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付费系列人物专访之六神磊磊:大V不像球星转会,挖过来就好用

    每日经济新闻 2022-04-16 11:45

    ◎知识付费领域,不乏内容创业的头部公司试图敲开资本市场的大门。六神磊磊坦言自己“既不擅长又不感兴趣”。

    ◎六神磊磊认为对于文化的大众化、风俗化、简易化解读是有必要的。现在贩卖焦虑消费者不会买单,真正有内核的东西反而更好卖。

    每经记者 温梦华  丁舟洋    每经编辑 张海妮    

    “你转(视频)了吗?”在公众号体系里生长出来的一批头部内容创业人之间,这句“灵魂拷问”焦虑地传递着。流量红利见顶,更迭速度比想象中更快,短视频成为继公众号之后的流量增长新列车,似乎凭借原创图文成为大V的自媒体人不搭上这班转型视频的列车就会被时代抛下。

    要转吗?这个问题也在六神磊磊心中徘徊过。

    从新华社记者到网红作家,六神磊磊用一篇篇发出即10万+的“读金庸”文章,从自媒体运营公号者中脱颖而出,成为头部,创立自媒体江湖“一人一派”。作为最早一批自媒体原创内容者,六神磊磊无疑是幸运的。

    他也上新了自己的视频号,每周被同事推着去做一次“抛头露面”。但他更强烈的感受是,互联网的流量红利已经走到了尽头,无论公众号还是短视频,都已触到增长“天花板”。在知识付费热门、同行都焦虑“你转了吗?”时,六神磊磊将重心切换到一条更传统的“老路”:写书、出版、重读经典。“要把4~5种书在今年上半年做完。”

    “大家都被焦虑推着走,好像你没有折腾出动静,你就会‘死掉’。”六神磊磊对《每日经济新闻》(以下简称NBD)记者说:“我反而觉得,这种很浮躁的时候,一些沉静的产品更有号召力。”

    重心转向线下出版:网络喧嚣,经典文学产品反而更有号召力

    写书、码字、办公室与家两点一线的生活,六神磊磊今年上半年会把大部分精力都放在写书上。一本读唐诗的、一本讲红楼梦的、一本解读金庸武侠小说的衍生书、还有一本是给孩子讲西游记的。除了自己写书,他也策划小说,帮助一些作者出书,总之一句话,“重心在出版”。 

    NBD:为什么会把重心放在出版上?

    六神磊磊:这和我个人有关。去年下半年,我做过一个关于“经典同读”的小尝试,本质上是一种知识付费。我带领大家读《百年孤独》《红楼梦》《李尔王》《红与黑》《刀锋》这五本书,这些文学经典可能大家书架上早就有了,但好多人翻两页就读不下去了,如果你有同感,那么花499元进来,我和我找来的名师一起来为大家讲解。

    报名一放开,大家非常感兴趣,一下子涌入近万人,不过考虑各方因素后,我们到1200人的时候就停止报名了。那段时间网络喧嚣,我觉得这正是经典文学打动大家的点,网上的一些讨论让人厌倦,大家正好可以做点安静的东西。我们不聊撕裂的东西,不去“较量”三观,不互相贴标签,躲在这里重读经典,就能收获一份宁静。

    其次,我觉得这还是一个挺有意思的行业。传统出版里有些东西我觉得挺意外的,我自己也是一个不停发现的过程,比如说我自己的书,销售最好的单品不是金庸武侠类的,而是唐诗类的。 

    NBD:从靠兴趣做公众号到全职写书、做线上课程,为什么不断做出新变化?

    六神磊磊:(这)其实是一个很自然的过程,做内容就是不停释放你内容能力的过程。我认为做内容主要是做三件事情:表达、沟通、传授。

    比如我们写篇文章、发表一点心得感受,这是表达,如果你具备一点表达能力,可以先做这件事;其次是沟通,包括社交对话、答疑解惑;再往下是传授,很系统地给别人讲解东西,能把一整块知识掰开揉碎地讲给大家。

    所谓内容创业就是把这三个能力一步步释放出来,我恰好这几块都能做,我写公众号是表达,做课程、写“读唐诗”的书是沟通和传授,就是这样一个逻辑。我其实并不了解市场,我们体量也很小,根本没有想到唐诗在市场会如此受欢迎。

    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不擅长管理没必要融资:流量走到尽头,要做减法而不是加法

    知识付费领域,不乏内容创业的头部公司试图敲开资本市场的大门。内容生产、商业变现、融资扩张、闯关A股,这是一条显见的通达道路,也是很多公司经营者的愿望。但这又无疑需要内容创作者同时兼备管理能力或者找到这方面的合伙人,六神磊磊坦言自己“既不擅长又不感兴趣”。

    NBD:很多内容创业者表示现在接广告越来越难了,你感觉到这个变化了吗?

    六神磊磊:我自己没太感觉到接广告难,反而还要有筛选性地拒绝掉很多广告,每月头条广告基本会控制在5条以内,因为超过5条公众号就很难看了,影响读者的阅读体验。不过,因为我们合作的许多品牌都在上海,现在他们基本停摆或者半停摆,所以还是会有一些影响。还有就是如果广告写太多,我就没有时间写书了。我知道这样讲别人可能会觉得我挺奇怪,但我确实要保证写书的时间和精力,同时让我的公众号看起来不恶心,这是底线。

    NBD:有没有考虑过把公司做大?比如融资?

    六神磊磊:我确实不擅长经营管理,这方面自己的兴趣也不是那么浓厚。我工作室有六七个人,我都觉得快管理不过来了。虽然这个行业里现在有很多商人,让我这样的人看起来也有商人属性,但我自己本质上还是一个写作者,写东西是我的兴趣所在。

    我也会和有意向的投资方讲,我这个公司没有融资的必要。对我个人而言,也没有必要,它会影响我的创作方式和生活。

    NBD:但是你做过投资,去年你投资了一家啤酒精酿品牌,为什么?今后还有什么投资的打算?

    六神磊磊:在我看来,酒的文化属性比较强,这个品牌恰好符合我对酒文化的理解。我本人不太能喝酒,高度数的烈性酒一沾就醉,所以我自己比较喜欢低度数、口感较好的精酿啤酒。我脑子里还有个想法,就是哪天如果我写不动了,就可以去喝点精酿啤酒。这大概就是我的“养老情结”在作祟,其实这种心态是需要规避的。目前还没有其他的投资打算,因为内容这方面对我精力的消耗太多了,每天写十小时。

    NBD:现在的流量增长很难,你有没有过流量焦虑?

    六神磊磊:我是内容焦虑,流量焦虑倒没有。我也会担心,自己会不会写不出更好的东西了,我一刻也不敢停止读书,收到最多的快递就是书。我觉得内容创业者还是该回归到内容本身,现在行业里对产品怎么包装、怎么卖,过于关心了,就像卖火锅的跟你讲得最多的是渠道、是流量,讲得最少的反而是火锅。

    流量已经走到了尽头,公众号的流量增长早就到头了,短视频的流量增长也已趋于饱和。我觉得现在大家需要想的不是去做加法,而是需要集中注意力做减法。

    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你转视频了吗”:要做就All in,很难“顺带”成功

    会担心IP老化吗?会转视频吗?知识付费是不是“智商税”?置身行业之中,这些问题六神磊磊都要作出选择。学电视出身的六神磊磊,如果将重心转到视频,虽然在技术上没有门槛需要跨,但他觉得现在很难在做一件事情的同时,“顺带”把另一件事做成功。

    NBD:视频、直播等影像化的探索,你投入多少?

    六神磊磊:平时遇到同行,大家问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你转了吗”,意思是你转视频了吗?大家都被这种焦虑推着,觉得好像你没有“转”的动静,你就会死掉。

    每周我妹妹都会通知我,说你今天刮个胡子录两期视频,但我确实没有投入太多的精力,顾不上。未来也不会把探索的重点放在这。

    我觉得现在这个时代的内容,很难有什么东西能顺带做好,一定要花一大块精力专注于此。你想顺带做好非常难,而且我认为流量不能溢出,我在公众号的池子里的流量,很难溢出到另外一个池子。

    NBD:很多平台都在做知识付费,也都在竞争头部大V的入驻。就此现象你如何看待?

    六神磊磊:的确很多知识付费平台会争夺大V,但我认为,争夺大V都不会有太大的效果,大V不像球星转会,挖过来就好用。我在观察,有哪个大V换了阵地就很“好使”吗?很难。

    好多人试图寻找大V诞生的规律,我觉得人工很难打造。比如罗翔老师,如果他的长相变一下,讲话的语气节奏变一下,或者换一个场景,同样的内容都未必会火。一些MCN机构、传统出版机构、包括上市的出版机构,向我抛出橄榄枝,提出帮我把文字内容转化成长视频,我会告诉他们不适合。

    NBD:如何看待知识付费“智商税”“贩卖焦虑”的评价?

    六神磊磊:存在一部分这种东西。但是我认为对于文化的大众化、风俗化、简易化解读是有必要的。现在贩卖焦虑消费者不会买单,真正有内核的东西反而更好卖。

    NBD:你认为六神磊磊这个品牌,是依赖个人IP的一个公司吗?担不担心IP老化的问题?

    六神磊磊:我的定位比较简单,我自己就是一个内容创作者。因为赶上移动互联网,所以可以让像我这样的内容创作者在形式上变得多一点,有了知识付费,有了五花八门的东西。

    我希望,大家看到我这个奇怪的笔名,想到的不是什么模式,不是什么样的场景,而是想到有意思的内容、好玩的书,这是我所追求的。我觉得写书不存在IP老化的问题,在网上我这样的人算年龄大的,但到出版圈我就算很年轻的了。得奖的都是“新锐青年作家”,发奖的前辈对我说“小伙子年轻有为”,所以特别愉快。

    (海报素材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