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募“坐庄”套路曝光 福麟9号“烙印”渐显

    上海证券报 2012-11-20 15:22

    自有账户“领衔主演”,其他资金账户“全权委托”,开设信托产品“垂帘听政”——证监会的深度调查掀开了私募 “坐庄”的冰山一角。据查,上海丰润投资实际控制的9个账户,轮番交易江西长运、大连圣亚等多只股票 ,且触及举牌线之后瞒而不报。如出一辙的是,本报此前调查发现,私募“华润深国投-福麟9号”在三季度增持6家公司,且有多只私募产品“尾随”。若其被认定为一致行动人,则福麟9号已构成对宁波热电等多家公司的举牌。

    上海丰润遭证监会调查的案由,是其未按规定披露大额持股变动信息,其实际控制人为赵海云。经查,上海丰润账户开立于2008年12月,此后陆续交易大连圣亚、京山轻机、江西长运等股票。

    期间,上海丰润陆续操控了其他8个账户,包括“联华国际信托有限公司-浙江中行新股申购信托项目〈3期〉”、“中融国际信托有限公司-融裕25号”两款私募产品。“外来账户”的加盟,迅速充实了上海丰润的腾挪资金,其中仅一个法人账户累计资金就达2.1亿元。

    在一致行动人关系确立的背景下,上海丰润掌控的9个账户在操盘过程中,对京山轻机、江西长运、大连圣亚、中科英华4只股票在某一时间段内已经构成举牌,但上海丰润未按规定披露相关信息,且反复逾越举牌线。

    例如,上海丰润实际控制的9个账户于2010年11月30日合计持有京山轻机5.34%的股份,其后至2010年12月10日期间持续超过5%,之后持股比例持续低于5%;12月30日持股再度超过5%达到7.35%,后至2011年3月2日期间持续超过5%;2011年3月3日后持股比例低于5%;2011年3月24日持股比例再次超过5%并于次日降低至5%以下,此后再无持股超过5%的情况。从京山轻机的二级市场走势看,2010年10月至12月末,股价最高涨幅达40%;2011年1月,公司股价突然急速下跌,最高跌幅约25%。

    证监会认为,该行为违反了《证券法》的相关规定,构成了“其他信息披露义务人未按照规定披露信息”的行为,上海丰润董事长赵海云是对该违法行为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据此,证监会对上海丰润给予警告,并处以50万元罚款;对赵海云给予警告,并处25万元罚款。

    与赵海云利用拖拉机账户“坐庄”情形极为相似的是,本报11月6日《私募“组团潜伏” 五公司或遭“蒙面举牌”》一文独家披露,以“华润深国投-福麟9号”为首的多个私募产品,亦曾“不约而同”圈定5家公司作为共同的投资标的,并同时闪现在相关公司三季报股东名单中,且福麟9号对其中3家公司的持股比例均精准定格于4.98%。福麟9号等私募产品投资步调的高度协同性,令人高度怀疑其是受同一幕后操盘方所掌控,进而触及举牌“红线”。

    以宁波热电为例,福麟9号今年三季度末持有其4.98%股权,而金狮120号、建行财富第一期(20期)及长安信托-信集抗震同期持股比例分别为2.53%、2.51%和2.29%,4家私募产品合计持股比例已高达12.31%。此外,截至9月末,上述私募产品对保税科技、民丰特纸、西南药业、中通客车的合计持股比例也已经逾越5%的红线。若上述私募产品被确认为一致行动人,同样违反了“未按规定披露信息”的规定。更需拷问的是,私募联袂“围猎”的背后,是否涉及股价操纵和内幕交易?

    在上海丰润一案被证监会查实后,以“蒙面人”形象出现的福麟9号及其他私募的运作轨迹、动机值得追问。投资者亟待了解的是,这些身份诡异的信托产品幕后,是否隐藏着其他的利益安排?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