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名博导1年只能招1个学生,高校专业设置少,医生、技师转岗存风险,医学物理师“供应”无法保质又保量?

    每日经济新闻 2019-08-30 22:37

    是什么制约了物理师的供给?各大医院如何应对人才匮乏的现状?现在的困境会增加放射性事故的风险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通过调查发现,物理师人才短缺的背后,是我国相关学科设置的不足,以及高学历人才招生的不合理。

    每经记者 周程程    每经编辑 陈星    

    物理师也许是放疗患者“最熟悉的陌生人”了。

    在放射治疗过程中,患者可能认识了放疗科医生、技师与护士,但对物理师却知之甚少。实际上,患者的每一个放疗计划都是他们设计的。

    但尴尬的是,如此重要的岗位却人才严重不足。

    是什么制约了物理师的供给?各大医院如何应对人才匮乏的现状?现在的困境会增加放射性事故的风险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通过调查发现,物理师人才短缺的背后,是我国相关学科设置的不足,以及高学历人才招生的不合理。

    人才少+需求大=物理师稀缺

    本科学习生物工程,研究生阶段赴德国学习医学物理,回国后,文婷(化名)如愿以偿当了一名物理师。“物理师其实还挺好找工作的。”文婷说。的确,目前我国专业的物理师人才很抢手。

    数据来源:中华医药学会

    在就业领域,“抢手”往往意味着供不应求。

    一方面,我国专业的物理师本来就相对不足;另一方面,近年来,我国肿瘤新发病人数量还在持续增长,放疗需求相当大。两种因素叠加,物理师的稀缺表现得非常明显。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采访中获悉,一些专业肿瘤医院招收物理师时生源相对能够得到保证,但一些基层医院非常为招聘专业物理师发愁。想要招到博士、哪怕是硕士更是奢求。

    文婷也感觉到目前国内物理师学历水平和国外的差距。“德国虽然没有硬性规定物理师要博士,但从事该工作的基本上都是博士。”

    本专业招不够,其他专业“凑”

    我国物理师人才匮乏一定程度上是因为高校学科设置起步较晚。

    2011年以前,教育部一直没有对医学物理进行学科设置,之后才开设二级学科招收本科生。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放疗科物理主任戴建荣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表示,目前国内有医学物理专业的高校数量还非常有限。

    “学习医学物理专业来当物理师是最合适的,但我们也招收一些相近专业的,比如学物理的、生物医药工程的,还有个别学医学的也招过。”北京某三甲医院物理师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坦言。

    戴建荣表示,医学物理是医学和物理两个学科交叉的专业。一般是先学习物理,达到大学本科的物理水平,然后研究生阶段学习医学基础课程,且同时包含着一些专用的医学物理课程,比如肿瘤放疗物理、成像原理等。

    “临床上医学物理的专业人才培养起码是硕士水平,如果物理师还要做一些科研,那就要读到博士的水平。”戴建荣说。

    但显然,我国目前的生源培养还跟不上人才市场的需求。

    对比国外来看,早在20世纪50年代,医学物理学作为一门独立的学科,就已经在英美等发达国家形成了。

    招生指标少,有指标也招不上

    加快专业设置就能解决问题了吗?

    戴建荣指出,即使有这个专业,也不见得能多招学生,这是一个普遍现象。

    他表示,能够培养医学物理师的博士生导师本来就少,这些人能够培养的医学物理师又“屈指可数”。“屈指可数到什么程度呢,1个博士生导师能带的学生一只手就能数过来。”

    他以自己为例说:“我现在是博士研究生导师,但是我每年只能招一个学生。”戴建荣说,并不会因为这个专业人才不足,就会有更多的招生指标。

    戴建荣认为,高校现在应该更关注市场的需求和就业形势。市场相对饱和的专业学生可能在就业时就转行了,这其实也是一种社会资源的浪费,耽误了学生时代的青春。可以把这种专业的招生指标适当挪到医学物理等人才紧缺的专业上来,从而促进人才的培养。

    招生指标少的同时,还存在专业障碍限制招生的问题。戴建荣直言,有的导师即便有招生指标也招不到学生。

    “医学物理学生本来就很少,曾有一个博导也想从别的专业招收学生,但发现招不了。”戴建荣说,有的学校会对报考时的考试专业有要求。比如导师想从学物理的学生中招一位博士,那么学物理的学生则需要考基础医学或者临床医学,但实际上这个学生从来没有学过医学,直接考试根本通过不了,自然也无法招收。

    “导师少、指标少、有指标还招不上,很多障碍在这里面。”戴建荣说。

    医生、技师甚至护士都转岗做物理师

    一边是物理师专业人才培养存在短板,另一边是临床确需大量物理师。在此情况下,医院选择了招聘相近专业人才然后培养成为物理师。

    物理师对核物理学、计算机科学、电子学、生物工程等相关学科知识都有涉猎,所以这些邻近专业的毕业生会成为医院的选择。

    此外,很多医院都是用师傅带徒弟的方式来培养物理师,个别大医院也能为新来的物理师专门安排一些课程。戴建荣说,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作为全国最大的物理师进修培训基地,每年大概会有30多个全国各地的物理师前来进修,自己医院里新招的物理师也一起上课。

    “我们医院条件好一点,还能专门培训。规模小一点的医院可能更多的就是高年资物理师在做什么,低年资物理师就跟着学。”他说。

    对比国外的培养情况,可看出我国的差距。美国亚利桑那大学癌症中心临床物理师严祥胜曾指出,美国的放疗医生一般需要10年以上的训练,才能达到独立为患者治疗的水平,物理师也需要6年~10年的大学教育,外加两年的住院实习生训练,才可以独立上岗。

    一位不愿具名的物理师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大型医院还比较好,能够招收到博士研究生,但是从省级肿瘤医院再到地区肿瘤医院再到综合医院,情况只会越来越差。甚至有的基层医院根本招不到物理师,只能找本院的大夫或者技师转岗做物理师。

    一位北京地区三甲医院物理师也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谈及目前有些医院内部转岗物理师的情况。“有的是医生或者影像技师在转,之前还有接触过护士转岗做物理师的,这就有些‘恐怖’了。”

    “太业余”会增加放射性事故风险

    从医生、技师等岗位转到物理师岗位,“这个风险太大。”上述不愿具名的物理师说。

    前述北京地区三甲医院物理师表示,很多转岗的物理师前期也会进行培训与学习,这对他们会有提升作用,但是培训结束后,在工作中还是会遇到问题,需要自己琢磨。

    在戴建荣看来,不专业的物理师,也增加了放射性事故的风险。“没有经过专业的培训,可能再努力也做不好。”戴建荣说,一些常规、简单的情况,非专业物理师能够做出判断,但是复杂的情况,由于专业知识的缺失,就可能出现错误而使病人受到伤害。

    此外,新技术的发展对物理师也提出更高要求。戴建荣指出,新的设备、技术可以更精确地攻击肿瘤和减少一些人为错误,但它的复杂性却有可能是新的错误途径,如软件缺陷和数据通信错误。技术发展快,对物理师的能力要求也越来越高。

    一些发达国家曾出现的放疗事故值得警惕。《纽约时报》2010年就曾报道,纽约市曼哈顿区的圣文森特医院接受舌癌治疗的病人,院方未能及时发现控制直线加速器的电脑出现了错误,从而使得加速器连续三天对患者的脑干及颈部进行了大剂量的辐射。

    此外,2013年,英国每日邮报刊登新闻,显示法国2名医生和1名物理师过量使用放射线导致至少12人死亡,数十人重病,他们为此分别被判3年和4年监禁,缓期执行。

    法国卫生部为降低风险采取了相关措施:物理师培训期是一年,2013年之后调整为硕士毕业后两年,保证提供600个物理师岗位,保证法国放疗单位的设备及人员的一致性。 

    虽然我国目前尚没有放射性事故的报道,但此前另一组统计数据也值得关注。戴建荣指出,在上世纪90年代到本世纪初的12年间,我国432台加速器设备参与了国际原子能机构的剂量对比。一般剂量偏差不超过5%为合格,超过20%的就属于放射性事故,而我国有5台加速器设备超过了20%。

    剂量校准正是物理师进行质量控制的最基础工作之一。“一旦设备没校准,这个设备上所有病人的剂量全是错的,一年会影响好几百个病人。”戴建荣说。

    戴建荣表示,目前没有更新统计数据,但过去的数据也提醒放疗质量控制的重要性。规避放疗风险没有捷径,必须严格规范各项流程,物理师的专业性对保证治疗位置和治疗剂量至关重要。

    (实习生胖雨珊对本文亦有贡献)

    封面图片来源:新华社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