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省煤田地质局局长高卫东被查,4月中旬曾公开亮相 曾任职茅台董事长18个月

    每日经济新闻 2022-05-14 01:56

    ◎据贵州省纪委监委消息,贵州省煤田地质局党委委员、局长高卫东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贵州省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5月13日晚,记者注意到,在贵州省煤田地质局的领导栏上已无高卫东。高卫东是河南邓州人,2020年3月,48岁的高卫东“空降”茅台集团,彼时,他被外界称为“茅台集团史上最年轻的董事长”,但18个月后,他便被调往贵州省煤田地质局。

    每经记者 朱万平    每经实习记者 熊嘉楠    每经编辑 魏官红    

    还差半年就到50岁的贵州省煤田地质局局长、茅台集团原董事长高卫东被查。

    5月13日晚,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消息,据贵州省纪委监委消息,贵州省煤田地质局党委委员、局长高卫东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贵州省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高卫东曾任茅台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在“空降”茅台前,其职务为贵州省交通厅厅长。不过,他在茅台仅任职18个月,期间也受到外界一些质疑。去年8月,他出任贵州省煤田地质局局长。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VCG111354818736

    高卫东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

    在调任贵州省煤田地质局局长后,高卫东的曝光度和外界对其的关注度都少了些,但还是有一些他去视察、调研的相关报道。而此次,他突然被宣布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5月13日晚,《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在贵州省煤田地质局的领导栏上已无高卫东。据公开报道,今年4月14日,高卫东曾参加贵州省煤田地质局资产清查工作部署培训会,并在会上做了讲话。

    高卫东是河南邓州人,出生于1972年11月。1993年,21岁的高卫东从贵州工学院土建系工民建专业毕业。毕业后,他便进入了贵阳经济技术开发区(以下简称贵阳经开区)规划建设环保局工作。他在这里工作了7年,先是任干部、局长助理,1998年4月,不到26岁的高卫东担任该局的副局长,随后不到一年,便升任局长。

    2000年,是高卫东的重要人生节点。这一年,28岁的他成为贵阳市小河区副区长。2003年10月至2006年9月,除了任小河区副区长,他还是贵阳经开区管委会副主任。

    2006年,高卫东从政界跨到商界,成为国企一把手——他开始担任贵阳市金阳新区开发建设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

    3年后的2009年,以贵阳市金阳新区开发建设有限公司为基础,当地政府组建成立贵阳市金阳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由高卫东担任董事长。这家地方国企主要承担贵阳市范围内的市政基础设施及公建配套项目建设任务。

    2010年1月,高卫东4年的国企生涯结束,他调任贵阳市交通运输局局长。两年后,以不到40岁的年龄,他晋升为贵阳市副市长。2017年,高卫东进入贵州省交通厅,出任党委书记、副厅长,2018年成为了厅长。

    在调任茅台集团前,在当地政府多个部门岗位上,高卫东的晋升都十分迅速:28岁就开始担任副处级领导职务,34岁担任贵阳市国企一把手,未满40岁就出任贵阳市副市长。

    2020年3月,48岁的高卫东“空降”茅台集团,彼时,他被外界称为“茅台集团史上最年轻的董事长”。

    但2021年8月,担任茅台集团董事长仅一年多的高卫东“突然”被调往贵州省煤田地质局。

    短暂的“茅台生涯”

    2020年3月,年仅48岁的高卫东“空降”茅台集团“接棒”李保芳,一度被各方寄予厚望。但其上任后,也受到外界的不少质疑。

    当年6月,高卫东在股东大会上的“首秀”,就引起了一些中小股东的不满。据公开报道,往年股东大会的完整流程为“高管致辞、投票决议、互动环节”,当年的股东大会却取消了股东互动环节。而“董事长致辞”,被指是“念稿子”。尽管有不少股东现场举手,但被“无视”。

    此外,飞天茅台的价格一直是社会关注的焦点,恰逢2020年中秋、国庆假期合并,飞天茅台价格顺势猛涨,超过3000元/瓶,整箱的飞天茅台价格一路涨至3500元/瓶以上。

    “控价稳市”成为高卫东掌舵贵州茅台后“施政”的重点。在2020年底的贵州茅台年度经销商联谊会上,高卫东要求现场500余名各地经销商当场宣誓“不加价销售、不囤积居奇、不哄抬价格、不转移销售、不虚构销售、抵制假冒侵权。”

    同时,高卫东大力推动茅台酒“拆箱令”:从2021年元旦起,茅台集团要求茅台专卖店、经销商将茅台酒按1499元/瓶的价格拆箱售卖。

    但在出厂价969元/瓶与终端价格巨大的价差面前,各种变相囤货惜售等现象依然难以杜绝,“铁腕拆箱”实际效果欠佳。一方面,“拆箱令”引发整箱的飞天茅台被爆炒,批发价格一路涨至3000元/瓶以上。另一方面,出现“天价纸箱”的闹剧,一些终端销售自行将原箱酒拆开后装入普通纸箱封存售卖。

    表面上来看,虽然“拆箱令”客观上能够加强茅台酒的流动性,打击市场囤货炒作行为,但如此操作并未达到“控价”预期,颇受争议。

    而由于在茅台工作时间较短,且遗留一些问题待解决,高卫东也被外界形容是茅台的“匆匆过客”。

    封面图片来源:摄图网-500772850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