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造浐灞与陆铭的七味“中药”!

    每日经济新闻 2018-12-29 10:44

    每经记者 粉巷君    每经编辑 刘琳    

    两个月前,王永康视察浐灞。

    “你这儿是高端大气上档次,现代时尚国际化。”城市主政者握住浐灞负责人的手,给出这样一句评价。

    某种意义上,更是对大西安生态特区后续成长的寄望。

    绿色浐灞已深入人心,继续挺进现代化、时尚化、国际化,诸如产业勃兴、人气聚集与城市活力的问题,自然是要重点考虑的,这无异于再造一个新浐灞!

    可以说,此值升级换代的关键时期,很多要素需细致梳理,包括“现代、时尚、国际”的概念背后,一些误区如何规避?对于人气、活力等问题,又将如何深入破题?

    粉巷财经联合《大国大城》作者、复旦大学教授、西安市政府经济顾问陆铭,“调研大西安——走进浐灞”,诸多所见所感所思,在此特作呈现……

    浐灞再造迫在眉睫

    说来颇有意境。

    世人皆知“灞柳风雪”,但那是柳絮漫天的春天。昨日调研,赶上了真正的风雪。

    一行人先后走访腾讯众创空间、华夏文旅度假区、世博园、丝路国际会展中心等项目,有几点印象深刻。

    工作人员介绍,今年以来,《驼铃传奇》秀的上座率,已超过陕西金牌演出《长恨歌》。

    华夏文旅的大boss,高中毕业,能编能导,能写会画,最主要的是坚信“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其此前打造的威海项目受到国家领导人点赞,如今信念在浐灞再次得到验证。

    直观感觉,浐灞的文旅产业,隐隐显露后来居上之势。要知道,《中华千古情》这张王牌,还没有亮出来。

    对于这个城东板块,大家都知道,以前是西安最大的垃圾填埋场。


     

    ▲杨六齐为陆铭颁发浐灞博士后科研工作站特聘导师聘书

    生态立区之后,杨六齐担任管委会主任,再到如今的党工委书记,是名副其实的元老人物。在交流中,其抛出的“波峰理论”,颇有意思。

    西安早年间,出了城墙就是麦田,后来周边陆续设立许多开发区,土地价值被点状激活,是为波峰。随着涟漪扩散,波峰之间的区域,进而逐渐被带动——这是一种相对高效的城市开发模式。

    开发区之间如此,区内亦然。

    插个小花絮,粉巷财经记者小任的哥哥是金融工作者,家住浐灞。陆铭教授问,夜生活如何?答曰,小区散散步。

    “宽街无闹市”,杨六齐讲,是时候考虑涟漪的问题。

    今天的浐灞,园林水系,大开大合,产业进入爆发前夜,“波峰理论”践行颇为到位;接下来,要想办法让小任哥哥这样的成功人士,走出小区,享受生活——即城市活力、街区再造、人气聚集的问题。

    重点规避四个误区

    柏拉图曾说过,任何一座城市,不论它的规模有多小,其实都分为两个部分,一部分是穷人的城市,另一部分是富人的城市。

    陆铭所坚持的观点与之接近,其学术研究中,始终倡导“尊重城市发展规律”,即要科学认识城市内部高、低技能劳动力之间的互补关系。

    所以,何为高端?何为国际化?何为宜居?

    陆铭指出普遍意识里存在的几点误区,用其话说,“个人肤浅的认知”。

    首先,对于“高端”的认知。

    “对于高端的定位,本身可能需要科学和冷静的对待。”提及浐灞生态区所汇聚的国际性场馆,以及酒店服务业、互联网+等功能,陆铭在肯定的同时,亦提出自己的思考,“(浐灞)这么大的区域,是不是通过高端产业可以把这里填满?你的产业定位不足以独特到辐射世界范围,就需要在相当程度上考虑如何服务西安本市的发展,满足西安市民日益提高的对物质文化生活的需要……”

    其次,对于“国际化”的认知。

    在国家的顶层设计中,西安是继北京上海之外,第三座被明确提出要建设国际化大都市的城市。浐灞生态区所实施的五区叠加发展模式,即“生态区+自贸区+金融区+领事馆区+欧亚经济综合园区”,明显的开放性,让其在打造国际化过程中有着天然的优势。

    陆铭依旧以“承载性”作为考量标准,“是否足以让国际化的功能就能够把浐灞填满?如不足以,恐怕我们就需做另外一些补充性的解释。我认为应该从更宽泛的角度来看,不应该只包括国际化的功能,还包括国际化意识、元素、标准和服务等等。”

    他以某景区内5D电影为例,提到片子里只有中文字幕,“你是要假设有外国游客来的。”


     

    ▲调研大西安——走进浐灞

    再者,“宜居”的定义,不该只想到建筑低密度和植被的茂盛度。

    诚然,生态保护不该无限牺牲经济发展,但“同时要解决大家在这里愿意花钱,并且有地方花钱的问题。”

    对于生态保护区所共同面临的人口控制问题,在陆铭看来,也是大有文章可做——人口在总量上控制,但在一部分街区可以实现高密度,总体来讲还是低密度;常住人口控制,但并不包括从外面来消费的游客和其他地区的市民。

    最后,就是政府、政策的作用。

    事实上,在一些城市间,大家对于“让市场成为配置资源的决定性力量,政府更好的发挥作用”,每个人的解读多少都有差异。

    诸如产业补贴,在一些具备公共性的产业中,政府要“毫不犹豫”,如国际会展中心、领馆等;但对于金融行业,则是不需补贴的(依托区域产业发展,由市场驱动)。

    陆铭的七味“药材”

    基于上述理解,不妨重新梳理身处的这座城市,西安可讲的故事还是蛮多的。

    如此次“调研大西安——走进浐灞”,围绕“城市与人”的关系,陆铭开出了七味药材。

    第一味:打造一个高密度的中心区。

    有没有可能在浐灞诸多区块里,寻找到一个比较适合的区域,打造一个相对来讲高密度的区域。处处是景,处处是生态保护,如果做另外一种解读,可能就会带来无中心、人流的分流……

    第二味:思考如何进行街道的再造。

    我们现在城市里面到处都是大街区模式,这种高端定位会给很多普通市民产生恐惧感。说通俗一点,就是这个地方不是我去得了的。在东京市中心城区,有许多并排四五人走的窄街道,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交通分流作用,两边密集的街边店,形成了非常强的活力。

    “宽街无闹市”,马路边上形成停车场,这个地方一定不易于行走,对城市的生活质量、街边店的活力一定没有办法提高。

    第三味:与高密度中心区相结合,建设一个文旅生活区(慢生活区)。

    在确保集中不分散的前提下,追求区内的多样性。

    比如,新开发一片文旅生活区,这块地可能就一亩甚至半亩,其中的房子自己造,政府不做统一规划,只需列一个负面清单,以此增加建筑的丰富性;同时,这个区域内不可出现品牌化的店铺(都是统一标准),要的就是怪和土,什么都有一点,多样性就有了。

    第四味:发展夜间(月光)经济。

    如何使得夜间生活提供多样性的消费需求,来满足不同层次市民的需要,这是要思考的问题。

    陆铭以小任的哥哥为例,这位居住于浐灞的金融人士,晚上活动方式大都以小区散步为主。“这是有问题的。”在他看来,如何让大家在小区之外散步,同时把钱掏出来花掉,是区域主政官们需要考虑的,“居民要看什么、玩什么,是要研究的。”


     

    第五味:探索新生活方式。

    如果不注重80后、90后对新生活方式和新刺激的探索,可能对很多产业发生的方向都会处在一个盲区。

    比如,利用本地水资源优势,考虑跟西安的大学做联动,培养一些赛艇队,举办赛艇比赛,本身成本不是很高,也能够符合大学生发展,一定会有人有兴趣,这个运动就可以做起来。

    第六味:结合西安最中国的建设,在浐灞片区做一些品牌活动。

    诸如借助区内灯光的优势来做跨年灯光秀,在节日期间做一些嘉年华……“非常希望这个事情能做成,等明年的12月31日我再过来,还可以和著名歌星有个见面的机会。”热衷流行音乐的陆铭,许下了对浐灞的期望。

    第七味:划定一个范围,开放一个街区来做音乐、艺术、学术的工作室集中布局。

    创意产业,文化产业是有一个金字塔结构的,有大量年轻人处在金字塔的底端,通过市场的淘汰和竞争,加上这些人生活在大城市,学习、磨炼,这里面完全可以出一个“麦当娜”。

    这种相辅相成的作用,正如生态与人口、宜居与经济发展之间的关系。

    城市要让人更幸福,需要解决的问题可以总结为两方面,一是硬件上的足够智慧,让人们可享受到现代生活方式带来的便利;二是软件方面的尊重个体,为人们生活工作于此提供空间与环境。

    具体了说,好的生态,要有人愿意来看、愿意来消费,才能更好体现价值。浐灞生态区的升级之路,不妨在这七味药材里多找找。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编辑:刘琳


    各抒已见
    快点评论抢沙发~~~

    相关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