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海南、新疆...热门目的地接连遭遇疫情,暑期旅游刚热,后面还有戏吗?

    每日经济新闻 2022-08-09 07:56

    每经记者 余蕊均  程晓玲    每经编辑 刘艳美 孙志成 盖源源    

    疫情反复,恐怕会让翘首期盼的旅游“暑期档”提前结束。

    8月8日,海南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目前三亚等地疫情持续发展,新增感染者数仍处高位;疫情波及范围进一步扩大,全省累计13个市县报告感染者。截至当日7时,共划定高风险区250个、中风险区145个。

    自宣布实行临时性全域静态管理以来,三亚如何安放“8万滞留游客”引发外界广泛关注。酒店半价优惠能否落到实处、核酸检测能否跟上等投射到每一个个体身上的具体举措,似乎都在影响着这座著名旅游城市的口碑。

    与此同时, 全国多个热门旅游目的地也在遭遇疫情冲击

    新疆 日前启动“熔断”机制、内蒙古暂停多地跨省团队游后, 西藏 阿里地区、拉萨也相继报告共计22例阳性。加上还未完全解封的甘肃、广西,艰难复苏的旅游业,又捏了一把汗。

    8120218865866944512.png

    01

    三亚“全域静态管理”,让这波疫情陡然“升级”。

    8月1日,三亚市崖州区发现1名人员核酸检测结果异常,经诊断为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轻型)。8月8日,海南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本轮疫情以来,共累计报告1507例阳性感染者,其中1042例确诊病例,三亚824例;无症状感染者465例,三亚419例。

    8天时间,确诊人数已超1500例,并已出现省内扩散和外溢,可见形势之复杂严峻。

    3340866088344182784.jpeg

     

    民众在三亚排队做核酸 图片来源:新华社

    官方消息显示,此次三亚疫情聚集性明显,感染者多与渔港、渔船、渔民和渔市相关,传播链以崖州中心渔港为中心呈放射状。

    海南省疾控中心首席专家金玉明表示,经专家综合分析,导致本轮疫情毒株为奥密克戎变异株BA5.1.3,与海南既往疫情无关,也非国内游客引入,或因渔民与境外渔民交易而输入。据悉,该毒株是目前全球最受关注的变异株,也是首次在国内检出。

    8月6日凌晨6时起,三亚全市实行临时性全域静态管理。随之而来的是大面积航班取消。

    飞常准APP数据显示,6日当天,三亚凤凰机场共取消进出港航班340趟,海口美兰机场共取消155趟。7日,两地分别取消进出港航班412趟、228趟;8日,取消航班数分别达到440趟、501趟。

    据三亚市政府副市长何世刚介绍,此次约有8万多名游客滞留在三亚,且病例分布在三亚湾和亚龙湾,“刚好也是游客最集中的地方”。他还表示,前两个月都是旅游高峰期,有上百万游客进入三亚。

    这也意味着,在8万人之外,还有大量游客赶在封控之前提前返程。

    来自飞常准APP统计数据显示,8月1日至8日,共有906趟航班飞离三亚,其中75趟降落上海,为最多;同期,有1293趟航班从海口起飞,其中82趟落地上海,亦为最多。

    事实上,上海人“涌入”三亚并非短期现象。

    三亚市旅游推广局局长叶家麟此前明确表示,“上海及周边城市一直是三亚重点客源地之一”。6月下旬,海南放宽了对上海、北京等城市低风险地区管控,上海-三亚航班迅速回暖,一度出现“航司换大飞机驰援”的情况。

    此外,在飞离三亚的航班中,落地长沙(61趟)、重庆(58趟)、广州(49趟)、成都(48趟)等城市的航班数量分别居第2至第5位;在飞离海口的航班中,落地较多的城市则为广州、长沙、深圳、北京等,均超过70趟。

    8120218865866944512.png

    02

    这个“暑假档”,受影响的不只海南。

    582891312588449792.jpeg

     

    北海涠洲岛 图片来源:摄图网_501280785

    7月12日,广西北海发现一例无症状感染者。两天后,北海全市A级旅游景区暂停对外开放,涠洲岛旅游区暂停接待游客上岛。此后十余天,当地感染病例快速增加。

    当地7月17日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称,有2000多名游客滞留北海,将针对滞留游客反映的问题,全力开展服务和保障工作,确保滞留游客的诉求得到积极响应和稳妥处置。

    北海官方8月7日表示,根据当前疫情防控形势,将开展“无疫网格”创建工作,实行认定一个、解封一个策略,积极稳妥推进解封解控,恢复市民正常生活秩序,实现经济社会正常运转。

    这似乎印证了当地旅游从业者的担忧——北海7月初才刚刚开始的旅游旺季,提前落下帷幕。

    而历来夏季出游人气高企的大西北,同样“破防”了

    7月9日,迎来旺季的敦煌莫高窟接待人数首次突破1万人次。但随着兰州周边疫情升级,莫高窟等景点采取了更严格的防控措施,截至7月22日,甘肃共186家A级旅游景区因疫情原因关闭。

    根据最新通报,8月7日0时~24时,甘肃无新增确诊病例。新增无症状感染者3例。以上无症状感染者无社会面筛查发现人员。经过一个月“战疫”,甘肃看到了“正常运转”的希望。

    再往北走,今年火出圈的 新疆 游正面临“大考”——截至8月8日19时,伊犁州、阿克苏地区、喀什地区、乌鲁木齐市已划分高风险区45个、中风险区34个、低风险区9个。

    其中,伊犁州中高风险地区共计63个,被视为本轮 新疆 疫情的“风暴眼”。

    百度迁徙平台数据显示,乌鲁木齐、伊犁等地于7月10日前后迎来全年迁入规模指数最高峰。

    3184074906067067904.jpeg

     

    图片来源:百度迁徙大数据平台

    新疆 文旅厅统计,全区5A级旅游景区日均接待游客6月环比增幅达201.08%;7月以来继续攀升,日均接待游客突破11万人次,那拉提、喀纳斯、天池、赛里木湖等景区每天实际购票人数都在1万人以上。

    不过,自7月30日伊犁州伊宁市报告新增无症状感染者2例后,这波旅游热旋即遭遇“降温”。 新疆 文旅厅分别于8月2日、4日发布关于对伊宁市、伊宁县、尼勒克县等地实施跨省旅游“熔断”机制的通知。

    5914361410551877632.jpeg

     

    图片来源:百度迁徙大数据平台

    就在8月8日, 西藏 阿里地区报告称,7日在常规核酸检测中发现4名阳性感染者。随后日喀则宣布全市全域实行静默管理。拉萨8日晚间亦通报,8月7日在重点人员核酸检测中发现18名新冠核酸检测初筛阳性人员。在此之前, 西藏 已连续920天无新增病例,是全国保持无疫情时间最长的省份。

    而自8月3日起,内蒙古也先后叫停了二连浩特市等多地跨省团队旅游及“机票+酒店”业务。

    8120218865866944512.png

    03暑期旺季节奏被打乱,艰难复苏中的旅游业再度蒙上阴影。仅从一些受访民宿退订的房费来看,损失少则十余万元,多至上百万元。有从业者称,“即便恢复,旅游旺季也已错过”。

    4929547646388663296.jpeg

     

    2022年6月,三亚国际免税城 图片来源:新华社

    此前,市场曾预期8月能迎来一波小高潮——前有“独库公路变成‘堵哭公路’”,后者“一半中国人挤爆大理”,加之资本市场上旅游板块一度持续走强,业内不少观点认为暑期旅游市场正迎来向上“拐点”。

    谁也没想到,从冷清到热闹,停止得如此突然。

    北京联合大学在线旅游研究中心主任杨彦锋在受访时表示,几个热门旅游目的地都受到了挺大影响,对消费者的计划、预期也会有影响。“目前暑期已经过半,看到这种情况是不是会打消远途旅行的打算?很可能会对出游选择造成一种抑制。”

    对那些以旅游业为支柱的地区来说,需要有人来,过夜、消费,输出文旅产品、增加旅游收入。这种物理的“抵达”,是必要的。

    以三亚为例,今年1~5月,其接待过夜游客671.81万人次,同比下降40.9%。其中,过夜国内游客667.31万人次,同比下降41.0%;过夜入境游客4.50万人次,同比下降22.9%。

    同期,三亚旅游总收入227.63亿元,同比下降40.1%。其中,国内旅游收入226.49亿元,同比下降40.2%;旅游外汇收入1773.35万美元,同比下降17.5%。

    4148878140311886848.jpeg

     

    图片来源:三亚市统计局

    对比来看,2020年,三亚接待过夜游客1714.40万人次,同比下降25.3%,旅游总收入为424.74亿元,同比下降26.9%;

    到了2021年,三亚接待过夜游客2162.04万人次,同比增长19.7%,实现旅游总收入747.03亿元,同比增长65.2%。

    5425925735019964416.jpeg

    尽管与2019年接待过夜游客2396.33 万人次相比,接待量仍有200余万人次的差距,但收入反而高了113.84亿元。不得不说,海南离岛免税新政落地两年,对地方经济发展作用明显。

    正如统计公报所言,2021年,三亚“离岛免税销售实现零售额381.71亿元,同比增长76.4%,占全市社会消费品零售额比重70%,拉动全社会消费品零售额增长43.4个百分点,贡献率高达100.7%。”

    但在海南之外,旅游想创收愈发困难。

    以大理市为例,2021年接待游客1389.52万人次,同比下降2.94%,实现旅游总收入184.37亿元,同比下降23.85%。2019年,这组数据分别为2062.2万人次,增长11.76%,收入401.34亿元,增长12.63%。

    有人总结,“稀稀拉拉的人群,越捂越紧的钱包”是过去两年大理旅游业的“典型景象”。另一组数据也可以看出其中难处——

    2019年,大理有旅行社72个,从业人员1546人,星级饭店客房总数2993间。到了2021年,全市有旅行社78个,从业人员727人,星级饭店客房总数2344间。

    不仅需要人气,更需要消费。这是摆在众多旅游城市面前的共同挑战。

    杨彦锋提到,从处置来看,疫情滞留的不可抗力,或将成为旅游运营者面临的一个常态工作,“考虑到有的地方政府能承揽,有的地方政府财力不够”,未来疫情相关保险项目可能会成为一个常备选项。

    记者|余蕊均 程晓玲 编辑|刘艳美 孙志成 盖源源 杜波

    校对|何小桃

     

    1360204904151072768.png

    |每日经济新闻  nbdnews  原创文章|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镜像等使用

    封面图片来源:摄图网_501280785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