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里长江第一城,如何扬起“江之头”?

    每日经济新闻 2022-06-10 23:19

    宜宾地处川、滇、黔三省交界,被称为“万里长江第一城”。近4年来,宜宾经济增速稳居全省第一方阵,2021年更是紧追绵阳,GDP总量一举跨上3000亿元台阶,排在全省第三位。四川省第十二次党代会报告明确提出,“宜宾-泸州组团建设川南省域经济副中心”。在长江生态屏障的使命下,这座曾经的“煤都”“酒都”,这座曾经的“煤都”“酒都”,将如何扬起“江之头”,实现下一次飞跃?

    每经记者 程晓玲  淡忠奎    每经编辑 杨欢

    图片来源:央视新闻

    图片来源:央视新闻

    6月8日,习近平总书记来到宜宾市,先后考察三江口、宜宾学院、极米光电有限公司,了解长江流域生态修复保护、高校毕业生就业、企业自主创新等情况。

    不断刷屏的新闻报道,将这座川南城市推到聚光灯下。

    宜宾地处川、滇、黔三省交界,金沙江、岷江在此汇流成长江,因而被誉为“万里长江第一城”。这条黄金水道自宜宾远去,出三峡、过平川、入东海,串联起成渝、长江中游、长三角等全国经济版图中最具活力的区域。

    “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是长江经济带发展的定位,要在生态优先的规矩下倒逼产业转型升级,实现高质量发展。

    近4年来,宜宾经济增速稳居全省第一方阵,2021年更是紧追绵阳,GDP总量一举跨上3000亿元台阶,排在全省第三位。上个月四川省第十二次党代会开幕,党代会报告首次明确提出,支持宜宾-泸州组团建设川南省域经济副中心。

    在长江生态屏障的使命之下,这座曾经的“煤都”“酒都”,又将如何扬起“江之头”,实现下一次飞跃?

    转型“阵痛”

    过去很长一段时间,作为传统工业重镇和典型资源型城市,以白酒和煤炭为主的“白+黑”主导产业,成为拉动宜宾经济发展的“双引擎”。

    上世纪60年代中期,国家启动“三线建设”,国防军工产业批量转移至西部地区。宜宾凭借区位和资源优势成为四川省“三线建设”重点地区。

    公开资料显示,1964-1968年,国家在宜宾地区投放了49项重点建设项目,项目覆盖机械、电子、氯碱化工、有机化工、造纸、轻化工等领域。这为此后宜宾现代工业的发展奠定了基础。

    到上世纪90年代末,宜宾已成长为能源、食品、化工为主导,以酿酒为特色的综合性工业城市。

    图片来源:宜宾市政府官网

    然而,一度占据全市工业增加值60%以上的“一黑一白”两大产业,在带动这座享誉全球的“酒都”崛起的同时,也形成了潜藏危机。

    2013年,全国白酒和煤炭行业进入深度调整期,传统产业发展陷入低谷。同年,宜宾GDP增速在连续多年保持两位数增长后首次跌回个位数——从2012年12%下滑至8.1%。此后连续两年,宜宾经济增速均低于全省平均水平。

    作为长江上游生态屏障重要支撑的宜宾,亟需摆脱对资源型产业的过度依赖,产业转型升级迫在眉睫。2016年,宜宾市委市政府提出实施“产业发展双轮驱动”战略——“一轮”巩固提升传统产业,“一轮”加快发展新兴产业。

    “刮骨疗伤”的转型大幕由此拉开。

    针对化工、热电、水泥、造纸等老工业企业一度“围江”发展的布局,当地先后投入60亿元专项资金,对长江岸线上的天原集团、丝丽雅集团等20余户企业进行整体搬迁或关停,对叙府酒业、岷江机械等30多户企业分步搬迁入园。

    同时,宜宾启动了白酒、能源、化工、纺织四大领域改造提升计划行动。

    从酒体创新到数字化转型,再到延伸拓展现代物流、金融投资、大健康等关联产业……作为宜宾酒企龙头的五粮液,2021年实现营业收入1400亿元,不仅成为深市第一只市值破万亿元个股,还推动设立了全国首支乡村振兴发展基金,赋能地方发展。

    2018年,作为西南地区最大的氯碱化工企业,被誉为宜宾工业企业“五朵金花”之一的天原集团,从距离长江岸线不足百米的原厂区整体搬迁至四川省首个省级新区——宜宾三江新区,将企业定位升级为“先进化学材料和先进化学电池材料技术公司”,开启产业转型之路。

    短短3年后,天原集团2021年营收和利税均创下历史新高,成功上榜中国制造业企业500强。

    在龙头企业带动下,宜宾食品饮料、能源化工、纺织产业等传统产业“老树发新枝”成效显著,并作为“老工业基地调整改造真抓实干成效明显城市”被国务院通报表扬。

    再造一个“五粮液”

    更关键的变量来自“无中生有”的新兴产业。

    彼时,作为“产业发展双轮驱动”战略中的“一轮”,宜宾将新兴产业的招引重点瞄准汽车产业。

    2017年,宜宾市国资委收购凯翼汽车,其后生产资质和生产基地一并从芜湖搬迁至宜宾,成为宜宾乃至整个四川省唯一的本土乘用车品牌。

    整车项目落地后,宜宾又将招商范围延伸到汽车零部件等领域,也因此有了与宁德时代的“相遇”。

    四川时代动力电池生产基地项目 图片来源:四川日报

    “当时请求宁德时代建厂的城市非常多,宜宾不算是最有竞争力的,成都、遂宁(天齐锂业总部)都比宜宾更有优势。”宜宾市临港新区投资促进局新材料局相关负责人曾向《财经》记者坦承,“那时候,是我们市领导亲自去宁德时代敲门,前几次连门都没有叩开,后来做出一点成绩后,宁德时代高层才来宜宾考察。”

    其口中的“一点成绩”,是指2018年底注册、2020年就实现投产的天宜锂业——一方面,天宜锂业补齐了宜宾上游锂业的短板,另一方面,政府在建设过程中展现出充满诚意的协调能力。

    几经波折,先天条件“有限”的宜宾最终拿下宁德时代的投资,并获得多轮追加。

    自2019年12月一期项目落地宜宾三江新区后,其产能布局不断扩大,动力电池工厂已扩展至十期,总投资达560亿元。其中,一、二、五、六期项目从开工到全面运营,仅用了28个月。

    行业巨头衍生的集聚效应随之而来。

    公开数据显示,宁德时代签约后,陆续带动了数十家产业链企业落户宜宾,一个世界级的动力电池研发生产基地已见雏形。继“酒都”之后,宜宾燃起了中国“锂都”的梦想。

    而根据今年宜宾市政府工作报告透露,“以宁德时代为龙头的动力电池产业链企业,计划投资1000亿元以上建设年产200GWh的全球最大动力电池生产基地,预计2021年实现营业收入140亿元”。

    新兴产业与投资不断加码的利好,直接反映在经济“成绩单”上。

    就在宁德时代首期项目落地当年(2019年),宜宾GDP总量首次打破此前近20年未变的排位,从全省第4位升至第3位,超过德阳,仅次于成都和绵阳。自2018年以来,宜宾GDP增速已连续4年居全省第一。

    组团建“省域副中心”

    “如果将一个省作为一个班级,省域主中心就是班长,通常是省会城市,副中心就是副班长,副班长要协助班长带动周边城市发展。”这是省域副中心概念首提者、湖北省社科院研究员秦尊文眼中省域副中心的意义所在。

    为破解“一城独大”,四川在2018年就明确了绵阳、德阳、乐山、宜宾、泸州、南充、达州等7个区域中心城市,并鼓励和支持有条件的区域中心城市争创全省经济副中心。彼时,成都GDP已经达到1.57万亿元,除此之外,四川尚未有一座城市突破3000亿大关。

    三年过去,绵阳、宜宾先后“闯关”成功。不久前,四川省第十二次党代会报告首次明确提出,支持绵阳发挥科技城优势,加快建成川北省域经济副中心,宜宾-泸州组团建设川南省域经济副中心,南充-达州组团培育川东北省域经济副中心。

    在国家发展改革委城市中心总工程师张国华看来,“组团”的一个现实原因是省内能够单独挑起省域经济副中心重担的地级市不多。

    即使四川经济总量达53850.8亿元,稳居全国第六位,但在省域经济副中心或第二大城市的竞争中却要逊色不少。

    2021年,中西部省份河南洛阳、陕西榆林、湖北襄阳和宜昌都已经跨过5000亿元台阶,但是四川绵阳、宜宾GDP还在3000亿元阶段,体量上甚至不及邻省贵州的遵义。

    城市“组团”有机会调动更多积极性,发挥出1+1>2的效果。数据显示,宜宾与泸州所在的川南经济区,2017年至2021年地区生产总值年均增长7.5%,比全省平均水平高0.4个百分点,增速位居五区首位。

    在秦尊文看来,两城组团建设川南省域经济副中心,有利于带动川南经济区高水平建设全省第二经济增长极。

    事实上,无论“组合”还是“单飞”,省域经济副中心的建设使命都是要发展自身,并辐射、带动区域发展,发挥好承上启下的功能。

    从空间上来看,宜宾距离成都、重庆均在210公里左右,跟成渝两个极核形成均衡的“空间大三角”,对于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能够形成较为稳定的三角支撑和联动辐射。今年初,宜宾也将深化成宜合作、渝宜合作,聚焦建设全国性综合交通枢纽等作为年度十大重点任务。

    在成渝双城经济圈加速推进的背景下,宜宾这个“长江头”要挑起更大的“担子”,不论是经济体量,还是产业辐射能力都需要进一步提升。根据规划,宜宾2025年全市GDP要突破4500亿元、力争达到5000亿元,建成成渝地区经济副中心。

    这是宜宾要把握的时与势,亦是其作为省域副中心应有的担当。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