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会有第二个“马云”,会有第二个“杭州”吗?

    每日经济新闻 2019-09-10 20:37

    似乎没有哪个企业与哪座城市,能像阿里和杭州这般,彼此需要,相互成就。多年来,无数人都在追问,“杭州为什么能够诞生阿里巴巴?”而更多的城市,则希望破译背后的“密码”。

    每经记者 刘艳美 余蕊均    每经编辑 杨欢

    刚刚,在杭州奥体中心举办的阿里巴巴集团20周年年会上,马云正式宣布“卸任”阿里巴巴集团董事长职位,由现任集团CEO张勇(逍遥子)接任阿里董事长。

    尽管马云此前已明确表示,不当董事长不等于退休,作为一个“闲不住的人”,未来肯定仍会有不少公开活动,但在这个特殊的时间点上,互联网大佬的流量属性再度爆发,微博上,#最后一天上班的马云# 话题阅读量达到了4.1亿。

    生于此、长于斯,马云乐于把自己的经历和成就打上杭州标签,“没有杭州,就没有马云,也就不会有阿里巴巴”,简单直白。

    三天前,杭州市委书记周江勇代表市委、市政府向马云授予“功勋杭州人”称号,城叔检索了一下,公开报道中,这一荣誉有且仅有马云。

    同一天,杭州也收到了一封感谢信,“谢谢你,杭州,读懂我们最初的梦想”,落款是全体阿里人。

    似乎没有哪个企业与哪座城市,能像阿里和杭州这般,彼此需要,相互成就。多年来,无数人都在追问,“杭州为什么能够诞生阿里巴巴?”而更多的城市,则希望破译背后的“密码”。

    城叔以为,尽管不会有第二个马云,也无法复制一个阿里,但有些东西,是可以学的,出现下一个“杭州”不是不可能。

    阿里烙印

    在杭州打车,如果去余杭一带,司机很可能会随口问上一句:“去阿里?”没有人会否认,杭州这座城市早已打上深深的阿里“烙印”。

    短短20年间,马云创建的阿里巴巴不仅成长为中国最值钱的公司之一,也改变了杭州这座孕育它的城市。

    在阿里巴巴诞生之前,“上有天堂,下有苏杭”是杭州最广为人知的名片。农业时代,京杭大运河让杭州从一个滨海小邑,变身“水居江海之会,陆介两浙之间”的经济都会;进入工业时代,杭州为发展旅游业等第三产业,一度限制重工业,商业比不上温州,进出口主场则在宁波,城市发展因此经历低谷。

    时至今日,美国前总统尼克松口中那个“美丽的西湖,破烂的城市”,早已蜕变为中国数字经济高地、全球电子商务之都。这与阿里巴巴这张“新名片”的贡献显然密不可分。

    2019财年(注:阿里巴巴财年与自然年不同步,从每年4月1日开始,至第二年3月31日结束),阿里巴巴实现营收3768.44亿元,同比增长51%;与此同时,2018年全年纳税516亿元,同比增长超过40%。

    而据中国人民大学劳动人事学院测算,2018年,阿里巴巴中国零售平台创造4082万个就业机会,同比增长10.89%。

    当然,阿里巴巴对杭州的经济贡献,显然不止这么简单,更重要的重塑产业结构。

    2018年,杭州GDP为1.35万亿元。官方统计数据显示,这一年杭州数字经济核心产业增加值3356亿元,增长15.0%,占GDP比重24.8%。目前,全国超1/3综合性电子商务网站和专业网站都集聚于此。

    阿里巴巴的离职员工,会被亲切地称为“阿里校友”。据初橙资本统计,2018阿里校友创业黄埔榜有超过834家公司上榜,其中近一半阿里系创业项目扎根杭州。截至今年2月底,杭州独角兽企业已达30家,准独角兽138家,其中不少都是阿里系或与阿里巴巴数字生态紧密相关的企业。

    也因此带来了对人才的巨大吸引力。2016年开始,杭州人才净流入率在全国城市中稳居第一,并在2017年成为海外人才净流入率最高的中国城市。

    2018年初,BBC在一篇名为《杭州与阿里巴巴效应》的报道中,将杭州誉为“亚洲硅谷”。文中写道:“诞生在杭州的阿里巴巴,是一家改变中国的独特企业,在世界上难寻第二。”

    相互成就

    9月7日,在被授予“功勋杭州人”仪式现场,马云言辞恳切地说:“没有杭州,就没有马云,也就不会有阿里巴巴。”

    正如那个讲过无数次的故事——在北京发展过黄页,在上海设立过总部,甚至连美国都有考虑,但只有杭州,让马云和他的阿里巴巴留了下来。是阿里巴巴改变了杭州,也是杭州成就了阿里巴巴。

    当初之所以选择杭州,其实颇有些“实属无奈”的意思。

    马云后来在与雅虎创始人杨致远的一次对话中,曾对此总结说:“北京喜欢国有企业,上海喜欢外资企业,在北京上海我们什么都不是,要是回杭州,我们就是当地的‘独生子女’。”

    所谓时势造英雄。1999年,马云创办阿里巴巴之时,中国正处于加入WTO前夜,在日益密切的对外经贸往来中,越来越多的中小企业开始寻找开放商机。

    而杭州所在的浙江正是一个中小企业特别发达的省份,需求自然也就格外强烈——1998年,浙江68万家工业企业中,中小企业占99.8%,产值占79.2%。因此,马云也恰逢其时地给阿里巴巴设定了方向——为浙江乃至全球的中小企业创造最大的网上专业市场。

    随着阿里帝国不断壮大,马云不仅将“杭州佬”这个头衔排在自己的名片最前面,也在各个重要场合充当起杭州“代言人”。

    2016年,G20峰会在杭州举行。在一段面向海外社交媒体的宣传视频中,马云以杭州西溪湿地为背景,用英文历数杭州的“好”。“这座城市已经成为创意(灵感)中心、创新中心和新经济中心。”马云在视频中如此说道。

    2018年,在雅加达亚运会闭幕式上,马云又以市民代表身份,在“杭州8分钟”最后,向全亚洲发出邀请:“大家好!我是马云,中国杭州是一座美丽迷人的城市,也是我的家乡,2022我会在杭州等你。”

    不只有国际性会议和赛事在帮杭州提升“流量”。近些年,随着湖畔大学、西湖大学、云栖大会等相继落地,杭州频频登上媒体头条,曝光度大大增加。

    与此同时,杭州的城市排名也“健步如飞”。比如,在中国社科院和联合国人居署共同发布的全球城市竞争力排名中, 2015-2016年,杭州全球排名139;到了2017-2018,杭州排名已升至第74名。

    “最佳结合点”

    如此种种,无疑让人羡慕。而更多的城市也开始反思,为什么出不了马云?阿里为什么诞生在杭州?

    对于这个问题,杭州市委书记周江勇日前在央视《对话》节目中表示,任何一个企业,在一个地方的孕育、成长和发展,都是天时地利人和的综合集成。除互联网浪潮、独特的人文环境等因素外,“杭州最大的人和,我感到就是让有效市场和有为政府,找到最佳的结合点。”

    周江勇坦言,阿里在杭州刚起步时,很多业态和发展方向都面临着“不是很理解”的状况,“但杭州的土壤非常包容,我们用的一句话叫,‘将信将疑地坚定支持’。”

    这里有一个广为流传的故事。

    1999年9月,浙江省委主要领导与时任杭州市委书记王国平走进了马云湖畔花园的家中。在被“希望公司未来做到多大”时,马云说,“希望是一家市值五亿到五十亿美元的公司。”

    此时的阿里巴巴,只有18名员工、50万元固定资产,公司还设在湖畔花园风荷园16幢1单元202室。

    2009年9月,王国平在出席第六届网商大会时特别提到这段往事,当时马云有一个梦想,就是要让阿里巴巴在10年内成为市值50亿元的大企业。那时极少有人相信他,但浙江和杭州相信了他。10年后,阿里巴巴一跃而成为市值几百亿美元的世界级大企业,马云的梦想也成为现实。

    如今又过了十年,截至美国股市当地时间2019年9月9日收盘,阿里巴巴市值达到4629亿美元。

    概括起来,在企业的起步阶段,包容性很重要,而到了发展壮大的阶段,杭州还有一句话——“我负责阳光雨露,你负责茁壮成长,让你有更好的营商环境,帮助你茁壮成长。”周江勇说。

    而这位地方主政者,也在用实际行动支持着阿里——坐地铁刷支付宝,是他最小的一笔支出。

    杭州是土壤,阿里是禾苗。从不吝表扬杭州的马云直言,他最为杭州骄傲的,是它的远见,是这座城市对未来、对创新、对梦想的态度。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