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微电子资产剥离背后:频现实控人身影

    每日经济新闻 2023-09-26 22:33

    每经记者 王琳    每经编辑 董兴生    

    2019 年 底 ,赛 微 电 子(SZ300456,股价21.95元,市值161亿元)以约1.1亿元的整体估值转让了重庆航天新世纪卫星应用技术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重庆新世纪)40.12%股权。近日,理工导航(SH688282,股价45.80元,市值40.30亿元)拟收购重庆新世纪51%股权的交易中,重庆新世纪的整体估值已达到最高3.875亿元。照此测算,其估值较赛微电子卖出时已增长了3倍。

    引人关注的是,尽管赛微电子无法享受重庆新世纪股权升值带来的喜悦,但这并不影响赛微电子实控人在这场“升值盛宴”中赚上一笔。公开资料显示,目前,重庆新世纪实际由赛微电子实控人杨云春及其配偶穆林控制。与其一起享受这场“升值之旅”的,还有重庆新世纪曾经的多位老员工。

    交易所也对理工导航收购重庆新世纪股权的交易产生疑问,并于近日发去了问询函。而在赛微电子整个“战略折返跑”下的资产清理中,记者还注意到了更多蹊跷之处。如诸多资产的接盘方都或明或暗地闪现着杨云春的身影;赛微电子2021年出售的全资子公司北京耐威时代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耐威时代)目前自称市值约200亿元。

    上海半导体展上的赛微电子控股子公司聚能创芯展台 图据上市公司官网

    重庆新世纪股权多番易手后估值大幅增长

    2019 年 12 月 ,航 天 晨 光(SH600501,股价12.90元,市值55.72亿元)和赛微电子以前后脚顺序,分别将持有的重庆新世纪52.95%和40.12%股权转让给了重庆华谱测导航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重庆华谱测”),转让价格分别为5824.5万元和4413.20万元。

    以此计算,重庆新世纪当时的整体估值达1.1亿元,已较赛微电子当初收购时估值大幅提升。赛微电子所持重庆新世纪股权,是在2016年以520万元的价格从航天科工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竞购得来。

    刚过3年,为何要脱手?赛微电子彼时表示,其出售重庆新世纪股权目的在于优化投资结构,调整、优化资源配置,以聚焦公司主业。

    重庆新世纪的另外一家股东航天信息(SH600271,股价12.08元,市值223.83亿元)也在2019年下半年挂牌出售重庆新世纪股权,但未获得成交。航天信息后续披露称,已在2021年将持有的重庆新世纪6.94%股权以223万元的价格予以出售,但并未披露收购方身份。若以此计算,彼时,重庆新世纪100%股权的估值更是仅有3217.89万元。

    近日,重庆新世纪又迎来了新的买家。理工导航发布公告称,拟收购重庆新世纪51%的股权,重庆新世纪整体估值预估不高于3.875亿元,再迎大幅升值。

    值得注意的是,此前的今年7月31日,重庆新世纪才完成了股权变更,其股东变更为目前的海南依迈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南依迈”)、重庆华谱测、重庆世纪瑞达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世纪瑞达”)和重庆玄泉科技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玄泉科技”),持股比例分别为45.06%、33%、15%和6.94%。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进一步查阅工商档案发现,重庆新世纪目前的股东中,海南依迈由赛微电子实控人杨云春直接持股90%,世纪瑞达则由杨云春的配偶穆林直接持股94.06%。也就是说,经过上述一系列变更,重庆新世纪目前的实际控制人已是杨云春夫妇。

    也就是说,赛微电子当初持有的重庆新世纪股权,最终相当于流入了公司实控人杨云春夫妇手中,并由后者以高出3倍多的估值再进行转让?

    重庆华普测控股股东与赛微电子员工重名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进一步挖掘发现,若理工导航收购重庆新世纪股权事项最终达成,享受这场投资盛宴硕果的不仅仅是赛微电子实控人杨云春夫妇。

    比如,重庆新世纪另一名股东重庆华谱测,该公司是2019年最早收购重庆新世纪股权的公司,其彼时由陈锐和王翔分别持股51%和49%。不过一年后,公司股权便发生了变更。

    2020年7月,一个叫“刘建坤”的自然人通过增资入股方式获得了重庆华谱测60%的股权。目前,重庆华谱测分别由刘建坤、北京天晓云驰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晓云驰”)和王翔持股60%、20.4%和19.6%。

    记者注意到,赛微电子2021年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激励对象名单中也出现了“刘建坤”的名字,其身份是赛微电子的中层管理人员及/或核心技术/业务人员。其与重庆华谱测的股东是否为同一个人呢?若是,则意味着赛微电子持有的重庆新世纪40.12%股权在2019年底转让几个月之后,便由赛微电子员工通过控股受让方而间接接盘。

    持有重庆新世纪6.94%股权的玄泉科技成立于2021年12月8日。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玄泉科技的股东为徐磊、周斌、蒋浩、姜健、唐献林、廖乾聪、韩琳、钟庆佳、王智桦、杨适、金晶11名自然人,分别持股18.33%、18.33%、12.25%、11.25%、8.58%、6.25%、5%、5%、5%、5%、5%。

    记者注意到,重庆新世纪在2018年申请的一项发明专利“MEMS惯导应用于动中通的反修正方法”,其发明人包括了杨适、金晶、唐献林;重庆新世纪在2021年8月申请的一项专利“一种微惯导系统车载实验设备”,其发明人包括了徐磊、周斌、蒋浩。

    与此同时,航天晨光2017年至2018年的证券投资部部长、监事也叫周斌,在此之前,此人还曾在重庆新世纪担任了常务副总经理兼财务负责人等职务。

    也就是说,玄泉科技的股东疑似主要是重庆新世纪曾经的一帮老员工。

    值得一提的是,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玄泉科技2021年年报披露的电话与重庆华谱测2022年年报披露的电话完全相同,两家公司注册的邮箱也完全相同,且注册地址接近。9月19日,记者拨打玄泉科技电话未获接通,多次拨打重庆华谱测的电话则直接被挂断。

    公司剥离非半导体业务过程现实控人身影

    事实上,出让重庆新世纪40.12%股权,只是赛微电子“战略折返跑”下资产大腾挪的一小部分。

    在2015年上市之初,赛微电子从事导航业务,随后在2016年开始大举横向进入航空电子领域,纵向进入半导体领域。但到了2019年底,赛微电子又开始进行发展战略大调整,陆续剥离航空电子、导航及其他非半导体业务。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到,在2019年底出让重庆新世纪40.12%股权后,紧接着,赛微电子在2020年1月继续进行资产腾挪,其将持有的包括南京兆联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兆联智能”)、北京芯领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芯领”)、海南耐威、北京天地导控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地导控”)等9家子公司的股权总共作价2.3548亿元置入青州耐威航电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耐威航电”),后者为赛微电子的全资子公司。

    2020年8月,杨云春和青州航电智能科技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青州航电”)分别收购作为平台公司的耐威航电60%和40%的股权,从而拿下了上述天地导控等9家公司的股权,以及青州耐威智能科技有限公司0.1%的股权,交易总价约3.2亿元。其中,青州航电是作为赛微电子航空电子及无人系统等资产剥离后新设的团队持股平台。

    去年3月,赛微电子还将持有的全资子公司耐威时代100%股权(包括除耐威时代持有的导航产业基地土地使用权、房屋、建筑物及构筑物外的全部有形、无形资产权益)以1.81亿元的价格进行了转让。但让人疑惑的是,接盘方却是青州市国有资产监督局下面的一家基建投资公司——青州市宏源公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青州宏源”)。

    尽管耐威时代已成为地方国企下的全资子公司,但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却显示,耐威时代目前的执行董事、经理为孙民锁,监事为刘鹏,财务负责人为李咏清,均是与赛微电子实控人杨云春存在交集的人。与此同时,耐威时代还与北京耐威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耐威”)的工商注册电话完全一致。北京耐威是杨云春实际控制的公司,那么,为何耐威时代如今仍与杨云春存在如此多交集?

    此外,耐威时代官网在“公司介绍”中表示,“2022年与母公司赛微电子正式脱离,公司独立运营,目前市值在200亿人民币左右”。耐威时代在2022年被赛微电子出售后并未进行过增资。

    那么,赛微电子如何看待这“市值200亿元左右”的说法?其是否存在严重低价转让耐威时代100%股权的情况?

    赛微电子资本运作中的“刘建坤”到底是谁

    在围绕赛微电子的资本运作中,除了杨云春,“刘建坤”是另一个频繁闪现的名字。

    如在完成前述对赛微电子重要子公司青州航电的收购之后,杨云春再次对该资产进行了一番梳理整合。其中,曾作价540万元置入耐威航电的天地导控54%股权,在2022年1月被转让给了重庆新世纪,并随着后者将一起被理工导航收购。兆联智能51%股权和北京芯领51%股权已被转让至海南耐威旗下,海南耐威100%股权则最终又被转让给了刘建坤和孙民锁,二人分别持股95%和5%。

    再比如,前述持有重庆新世纪33%股权的重庆华谱测,其股东“刘建坤”和天晓云驰与赛微电子之间也有过直接的合作。

    赛微电子在去年5月公告称,其控股子公司北京海创微芯科技有限公司与北京格微同芯科技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格微同芯”)、天晓云驰签订《投资协议书》,拟共同投资设立依迈微(北京)科技有限公司。

    格微同芯的执行事务合伙人为柯颖,其持有格微同芯7.50%合伙份额;有限合伙人则是刘建坤、董宇峰、郭鹏飞,分别持有71.25%、12.50%、8.75%的合伙份额。

    值得一提的是,赛微电子表示,公司与格微同芯不存在关联关系。

    不过,持有71.25%合伙份额的刘建坤与前述赛微电子股权激励人员再次同名,持有8.75%合伙份额的郭鹏飞则与赛微电子监事会主席同名,而赛微电子上市时持股0.48%的股东也叫柯颖。上述三人是同名还是均为同一人?若是后者,上述“不存在关联关系”的结论则或许需要打上一个问号。

    对于前述提及的诸多疑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于9月15日向赛微电子发去采访函,但赛微电子工作人员在9月18日下午表示,公司业务太忙了,暂时没有回复,是否会有回复要看(后面)领导的时间。截至发稿时间,记者暂未收到对方回复。

    封面图片来源:上市公司官网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上一篇

    道达投资手记:沪指跌破所有均线 市场已有转弱迹象

    下一篇

    《2023房地产行业发展趋势白皮书》重磅发布 10万亿级房地产市场重回正轨至关重要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