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人的工资够花么?

    每日经济新闻 2022-01-27 21:20

    工资水平低于预期并非某一座城市独有,知名英国经济学家琼·罗宾逊夫人在《不完全竞争经济学》中提到,只要存在不完全竞争的地方,工人的工资就会低于其劳动力的市场价值。虽然这是共性问题,但钱的问题事关重大,还是值得我们一探究竟。

    每经记者 张静    特约记者 庞湃    每经编辑 贺娟娟

    2022年了,大家的打算是什么呢?

    可能有的人准备买房、有的人准备买车,有的人结婚,有的人育子等等,林林总总算下来,都离不开“钱”这个字。对于收入基本靠工资的普通人而言,工资水平显得至关重要。

    西安的工资水平怎么样呢,大家心里都有一杆秤,尤其是在网上一搜,答案几乎惊人相似。

    当然,工资水平低于预期并非某一座城市独有,知名英国经济学家琼·罗宾逊夫人在《不完全竞争经济学》中提到,只要存在不完全竞争的地方,工人的工资就会低于其劳动力的市场价值。

    虽然这是共性问题,但钱的问题事关重大,还是值得我们一探究竟。

    01

    西安疫情终于结束了,春节后,每个人都将开始新一轮的工作。

    万象更新,周而复始,但有一点与往常不同,经历过此次“只出不进”疫情,人们开始更关注钱包,更关注真正拿到手的获得感。毕竟,在“危机”面前,还是真金白银最有安全感。

    对于西安人而言,工资能带来多少安全感呢?

    图片来源〡智联招聘

    据智联招聘近日发布的2021年第四季度《中国企业招聘薪酬报告》,2021年Q4,全国38个核心城市平均招聘月薪首次破万,同期平均薪酬城市榜单上,西安平均薪酬为9120元。

    不过,这个数据并没有得到大众普遍认可。月薪近万,不用说在西安,即使在一线城市,也称得上“有头有脸”。

    而大众之所以觉得自己的收入没有表中的高,主要是因为被高收入的人“平均”了。对于一个典型的财富分布,大部分人都处在低收入的一端,但所有人的平均收入可以轻易被收入最高的人影响,导致看似代表大众平均水平的平均数却比大部分人的收入都要高。所以,中位数才是能代表大众真实收入水平的。

    2020年,36氪曾统计过全国各城市的工资中位数,西安工资的中位数是4203元,而当年全市居民年度人均可支配收入为35783元,抛开未成年、无业人员等因素,这两个数据基本接近。

    图片来源〡36氪

    也就是说,当有人问你的月薪时,你可以大大方方地说4千多,因为问你的人,很有可能也是这个数。

    那么,这个数的工资够花么?根据人对金钱需求不同,会有许多不同答案,但有一点可以衡量,那就是刚需与收入之间比重,比如说房价收入比,按照国际惯例,认为房价、收入比在3-6倍之间为合理区间。

    据诸葛找房平台统计,2020年平均房价收入比达13.2。而西安则位列全国第22,房价收入比为14.9。这意味着在西安买房不吃不喝要将近15年才能买得起。

    图片来源〡诸葛找房

    这还是平均房价的情况下,要是在高新、曲江、沣东板块,亦或是再生一生病、上一上学,“4203”这个数字,显然就捉襟见肘了。

    有人曾提问:西安在战略定位上已经是国家级中心城市,在经济上也已经迈入万亿俱乐部,为什么工资水平却看起来是在“原地踏步”走?

    这个问题,或许也代表了西安几乎所有“打工人”的疑惑。

    02

    经济问题的回答思路永远是宏观、微观双管齐下,我们先看宏观。

    首先说产业结构,众所周知,相较于第二产业,西安第三产业较强。根据最新数据,2021年西安市生产总值10688.28亿元,第三产业增加值达6794.26亿元,占比最高。从现有职位招聘排序来看,IT管理、证券、期货、软件、互联网开发、销售管理亦是属于高薪岗位。

    矛盾就出在产业结构上,西安第三产业产值虽然高,但大部分都部署在住宿与餐饮、房屋中介等行业,而剩余的金融、电子、计算机“高薪”产业,除了几个外来明星企业外,鲜有大型企业,企业根基相对摇摆,实力较弱。

    在此影响下,区域内第三产业单位价值与预估价值就会被矮化,甚至大打折扣,既然总体就不值钱,可想而知,分到每个人头上的钱,也就没多少了——再加上跟标杆城市相比,西安的第三产业总量也没有多强。

    除此之外,还有西安企业间竞争较小、雇主和雇员的议价能力普遍不平等等现象,这里不再赘述。

    图片来源〡视觉中国

    从微观来说,西安高校生数量过大,导致供过于求,或是首要原因。

    截至2020年6月,西安的普通高校数量60余所,在校生数量(含本专科、研究生数量)91.29万人,同期,北京、上海高校生数量分别为97.7万人、71.88万人,但京沪的经济体量稳居全国前列。

    换句话说,西安没有京沪经济容量的“锅”,却下了相当数量级别的人才量的“米”,那结果就是“溢锅”:本来是一年一度的城市血液更新,但供过于求,造成人才选聘上的恶性内卷,劳动力的价值就会持续被低估。

    更要命的是,它还会引起连锁反应,会让一部分人才被迫流向创业领域,在创业初期,所有人都会强调资金的周转与节流,难以给出理想的工资,也会让一部人继续深造,让本科生就能胜任的岗位,强行提高到研究生,工资却并没有变多。

    而对于成熟企业来说,能源源不断从人力成本上获得收益,又拿准了陕西人恋家的心理洼地,“蛮性用人”顺利成章的情况下,还需要考虑什么长远规划、业务多元化的“头疼问题”吗?

    一位朋友不久前更新的两则动态或许是不少人的真实写照:“在单位三年了,准备跟领导说涨工资的事,毕竟到手4800,真的不太够啊。”

    两天后,“跟领导婉转谈了两个小时,领导说,你就值这么多钱,可以选择另谋高就,不强求。”

    03 

    问题清晰了,解决方式也就顺理成章:锅小米多,关键在于换锅。

    据西安发布消息,截至2020年12月30日,西安市场主体累计达到243.34万户,在2019年基础上逆势增长12.02%。

    这是一个好信号,市场主体的活跃程度映射着经济活跃度,活跃度越来越高,各大行业里的参与者也就越来越多,企业之间有了竞争,蛋糕就能做大,“打工人”也能拥有更多议价权,工资的增长速度就能基本与经济发展速度持平。

    需要强调的是,对于能吸纳大学生就业的中小企业,需要进一步财政、金融等扶持。因为新生企业的行业方向、企业架构、战略目标都是比较现代的,带来的东西也是比较符合现代人的追求方向,良币驱逐劣币,就是这个道理。

    仔细看北上广的发展路径,大体也是这样:就业机会多、种类多。城市的发展水平和人口产业基数越大,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就会留在这里,整个城市因为新鲜血液的流动,变得快节奏、高效率。与此同时,个人的人生也将有更多可能,不必再局限于不喜欢的工作,又担心自己找不到更好的工作。

    当然,除了大环境的改善,普通人自己也可以扩充收入来源。比如根据自己的情况适当开展一些副业——开车上下班的人可以开顺风车、会烘焙的可以卖蛋糕、或者代购、翻译等,都可以成为开源方式。

    一名国企职员告诉粉巷君,闲暇时间拍VLOG,每月的油钱和家里的水电都能从中列支,“大概每月能在工资基础上多个千八百的,还行。”

    当然还有理财投资、房屋租赁投资等等,其要义在于“配置”。这也是比较花费精力的一项,需要明确自己的风险承受能力、理财目标等等,才能做出一个适合自己的配置。好处在于,一旦配置组合完成,后期只需根据市场变化,适时地对投资比例进行微调,就能获得“躺赚”。

    图片来源〡西安晚报

    行文至此,突然想到2010年,曾有媒体调查西安大学生的期望薪水,大家回答是:维持温饱就好。

    时过境迁,12年后,虽然物质生活水平已今非昔比,但大多数人对薪资的期许还是温饱,只不过,如今温饱的概念,囊括了教育、医疗、住房、养老,甚至还有一丢丢梦想。

    卦书《地母经》对2022年的卦辞是:桑柘叶不贵,蚕娘免忧愁,禾黍多成实,耕夫不用忧。希望所有人今年都能够饱食丰衣,家境富足。


    粉巷财经原创内容,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