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乡鸡要上A股:重要高管多为“束家人”,熬汤母鸡从自家亲戚进货?

    每日经济新闻 2022-06-21 20:28

    ◎从公司董事会、高管结构来看,束从轩家族、束氏宗族也占据了绝对的主导地位。老乡鸡董事会共有7人,除了3名独立董事外,束从轩为董事长,其子束小龙为副董事长,束小龙妻子董雪为董事,另外一名董事便是束从德。

    ◎棚山畜牧所在宋大郢村一位徐姓村委书记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证实了束从轩和束道保的亲戚关系。

    每经记者 朱成祥  黄鑫磊    每经编辑 梁枭    

    “从肥东到肥西,买了一只老母鸡,拿到河里洗一洗,除了骨头就是皮。”

    一句合肥人耳熟能详的顺口溜“孵出”了两大中式快餐品牌——“肥西老母鸡”和“肥东老母鸡”。后来,“肥西老母鸡”更名为“老乡鸡”,“肥东老母鸡”更名为“蒸小皖”。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2019年至2021年老乡鸡前五名供应商基本为行业内知名企业。不过,合肥市道保家禽养殖专业合作社(以下简称合肥道保)实力相对较弱。启信宝信息显示,其实控人为束道保,注册资本50万元,实缴资本3万元。

    在由束道保任法定代表人的六安市棚山畜牧养殖专业合作社(以下简称棚山畜牧),有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束道保与老乡鸡董事长束从轩为亲叔侄关系。不过,老乡鸡招股书并未披露合肥道保与公司存在关联关系。记者也就相关问题向老乡鸡发送采访请求,但至截稿时未获回复。

    供应链上的束姓人——束道保

    老乡鸡的招牌菜品为“肥西老母鸡汤”,其鸡汤类产品的原料主要来自于自养的安徽地方品种肥西老母鸡,公司其他鸡肉类特色菜品的原料则主要向温氏股份(SZ300498,股价19.8元,市值1257.7亿元)等品牌供应商采购。

    老乡鸡的肥西老母鸡采用二段式养殖模式,一段由第三方合作机构养殖,第三方养殖至70天~115天左右后,按合同规定的标准出售给养殖公司(即老乡鸡子公司);二段养殖(养殖公司继续养殖至160天左右或180天左右)由养殖公司通过自建的标准化基地自行养殖。

    那么,一段养殖由哪些第三方合作企业负责呢?

    2021年,老乡鸡前五大供应商分别为温氏食品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益海嘉里食品营销有限公司安徽分公司(以下简称益海嘉里)、浙江浔味堂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浔味堂)、合肥市道保家禽养殖专业合作社和合肥立华畜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合肥立华)。其中,第一、第二、第五大供应商均为上市公司或上市公司子公司、分公司,浔味堂也是较为知名的预制菜企业。

    老乡鸡2021年度前五名原材料供应商采购情况

    图片来源:老乡鸡招股说明书截图

    据招股说明书披露的采购合同信息,益海嘉里供应大米,浔味堂供应鱼头、鱼片、鱼块和狮子头,温氏畜牧、合肥道保、合肥立华供应活鸡。那么,这三家公司中有上述第三方合作企业吗?

    老乡鸡正在履行的年度采购框架协议

    图片来源:老乡鸡招股说明书截图

    据老乡鸡招股书,公司其他鸡肉类特色菜品的原料主要向温氏股份等品牌供应商采购。此外,6月14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致电合肥立华,相关工作人员表示:“公司主要供应黄羽鸡,我们家不做老母鸡。”

    相比温氏股份、益海嘉里和立华股份(SZ300761,股价37.55元,市值151.7亿元)等巨头,合肥道保的规模小得多。启信宝信息显示,2020年时合肥道保尚有2名员工缴纳社保,到2021年社保缴纳人数直接为零。需要注意的是,合肥道保2019年甚至为老乡鸡第一大供应商。该年度,老乡鸡向合肥道保采购6460.25万元,占总采购比例达6.61%。

    6月14日上午,《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致电合肥道保,不过对方表示并非合肥道保员工,其号码只是工商注册时使用。记者后续又试图通过其手机号加对方微信,显示对方从事“财务代账”,并且该号码也是另外27家公司的联系方式。当日下午,记者又尝试拨打合肥道保另一联系方式,不过未能接通。

    启信宝信息显示,合肥道保由6名自然人股东持股,其中束道保为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40%。据新华网安徽频道报道,2015年12月,老乡鸡曾组织全国网媒走进参观考察,其中养殖基地负责人也是“束道保”。不过,老乡鸡养殖基地负责人束道保与合肥道保大股东束道保是否为同一人仍待进一步确认。

    彼时,参观的网媒记者注意到,在“老乡鸡”的养殖基地里,鸡群虽然是散养的模式,但并不是整个鸡群散养在一起,而是用一张栅栏将整个养殖基地分割成不同的区域。养殖基地负责人束道保表示:“用铁丝栅栏是为了将不同的鸡群分割开来,不同的鸡群生长周期是不同的,我们要保证每一只出栏的鸡达到应有的生长周期。”

    从时间线来看,养殖基地负责人束道保是2015年12月接受采访,而合肥道保于2016年5月成立。从地址来看,老乡鸡共有三大养殖基地,分别为张祠养殖基地、小柏养殖基地和寿县养殖基地。其中,合肥道保企业注册地址为合肥市小庙镇大柏街道,小柏养殖基地地址位于合肥市小庙镇小柏村,合肥道保距离小柏村直线距离约1公里左右。

    左为合肥市小柏村,右为合肥市大柏街道

    图片来源:百度地图截图

    近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就合肥道保供应的是否为肥西老母鸡,以及两位束道保是否为同一人等问题,两度向老乡鸡发送采访函。不过截至发稿时,未能收到回复。

    记者实探合肥道保:束从轩与束道保为亲戚关系?

    6月17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来到合肥道保注册地所在的合肥市小庙镇大柏街道。当地一家兽药店店主告诉记者,束道保和老乡鸡董事长束从轩算是一家人(当地话,一家人可算一个宗族内家庭关系较近的亲戚,记者注),老乡鸡委托束道保养鸡,另外也给农户发放鸡苗,养成后由束道保计划收购。

    不过,记者在大柏街道实地寻找,并未找到合肥道保的养鸡场。多位当地居民均告诉记者,束道保的养鸡场不在大柏街道,而是在六安市椿树镇。启信宝信息显示,位于安徽省六安市金安区椿树镇宋大郢村新生组的棚山畜牧主要负责家禽养殖、销售等,注册资本50万元,法定代表人为束道保,其持股比例为40%。

    当日傍晚,记者赶到棚山畜牧所在地。

    养鸡场内,一名约四十多岁的男子正在工作。他向记者介绍,束从轩和束道保是亲叔侄关系,记者所看到的就是束道保的养鸡场,束道保一般(情况下)一星期会来养鸡场两次。“我和我妻子就住在养鸡场里,从鸡蛋孵化开始养殖,到出栏要160~180天,出栏重量4~5斤。因为和老乡鸡签了合同,如果养得不好,鸡比较瘦的话,老乡鸡是可以不要的。”

    棚山畜牧养鸡场,雏鸡正在啄食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黄鑫磊 摄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现场观察到,养鸡场周边并没有农宅,大部分鸡都被圈养在三个大棚内。大棚有铁丝网围挡,地面上铺了麸皮,养殖鸡的品种为麻鸡,有管道投喂鸡饲料,饲料品种为511肉鸡饲料。据上述工作人员介绍,目前养鸡场有18000只鸡,每天饲料消耗达1200千克。

    棚山畜牧所在宋大郢村一位徐姓村委书记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证实了束从轩和束道保的亲戚关系。

    据徐书记介绍,2017年,棚山畜牧和村集体签了15年的租地合同,租地面积不到40亩,租金约每年350元每亩,“按照这个面积,棚山畜牧一次性出栏母鸡最多10万只,以160天的养殖周期一年最多出栏两次。”

    棚山畜牧养鸡场有铁丝网围栏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黄鑫磊 摄

    但徐书记也表示,目前村里土地已经有些难租了,接下来三、五年,棚山畜牧继续养鸡不是问题,可如果要增加养殖规模,而相应环保措施跟不上,比如处置粪便造成空气污染之类,村里也是不允许的。“另外,由于我们村和肥西交界,未来经济发展后,村里搞旅游,养鸡可能就不行了。”

    棚山畜牧养鸡场外景,同样的养鸡大棚有三个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黄鑫磊 摄

    家族企业属性强

    从招股书披露的信息来看,合肥道保并非老乡鸡关联企业。不过,束道保与老乡鸡创始人束从轩或许均属于当地束氏宗族。据束氏同宗网公众号文章,安徽合肥束氏字辈为“元仕为从道,开明建得中。”束从轩、其妹束从芝、其姐束从桂以及老乡鸡总经理束丛德应该均为“从”字辈,而束道保,应该为“道”字辈。

    事实上,合肥名菜肥西老母鸡汤便是束家所创。据安徽党史方志微信号文章,在清代光绪年间,一个束姓人家在庐州,也就是现在的合肥市,开了一家“束大鲜鸡汤店”。在南来北往的商人中流传着这样的说法,来庐州不喝肥西老母鸡汤就算没有来过庐州。“肥西老母鸡汤”因此名满天下。

    老乡鸡搜狐网账号显示,1894年,合肥西乡束氏高祖元胜在合肥至六安古驿道旁杨大墩开办“束大鲜鸡汤店”,专营肥西老母鸡汤。束大鲜第四代传人束从轩,于2003年10月初开办肥西老母鸡餐饮店,这便是老乡鸡的前身。

    束氏高祖元胜(即束元胜),若按上述“元”字辈排,为束从轩曾祖,为老乡鸡实控人之一的束小龙高祖。

    从公司董事会、高管结构来看,束从轩家族、束氏宗族也占据了绝对的主导地位。老乡鸡董事会共有7人,除了3名独立董事外,束从轩为董事长,其子束小龙为副董事长,束小龙妻子董雪为董事,另外一名董事便是束从德。

    老乡鸡创始人束从轩 图片来源:百度百科

    高管方面,束从德为总经理,副总经理分别为董雪、张琼及朱先华。其中,张琼为束从轩妻子。另外,中层领导方面,老乡鸡采购部总监为束从轩妹妹束从芝,老乡鸡研发部副总监为束从轩女儿束文。

    老乡鸡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

    图片来源:老乡鸡招股书截图

    (封面图片来源:老乡鸡招股说明书截图)

    封面图片来源:百度百科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