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下的医生收入:7成医生临床年收入不足10万 西部副主任医师与沿海基层医生待遇相当?

    每日经济新闻 2023-08-17 17:35

    ◎《2022年中国医院人力资源现状调研报告》数据显示,医生平均临床收入为9.4万元,70%的医生表示税前临床收入在10万元以下。

    ◎我国医院当前实行的是基本工资+绩效+津贴的制度,绩效主要与医生的业务,包括做手术,申请课题,发表论文等挂钩,津贴则和医生的学术头衔相关。不同地区、级别医院、科室以及不同年资的医生收入水平差异较大。

    每经记者 陈星    每经编辑 陈俊杰    

    医药反腐,医生薪酬问题再次成为业内关注的焦点。讨论得最多的,是医生群体的收入究竟是高是低?

    “医学界”医米调研发布《2022年中国医院人力资源现状调研报告》,通过在线调研2226名医生,进一步了解当前医生的薪酬状况,以及医院的人力资源管理现状。数据显示,医生平均临床收入为9.4万元,70%的医生表示税前临床收入在10万元以下。

    我国医院当前实行的是基本工资+绩效+津贴的制度,绩效主要与医生的业务,包括做手术,申请课题,发表论文等挂钩,津贴则和医生的学术头衔相关。不同地区、级别医院、科室以及不同年资的医生收入水平差异较大。

    此次,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的医生均表示,自己的收入主要由临床收入及合理的临床外收入构成,又与地区经济水平、医院等级和所在科室有关。在他们眼里,“上新闻”的都是大人物,甚至有人调侃自己的科室“清贫惯了”,与传闻中的“天价贪腐”毫不沾边。

    工作3年沿海基层医生薪资比肩西部30多年的副主任医师

    在这波医疗反腐风暴以前,收入高低一直是医生群体广泛讨论的话题。《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基层医生、中西部地区三甲医院医师、沿海经济发达地区主任医师三个角色对比,医生的薪资与地域经济水平有很大关系。

    董宁(化名)自1988年开始从业,目前是中西部地区某三甲医院的内科副主任医师。从医35年,董宁的收入主要由基本工资和绩效奖金构成。现在,董宁每个月的基本工资约为4000元,绩效则在7000至8000元上下浮动,月收入合计12000元上下。

    以前董宁所在的医院还会发放年终奖,合计约3个月工资,年收入保持在18万元左右。但近两年已经停止发放年终奖。

    由于地处中西部,董宁的临床收入基本是其收入的唯一来源,课题、试验、稿费、讲座等临床外收入基本可以忽略不计。但由于从业久、职称较高,董宁的收入已经高于科室平均水平。以刚入院的同科室低年资医生为例,基本工资约为2000元,绩效浮动在五、六千元上下,合计每月到手收入在6000到8000元之间。把科室这个标准放到整个医院,应该已经处于中上水平。

    但如果再把这个标准去和经济发达的地方对比,董宁的收入甚至比不上一些基层医疗机构的年轻医生。

    90后的小宇(化名)在东部沿海某县的基层医疗机构,因为没有明确的科室划分,小宇一人身兼多个角色,既要做全科医生的工作,还要管理所在地区的健康档案、慢性病随访等。小宇所在的单位为全额拨款事业单位,因此绩效受业务量影响较小。要提高收入,主要依靠职称和职务的提升,但晋升难度较大。小宇说,“一般只有院长、副院长才是副主任医师、主任医师。小单位可能就只有一两个人能到这种级别,晋升很难”。

    据他透露,目前到手年收入约13万元左右。除临床收入外,小宇还业余兼职培训机构讲课、健康管理师等,这给他带来了一些临床外收入。但因为在基层医疗机构,小宇能够收到邀请参加的交流会、行业会议较少。部分学术会议,是小宇自掏腰包参加。

    如果去高级别的医院,小宇的收入和机会自然更多一些,但压力和工作强度也不会少。小宇说,自己才工作3年时间,结合自身工作强度、资历等,他对目前的收入水平较为满意。

    “医学界”医米调研发布的《2023年度中国医院人力资源报告》显示,在各个地区的各类医院中,北上深三级医院的主任医师、副主任医师临床税前收入最高,平均25.7万元/年,达到中西部乡镇及农村卫生院同级别医生近三倍。

    此外,东部沿海地区市/县三级医院副主任医师及以上临床税前收入平均为14.6万元/年,主治医师及以下10.7万元/年。中西部地区市/县三级医院副主任医生及以上临床税前收入平均为10.3万元/年,主治医师及以下8.4万元/年。乡镇及农村卫生院副主任医师及以上临床税前收入平均为9.0万元/年,主治医师及以下6.2万元/年。

    《2022年中国医院人力资源现状调研报告》数据则显示,医生平均临床收入为9.4万元,70%的医生表示税前临床收入在10万元以下。

    受访者:贪腐离自己很远,医生的前期培养成本很大

    地区经济水平,不同等级的医院、科室和职级的医生收入均呈现较大差异。但受访的医生都觉得,现在的薪酬体系与医生的实际付出并不匹配,临床医生前期的培养成本很大,成为医生后又有极大的工作量。

    从教育成本来看,要想进入较理想的医疗机构,临床医生需要经历五年本科培养、三年硕士培养,如果想要进入条件较好的地区或医院,博士学历必不可少,学习动辄超过10年。而与其他职业不同的是,医学生毕业后想上岗成为正式医师,还需进行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俗称“规培”。按照规定,“5+3”为主要模式,即完成5年医学类专业本科教育的毕业生,在培训基地接受3年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

    董宁举例说,在自己医院规培的学生,每个月固定收入是1000元,如果值夜班有一天100元的补助,相当于是“贴钱”培训。不过小宇回忆称,其规培时每个月还是有几千元的收入,足以维持生活开支。

    即使熬过学习培训阶段,也不意味着医生可以躺平了。从业30多年,董宁的家从来没有离医院超过1公里。每天早上7点的查房、值班时的随叫随到,和病人随时都会打来的电话贯穿了从业以来的每一天。

    另一位省会城市的皮肤科主任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展示了自己的手机微信界面,半天时间内消息超过200条,列表前排均是病人的各种问询信息和医院工作群消息。这位主任说,对这种工作节奏,“已经习惯了”。

    医生的收入高还是低外界各有看法,但可以确定的是,大部分普通和一线医生距离传闻中千万甚至上亿的贪腐有着非常遥远的距离。

    汪泽(化名)已经是一线城市某三甲医院的主任医师,这在医生职称上已经做到了顶点。虽然没有透露自己的具体收入水平,但汪泽说,医生职称做到什么级别,对业务量、病人量是有影响的,这可能会造成不同职称医生之间的绩效差别。但作为内科医生,没有“飞刀”等其他收入,汪泽从本院获得的临床收入与同科室其他医生差距不算太大。

    “真正差距大的,还是手里有权利的,手中有权利才有寻租的空间。”汪泽称,对普通医生来说,跟反腐没太大关系(离贪腐有点远)。

    注重稳定收入和有效激励 医生薪酬体系改革仍在探索

    记者注意到,对医生收入结构的系统性改革早已开始。

    目前,公立医院医生的薪酬主要由医生提供医疗服务的费用及政府对医院的财政投入构成。尽管政策一再强调“医务人员薪酬不得与药品、卫生材料、检查、化验等业务收入挂钩”。但过度医疗、以药养医等不合理的医疗服务行为时有出现。

    “多劳多得”仍然是医生提高收入的主要手段。

    今年7月24日,国家卫健委等6部委联合发布了《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2023年下半年重点工作任务》。其中明确:落实药品和医用耗材集中采购医保资金结余留用政策;合理确定内部薪酬结构,注重医务人员的稳定收入和有效激励,进一步发挥薪酬制度的保障功能。同时,推动各省开展2023年医疗服务价格调整评估,符合调整的在总量范围内及时调整价格。

    以医疗服务价格改革为例,早在2021年8月,国家医保局等八部门印发《深化医疗服务价格改革试点方案》,明确提出通过3至5年的试点,探索形成可复制、可推广的医疗服务价格改革经验。同年11月,五个试点城市名单公布。

    但目前,我国尚未形成以技术劳务价值、风险程度、技术难度为中心的医疗服务项目定价机制。

    而按照医保支付体制改革初衷,旨在将收入激励转为成本激励。所谓成本激励,即一般指在按病种付费、按人头付费等总额确定的预付制体系中,医院的医保资金结余可以全部或部分转化为医生收入及职业发展支持,从而产生激励效应。但事实上,医院有结余已经不易,能否将结余用于人员收入提高也是个问题。

    公开数据显示,2020年,全国2508家三级公立医院中,43.5%存在亏损,医院资产负债率为44.09%。

    记者还在采访中发现,随着医保支付方式改变,一些临床医生在治病救人时多了顾虑。董宁举例称,以DRG/DIP医保支付改革为例,病人按照病种付费的方式报销有上限,但如果有其他复杂并发症、继发症等问题,实际开销远超医保报销额度。除去医保基金支付的金额,剩下的都算做医院亏损。但医院并不会承担这笔成本,最后还是算在科室绩效头上。

    在探索医生薪酬制度改革方面,福建省三明市走在了前面。2013年,覆盖三明市22家县级以上公立医院的薪酬制度改革启动,试行医生和院长目标年薪制。2015年,“全员目标年薪制”“年薪计算工分制”在三明市全面推开。

    目标年薪包括基础年薪和绩效年薪,基础年薪通过基础工分体现,绩效年薪通过工作量工分和奖惩工分体现。在医院工资总额的分配上,原则上医生(含技师)、护理(含药剂)和行政后勤团队的比例分别占50%、40%、10%,其中护理控制在医生的70%以内。年薪分配体现多劳多得、优绩优酬,并重点向临床一线人员、关键岗位人员及业务骨干和作出突出贡献的人员倾斜。

    改革后,医院以“工作量”而非“创收量”来核定医务人员的最终收入,医生收入与医院的药品、耗材收入脱钩,让医生回归治病救人本身。

    三明市卫健委的数据显示,三明市公立医院医生年均收入由2011年的5.65万元增加到2020年的16.93万元,年均增长11.59%;2020年,主任医师平均年薪29.35万元,副主任医师平均年薪22万元,医生最高年薪达59.8万元。据了解,三明改革试点涉及医生收入部分的总体原则是:“符合国际上通常医生收入高于社会一般平均收入3~5倍的惯例。”

    按照地方卫健部门对三级公立医院定下的员工薪资在医院支出中的占比,40%是个基准线。在新的运行机制下,公立医院工资总量和人员经费占比都大幅提高。2012年改革后,22家县级以上医院工资总额由2011年的3.82亿元增加到2020年的15.57亿元,提高3.08倍。人员经费占医疗费用的比重由25.15%提高到45.98%。

    8月15日,国家卫健委发布全国医药领域腐败问题集中整治工作有关问答。其中提到,“针对“关键少数”、关键岗位的腐败问题进行重点突破,对重点问题、典型案件进行调查核实、处置处理、通报剖析,形成全国性集中整治医药领域腐败问题的高压态势”。

    与此同时,医务工作者的奉献与价值也得到高度肯定。卫健委在前述问答中强调,长期以来,广大医务人员响应党的号召,践行“敬佑生命、救死扶伤、甘于奉献、大爱无疆”的新时期职业精神,在疾病预防诊疗康复护理、医学技术创新发展等方面发挥了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并取得丰硕成果,对广大医务工作者的辛勤劳动和奉献应予充分肯定。

    封面图片来源:视觉中国-VCG41154904172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上一篇

    华利集团:2023年半年度净利润约14.56亿元,同比下降6.8%

    下一篇

    高盟新材:8月16日召开董事会会议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