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特佳投资集团PIPE主管合伙人李秋实:未来创新药将获得更多支持和价格保护(附演讲全文)

    每日经济新闻 2019-11-08 17:59

    每经编辑 杨翼 王晓波    

    中国资本市场的年度盛宴——由每日经济新闻主办的“2019第八届中国上市公司高峰论坛”今日(11月8日)在成都开幕。在当天下午举办的“2019中国科创资本高峰论坛”上,高特佳投资集团PIPE主管合伙人李秋实表示,在国家政策推动以及医药升级换代的内在需求下,我国医药行业已经到了创新拐点。

    “我国的医药行业,一方面对仿制药进行大幅度的调整,把大量低质的、重复的仿制药企业淘汰,估计再过十年、二十年,国内生产仿制药的企业可能真的不多了。”李秋实表示,“但如果你是创新药,价格会受到保护,而且能够得到各方面的支持,包括投资基金、科创板的支持。”

    图片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以下为李秋实演讲全文:

    很荣幸分享我们在生物医药方面的一些发展,本人在这个行业从事快15年的时间了,也在券商做了很多年的首席医药分析师。现在整个的资本市场或者是生物医药行业变化非常大,今天探讨的主题是科创,可能是四分之一到三分之一的企业都是生物医药的,然后我们设计科创的时候,其实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对标就是纳斯达克,我后面也会讲到这方面的内容。很多公司的成长非常惊人,达到上百倍甚至是上千倍的回报,怎么去把握投资机会,以及在科创板里面的整个结构,是我今天想分享的主题。

    这是我们整个投资的研究体系图,在这个框架下更全面的布局。原来二级市场大部分都是有收入利润,很多早期的项目,A股你看不到,往往在VC阶段、PE阶段会投资,我们是专注于医疗健康领域的,但是一二级都有的基金,都是投生物医药的。我们想把整个的中国制药产业进行全方位的投资,从早期的VC到上市前的PE,一直到上市公司。

    报告主要是三个部分,一个部分是现在的产业格局,第二个是企业的转型方向,尤其是在新的阶段下面的转型方向,第三是我们的投资机会。总共几个视角,国际、国内还有整个资本市场的视角。

    过去十年、二十年全球的生物医药企业格局变化,变化非常大,市值排名在前面的全球生物医药企业,其实恒瑞现在的变化格局非常大,不断的出来很多新型的生物科技,有一些传统的巨头在退出前30名,有一些大的药企因为产业布局的失误,因为仿制药的原因可能退出了前30,但是生物科技在不断推出新药和技术,有的企业进入了前30。

    再看全球畅销药物的变化,过去的十年、二十年,三十年,全球卖得最好的药物的格局变化也非常大,2015年的变化也出来了,生物制药以前在临床阶段,现在成为了前十名的销量,希望在国内找到下一个这样的点。

    还有一个就是国际上的变化非常大,原来我们中国几乎没有自己的创新药,我们的药监局开始大量鼓励新药上市,地方政府引导,成都也有引导基金,我们的科技园里有大量的生物医药企业,还有千人计划的专家回国,大量的企业开始进驻,形成了像美国的波士顿硅谷,美国的整个生物医药的进步离不开他整个的区域,还有整个体系的完善,现在我们的体系也越来越完善。

    不得不分享一下站在这样的时刻有很多好的因素,也有很多不利的因素,比如说去年对仿制药的大幅度降价,影响非常大有的药品降价达到了80%-90%,创新药也在不断的努力,未来十年、二十年我们的产业格局是什么样的,我觉得我们更希望用长线的眼光看未来的格局。

    美国的资本市场很有意思,我们中国是四五千家仿制药企业,在美国资本市场,这样的企业很少,我当时在平安做并购的时候,几乎找不到,都是非常大的药企,像辉瑞这样的,利润在几十亿美金的企业,这是一级。另外一极是大量的在纳斯达克上市的生物制药公司,他们没有收入利润,可能只有几个二期、三期的药。

    我觉得中国医药的话在这样的驱使下到了创新拐点,本身就是需要升级换代的内在需求,还有国家政策的推动。国家这一次的政策是非常巧妙的,非常高瞻远瞩的顶层设计,我们医药行业也在进行供给侧改革,是什么呢,大量的低质重复企业,都在生产仿制药物,一个批文可能有几十家的企业在做,居然每家企业还能实现20%到30%的毛利率,这是不合理的。

    国家一方面把仿制药进行大幅度的调整,估计再过十年二十年,国内的生产仿制药的企业可能真的不多了,如果你是仿制的,那药品就是要降价,如果你是创新药,你的价格会受到保护,而且能够得到很多的支持。包括我们的投资基金的一些支持,还有后面我们讲的科创板的资本支持,这就是中国在供给侧改革,中间在压制仿制,同时在鼓励头部效应,还有就是创新药进行了集中。

    这里面有一些有意思的案例,这几年全球范围内,大量的估值变化很大,原来中国的资本市场是怎么定价的,估值就是市盈率法,你有多少利润,我给你估值倍数,恒瑞的估值到了80倍,他研发的新药在加速,国家审批也在加快,过去的两年中推出的重大新药有七八个,一些新药的推出,资本市场要估值了,这是巨大的估值体系的变化。

    图片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由于医改的深入,仿制药企业的估值、业绩双杀,但是创新药的估值在变化。另外一头,以恒瑞为首的大的制药企业会出现一批市值达到500亿美元,甚至上千亿的公司,恒瑞现在第一个过了500亿美元,我估计后来还会有很多,我们医药行业以前一直没有像IT界华为这么大的企业,未来比如说药里面的恒瑞,医疗器械里面的迈瑞,现在迈瑞的市值是2000多亿元,头部效应急剧加强。还有创新药、创新器械,就是鼓励创新型企业的出现,现在在成都、苏州大量有这样的企业,投资人每天都在研究项目。纳斯达克也是这样的,也是这么一个格局。

    用“四高”形容医药行业的特点,就是高投入、高壁垒、高风险、高回报。第一个就是高投入,左边这张图是全球的各个地方投资在生物医药领域的金额,非常巨大,美国最多,370亿美元,去年这个数字增长了50%。中国的话当年是120亿美元,现在成长了3倍,现在我们的研发投入已经超过了欧洲,达到了全球第二了。

    你投入一个药,投入几十亿美元,看着很贵,但是如果真的出来重磅药了,一年卖几十亿美元,而且还有专利保护,你肯定回报率非常好。还有高壁垒,资金的壁垒非常高,没有那么多钱怎么去投,没有好的体系,你投入资金也出不来这样的药,还有就是高科技的人才、科技的壁垒,我觉得现在随着大量千人计划的专家回国,我们的体系在不断的完善。

    有一家企业是给所有的创新药做临床前的研发外包实验的,在全球排名第一,所有的到药厂,包括中国的创新企业都找他们做,听说在成都也要落地产业园。虽然是高投入,高壁垒,但是风险是巨大的,我们中国早些年做仿制药没有什么风险,你拿过来一抄一做就出来了,但是创新药不一样,这是一个投入阶段的金额。

    还有概率的问题,一个创新药到三期临床的概率10%都不到,到上市可能是5%,面临着巨大的风险,所以我们看到左边的图,审批的药的数量确实在增长,就是美国药监局的数据,但是我们投入的金额很多,出来一个新药的成本越来越高,风险也越来越高,每个阶段都面临着各种各样的管控问题。

    中国怎么弯道超车,中国也有一些特殊的优势,比如说巨大的人口优势,我们在临床实验的时候,病人的样本量很大,我们做新药的效率、时间都很快,最近有好几个药物在中国获批了,这是巨大的优势。高回报是一定的。在这样的过程当中,什么样的东西值得投资,生物医药是各种资金、各种资本,一二级市场重点布局的领域。

    科创板的设立初衷,比如说A股原来上的都是一些仿制药企业,能出现恒瑞这样的企业很少,怎么鼓励创新药的发展,离不开资本市场。美国有一个很重要的因素,他的人才,研发体系,资金投入等等,很重要的是纳斯达克,一个药你没有收入利润,一个科学家团队创业你做到了二期临床,甚至在一期纳斯达克就上市了,可以在IPO,可以在资本市场进行融资,原来中国是没有的。

    今年科创板刚刚开始,这个是大方向。纳斯达克里面,我们看到了有很多的企业,虽然没有收入利润,经过几年的发展,现在已经几百亿美金的市值,我们的医药企业有很多诞生在纳斯达克,成为了巨头。很多的生物医药企业是由科学家团队创立的,需要更加完善的营销、体系等等,美国大一点的生物医药企业到一定的阶段,二期临床可能就卖出去了,康方制药是我们早期投资的,他们完成了近1.5亿美元D轮私募融资,大药厂跟创新药企的结合是非常值得期待的。

    这是我们刚刚联合云南白药,下周在港股上市的中国抗体,也是进行了战略投资。科创板在这个过程当中,一方面允许一些没有盈利的企业上市,尤其是创新药企业。做一个新药有的时候需要花10亿美金,需要非常活跃的资本市场。上市之后,我们会把他进行大的药企赋能、估值,这些企业能够看到巨大的潜力。还有就是刚刚在深圳上的一家企业,他的估值也会有比较好的后续的发展,这个需要专业的眼光。早年在纳斯达克上市,现在获得了巨额回报的企业,这些企业都是有几十亿元利润的企业。

    很多是传统制造业企业进行转型,一个是要提早的布局自建研发体系。很多的药企现在才来布局有一点晚了,第二个就是产品引进,用销售弥补,第三,中间有两三间的制药企业有并购整合的过程。那么到底投什么,现在绝对不会投仿制药,恒瑞的老总说他们把仿制药砍掉了,只做创新药,我们也一样。

    二级市场要么投头部企业,要么就是投创新药,希望解决现在人类疾病中攻克不了的疾病,这才是真的创新药,到底哪些是发病率居高不下的,没有得到重点支持的,最近阿尔茨海默症的药比较火,如果你真的研发出来一个药对这个症状有用的话,是非常重磅的消息。肿瘤不用说了,仍然有80%的解决不了,还有新的治疗疗法,一期的临床效果良好,你一个药的进展,股票当天就会涨很多倍,还有乙肝、糖尿病这些,都是目前人类攻克不了的,希望淘到下一步我们想投的企业。这是大药厂的布局,这是中国的一些创新药,基本上已经上市了,要么在港股,要么在科创板。

    简单的做一个小结,在这样的大的背景下,我们专注投资于两头,要么是投新药的头部企业,要么就是极具创新药的新靶点、新机理,希望科创板有崭新的企业能够上市。没有资金的支持,我们的新药也做不出来,希望我们的投资、我们的资本市场能够鼓励这样的企业出现更多的新药。

    谢谢大家。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