还表示,腾讯是高毅资产持有少数股份的财务投资人,目前持有股权比例为个位数百分比,无董事席位,日常也不参与公司的投资、经营和管理。高毅资产有着非常严格的内部信息隔离和防火墙机制,所有投资决策信息均与外部包括外部股东完全隔离,与腾讯没有进行任何形式的涉及投资决策相关的信息交流。因此高毅资产与腾讯之间不具有一致行动关系。

    该如何“抄作业”?

    无论是公募还是私募明星基金经理,市场对其重仓股的跟踪和研究始终乐此不疲。

    早些年,公募基金“一哥”王亚伟就是市场“抄作业”的典范,王亚伟概念股更是备受投资者追捧。这些明星基金经理的持仓曝露后,若是下跌,就会引来“XX概念股见光死”的调侃。

    也许是注意到投资者“抄作业”的现象,冯柳在今年5月份接受上证报采访时表示:“‘抄作业’这种方式肯定行不通。毕竟大家看到的公开信息是延迟很久的,而且我是从一个组合以及流动性上综合考虑,未必完全是个股逻辑。很多时候的增减仓操作可能只是应对临时的仓位或资金调动需求,不代表任何观点。并且我有多种打法,有的是投资模式,有的是碰运气模式,有的只是简单怕忘记就先买再研究,甚至有的只是为了满足高仓位需求的填仓而已,非常随心所欲。看不懂很正常,毕竟大家的出发点和需求不同。”

    某公募基金经理则建议:“投资者对明星基金经理的挖掘,更多的应该去了解基金经理的投资思路,更应该从组合整体层面去了解他们是怎样实现以较低的风险去追求更高的收益。或者说,我们应该思考一下,该怎样以一种高质量的方式去‘抄作业’,而不是仅仅对几只简单的股票进行加减。带有网红属性的明星基金经理们登上直播平台时,更需要去分享自己的投资思路,毕竟‘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从而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个投资者之间的信息不对称。”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