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全国人大代表、通威集团董事局主席刘汉元:尽快降低光伏产业非技术性成本

    每日经济新闻 2020-05-22 22:17

    在全国人大代表、通威集团董事局主席刘汉元看来,全球光伏发电的能源成本已经大致低于10美元一桶的油价,但仍然有下降空间。刘汉元希望,国家可以降低光伏的非技术性成本,比如税费负担等。

    每经记者 胥帅    每经编辑 魏官红    

    2020年全国两会,全国人大代表、通威集团董事局主席刘汉元准备了四份有关光伏新能源产业发展的建议。因为生产成本下降、工艺改进以及规模经济效益,光伏新能源已经是具有竞争力的清洁能源。

    在刘汉元看来,当前全球光伏发电的能源成本已大致低于10美元一桶的油价,但仍然有下降空间。而在“两会”建议里,刘汉元希望国家可以降低光伏的非技术性成本,比如税费负担等。

    光伏发电成本降至零头

    今年,疫情对全球光伏产业链的影响不小。然而,从海内外数据来看,光伏产业需求逐步好转。

    国家能源局发布的统计数据显示,有23个省市区域发布了2020年4月新增户用光伏项目名单,新增装机容量合计达305.25MW,其中大部分地区的光伏装机量同比3月出现较大增长。

    2020年4月,光伏组件出口总出货量达6.29GW,出口总额14.15亿美元,出口数据高于去年同期。

    光伏下游需求离不开上游供给,特别是中国造的光伏设备、产品已在全球拥有足够的竞争力。

    通威集团董事局主席刘汉元  图片来源:通威集团供图

    “无论是我们的高纯晶硅还是太阳能电池,有一半甚至三分之二都通过我们的合作伙伴出口到全世界各地。”刘汉元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专访时表示,很多国家购买的光伏组件、系统来自中国造。光伏行业,中国已取得了全世界认可。以通威为例,截至2019年末,通威股份实现高纯晶硅销量6.38万吨、多晶电池产量3.37GW、单晶电池产量10.03GW。随着今明两年产能逐渐释放,通威高纯晶硅在全球市场的份额将达到30%以上,电池片则占据全球10%到15%份额。

    实际上,这一市占率反映出通威和国内光伏供应链的巨大变化。“当年核心原材料从外面买,核心设备从外面买,核心市场到欧美去。现在,60%的核心原材料由中国自己生产和供应,90%以上核心设备来自中国的生产和配套。所以才能在全球形成竞争力和产业规模。”

    在光伏产业发展初期,核心原材料、设备、市场都掌握在欧美日韩手中,中国长期是光伏产业发展中的旁观者。过去十余年来,在中国光伏企业的积极参与和共同努力下,中国光伏产业实现了从一路追赶、齐头并进,到全面超越欧美日韩等的华丽转身,占据全球70%以上的市场份额。

    刘汉元表示,正是在中国制造的推动下,光伏发电成本不断下降,成为发电成本最低的方式之一。光伏产业成为了从化石能源时代资源环境不可持续,到可再生能源时代清洁发展的能源转型助推器。它为解决人类社会发展长治久安,资源和环境不可持续以及全球气候变化管控提供了一个最有效的路径,“没有之一”。

    在光伏产业巅峰时期,暴利的高纯晶硅堪称“印钞机”。2004年,全球光伏产业化元年,市场需求被彻底激发。2004年到2008年,全球太阳能光伏产量增长了4倍。下游终端市场爆发强劲需求,上游晶硅原料“洛阳纸贵”。然而,随着技术和工艺改进,如今高纯晶硅的价格已跌至十多年前价格的零头。

    “当年我们乐山第一期高纯晶硅产品出来的时候,销售价格达330万元/吨,生产成本(每吨)不到100万元。”刘汉元回忆起高纯晶硅的黄金年代,丰厚的利润吸引了资本涌入,他们带着艳羡冲入光伏行业。然而,高纯晶硅的价格逐渐下跌,100多万元/吨,30多万元/吨,10多万元/吨,直到现在每吨6万至7万元。

    高纯晶硅价格下跌为光伏产业的规模化经济打下了基础,这也促成终端电价下降,进而可以与火电、煤电竞争。从某种程度来讲,由于光伏产业链成本下降的层层传导,光伏平价时代才有了可能。

    通威旗下的永祥股份,已成为全球成本相对最低、规模相对最大的企业之一。同时,永祥股份生产的高纯晶硅产品纯度极高,质量优势明显。

    “在这个过程当中,中国光伏行业同仁对技术进步作出了巨大的贡献。今天,我们看到,光伏发电价格从原来每千瓦时几元钱,下降到现在的2毛钱、3毛钱、4毛钱。使用中国制造的组件,阿布扎比的光伏发电价格已降到每度电1.35美分、美国加州已降到1.8美分。”刘汉元说。

    图片来源:摄图网

    建议降低光伏产业的非技术成本

    在刘汉元看来,全球光伏发电的能源成本已经大致低于10美元一桶的油价。

    美油期货5月合约盘中跌至10美元/桶,创1986年以来新低。这意味着,光伏发电的成本已低于原油低谷时的价格。

    若油价长期低迷,是否会影响光伏在所有发电技术中的竞争力?

    如果站在清洁能源替代非可再生能源的大格局,光伏的比较优势并不局限于成本,而是涉及环保、原油依赖等问题。

    “光伏上游硅材料遍布大自然,可以永续性获取。”刘汉元说,这意味着,从长远来看,环境代价约等于0,收集成本约等于0。人类利用再生能源从经济性上突破,取得成本替代优势。事实上,现在已具备向清洁能源转型的时机,“过去我们要付出更多的代价、更大的补贴,或者资金成本、财力成本,才能够进行能源转型。现在,光伏产业真正的推动力是经济性本身。”

    此前,刘汉元在接受记者专访时表示,由于开采的环境代价、人工成本、运输成本,煤炭发电这部分成本还会上升。

    “我们的石油依然有很高的外贸依存度。然而,石油在全球运输中又面临安全性问题,什么样的方式能够把能源安全掌握在我们自己手中?”刘汉元提出了这样一个反问句。实际上,光伏产业已经提供出了鲜活且清晰的答案,“它可以解决我们今天和未来的能源消费技术和供应,并且让天更蓝、水更清、环境资源更友好。”

    今年全国“两会”,刘汉元的建议主要针对新能源,涉及相应财税政策如何匹配以及支撑向新能源转型。

    刘汉元希望,面对雾霾治理压力和全球气候变化控制,我们在能源转型过程中要制定更具前瞻性的目标,避免设置偏低指标影响行业发展速度。另外,国家还可以降低光伏的非技术成本,比如税费负担等。

    对此,刘汉元建议:参照小型水力发电项目的增值税缴纳政策,将光伏发电项目纳入按照3%征收率简易征收范围;实现利息成本进项税额可计算抵扣;对光伏发电企业实行存量期末留抵税额退还,进一步减轻企业资金压力;对光伏发电无补贴项目实行所得税免税政策。

    光伏扶贫解决长效问题

    在接受记者专访时,刘汉元还提到了今年疫情对行业的影响。

    “疫情对全球经济社会活动的影响伤害很大,什么样的方式能够有效防控防疫?什么样方式能维持最有效的经济活动?”刘汉元说,既要兼顾两者需要,也要维持经济适当发展以至于不产生破坏性影响,我们国家的各项措施做得非常到位。

    “我们对疫情的有效管控,很快控制住了疫情,这实际上对中国经济发展有好处。对全球防疫防控来讲,这也是个很好的正面例子,为全人类能够有效防控疫情提供了很好的成功案例。”刘汉元强调,如果没有很成功的案例,各个地方的疫情会此起彼伏,反复暴发,影响非常大,“有效的疫情防控对经济社会发展提供了有效支撑。”

    另外,刘汉元还提到企业对产业扶贫的贡献。通威在全国多个地方建有光伏扶贫电站,实现了产业扶贫和产业发展的有机融合。

    “前几年,我们一直提光伏扶贫是一个有效的路径。扶贫最大的问题不是解决今天的脱贫,而是防止明天返贫。”刘汉元说,产业扶贫是长效扶贫机制,以光伏行业为例,光伏产业具有长周期收益稳定的特点,“一次管二十几年,可以有效加快脱贫攻坚任务的完成,防止出现反弹。”

    刘汉元表示,依托贫困地区丰富的自然资源及日照充足的优势,在贫困地区积极推广光伏扶贫工程,是实现产业与项目有效结合的扶贫新路子,不仅真正让贫困户月月有收入、年年有经济来源,还可以真正解决未来10年、20年甚至更长时期的经济发展问题,走出一条产业扶贫、生态发展扶贫和清洁能源建设扶贫的崭新路子,为我国光伏扶贫乃至贫困群体脱贫致富奔小康做出重要探索和积极贡献。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