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板跑路,财务总监失联,这些业主退了房却没收到退款

    每日经济新闻 2019-03-11 22:28

    每经记者 陈梦妤 林菁晶    每经编辑 魏文艺    

    3月11日,是此前中弘股份退市前夜公告宣称要转板登陆“老三板”的日子。如今,这个日期将暂时延后至4月11日,并有可能继续延期下去。

    远在香港的实际控制人王永红已经“跑路”很久了,原本留在国内管事的财务总监刘祖明也很久没人能联系上,至于一拖再拖的债权人大会,更是没有了下文。

    退市并非中弘的终点,反而更像一堆烂摊子逐渐发酵的开始。“拖下去”几乎成了中弘逃避之旅中唯一的办法。

    如今再打开中弘控股的官网,此前关于各地项目的介绍、鼎立旅游行业的野心以及董事长对理想的阐释统统消失不见,只剩下一张图片,赫然写着:“该内容被禁止访问”。

    图片来源:中弘官网首页

    财务总监“失联”,债权人大会无限延期

    “如今北京御马坊项目退房、平谷区夏各庄退地等事宜,没有任何进展。”中弘股份一名债权人告诉镁刻地产记者。

    “现在没有人愿意出来说话,中弘退回老三板,对我们来说,可能债务会拖得更久了。”该债权人表示。

    他所说的退房,正是中弘在北京曾经的商住项目销冠——平谷新奇世界·御马坊。因北京市3·26商改住限购令,项目违规托管、销售,还有中弘自身的债务问题,该项目无法按期交付,工程烂尾。2018年4月起,御马坊的业主们开始进行大规模维权,要求退房。

    到了2018年9月6日,中弘股份在投资者平台承认:“因公司经营困难,资金紧张,尚有600多户御马坊退房业主的房款未退款,公司正积极筹措资金,争取早日支付。”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陈梦妤 摄

    一个多月后的10月26日,宿州国厚正式以托管人身份进入中弘,开展债权债务重整工作。记者获悉,在当天的沟通中,中弘方面承认这些业主具有买受人优先受偿的法律地位,承诺将第一顺位偿还业主的房款,11月16日召开债权人大会后,将制定具体偿还方案。

    但是,到了11月16日(2018年),记者却从债权人处获悉,中弘托管方宿州国厚内部人员有变,疑与退市相关,债权人大会要待两周后中弘开会再定。

    “债权人大会到现在没有任何下文,各方互相推诿,我们也不知道该找谁。至于国厚的托管,目前也没有什么实质性进展。”一位接近中弘的人士向记者透露,之前刘祖明主要负责中弘的国内事务,但现在他似乎处于“失联”状态,中弘请回了康喜(中弘前任财务总监,2012年9月辞职后即由刘祖明接任)来打理国内事务,但“我们始终没有与其联系上,对方也从未主动与债权人沟通”。

    记者亦数次致电刘祖明,对方手机始终无人接听。

    值得一提的是,刘祖明以及中弘时任董事长王继红、时任总经理张继伟、时任监事梁琪、符婧等,均因同一违规交易事项(2017年11月30日,中弘与三亚鹿回头旅游区开发有限公司、海南新佳旅业开发有限公司签订股权收购框架协议)被深交所处分。记者注意到,目前除“失联”的刘祖明外,王继红、张继伟、梁琪、符婧等多名高管均已辞职。

    2018年10月,王永红已成为“老赖”,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发文公示“现被执行人暂无财产可供执行,申请执行人认可本院的财产调查结果,同意终结本次执行程序”。

    几天后,大公国际下调中弘信用评级为CC。从评级函公示的信息看,截至2018年12月27日,中弘及下属控股子公司累计逾期债务本息合计金额为115亿元,且全部为各类借款。

    图片来源:大公国际

    “中弘此前申请退掉平谷区夏各庄的四宗地,没人牵头,没人解决,现在基本就被晾着了。”上述债权人称,“我们的房款也就一直没有着落。”

    记者获悉,去年10月债权人方中山证券向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申请拍卖的御马坊未售房产中,包括了一大批尚存债务纠纷的部分房产。“这部分资产还有债务问题,怎么就能二次销售呢?而且是在我们不知情的情况下进行的。”

    此外,从中弘的2018年半年报看,其2017年12月收购的高端旅游巨头A&K归母净利润折合人民币-2225万元,但在业绩承诺中,A&K应在2018年实现净利润2.8亿元。

    退居“老三板”之日一再拖延

    “我们争取不退市……如果实在保不住,中弘争取退到三板。”在去年10月的一次临时股东大会上,刘祖明信誓旦旦地说。

    如今,中弘“争取退到三板”的愿望可能真的要实现了。不过,这个“三板”是对多数人来说都很陌生的“老三板”。

    “老三板”指从原来两个法人股市场退下来的“两网股”股票和从主板市场终止上市后退下来的“退市股”股票。被资本市场称作“一潭死水”、“被遗忘的角落”。

    业内人士几乎一致认为,以目前老三板公司的资质,退市后靠自身力量实现咸鱼翻生的可能性非常小。

    但老三板也偶有骚动的时候。去年6月,老三板的两家公司长油5和创智5就分别向沪深交易所提交了重新上市审核材料和申请重新上市审核。

    最终,实现“起死回生”的只有长油。但今年1月8日上市首日,从“央企退市第一股”到“重新上市第一股”,带着ST帽子的长油早盘开盘暴跌34.8%,匆匆停牌。

    根据2019年1月7日海通证券发布的《关于中弘控股股份有限公司股份确权公告》,中弘的股份预计将于3月11日起在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转让。但鉴于“公司部分股东的账户托管单元较多,且存在较多质押冻结、司法冻结及轮候冻结”的情形,这个日子又要推迟至4月11日,“并存在继续延期的风险”。

    这令部分试图抓紧最后一根救命稻草的中弘股民早早开通了三板确权(持有退市的股票申请开通,叫确权;无持股的投资者开通老三板权限,没有资金要求,需带身份证到证券公司签协议),翘首等待着这一天的到来。“4月11日是大家最后跑路的机会,跑得快还能剩个三瓜两枣,有点总比没有强,跑慢了破产了就什么都没有了。”一位股民说道。

    更多的股民却表示淡然了:“早就跌掉80%了,剩下这两毛钱,涨又能涨到哪里去(根据老三板交易规则,涨跌停板为5%)?”

    但眼下,三板延期的时间无法确定,股民们的担心还为时尚早。

    据一位债权人透露,中弘旗下最值钱的资产A&K已于半个月前被卖掉,作价超过30亿元人民币,远远高于原价4.12亿美元。“是抵账给抵出去的,中弘对外保密,没有发布公告。”

    对此,镁刻地产记者多方求证,但截至发稿时,未能获得有效回复。

    “按照之前的承诺,中弘将第一顺位偿还我们的房款,但是中弘方面给我们的答复是已被海外法院查封,这部分资产与我们无关。”上述债权人表示。

    “如果A&K真的卖掉了,那公司真的什么都没有了,股价可能永远都没有希望了。”一位股民忧伤地说。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