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经专访全国政协委员、证监会原副主席姜洋:补齐期货市场立法短板 争取更大的资本定价权

    每日经济新闻 2019-03-07 18:11

    姜洋在接受每经记者采访时表示,作为金融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期货市场理应由法律进行规制。目前,我国期货市场制定法律的条件已经基本成熟。制定期货法还有助于对长臂管辖问题进行制度安排,明确法律境外适用的效力,为我国争夺全球商品和资本的定价权提供依据。

    每经记者 李彪    每经编辑 陈旭    

    再有不到20天,上海原油期货即将迎来“周岁”华诞。

    事实上,在上海原油期货正式挂牌交易还不到半年的时候,即2018年8月底,其交易量和持仓量就已经超过迪拜原油期货,成为仅次于纽商所原油和伦敦布伦特原油的全球第三大原油期货品种。这对起步仅20多年的中国期货市场来说,是一件了不起的大事。

    不过略有些遗憾的是,在这样一个全球第三大原油期货品种的交易中,外资的交投并不活跃。究其原因,与我国当前还没有一部正式的期货法不无关系。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也曾评估认为,中国期货市场法律层级太低,成为市场的风险源之一。

    正是基于这一现状,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证监会原副主席姜洋提交了一份备受关注的提案《关于加快推进期货法立法工作的提案》。

    实际上不仅仅是姜洋,近年来,社会各界对于加强期货市场管理,推动期货法立法的呼声日益高涨,期货法立法也成为金融市场最受关注的事情之一。比如去年12月,证监会副主席方星海就强调,应当加快推动期货法立法,夯实开放环境下的期货市场法制基础。

    那么,我国期货、期权市场当前面临着什么样的情况?制定期货法的条件是否成熟?出台期货法会带来哪些利好?针对这一系列问题,《每日经济新闻》(以下简称NBD)记者对姜洋进行了专访。

    全国政协委员、证监会原副主席姜洋出席全国两会 每经记者李彪 摄 

    期货市场亟须加快立法进程

    NBD:您今年关注哪些内容,有什么提案呢?

    姜洋:今年一共提了4个提案,第一个提案是关于期货法,第二个提案是促进商品期货市场的开放,推进商品期货市场的开放,服务“一带一路”建设。

    其中,推进期货法立法对于期货市场的对外开放尤为重要。经过20多年的发展,期货市场已经成为我国金融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然而,迄今为止,期货市场的主要规则仍是《期货交易管理条例》,缺乏专门法律。

    随着我国期货交易国际化的不断发展,现有基础性法律制度不能完全满足资本市场改革开放及防范风险的有关要求,期货市场迫切需要加快期货法立法进程。

    NBD:相关法律体系的不完备,是不是已经给我国期货市场的发展带来了阻碍呢?

    姜洋:目前,上海原油期货已运行接近一年,大连商品交易所铁矿石期货引入境外交易者也有大半年,郑州商品交易所PTA(精对苯二甲酸、重要的大宗有机原料)期货引入境外交易者也有一段时间。从这些进展来看,中国期货市场对外开放的条件已经具备。

    当前外国投资者参与中国期货市场的速度和节奏还比较缓慢,主要原因在于中国的期货法仍未出台。

    同时,由于我国目前期货市场的法律建设还不够健全,导致外国投资者担心在期货市场中,有很多民事权利得不到保护。此外,外国投资者的合规经理在投资前的合规性审查中,也会指出中国期货市场法律建设还不够完备。这些因素的存在,削弱了外国投资者的参与速度。

    NBD:那么,现行管理条例的局限性主要表现在哪些方面呢?

    姜洋:现行行政法规确实存在局限性。现行《期货交易管理条例》囿于效力层级,主要从行政规范的角度对市场进行规制,对于关系期货市场长远发展的期货交易基础民事法律关系、相关法律责任,以及场外衍生品市场、期货交易者保护、期货市场对外开放等重要问题都缺乏具体的规定,需要期货立法作出相应的制度安排。

    图片来源:新华社

    期货法立法条件已趋于成熟

    NBD:您觉得制定期货法的条件是不是已经成熟了呢?

    姜洋:制定期货市场管理立法,实际上在立法法里面已有相关的立法要求。立法法第八条第(九)项规定,“基本经济制度以及财政、海关、金融和外贸的基本制度”只能制定法律;第六十五条也规定,“应当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及其常务委员会制定法律的事项,国务院根据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及其常务委员会的授权决定先制定的行政法规,经过实践检验,制定法律的条件成熟时,国务院应当及时提请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及其常务委员会制定法律“。

    作为金融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期货市场理应由法律进行规制。目前,我国上市期货期权品种达到64个,市场发展兼顾期货与期权、场内与场外、国内与国外、商品期货与金融期货,市场功能日益明显,为期货法的制定提供了丰富的市场规范经验、明确的制度设计内容和重要的制度完善方向,制定法律的条件已经成熟。

    NBD:近年来,您一直在呼吁推进期货法立法,立法的意义是什么呢?

    姜洋:主要是出于国家战略的需要。从境外发达期货市场相关立法看,针对市场开放、跨境监管的问题,多从法律层面作出明确规定,有的甚至对其他国家的对外开放提出了要求,这也给我国期货市场的对外开放带来相当大的困扰,亟须通过制定期货法对长臂管辖问题进行制度安排,明确法律境外适用的效力,为我国争夺全球商品和资本的定价权提供依据。

    此外,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两次对中国金融体系进行评估,都指出期货市场法律层级太低,没有期货法,是风险源之一。

    (封面图片来源:新华社)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