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文大盗灰产江湖:专偷未完结小说,5年掠走300多亿

    每日经济新闻 2022-05-26 23:08

    每经记者 杜蔚  温梦华    每经编辑 易启江    

    4463538973308897280.jpeg

    笔趣阁宇宙 | “笔趣阁”诞生于2012年,其创始人因盗版网文,实现财务自由后移居新加坡,就把“笔趣阁”相关网站的开源代码以及如何建站向外公布。于是,千千万万个披着“笔趣阁”外衣的盗版平台,形成“笔趣阁宇宙”,依靠“搬运”小说章节获取非法收入,至少年入62亿元。“‘笔趣阁’不会去搬运已完结的小说,专偷正在更新的内容。”一位谙熟网文行业的资深人士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这导致作家收入锐减。

    “‘笔趣阁’就是寄生在网络上的毒虫,吸附着我们的血肉!”网文大神“横扫天涯”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以下简称每经记者)采访时,表达出对盗版的愤怒和无助。

    他口中的“笔趣阁”,是盗版者的代表符号,也是网文盗版世界缩影。困扰1500万网文作家的“笔趣阁”最擅长的就是“白嫖”收益。

    2021年,网络文学盗版损失规模达62亿元,保守估计约占市场规模的17.3%。[1]这笔非法收入几乎碾压所有影视上市公司,超过76%A股公司2021年的营收。《庆余年》等大众熟知的IP损失也上亿。

    年年上涨的盗版损失,削弱平台和作家收入,更让不少挣扎在生存线上的作家就此离开行业。

    5248078526048115712.png

    图片来源:2021年中国网络文学版权保护与发展报告

    多位知名网文作家向每经记者讲述了他们遭遇盗版的苦楚、愤怒。近日, 在深入对话中国版权协会秘书长、法务专家、知名高校学者、网文平台阅文集团等后,每经记者深度调查“笔趣阁”,揭开其十年灰产生意,揭露其鲜为人知的灰色操作。

    网文江湖大震动。5月26日,中国版权协会、20家网络作协、12个网文平台,《全职高手》作者蝴蝶蓝、《庆余年》作者猫腻、《雪中悍刀行》作者烽火戏诸侯等522名网文作家多方联手,共同发起反盗版倡议,这是网文行业20年余来首次声势浩大的抗击盗版行动。

    “网文行业凝聚版权保护共识,通过作家倡议、平台自治等手段,加速网文正版化进程。”中国版权协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孙悦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4598745607441097728.png

    盗版猖獗

    五年“掠走”311亿

    82.6%的创作者深受其害

    4598745607441097728.png

    时隔多年,已经成为知名网文作家的“横扫天涯”,依旧记得2014年正在创作《无尽丹田》时与盗版的斗争。

    “当时最大的盗版就是贴吧,我去找过吧主,‘知道拦不住,但你可以稍微推迟一些吗?至少给我的读者一点读正版的机会’,吧主同意了。”横扫天涯向每经记者回忆道,“甚至有吧主找我,让我把稿子直接给他,免得他们再去复制,省了麻烦。气得我直接拉黑了他。”

    猖獗,是以笔趣阁为代表的盗版者留给众多网文作家最深刻的印象。

    《2021年中国网络文学版权保护与发展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显示,2021年中国网文市场盗版损失62亿元,保守估计约占市场规模的17.3%。近5年(2017年-2021年),网文行业盗版损失累计高达311.4亿元。“多数网络文学平台每年超过80%的作品会被盗版,其中头部平台每年被盗版的作品数量达到3000部以上;各平台整体来看,高达82.6%的创作者深受盗版侵害”。 [1]  

    1561480275993993216.png

    图片来源:2021年中国网络文学版权保护与发展报告

    多位知名网文作家在接受每经记者采访时都直言,行业现状就是:但凡有点名气的作家,都经历过被盗版,从拓荒的小白再到“登顶封神”的网文大神,大家都对盗版深恶痛绝。网文作家“纯洁滴小龙”称自己所有的作品都被盗过,“被动的深度绑定”,已经麻木了。

    面对“笔趣阁”盗版的庞大势力, 不少作家会去哀求盗版者“手下留情”,甚至还会被盗版者威胁 ,这让曾有着同样斗争经历的网文作家“跳舞”感叹:“非常卑微,非常悲哀”。

    作家“会说话的肘子”作品也频繁被盗,“很烦。但 维权成本太高,不是一个小作者能承受的 。”

    “盗版直接摧毁了依靠付费谋生的网文作家创作的收入来源。”咪咕文学院院长、中国作协著作权保护与开发委员会委员管平潮告诉每经记者, “在很长一段时间,都不敢全职写作,完全养不活自己”

    《报告》显示,59.6%的网文创作者认为,盗版会严重损害创作者和平台双方的经济利益,96.6%的创作者认为,盗版将会影响自己未来的创作动力。 [1] 

    “会说话的肘子”和“纯洁滴小龙”向每经记者算了一笔账:防盗加强后,其新章节的订阅量都翻倍了,稿酬收入也翻倍。

    孙悦告诉每经记者, 网文盗版侵害中国数字文化产业的发展根基,“破坏原创内容生态,打击创作动力;同时纵容了低俗违规内容的传播,危害青少年健康成长,侵犯个人隐私。”

    2721917812696449024.png

    图片来源:2021年中国网络文学版权保护与发展报告

    4598745607441097728.png

    深度调查

    进入门槛低

    100元就可成“徒子徒孙”

    4598745607441097728.png

    逼迫网文作家无奈转行,臭名昭著的“笔趣阁”,究竟是何来路?

    “在网文行业说到盗版,大家就会想到‘笔趣阁’,它已经成了盗版者的代名词。”最高人民法院中国应用法学研究所博士后、在大型网文平台担任法务的郝拓,在接受每经记者采访时,回溯起了“笔趣阁”的过往。

    据郝拓介绍,“笔趣阁”诞生于2012年,“其创始人因盗版网文实现财务自由后移居新加坡,就把‘笔趣阁’相关网站的开源代码以及如何建站向外公布。现在网上能够看到各种各样的‘笔趣阁’及其变体,它们都是‘笔趣阁’的徒子徒孙。”

    尽管“笔趣阁”已被查封,但更多披着“笔趣阁”外衣的盗版平台依旧活跃于世,它们借着“笔趣阁”的名气,不用养活作家,也不用花推广的钱,就能获取大量用户。 每经记者在搜索引擎里输入“笔趣阁”后,看到相关结果多达8710万个。

    424594077910206464.png

    “十年的迭代,笔趣阁俨然成了业内著名的盗版品牌。”郝拓认为, “笔趣阁”宇宙无穷大,因此无法统计其具体数量

    千千万万个同种性质的“笔趣阁”,正游走在灰色地带,依靠“搬运”小说章节就能年入62亿,着实令人震惊。

    多番努力下,每经记者调查“笔趣阁”,在与多个源头商家的交流中获悉,“笔趣阁”封不完、杀不尽的深层次原因,是进入门槛低,利益链完善。

    我们可以提供当下所有热门小说的内容,还有如何在网页、APP上搭建的教程,只需100元。 ”在得知每经记者想建一个小说网站后,商家贝夏耐心介绍道,并询问记者是否会安装。“ 不会装也没事儿,你什么都不用管,我们安好300元,还送自动采集(指小说更新的章节 )。”

    4543244324701273088.png

    甚至连域名、网站LOGO、服务器等,在“贴心”商家这里,都可以轻松买到。“有了域名、服务器,我们才能帮你建小说站。”贝夏得知记者是“小白”后,主动提供了建站的技巧。“ 域名短点好,我们这里有储备的,价格从300~500元不等;服务器你去买海外的,不容易被屏蔽。

    贝夏称, 两个小时就能创建一个新“笔趣阁”,“电脑端、手机端全部做好,加载内容需要一天左右,建好后,有了采集规则,小说就会自动更新。”

    6610458274023994368.png

    商家给每经记者展示的已建好的盗版小说网站

    4598745607441097728.png

    暴利诱惑

    盗窃成员黑吃黑

    从广告联盟中获利

    4598745607441097728.png

    有了“笔趣阁”的壳和内容,距离成功盈利只差广告。

    商家龚路向每经记者发来广告联盟的链接,并指导:“注册账号、复制广告代码,在小说站后台复制,就完成了。”此时,用户在浏览小说时,就可以看到广告。每经记者注意到,其中不乏博彩广告、色情信息等“黄赌假”内容,甚至还涉及诈骗、冲返、游戏氪金等诱导行为。盗版平台、推广渠道和广告联盟按照一定比例瓜分灰色收益,整个商业模式就被顺利打通。

    “后续得看你的运营水平,有人可以月入过万。”龚路号称,自己已经是业内的十年老店。

    2282642896135377920.png

    “从建站到内容导入,再到广告联盟的接入,就形成了一个闭环,可以产生收益。”郝拓表示,“笔趣阁”主要从广告联盟中获利,在他经手的平台刑案中,“年入几十万、几百万都有,资金流水做得好的,年收入可达千万级。”

    长期研究“笔趣阁”的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法研究所副所长郑璇玉,在接受每经记者采访时谈到,“笔趣阁”的盗版技术也在进步,不仅迅速“偷走”网文作家刚更新的小说章节,还与时俱进地丰富着用户的阅读体验,“有些‘笔趣阁’做得和正版平台一样,甚至已经压过正版平台。”

    品牌化的“笔趣阁”自带流量,暴利之下,出现了盗版者黑吃黑的现象。“‘笔趣阁’宇宙中的成员,彼此间也会互相盯着,因为是不同的犯罪团伙在背后运营。他们互相用技术监督、攻击对方。比如,从同行处盗取盗版内容,并去除其广告,然后加入自己的广告。”郝拓指出,黑吃黑后,盗版者通过不正当竞争手段,既获取了正版的流量,还获取了盗版的相关流量。

    1601471997600793600.jpeg

    网络文学创意插画 图片来源:摄图网-401265736

    “庆余年”等多个知名IP的收益,均受“笔趣阁”蚕食。一位行业资深人士向每经记者透露,仅以开发成剧集的《庆余年》《赘婿》《雪中悍刀行》3个IP来估算,目前遭遇的盗版损失已超2亿元。“随着未来版权朝游戏等全产业链进一步开发,盗版损失将进一步扩大。”

    据易观分析向每经记者提供的数据,已开发了动漫、剧集、游戏的“斗罗大陆”,IP总市场价值(收入)30亿元级别以上,并且未来仍有望持续增长。“以此估算,‘斗罗大陆’被盗取的损失超5.1亿元。”上述资深人士表示。

    郝拓告诉每经记者,“笔趣阁”窃取了作家和平台的收益。“目前我们的维权行动有三个:行政投诉、民事诉讼和刑事追责,这当中存在局限性。 很多盗版网站是三无网站,其服务器并没有在国内备案,甚至连运营人也在境外。

    阅文集团相关负责人告诉每经记者,阅文每年会进行上千万起的盗版投诉,几百件打击盗版侵权的民事诉讼,“案件周期通常需要2年~3年。较前两类,刑事追诉的周期、投入的资源时间、精力相对更多,每年有10起左右。整个过程的确充满很多不可知性,保守估计,有的案子就要几年时间。”

    4598745607441097728.png

    斩断利益链

    搬走搜索引擎等“三座大山”

    4598745607441097728.png

    “笔趣阁”走过十年,形成巨大灰色利益链的背后,离不开庞大消费缺口的支撑。

    《报告》显示,截至2021年12月,盗版平台整体月度活跃用户量为4371万,占在线综合阅读用户量的14.1%,月度人均使用时长约10小时。[1]

    “有需要的地方就有市场,随着网文消费群体的扩大,当正版技术手段提供的检测机制有限,无法堵住盗版的缺口时,庞大的利益诱惑下,必然有灰色介质进入,而正版打击盗版成本高,这是一场道与魔的长期对抗。”郑璇玉认为,处于2.0时代的网文行业,背后赤裸裸的利益链是“笔趣阁”打不死的关键所在。

    “笔趣阁”加速迭代,反盗版斗争愈演愈烈。但要斩断这条产业链,从来都不是某一方的事情,这需要国家、企业和消费者在法律、技术、市场等多个环节共同努力。“它是一个综合治理的问题,已经超越了知识产权领域了。”郑璇玉强调。

    5666248791353303040.png

    数据来源:2021年中国网络文学版权保护与发展报告

    “近年来,国家版权保护力度不断加强,相关企业和平台不断完善保护机制,用户版权意识逐步觉醒,网文版权的环境正在逐渐变好。”孙悦向每经记者表示。

    《报告》指出,2021年,中文在线和阿里文学提起司法诉讼的案件均超过500例,腰部平台平均不超过50例。平台在维权方面整体向更积极方向发展,半数平台表示,2021年提起的司法诉讼案例数量,相比前几年有所上升。[1]

    每经记者注意到,自2016年开始,阅文与作家及合作伙伴联合成立了“正版联盟”,陆续出台多项盗版打击举措;掌阅科技也推出了自主研发的版权管理系统。

    “我们在处理盗版问题上,一方面呼吁用户加强正版意识,另一方面 加大技术投入,做强防盗网。在采取上述方法及维权措施后,目前作者稿费普遍成倍增长,最高的一本(与盗版前相比)订阅涨幅达1000%。 ”阅文集团副总裁、总编辑杨晨在接受每经记者采访时表示。

    在取得成绩的同时,孙悦也看到,随着新技术滥用、搜索引擎和应用市场盗版泛滥等因素, “网络文学盗版规模仍然很大,相比音乐、影视等数字文化产业,网络文学盗版相对来说成本低,难度小,面临的盗版侵权现象严峻复杂。盗版平台、搜索引擎和应用市场是压在网文行业的‘三座大山’。”

    拔掉毒瘤,非一朝一夕。“完善版权行政保护体系;压实搜索引擎、应用市场等平台的主体责任、从源头切断盗版利益链;充分认识网文的作品价值,加大判赔和处罚力度;加强科技反盗版,完善网络文学版权链,用科技助力版权保护。”孙悦表示,作为中宣部主管的版权协会,也将积极研究行业状况,“把作家们和行业的声音反映给相关部门,对相关法律法规的修订建言献策”。

    1204398749048581120.png

    图片来源:2021年中国网络文学版权保护与发展报告

    (应受访者要求,郝拓为化名;此外,笔趣阁灰色产业链的源头商家贝夏、龚路均为化名)

    8883221333991811072.jpeg

    记者手记 | 音乐盗版都制止了  “笔趣阁”也走不了多远!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屡遭封禁却又换个马甲重生的“笔趣阁们”,始终困扰着作者和整个网络文学行业。

    这并非数字文化领域的个例。曾高度“自由”、备受盗播侵扰的音乐行业,也因一首首不起眼的盗版歌,一度陷入恶性循环:损害音乐人利益,伤及创作积极性。

    不过,自2015年国家版权局组织开展网络音乐版权秩序专项整治后,16家音乐平台紧急下线未经授权的220多万首音乐作品,网络音乐的盗版得到了有效遏制,音乐产业开始迈向走向健康发展。

    音乐产业打击盗版的成功,对网文行业反盗版具有借鉴意义。当下,网络文学已进入转型升级的关键阶段,随着知识产权保护力度不断加强,社会公众版权意识逐渐提升,用户内容付费习惯形成,平台、作家、行业是命运共同体,大家协力,“笔趣阁”的路已不长了。

    参考资料 References

    [1]  《2021年中国网络文学版权保护与发展报告》——中国版权协会

    记者 | 杜蔚  温梦华

    编辑 | 易启江

    视觉 | 帅灵茜

    视频编辑 | 张轶

    排版 | 易启江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