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国际政策协调是人民币国际化的必然要求

    每日经济新闻 2018-07-19 22:11
    详情>>

    截至2017年第四季度,RII已升至3.13,同比提高44.8%,基本上回到2015年的高峰水平,与日元、英镑的国际化水平十分接近。

    每经记者 张寿林    每经编辑 姚祥云    

    日前,由中国人民大学主办的2018国际货币论坛在北京举行,会上,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发布了《人民币国际化报告2018》(以下简称《报告》)。

    《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第四季度,人民币国际化指数(RII)已升至3.13,同比提高44.8%,与日元、英镑的国际化水平十分接近。RII是中国人民大学编制的综合量化指标,用以客观描述人民币在国际经济活动中的实际使用程度,以及人民币在贸易结算、金融交易和官方储备等方面执行国际货币功能的发展动态。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副所长向松祚在解读《报告》时称:“人民币国际化越是在错综复杂的形势下,越需要在尽可能的范围之内实现宏观政策的国际协调”。

    人民币国际化指数触底回升

    2010年初,RII只有0.02,人民币在国际市场上的使用几乎完全空白。由于跨境业务和离岸市场的成长,人民币国际化在初期呈现爆发式快速增长,到2015年第三季度RII已升至3.60。之后在国内外金融市场深度调整的大形势下,人民币汇率预期逆转,国际支付中的人民币份额有所下降。随着离岸金融市场上套利性、投机性的人民币头寸加速消失,到2017年第一季度,RII深度回调至1.49。

    而在“泡沫”被充分挤出后,人民币国际化回归服务实体经济的本源,并且随着加入SDR货币篮子的制度红利逐步释放,人民币的国际使用彻底扭转前期疲弱态势,触底后巩固回升。截至2017年第四季度,RII已升至3.13,同比提高44.8%,基本上回到2015年的高峰水平,与日元、英镑的国际化水平十分接近。

    《报告》显示,截至去年第四季度,全球贸易的人民币结算份额为1.79%,同比有所回落;包括直接投资、国际信贷、国际债券与票据等在内的国际金融人民币计价交易综合占比为6.51%,创历史新高。特别是在贸易保护主义带来严重不确定性、全球直接投资规模大幅度萎缩的情况下,人民币直接投资的全球占比有较大上升,为全球经济稳定增长提供动力。目前,全球已有60多个国家将人民币纳入官方储备。人民币在IMF可识别外汇储备中占比达1.07%,同比上升0.23个百分点,表明人民币资产在全球市场的吸引力显著提高,人民币全球储备货币地位获得进一步实质性确认。

    人民币国际化面临4项主要障碍

    向松祚指出,2008年金融危机至今十年以来,美元的地位并没有像当初很多学者所预测的那样,因为金融海啸、金融危机而下降。

    尽管人民币国际化取得进步,但《报告》也分析了当前人民币国际化面临的主要障碍。首先,全球货币政策酝酿变局,金融市场波动性与溢出效应上升。全球主要经济体货币政策面临转向,将对汇率、利率以及资产价格产生较大影响,短期资金流动的不确定性上升。特别是在当前全球金融资产分布相对单一的情况下,货币“竞争”加剧,汇率波动扩大,使得风险传染性和溢出效应增大,发展中国家金融脆弱性显著上升,对人民币跨境与离岸使用形成一定的阻碍。

    其次,人民币金融产品不够丰富,市场体系有待健全。《报告》指出,受到宏观审慎监管、创新能力、市场结构等因素影响,境内人民币金融产品体系较美元、欧元等仍存在一定差距,特别是汇率风险管理手段难以满足国际社会的需要,非居民缺乏充足便捷的人民币使用渠道和使用方式,对人民币跨境使用产生负面效应。

    再次,合规审查,人民币跨境流动通畅度有待提高。在全球金融形势复杂多变的背景下,为守住不发生金融危机的底线,我国加强了资本项下管理,完善资本跨境流动的真实、合规性审核,有效遏制了前些年比较盛行的、没有真实贸易背景的套利和投机性资本跨境流动,减少了一部分人民币跨境流动。资金进出境手续增多,便利性有所减弱,人民币跨境流动通畅度下降,对人民币跨境与离岸使用造成了负面影响。

    《报告》还指出,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CIPS)业务不及预期,基础设施建设相对滞后。尽管CIPS已投入使用,但参与机构、处理业务量不及预期。存在业务种类相对单一、证券清算结算体系割裂、交易流程和政策与国际惯例没有统一对接等问题。与美元、欧元的支付体系相比,CIPS在货币政策传导、资金周转优化、金融监管、经济预测等方面存在明显短板,亟待进一步完善。

    人民币国际化进入发展新阶段

    《报告》强调,人民币国际化已进入发展新阶段,为获得必需的国际网络效应,迫切需要全方位、高效的国际经济政策协调。

    研究表明,经济规模越大、货币国际地位越高的国家,经济政策的溢出效应越明显。这就意味着,外国政策的溢出效应可能会干扰、削弱我国政策效果,达不到预期的宏观管理政策目标。

    加强同世界其他国家的政策沟通和协调,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减轻政策溢出效应带来的负面影响和不确定性,有力保障宏观政策实现预期效果,为人民币国际化铺路,助推国际货币体系多元化目标实现。

    《报告》指出,全面高效的宏观政策国际协调是人民币国际化的必然要求。要将贸易、货币政策作为短期协调的重点内容,将结构改革、宏观审慎政策纳入协调范畴,完善国际政策协调框架;要重视多层次国际组织在协调中所体现的平台功能,积极寻求在新兴国际协调平台上发挥引领作用。要在“一带一路”上开展内容丰富的区域合作机制创新,为国际协调理论和实践提供新样本、新模式;妥善处理中美贸易摩擦和政策分歧,这是实现无危机可持续发展和人民币国际化的关键,也是当前我国进行国际政策协调需要解决的主要矛盾。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编辑:姚祥云


    各抒已见
    快点评论抢沙发~~~

    相关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