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家申报科创板企业终止审核 信披有效性成审核重点

    每日经济新闻 2019-10-22 20:39

    10月21日,第13家终止申请科创板的企业出炉,它就是华夏天信。公司此番终止申请科创板,系主动申请撤回材料。记者梳理了13家终止科创板申请企业的被问询内容,注意到信息披露是否具备有效性、是否符合科创板定位等是普遍问题。

    每经记者 胥帅    每经编辑 魏官红    

    10月21日,上交所官网显示,华夏天信智能物联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夏天信)科创板IPO申请已处于“终止”状态,原因是公司主动撤回申请。截至10月22日,已有13家企业终止科创板申请。

    图片来源:上交所官网截图

    华夏天信对两轮问询的答复合计近千页,公司被问及被收购单位涉单位行贿罪的情况、是否符合科创板定位等问题。值得一提的是,华夏天信还被要求修改信披内容。

    记者梳理了13家终止科创板申请企业的被问询内容,注意到信息披露是否具备有效性、是否符合科创板定位等是普遍问题。“科创板注册制的特点是包容,入口大门是打开的,前提是申报企业披露的信息是没有水分的,并且真实。”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这就需要企业在信披中“挤水分”,不要过度包装,给投资者一个更加准确的信息。

    华夏天信被要求修改信披内容

    10月21日,第13家终止申请科创板的企业出炉,它就是华夏天信。

    从今年5月31日华夏天信的申请获得受理到终止审核,共历时近5个月。公司此番终止申请科创板,系主动申请撤回材料。华夏天信的主营业务包括智慧矿山操作系统平台等。

    华夏天信经历过两轮问询,公司分别在8月22日、10月11日进行回复。在首次问询中,上交所向华夏天信提出了77个问题,涉及发行人股权结构、董监高信息、核心技术、业务、独立性、财会信息等方面。公司对首轮问询的回复逾600页,对上交所第二轮问询的回复达335页。

    在两轮问询中,华夏天信均被问及被收购公司大连高端涉及单位行贿罪的情况。招股说明书(申报稿)披露,2017年11月30日,由于大连高端在业务过程存在给予客户30万元好处费的行为,被判处单位行贿罪,并判处罚金10万元,原董事长犯单位行贿罪。但华夏天信表示,上述刑事处罚是在华夏天信收购完成之前作出,不属于发行人存在受到刑事处罚的情形。

    除此之外,华夏天信还被问及是否符合科创板定位。华夏天信强调,报告期各期,公司属于新一代信息技术的收入占营业收入比例均超过65%,公司属于新一代信息技术领域,符合科创板定位。

    上交所科创板上市审核中心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孙嘉夏 摄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华夏天信的信披有效性存疑,上交所要求其修改信息披露内容。具体来看,上交所要求华夏天信重新梳理招股说明书(申报稿)“业务与技术”章节,补充披露传动设备在报告期内的细分产品收入,大幅压缩关于物联网行业的信息披露,并补充披露隔爆变频器的业务情况,提高信息披露有效性等。另外,上交所要求华夏天信补充披露相关风险提示。华夏天信被要求完善信披,是为避免在产品的市场占有情况等方面误导投资者。

    目前,终止科创板申请的13家企业涉及专用设备制造业、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铁路、船舶、航空航天和其他运输设备制造业、医药制造业等行业。

    业内:科创板企业要挤出信披“水分”

    是否符合科创板定位、信息披露是否具备有效性……实际上,并非只有华夏天信被问及这类问题。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梳理了13家终止科创板申请企业的被问询内容,同样涉及到上述问题。首家终止科创板申请的木瓜移动,就被问及是否符合科创板定位、信息披露情况等问题。

    随着案例增多,上交所对上述问题的问询内容更为细致,包括财报前后披露差异、会计核算错误、业绩真实性等。

    比如,视联动力在报告期内,发行人的政府客户存在应当履行公开招投标程序而未履行的情形。上交所要求保荐机构和发行人律师对发行人主要集成商客户的股东和实际控制人的背景进行核查,说明相关销售业务是否真实发生。

    图片来源:摄图网

    北京连山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连山科技)被问询的问题则涉及应收账款增长。公司2018年应收账款增长是因为收入增长以及国家重点行业、科研院所的客户付款审批流程较长,但发行人2018年应收账款增幅远超收入增长幅度,2018年发行人客户也未发生重大变化,应收账款前五大客户主要为民企。上交所要求其分析发行人所述原因与实际情况是否矛盾,并结合客户情况,量化分析应收账款大幅增长的原因。此外,连山科技还存在会计核算错误。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科创板开放问询中,审计机构和保荐人还会详细披露核查程序。譬如华夏天信,保荐人和发行人律师先后访谈了大连高端原董事长,实地走访了大连市沙河口区人民法院等。而在对连山科技的问询中,上交所表示,公司实际控制人张凯的父亲张有胜控制北京酷软科技等多家公司,但经公开信息查询,该等企业目前股东姓名并非张有胜,因此要求连山科技核查身份。

    无论是问询的路径还是涉及的内容,申报科创板企业的业绩真实性、信披真实性、科创板定位都是重要关注点。

    “科创板注册制的特点是包容,入口大门是打开的,前提是申报企业披露的信息是没有水分的,并且真实。”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告诉记者,这就需要企业在信披中“挤水分”,不要过度包装,给投资者一个更加准确的信息。

    董登新进一步表示,在过往的IPO审核中,主要关注点放在业绩好坏的判断上,这一逻辑的假设前提是业绩真实。而在科创板注册制的问询中,审核的逻辑放在合规性之上,企业需要注意是否达到上市门槛标准、是否属于科创板企业、材料是否真实。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