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200万癌症病患需放疗,物理师仅4000多名,待遇不高、晋升无门,“放疗大管家”生存空间受挤压

    每日经济新闻 2019-08-30 22:42

    目前我国物理师十分匮乏,无法满足肿瘤病人的放疗需求。数据显示,我国2015年新发恶性肿瘤病例392.9万例,60%~70%的患者需要放疗,但当年物理师仅有3294人。

    每经记者 周程程    每经编辑 陈星    

    随着放疗加速器机头的转动,一束束肉眼看不见的射线从不同角度打向刘燕(化名)的头颈部,最终到达鼻咽肿瘤。 

    刘燕是一位癌症患者,每周要接受5次放疗。这种治疗让她对放疗科医生、技师与护士非常熟悉。但提及物理师,她有些茫然,显然她并不清楚这个群体的存在。

    物理师,“江湖人”称“放疗大管家”,他们坐在电脑屏幕前,对着患者的人体设计图,勾画着各色靶区线与剂量线,给放疗患者设计放疗计划,包括照射剂量、照射角度等,从而实现医生“放疗处方”的效果最大化。

    “可以这么说,没有物理师,就没法做复杂先进的放疗。”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放疗科物理主任戴建荣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这样说。

    但令他担心的是,目前我国物理师十分匮乏,无法满足肿瘤病人的放疗需求。数据显示,我国2015年新发恶性肿瘤病例392.9万例,60%~70%的患者需要放疗,但当年物理师仅有3294人。

    4年过去了,物理师的数量依然不乐观。据戴建荣估算目前可能有4000多人。这也成为影响放疗开展的重要因素之一。

    我们到底需要多少物理师才能满足治疗需求?庞大的需求下,为何物理师数量未能得到快速增长?又是什么导致他们“入了门”却留不住?《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对此进行了深度调查。

    是什么——物理师是精准射杀肿瘤的设计师 

    手术、放疗、化疗是肿瘤治疗的三驾马车。“如果把肿瘤外科比作陆军的话,那么肿瘤放疗就是导弹部队。”全军肿瘤放疗中心主任、空军总医院肿瘤放疗科主任夏廷毅曾这样介绍放疗。

    世界卫生组织2013年发布的报告显示,在全部恶性肿瘤中,约67%的患者可以被治愈,其中37%是手术、化疗治愈的,而30%是放射治疗的功劳。

    就像其他疾病需要医生、护士、甚至麻醉师一起配合一样,放疗也需要不同专业岗位的人员共同参与,而且它的分工更细,物理师在其中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戴建荣指出,相比内科、外科,放疗的分工程度更高。首先放疗科医生需要划出肿瘤靶区范围,指出要照射的剂量以及哪些重要器官需要保护,将这些要求都填写在放疗计划信息单上。以肺癌为例,靶区剂量要求是6000,那么70%肺的照射剂量限制在2000,脊髓的最大剂量不超过4500等。物理师则根据要求来设计计划。

    “放疗工作类似于建设一幢大楼。”戴建荣说,放疗医生就是甲方业主,提出要求,物理师则据此去布置、做设计。设计好后,先由虚拟现实技术评价效果,经过甲方业主的认可后,再由技师担任的建筑公司去实施。

    物理师每天在电脑前跟靶区线和剂量线打交道,设计射束的路径并计算剂量在人体的分布,实现医生的诊疗思路、想法以及策略,所作出的设计影响着肿瘤病人的放射治疗效果。 

    以鼻咽癌为例,加速器射线达到鼻咽肿瘤的同时,还从不同角度穿过周围的脑干、颞叶、眼球、视神经等40多个重要器官。照射不足将导致肿瘤复发,照射过度会增加放射性脑损伤、造成听力下降等。

    这就要求放疗计划必须精准。北京某三甲医院物理师李辽(化名)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制定一个简单计划需要3天左右,复杂计划需要5天,中间还要和大夫反复沟通、多次修改方案,有时计划制定时间会更久。

    除了制定放疗计划外,物理师还有一项很重要的工作,就是做放疗设备的质量控制,确保这些高精设备处于健康状态。

    一位在上海工作的物理师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物理师必须要检测射线的能量精度。如果射线精度和预期不一致,那杀死肿瘤的能量就反而聚集到正常组织里,这样会害了患者。

    戴建荣也强调,质量控制中最基础的一个工作就是剂量校准。一旦设备没校准,这个设备上所有病人的剂量全是错的,一年就影响好几百个病人。“所以一个医生的失误可能只影响到一个病人,但是一个物理师的失误会影响到一大批病人。”他说。

    缺得多——缺口最少在6700~8700名 

    物理师的作用如此重要,但我国现阶段物理师的数量难以满足放疗需求。

    2019年1月,我国发布了《2015年中国恶性肿瘤流行情况分析》(由于癌症统计有3年延迟,今年发布的是2015年的数据)。公开数据显示,我国2015年有新发恶性肿瘤病例392.9万,平均每分钟有7.5个人被确诊为癌症。

    数据来源:国家癌症中心

    戴建荣表示,这些新发病人中60%~70%需要做放疗,再加上以往的老病人,估计总共约有超过200万病患需要放疗。但世界卫生组织指出,目前我国只有30%的癌症病人可以接受放疗,在发达国家这个数据是60%~70%。

    “这与经济发展水平有关系,更与人才的匮乏有关。”戴建荣认为。放疗设备价格高昂,资金投入大,最少需要4000万元才能建一个基本的放疗科。“目前中国经济发展加快,放疗科应该到了爆发性增长的阶段,但是由于物理师人才不足,制约了放疗科的发展。”戴建荣说。

    2015年做的一份中国放疗基本情况调查研究显示,我国当年拥有物理师人数为3294人。另有统计数据显示,当时我国放射科肿瘤医师与物理师比例为4.81:1,也就是说,1个物理师服务近5个医生。而发达国家早在2011年就已达到2:1,美国的比例则基本达到1:1。

    不过,戴建荣认为,每个国家情况不一样,不应简单对比物理师与医生的比例,而是应该看患者放疗需求与物理师匹配的情况。国际原子能机构建议,每200名接受放疗的患者应配备1名物理师。

    以2015年数据为基础,据戴建荣估算,目前我国物理师数量可能有4000多人。《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仅以新发肿瘤数来估算,根据60%~70%的放疗需求,我国需要11787~13752名物理师。由此来看,即便国内物理师已有5000名,缺口最少也在6700~8700名。

    2015年全国从事放疗工作人员人数

    数据来源:中华医药学会

    由于缺口的存在,现有物理师的工作量十分饱和。“国际上通常一个物理师一天做1个~1.5个计划,这是标准工作量,但我国有的医院中,一个物理师一天做7~8个计划,这两种质量可能一模一样吗?”戴建荣说。

    升不了——没有职称晋升通道 

    物理师数量不足,主要是“进得少”。

    一方面是招聘存在一些难度。“物理师招不到。”戴建荣很有感触,因为开设医学物理专业的高校较少,造成了培养数量相对就少。

    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物理师任雯婷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她2005年读本科时学的是物理,当时所在的学校本科还没有医学物理专业。在读硕士时才有了该专业且是二级学科。

    但医院还是很重视物理师的。戴建荣表示,去年他报了三个招聘指标,但领导让再多招点,以防人手不够。“我们医院领导一直很重视物理师工作,每年招人都是优先保证名额。”

    除了学科专业设置的原因,晋升通道不畅也对人才的吸引力打了折扣。

    “尽管单位对人才很重视,但物理师招来了以后,职称升不上去。”戴建荣说。

    国内物理师在公立医院面临“晋升无门”的尴尬,但这并非医院本身的问题。“物理师没有合适的职称序列去晋升。”戴建荣说。

    为解决物理师的晋升问题,有一些“凑合”的办法,包括晋升技师或者工程师序列等。但戴建荣说,这实际上难度很大。

    例如,有一些地方让物理师按技师的序列去晋升职称,但技师职称晋升需要考试,所出的题目全是技师专业的,而非物理师专业,需要单独学习相关专业课程后再去考试,“但能竞争过技师本专业的人吗?”他反问道。

    此外,还有一部分物理师是晋升研究员序列,其中的难度戴建荣本人也深有体会。

    “像我们医院、上海复旦肿瘤医院、中山肿瘤医院等一部分医院的物理师是晋升研究员序列的,但研究员职称其实是专门为做研究的人设置的,他们评职称考核的主要是研究成果,包括申请了多少课题、发表了多少高水平论文等。物理师并不是全职科研人员,他们都是为病人服务的,工作时间几乎都在放疗科,是临床医务工作者,这对物理师的晋升不合适、也是不利的。”戴建荣说。

    尽管晋升研究员序列与物理师的工作本身并不完全匹配,但这个机会物理师也不愿放弃。

    “正常下班时间是5点半,但我一般都是八、九点钟才到家,有时候甚至11点多才回家。”李辽说,平时治疗方面的工作很忙,所以经常要利用包括下班时间在内的业余时间来做科研。 

    这也对她的生活造成了一定影响。“我回家太晚,女儿总是不睡觉等我。所以现在她基本上11点之前是睡不了的,最早也要11点半。”李辽说。 

    留不住——因待遇低选择跳槽

    除了“进得少”,“出得多”也是物理师数量较少的原因。而这其中的主要因素是待遇。

    国内物理师的待遇远低于国外,所以人才流失得也很严重。

    任雯婷表示,身边就有优秀的物理师在国内工作了几年后,直接出国深造,然后在国外做物理师,待遇比国内好。

    美国亚利桑那大学癌症中心临床物理师严祥胜曾指出,美国放疗医生的待遇很高,是普通医生的两倍,医学物理师的收入也是其他行业物理师或工程师的两倍。

    就算不出国,在公立医院,由于晋升通道阻塞,物理师的待遇也无法大幅提高,因此,也有一些曾在公立医院工作的物理师选择了跳槽到私立医院。“公立医院晋升难度大,上升通道基本被堵死。同时,工作和科研压力也很大,有的物理师就跳槽去私立医院了。”李辽说,去了私立医院完全不用考虑职称问题,待遇也比公立医院好。 

    此外,跳槽去企业的物理师数量也不少。戴建荣指出,最多的还是去放疗设备公司了,一些放疗设备公司需要有物理师做研发、技术支持。“公司没有公立医院这么严格的晋升体系,而是凭业绩说话。好多优秀的物理师就这么从医院走了。”

    晋升体系的解决,无疑将对物理师的发展起到重要的促进作用。戴建荣表示,物理师的职称问题牵扯到多个方面,期盼国家卫健委、人社部、教育部等相关部门联合协调解决。

    (实习生胖雨珊对本文亦有贡献)

    封面图片来源:新华社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