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亿豪门公子的钟表生意

    每经网 2014-12-01 15:33

    两年前的一天,香港铜锣湾,我采访喜运佳钟表行老板蔡加赞。

    蔡加赞是香港“玩具大王”蔡志明的独子,家族财产超过百亿。因为相貌英俊,当时的女友(如今的太太)又身在娱乐圈,他被香港八卦媒体穷追不舍。

    公司团队积极地张罗财经媒体的采访,希望蔡加赞以一个“企业家才俊”的形象出现在公众面前。

    那天正是旗舰店开业,豪门公子事事勤勉、待人亲和。忙到傍晚时分面对记者,他努力表现出兴致盎然的样子。他礼貌地端坐在沙发上,说话时微微前倾,虽有助手在,他还是费力地用一些“普通话”回答问题。

    刚刚过去的今年8月,我经过铜锣湾时喜运佳正在装修。过去两年喜运佳不紧不慢地开店,并按计划进入了内地城市厦门。然而,搜索“蔡加赞”的时候,出现最多的还是他的私人生活。

    含着金汤匙出生,创业路也并非鲜花铺就。

    父亲

    蔡加赞出生于1986年,名片上有许多头衔,除了各种董事,他还在内地一些城市的政界挂名,这主要归功于他成功的父亲。

    父亲蔡志明是潮汕人,出身贫寒,从一个玩具厂的推销员做起,白手创业。挺过上世纪七十年代石油危机下的经济低潮,一步一步拿下美国大客户,把工厂开进中国内地,搭建起横跨玩具、医疗、地产的商业帝国“旭日集团”。

    为人称奇的是,2007年内地多家玩具厂被曝“铅超标”,美国玩具巨头美泰严厉要求召回。广东多家玩具工厂因此破产,甚至有老板绝望自杀。而蔡志明主动报告自家工厂问题,化危为机,竟在风波之后赢得更多订单。

    这位“玩具大王”亲自出现在儿子新店开幕酒会上,与商界老友寒暄,百亿豪门父子合力为这家小小的表行打拼。蔡加赞有几位能干的姐姐,但作为独子,他从小就被整个家族寄予了最殷切的期望,盼着他继承家业、发扬光大。

    “我爸是个很好的人。”说这句话的时候,蔡加赞表现出的敬畏大过了崇拜。

    蔡志明对儿子要求非常严苛,蔡加赞从小就被扔到玩具厂摸爬滚打。留学去了国外,暑假一返港,就必须去旭日集团做暑期工。做玩具模具、跟流水线,还要学算账、做会计活。

    在美国,蔡加赞读的是南加州大学政治系。“政治和经济是相辅相成的,我一心是想打理家族生意。” 二十出头时,他还是个循规蹈矩的小孩,老老实实准备接班。父亲催他早点回来,他就提前半年完成了学业。

    从“玩具王子”到表行老板

    蔡加赞一回香港,富豪名媛圈就鼓噪开了,八卦媒体极度兴奋。而这位豪门公子没过几年、不到30岁时就已结婚生女,在香港的豪门二代中,是难得的乖仔。

    初出茅庐的他倒苦水说,刚上班时要香港内地两处跑,照顾好几种生意,压力大到爆,有一年常常失眠。

    在忙完集团旗下一处商场改造的浩大项目后,蔡加赞突然跟父亲提出,他要做腕表分销生意——蔡志明一辈子都在做传统制造业生意,玩具毛利率低,但四十年下来已是根深蒂固,零售,是家族从未染指过的。

    “我每天走在街上,看到许多名表店铺,就很想成为他们中的一分子。”豪门公子在街头听到了自己内心的声音。其实,蔡氏父子都是腕表发烧友,蔡加赞少年时就开始藏表,有几十只宝贵的收藏。

    采访那天,被问及喜欢什么表,蔡加赞立刻眼中放光地摘下自己佩戴的腕表指给来宾看。说是跟随自己多年的爱彼,表盘很大,和施瓦辛格同款呢。

    内地一些商学院研究发现,父辈在传统行业创业多年,富二代们却更青睐金融、互联网等新鲜生意。“卢曦采访手记”(微信号:lucyonair)此前的文章也梳理过LVMH集团、历峰集团的发展史,从奢侈品的角度看,富二代带着父辈的资本杀入奢侈品行业,再发展壮大,似乎是成功的常见路径。

    2010年底,旭日集团斥资4亿港元,买下创立于1988年的高端钟表零售企业喜运佳,成为旭日集团的全资子公司,由蔡加赞担任喜运佳主席。

    生在豪门真好!当你有了一个梦想,老爸明天就能帮你实现。不论是一个芭比娃娃,还是一个闪闪发光的名表行。

    但蔡加赞告诉我,这个决定“全家”、“讨论了很久”。最后大家认为,内地腕表市场有很大潜力;进入高端零售,对旭日集团的整体形象有所裨益。这是理性的考量,还是父亲在设法说服自己?无论如何,决定做出之后,蔡志明开始全力支持。

    我问蔡加赞跟父亲学到什么,他说:“亲力亲为”、“不怕辛苦。”

    他曾对香港媒体感叹:“我父亲是个奇人,不喜欢放假,可以24小时工作。很多老板生意做大了就不再见小客户了,可是只要是有潜力的客户,我父亲都会亲自去见。”

    在铜锣湾新店筹备阶段,蔡志明教儿子要计算人流够不够、生意够不够、租金怎么样……

    奢侈品“不风光”

    香港表行遍地,不起眼的一家小店面,都很有可能是个上市公司。英皇、周大福、太子……在内地都有了名气。如今年纪轻轻的蔡加赞要跟IWC、积家、格拉苏蒂、欧米茄、爱彼这些百年大品牌打交道。

    “做工厂时经常要低声下气顺应客人的要求,以为做奢侈品销售可以风光一点,却发现其实同样要处处求人。” 蔡加赞说,钟表行业的竞争就是货源的竞争。有些瑞士钟表师一年只能做几只表,要让品牌放心把表交给你不容易。

    英皇主席杨受成的传记里写道,当年为了攀上皇冠上的明珠——劳力士,年轻的杨老板真是煞费苦心,吃了劳力士一次又一次闭门羹。杨受成不屈不挠,他跟前台小姐套近乎,四处打听,“骗”得与劳力士代理商见面的机会,幸运地通过了劳力士对店面的“暗访”,经过不知多少周折才终于获成功。

    蔡加赞说,老爸叮嘱他,跟品牌打交道要抱长线合作的心态,不论市况好坏都要支持人家。他自己也在苦心钻研瑞士钟表的学问,花心血经营合作关系。他一个比较大胆的决策是关于一家瑞士小品牌,以前状态不稳定,后来被大集团收购,各种资源刚刚开始跟上的时候,蔡加赞就主动出击跟人家合作了。

    今天喜运佳集团旗下有“喜运佳”和“誉一”两大表行,开出30家店。这些店铺大部分在香港和澳门,内地只在厦门中华城有一家店。中华城是旭日集团多年的合作伙伴。

    在香港的表行中,喜运佳的店铺总数不算少,但对手们早已积极“北上”。英皇、太子、东方表行的内地店铺数已经远远超过了香港,周大福更是根深蒂固,一二三线城市全线布阵。周大福的腕表年销售额30多亿港元,东方表行在35亿港元左右,喜运佳没有上市,外界只知道2010年旭日集团全资收购的价格是4亿港元。

    未来蔡加赞应该会更频繁地出现在内地。虽然自家有些商业物业可以支持喜运佳的拓展,豪门公子要打的仍然是一场硬仗。

    编辑:邬晓丹


    各抒已见

    相关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