缩水年终奖劝退电商人:一年收入少了三分之一,几十万奖金成泡沫

    时代财经 2023-01-16 11:14

    在两大电商巨头增速放缓的大背景下,年终奖的缩水和取消成为电商公司面对寒冬的自救措施。

    年终奖的开奖,触动了一批打工人敏感的神经。前有消息称,长荣海运给员工多发52个月的薪资作为年终奖,后有游戏圈传闻,米哈游员工2022年年终奖有高达108个月的薪水。

    热闹是别人的,有关年终奖打折扣,甚至取消的消息却在电商圈子里蔓延开来。

    率先引发舆论讨论的是东南亚电商巨头Shopee。有员工在脉脉发帖称,公司内部发邮件称年终奖大打折扣,绩效B仅能拿0.5个月年终,B+拿1.5个月,A拿2-3个月。这一方案引发shopee大量员工的不满,“公司太不尊重人才了,寒了内部人的心。”

    同样的一幕也发生在电商人美娜身上。一个月前,公司创始人对着上百位员工诚恳道歉,原因是公司业绩状况不佳,发不出年终奖。美娜进入电商行业已有3年多,这样的情况也是第一次碰到。

    “虽然知道今年业务不太景气,但是有不少员工抱有一丝希望。”对于他们来说,忙完紧锣密鼓的年货节后,年终奖到账的那一瞬间代表了一年的工作没有白忙乎。

    “年会上,部门总监和项目负责人打过预防针,让大家不要抱太多期待,年终奖最多与去年持平。”一位电商中小厂员工告诉时代财经。

    降低预期是电商人对待年终奖的共同心态。经历了十多年的快速增长,电商行业进入平稳发展期,在两大电商巨头增速放缓的大背景下,年终奖的缩水和取消成为电商公司面对寒冬的自救措施。

    每经记者 叶晓丹 摄

    年收入减少三分之一,新房装修计划被搁置

    事实上,年终奖的泡汤早在美娜的预料之内。

    作为公司中高层,她对公司各部门的盈利情况略知一二。“原材料、物流的涨价还在持续,连长年盈利的部门也有了亏损迹象。”为了进一步缩减开支,公司目光放在了打包盒上:省去包裹里产品介绍的卡片,能节约至少1毛钱的成本。

    不过,美娜也理解公司的决定。去年11月,受全国各地疫情影响,仓库里成千上万的订单无法发货,紧接着,出现了用户退款、商品过期等连锁反应。由于双11的物流问题迟迟得不到解决,公司也不敢倾注全部资源投入双12大促。

    美娜的公司位于当地的电商园区,放在两年前,她每天能透过公司的玻璃窗,看到来来往往穿行的货车,今年12月以后,由于车流量减少,园区索性关掉了侧门。

    年终奖取消的影响还在持续,有部分员工动了离职的念头。这几天上班期间,美娜观察到,大部分同事在工位上垂头丧气,有个别员工提前请了年假,办公室多出不少空出来的位置。

    美娜算了一笔账,除去年终奖和额外奖金,她2022年的收入缩水了近三分之一。按照美娜的计划,她原本要将年终奖用于新房装修,由于出现近10万元的缺口,这一想法不得不搁置。

    “公司HR天天把降本增效挂在嘴边,大多数员工预感到年终奖会大打折扣。”头部大厂电商部门前员工筱筱向时代财经,按照往年的规定,普通员工一般能拿到1-3个月的年终奖,大部分员工能靠着年终奖回血。

    据筱筱介绍,她所在的电商部每个月都有必须达成的销售额,销售额的完成指标与员工绩效挂钩,而每个月的绩效与年终奖绑定在一起。2021年,公司的电商业务正处于高速发展期,部门同事像打了鸡血一样,每个月只要踮起脚就能够得着。

    到了2022年,那条让部门感到亢奋的增长曲线变得平缓了许多,公司有意缩减了部门人员数量,筱筱在三个月前主动提出了离职。

    “公司HR普遍压绩效了,能拿到3个月年终奖的员工应该不超过10%。”筱筱向时代财经说道。

    巨额年终奖只属于少数人

    年终奖的缩水、取消与整个电商行业增长瓶颈不无关系。今年双11,阿里第一次没有公开GMV数字,只是说“交易规模与去年持平”;京东以“创造新纪录”“再创佳绩”来代替销售数据;Shopee则经历了跌宕起伏的一年,在股价暴跌、关站、裁员等诸多影响下,年终奖缩水已经成为既定事实。

    就连一路高歌猛进的抖音也遇到了增长天花板。据晚点报道,抖音在2022年上半年进行了多次测试,发现抖音展示的电商内容一旦超过8%,主站的用户留存、用户使用时长就会受到明显的负面影响。

    阿里巴巴2022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中国零售商业收入1312.22亿元,同比下降1%,陷入疲态。同期,京东自营电商实现收入1970亿元,仅同比增长了6%。

    王骁是头部电商大厂的采购人员,在他印象中,电商大厂的年终奖并不慷概,即便处于公司业务快速增长期,也只能保证年终奖不缩水,而不是超额发放奖金。动辄几十万元的年终奖只是极个别案例,大部分员工要面临的是苛刻的考核指标,王骁从多个同事那里听到的风声是,今年高绩效的名额会进一步缩减。

    “普通员工只有两个月的年终奖,再往前三年,公司的年终奖只有1个月。本来计划2022年要把年终奖提升到3个月,但是2023年开始中高层面临集体降薪,还是不要抱有期待比较好。”王骁向时代财经表示。

    和项目发展的生命周期重合,技术人员的高额年终奖也只发生在项目开发的巅峰时期。

    李超是头部电商大厂的算法工程师,有一年,他经手了一个页面算法优化新项目,等到年底总结的时候,该项目的核心数据提升了12倍。作为回报,李超拿到了近50万元的年终奖,前提是他每个月的基本工资就能达到5万元,远远高出普通员工的月收入水平。

    然而,巨额年终奖光顾的次数非常有限,告别项目增长高峰期后,李超的年终奖又回落至正常水平。

    “现在电商行业越来越趋向传统行业了,员工不得不接受红利期结束、消费下行带来的变化。”美娜向时代财经说道。

     

    (文中受访者皆为化名。)

     

    封面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叶晓丹 摄

    免责声明

    本文为每经号作者或机构在每经APP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每日经济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每经APP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郑重提示

    每经号作者或机构文章仅限每经APP使用,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上一篇

    N95口罩最低跌至几毛钱,血氧仪价格已腰斩!网友:以后不囤货了

    下一篇

    “猎鹰重型”火箭在美国佛罗里达州发射升空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