鄱阳防汛办主任还原抢险过程:一边保县城一边堵决口,一、二级响应只隔一天

    每日经济新闻 2020-07-17 22:28

    “后来预测饶河鄱阳站水位要到23.15米——如果真的到23.15米,简直是灭顶之灾。”鄱阳县内水位开始缓缓下降后,防汛抗旱办主任王能耕终于抽出空接受了《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年年防洪的鄱阳县,有一套自己的专业手段,“我们这里建不了大水库,就只能靠加固堤防”。

    每经记者 郑洁 张韵    每经编辑 文多    

    7月17日早上,“鄱阳发布”微信号用三个向下的箭头“↓↓↓”来通报目前县域水情:饶河鄱阳站、昌江古县渡、鄱阳湖湖口站等几个重要的水位站,超警水位线均在缓慢下降。

    天晴了快一周,7月上旬这场汹涌的洪水带给鄱阳的紧张似乎稍稍缓解。

    “我们是从7月3号鄱北普降大雨开始紧张的,后来预测饶河鄱阳站水位要到23.15米——如果真的到23.15米,简直是灭顶之灾,整个鄱阳基本上全部瘫痪。”7月16日凌晨的鄱阳县防汛抗旱指挥部里,防汛抗旱办主任王能耕抽空接受了《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专访。

    到目前为止,“目前水位总体趋势为缓慢下降,未来一段时间洪灾大反复的可能性不高。”王能耕表示,不过鄱阳县域水位仍在超警高位运行。受鄱阳北山地南平原的地形影响,当地既要防山洪,又要防漫堤,后续防汛压力如何,还要看未来鄱阳湖小气候的天气状态。

    7月8日,武警江西省总队机动支队驰援鄱阳县时的画面。图片来源:新华社发
     

    年年抗洪今年险情是什么水平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以下简称NBD):鄱阳县水域发达,每年都会有中小型洪水。今年你是在哪个时间点,开始觉得本次洪水不同往年?

    王能耕:大概7月3日开始,鄱北普降大雨,那时候我们就开始紧张了。当时河道水位上涨速度是一天上升1米多,我们就感觉今年形势不是很好。

    但刚开始我们还是很有信心的,因为对于防汛,我们鄱阳很有经验。后来7月11日左右,上饶市水文部门预测鄱阳站水位的峰值是23.15米,我们就急了,从上到下都不敢睡觉。23.15米是什么概念?那可能是百年一遇!1998年,抗洪时鄱阳站的水位是22.61米。如果真的23.15米,整个鄱阳都要瘫痪了……好在到目前,鄱阳站的峰值是22.75米。

    NBD:对于不同于往年的情况,我们有什么特殊的防汛处理方案吗?

    王能耕:超警戒线,县内某个河流有一般性的洪水,我们就启动防汛四级响应,如果县内某个河流有较大的洪水,就启动三级响应;如果洪水影响到了重点圩堤的安全,有可能会决堤,我们就启动二级响应;如果是整个全流域都发生这种危机,我们就启动一级响应。

    到7月8号以后,因为险情太严重,7月9号,我们二级响应启动后,紧接着就启动了一级响应,只隔了一天。

    NBD:每级响应启动后,鄱阳县水利防汛等部门采取了什么举措?

    王能耕:一般上了警戒水位,我们就把技术人员派下去,在圩堤附近待命,如果遇到了险情,他们就马上去现场拿出处理方案。乡镇要组织全体乡村组干部群众巡堤查险,看到管涌、泡泉就汇报,我们的技术人员再根据经验做方案。一到三级响应,所有乡镇划片圩堤的组织机构、县级领导,就全部到岗到位,组织抗洪抢险。除了这些,还要马上下发紧急转移的指令——尤其一些低洼地区的老人孩子,让他们赶紧准备。

    危害是不是没有1998年那么大?

    NBD:是什么时候提出让第一个村子紧急撤离的?

    王能耕:第一个撤离的是莲花山乡那边,7月7日莲花山乡特大暴雨,根据预报预警,一个晚上下了300多毫米,达到了提前转移条件,需立即转移人口。

    NBD:前两天,江西省要求鄱阳湖区单退圩堤(指在圩堤上建设进洪和排涝设施,遇进洪水位以上洪水时蓄洪水,遇外河(湖)水位低于进洪水位时仍可进行农业生产)全部开闸蓄洪,那目前鄱阳圩堤的情况是怎样的?

    王能耕:我们早于省里的要求全部启用了。鄱阳有47座圩堤,27座是单退圩堤,到现在为止(7月16日凌晨),8条圩堤未发生漫顶或决堤险情。2座圩堤决口,分别是问桂道决口、中洲圩决口,其他的圩堤都属于被漫顶的,单退圩堤全部进洪。早期洪水一来基本上就淹了一片,水位高于我们的单退圩堤的滚水坝,水位高了,水自然就进来了。

    NBD:从大家感觉上来看,这次洪灾所幸没有造成人员伤亡,所以危害是不是没有1998年那么大?

    王能耕:也不能这么说,经济损失肯定是很大的。我打个简单的比方:1998年那个道路,很多是泥巴路,坏了也值不了多少钱,但是现在一条路坏了又要修复,那要多少钱?

    (注:当地应急部门透露,据初步统计,截至7月15日17时,全县累计受灾情况:受灾人口954110人,紧急转移安置155710人,农作物受灾面积62206公顷;直接经济损失405368万元。)

    截至7月15日晚时,鄱阳4个圩堤决口的封堵施工分布图。图片来源:中国安能集团第二工程局提供

    一边修防线一边堵决口

    NBD:鄱阳现在主要在一方面修筑两条防线,一方面在堵决口。你能介绍一下鄱阳总体的防汛和抗洪措施吗?

    王能耕:是的。第一道防线是沿河圩延伸段,从江家岭至朱家桥,紧挨着鄱阳县城。7月8号,武警江西总队机动支队来加固加高这段堤坝,后来,我们还是觉得不放心,为了确保县城安全,又从朱家桥村口到鄱阳客运站,建了第二道防线。

    合拢决口就是上面说的2个决口,这个工作是由中国安能集团第二工程局来做,目前已经完成了问桂道决口的合拢,剩下中洲圩决口现在还在推进中,估计这几天就能完成。

    NBD:在堵决口的过程中,你和水利专家分别承担哪些工作?

    王能耕:我是总调度,就是组织协调,包括险情的统计,还有一些重大方案的会商。专家的话,他们日夜都在一线,如果是技术人员解决不了的方案就汇报给他们,他们就去现场看情况定方案,定完方案,政府就组织实施。

    NBD:在堵完决口后,还会做哪些措施去治理和防范洪水?

    王能耕:等水位退下去,我们就要采取加固措施,防范明年大水来的时候再决口。现在只是靠块石料、泥土水下抛填,它们的防渗能力不好,可能下半年要想办法进行加固。电排站现在还不能直接排水,鄱阳湖水位太高,排水会很危险。

    现在重大险情少了,我们还要做一些其他的措施,比如堤脚开沟导渗,因为我们圩堤浸泡时间长了,里面的水分多,不及时排出来就容易软化。浸泡时间长了,它肯定整个结构都会受到影响。

    其实治理鄱阳湖,我觉得还是工程措施更重要,区域性强降水本来就多,我们这里建不了大水库,就只能靠加固堤防,提高工程的防护能力。就像人一样的,我强壮就不怕别人侵犯我。

    鄱阳县水利局汛情表。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郑洁 摄

    这次洪灾与长江泄洪无直接联系

    NBD:鄱阳这次洪灾的原因是强降雨吗?有没有受近期长江中上游的泄洪影响?

    王能耕:跟长江泄洪没有直接联系,主要还是区域性强降雨造成的。不光是我们这边,包括安徽省、(江西省)景德镇那边降雨量都比较大,再加上长江的水位相对偏高,我们鄱阳湖的水受到长江水的顶托,综合起来造成了我们鄱阳湖水位暴涨。

    我们这边多发洪水,跟本地小气候也有很大的关系。暖湿气流从南边过来以后,有武夷山山脉、黄山山脉,到我们这里因为地形原因,风速降低或者往上抬升,抬升以后容易形成降雨。

    NBD:那三峡大坝对减轻鄱阳湖这边的洪水压力有没有帮助?

    王能耕:有是有的,但具体还是要看调度,调度得好的话是可以的。如果是长江中下游这些主要节点城市——比如说在武汉、九江、南京这些城市不受到威胁的情况下,它可以起到一定的作用。

    NBD:后续的防汛压力主要来自哪些方面?

    王能耕:一方面还是看天气,会不会降雨。晚上(7月15日晚)(上饶)市里面开会,气象和水文部门都通报了,总体上,水位是一个趋向于缓慢下降的趋势,未来一段时间不太可能有大的反复了。

    但退水期也怕有风险,因为老百姓看到水位下降,可能思想上会放松,有可能查险不认真或查险频率不够,但是往往这种情况才比较危险。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