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人城”到“人城产” 成都新都的公园城市经验录

    每日经济新闻 2019-11-05 14:54

    “公园城市”体现的不仅是新都对看得见的空间绿化的重视,更是其城市发展理念的升级——是对人们美好生活需求的重视,亦是城市从“产人城”到“人城产”发展顺位的转变。

    每经编辑 刘艳美    

    成都市新都区漫花庄园

    每一座城市都有一架天平,不断在经济发展和生态保护之间寻找着平衡点。

    地少人多的新加坡,就在自然与繁华的不断博弈中,成为了公认的“花园城市”。在中国,群山环绕的“天府之国”中,成都正努力建设“公园城市”。

    日前,2019公园城市建设研讨会在蓉举行,成都也亮出了公园城市建设“成绩单”:造林5.7万亩,今年以来建成绿道3144公里,全市建成区绿化覆盖率达到43%。

    “从词义上来说,‘公园’比‘花园’多了公共空间的功能。”这是新加坡国家发展部宜居城市中心专家、中新天津生态城首任副总裁林振聪对“公园城市”的解读。

    成都的中心城区新都区,则在实践中对这种“公共性”进行了精准诠释。

    通过观察不难发现,“公园城市”体现的不仅是新都对看得见的空间绿化的重视,更是其城市发展理念的升级——是对人们美好生活需求的重视,亦是城市从“产人城”到“人城产”发展顺位的转变。

    让城市更有“温度

    公园城市是城市发展的高级形态,要求城市发展从追求生产价值转向生活价值,从经济导向转向人本导向,最终要实现人城境业和谐统一。”新都区正是按照这一理念,不断优化城市。

    在新都城区的黄金商业地段,一条毗河穿城而过。在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毗河岸边的泥巴沱,就是新都人记忆中未命名的“森林公园”。

    之后,毗河两岸大批高档居民区迅速聚集、高楼拔地而起。同时,新都新增了植被栽种,提升了景观品质,使这里成为真正的“公园”。当地人很庆幸,虽然城市日益繁荣,公园的“公共开放”氛围却没有丢失,“儿时在河边野餐搬螃蟹的记忆,在今天还能重现”。

    新都的方法,并不像一些城市那样,用高高的护河堤将河流与人隔绝。相反,新都在毗河两岸,用170公里绿道,将周围的泥巴沱森林公园、毗河白鹭湾湿地公园等串联,让市民有更多路径“融入”。

    新都桂湖公园

    去年,总长约10公里的毗河绿道·音乐文创公园,和泥巴沱城市森林公园相继初步建成开放。更重要的是,在建设过程中,新都尤为强调公园“自然”的本质。相较于许多新建公园“只见绿不乘凉”,新都的泥巴沱公园顺势而为,建设时就有意识保留了大量参天大树和长生植被。

    得益于此,城市和自然真正地融为了一体。像一般的城市公园一样,毗河两岸的绿道和公园,每天都有大量居民来散步或锻炼。对于热爱晨练的黄朝晖而言,在繁华城市中间能够有这样一处“纯自然”公园,也成为了他选择这里定居的最重要原因。

    和一般的城市公园不一样的,是这里更像“坐落于市中心的乡野之地”,更自然更少拘束:除了跑步锻炼,人们还可以在这里露营、放河灯、搬螃蟹、放风筝等。居住在新都毗河岸边的赵丽说:“现在每到周末放晴时,河边便成了帐篷和野餐垫的世界,许多家庭都会来郊游,绿道和公园到处充斥着孩子的笑声。”

    据了解,新都正在建设的3000多亩泥巴沱森林公园,目前一期已经建成开放;年内,当地还将启动占地近900亩的白鹤岛生态湿地公园。

    实际上,新都的毗河绿道,正是《成都市绿道体系总体规划》市域绿道体系的一部分。一年以来,成都规划总长1.69万公里的市域三级绿道体系,目前已建成2607公里。

    整个成都,绿道正串连起“相当于10个巴黎”的绿化设施。这些“小而美”的城市绿地和公园,正如中国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总规划师、规划院院长闵希莹所说,“让城市更有‘温度’”

    新都毗河绿道

    公园里的“产业新城”

    “公共性”并不是“公园城市”的全部内涵。正如中国工程院院士、同济大学副校长吴志强所说:

    公园城市不应该是“公园”和“城市”的简单叠加,而应是“公园城市”四个字的含义总和。

    在他看来,“公园”的“公”代表了公共性,“城市”的“市”对应的则是产业经济活动——“‘能不能生产’才是这个城市有生命力的部分,没有充满活力的创新就不是‘市’”。

    新加坡就将“花园城市”作为杀手锏,吸引世界范围内有竞争力的人才和企业,来刺激经济增长。

    正如新加坡一样,闵希莹指出,只有生态宜居的城市环境,才能吸引更多的企业和人才入驻,才能为城市创造人、城、境、业和谐统一的核心竞争优势。

    新都也很早就认识到这一点——按照“建设公园城市、体现生态价值、传承天府文化、发展绿色经济”思路,用公园形态重构产业和生活空间,高位推进生态修复和生态价值转化,推动生态场景与消费场景、人文场景、生活场景渗透叠加。

    同属成都市域绿道体系的锦城绿道,从沸腾小镇的火锅庄园中贯穿而过。各式火锅散布其间:在树屋上吃火锅、在船上吃火锅、坐在湖边吃火锅……自然与饮食的魅力碰撞融合,天府文化在此沸腾。

    沸腾小镇夜景

    在打造天府沸腾小镇核心区的过程中,新都就充分保留了原有大树,新增了绿化,并按景区要求来设计景观。一个具有浓郁川西特色的生态场景随之诞生,截至去年年底,沸腾小镇仅其中一家庄园的接待量,就达到日均4000人次。

    事实上,沸腾小镇并非个例。早在2018年1月,在《新都区四级规划体系成果》的新城区相关规划中,“特色新镇”一词就多次出现。之后,包括沸腾小镇在内的多个特色小镇相继建成。

    未来,新都的目标是:塑造大尺度的公园城市形态,通过布局建设一批国际化社区、特色商业街区和高端生活性服务业,构建城北商业中心、生活中心、消费中心,让市民不出新都就能享受都市里的田园生活、田园中的城市品质。

    过去,许多城市在推进城市和区域发展中,所遵循的逻辑都是“产城人”,产业位于第一位,以产兴城、以产聚人。如今,新都在建设“公园城市”的过程中,发展思路向“人城产”的逻辑转变趋势正日益明显。

    这其实也正是“公园城市”理念提出一年有余,成都初步形成的三条发展思路之一。

    正如吴志强所说,人城产的顺序之变,意味着要努力打造一个能够留得住人的产业新城。毕竟,“有人聚集,才是我们所说的真正的公园城市”。

    文/黄名扬

    本组图片均由新都区委宣传部提供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