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许之彦:做指数与量化投资的西西弗斯

内容摘要:

许之彦认为,“成功只不过一瞬间,绝大多数时候需要的是埋头苦干。但首先要做正确的事,然后才是正确地做事,一定不要轻言放弃。”

诸神判罚西西弗斯,令他把一块岩石不断推上山顶。每当石头即将翻过山顶,巨大的重力就会把它压转回头,无情地滚落回起步处。于是,他再次推石上山,竭尽全力,汗如雨下,头上泥尘升腾。

并非人人都能理解西西弗斯,不过许之彦觉得自己和他有一点相似。“成功只不过一瞬间,绝大多数时候需要的是埋头苦干。但首先要做正确的事,然后才是正确地做事,一定不要轻言放弃。”

他从本科一直读到博士,甚至还读了博士后。2005年毕业之后,他第一份、也是唯一一份正式工作,就是于华安基金任职,今年已经是第12年。目前他是指数与量化投资事业部总经理。

 

国内公募基金公司中,华安始终以创新著称,而华安旗下一半的创新产品都由他的部门管理。不论是十年前的华安上证180ETF还是三年前的华安黄金易ETF,华安每一次创新在业内都显得很超前,于是短时间内也就很难获得通俗意义上规模的成功。许之彦总结的是,“有些产品三年是小成,五年做到中成,十年才能大成。黄金ETF已经达到三年小成了,上证180ETF有机会十年大成。”

华安黄金易ETF毫无疑问是今年市场上的明星产品。Wind数据显示,截至6月16日,年内已经上涨24.31%,同期沪深300指数下跌17.06%,黄金持仓量接近16吨,已经势不可挡地成为亚洲规模领先的黄金ETF。

不过,不论三年、五年还是十年,“每一成”中间沉寂时所背负的压力,只有许之彦自己才最清楚。就像西西弗斯,每当岩石再次滚下山坡,他又倒回去从头开始的这一段心路历程,旁人实在很难想象。

但荷马说,西西弗斯是最明智最谨慎的凡人。

做正确的事

2000年纳斯达克指数暴跌,大洋彼岸的A股市场也开启了熊市周期。2003年许之彦博士毕业,正好是熊市的第三年,他为找不到工作而犯愁。

他是传奇教授郑伟安回国之后带的第一个博士生,研究的是期权定价,用数学模型刻画市场。他发现数学的统计、定量等一系列方法可以应用于资管领域,他感到这可以作为求职的方向。

但熊市中券商基本上不招人,投的简历也都石沉大海。一筹莫展之际,许之彦发现了一个机会:广发证券独树一帜要打造博士军团。于是他立刻加入,读了企业博士后。博士后有大量实践机会,他也曾被派去基金公司锻炼过。如今回想起来,他觉得那一段是最没有压力的时光。

学业结束,许之彦入职华安基金,从事公募行业至今已经12年。而12年前,公募基金总规模才一千多亿,量化投资规模基本是零。

检验一件事到底是正确还是错误往往只能看结果,但出结果时已经是最后一刻,发现错了也来不及修正。如何做到一 开始就能判断这是一件正确的事?

在许之彦看来,你的知识储备决定了你的眼光,你借鉴的参照物决定了你的判断。“我不可能去调研上市公司,不是不能做,但这不是我擅长的。我擅长的是指数与量化投资,这是不是正确的事呢?从我的判断来看,是的。”

的确如此。12年后,公募基金资产合计已经超过8万亿,增长了几十倍,指数与量化基金规模也发展到5000亿。

“资产管理是朝阳行业,这与国家经济发展所产生的需求密不可分,而且客户的需求正日趋多元化,我们作为供给方也讲究产品多元化,究竟哪些产品最终实现了需求与供给的统一?指数基金绝对是其中之一。这类产品已经有几十年历史,能够承载巨大的规模,海外的发展历程足以证明它们是被需求的。”

许之彦认为,“指数不赚钱其实是一种误解,过去10年只有少数基金经理跑赢中证500指数。”“世界上能靠博弈赚钱的人很少,最好的方法是把钱交给优秀的企业家,去分享他们创造的财富。国内资产管理行业已经进入一个新时代,机构投资人快速崛起,机构间的信息更加透明,分享企业价值时投资指数的优势会更明显,指数产品的发展会进一步强化。”

不仅如此,随着国内市场宽度增加,量化投资也迎来发展机遇。2007年以来,许之彦的团队构建了以SAS软件为基础的量化平台,搭建了“量化工厂”的开放平台量化模式,团队管理的指数增强、量化、分级套利、定增量化对冲产品规模约为80亿,并且业绩相当突出。

他相信自己的判断。“再过12年,公募指数类产品规模达到3万亿也是很正常的。”

正确地做事

高大斯文的许之彦每周会练习两次瑜伽,一练就是八、九年。最早班里只有两位男生,他是其中之一,总是很不好意思地躲在最后排。有一天他心一横,干脆拿起垫子坐到了第一排,“解决问题的最好方式,就是直接面对。”

除了瑜伽,跑步、暴走都是他热衷的运动方式,这些都是需要假以时日的项目。他愿意长期铺垫,只为最后释放的一瞬间。

今年公募市场上最耀眼的明星之一当属华安黄金易ETF。Wind数据显示,截至6月16日今年以来已经上涨24.31%,黄金持仓量接近16吨,成为亚洲规模第一的黄金ETF。但不为人知的是,这只“三年一小成”的产品,低谷时曾让他和团队承受了何等压力。

华安黄金易ETF成立于2013年7月18日,作为国内最早的黄金ETF之一,处处饱含着华安人的创新心血,该产品甚至打通了两大交易所,一份清单做了两个出口。当初他和团队雄心勃勃,“全球最大的黄金ETF—SPDR规模最高点是1300吨,折合人民币3000亿,我们总能做个300亿吧?”于是北上广深四地路演,上海黄金交易所的领导也一起去推介,花了很多气力。

但推出之后长达两年多时间里,金价走势始终不配合,产品得不到认可。“最少的时候持仓量仅500多公斤,算下来规模只有1.3亿。”

由于和预期差异巨大,公司内部也有了不同声音,甚至许之彦自己也一度产生怀疑,“难道中国市场需求的只是实物黄金?”反复开会研究,最终的意见依然是,这是一个很好的产品,没有理由放弃。他也不甘心,又去各家实体金店调研,但在金价阴影之下,金店生意也不好。

许之彦觉得不好意思,于是整整一年没有进过金交所大门,他转而把时间花在宣讲产品上。“最困难的时候,别的公司已经不推介了,我们依然推介,把黄金ETF到底是什么讲给投资人听。”他因此还获得了金交所颁发的优秀推介老师的奖项。

去年金价跌破1100美元时,他和团队加大了推广力度,他甚至连续亲自撰写文章分析投资价值,最终规模回报了他们。去年底至今金价的表现、黄金ETF的涨幅使得机构和投资者终于认识到了这只产品的价值,毕竟在对冲汇率风险、有效配置资产、跑赢通胀、保障个人财富方面,从现在到未来很长时间,黄金的作用依然很明显。

“正确地做事,不要轻言放弃,我相信厚积薄发。”许之彦坚信他能把华安黄金易ETF做到500吨。

或许指数型产品在旁人看来少了主动投资的“惊心动魄”,但把产品一点一点做大的成就感也是不可比拟的。

华安上证180ETF也是如此。从2006年最低谷的3.26亿元做到如今的166.79亿元,整整花了十年时间。“上证180ETF是国内第二只ETF,这类产品在国内的发展并不是那么顺利,因为需求端对短期业绩非常敏感,中期配置需求又不高,机构散户化操作偏多,但我觉得未来大家一定会认识到ETF是金融产品中为数不多的精品。”

当然,这些产品背后绝非许之彦一人在努力,这一切与他的团队密不可分。部门现在有14人,“很多都是我一手招进来的,在一起志同道合好多年”,“团队要简单、扁平,层级关系淡化,同事关系加强。同事就是共同做事,不是你一个人做。”

许之彦极具亲和力,在他的带动下,团队不仅工作用心,生活也安排得很有品质,几乎人人都有拿手的爱好,比如摄影、徒步、太极等等。他在部门工作氛围和价值观上下了很大的功夫,用他的话说就是“开心工作,快乐生活,用心做事,持之以恒,成就事业”,这也是他在华安第一个举手做事业部的内在动力。

正如加缪所说,他的命运是属于他的,他的岩石是他的东西,应当想象西西弗斯是幸福的。

文/又又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更多精彩

更多精彩内容   打开每经APP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更多精彩评论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