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医生的封城故事:被隔离后,我在小区卖起了菜

    每日经济新闻 2021-12-27 18:42

    伴随阳性病例传播轨迹的公开,陈医生所居住的小区——位于西安雁塔区西安融尚第十区,19号就因一例阳性确诊,开启全小区封锁模式。距离封锁已过一周,原本为小区内长期供应菜品的商家,因市场采购变得困难,无法出小区,逐一关门休息。而此时因疫情被隔离的陈医生,却开始在小区楼下卖起了菜……

    每经记者 张静    特约记者 沙一舟    每经编辑 杨欢

    还有1个小时就是12月24日,已被隔离两天的陈医生,开启了她职业转型——从一名中医到菜贩。

    这天,她像普通菜贩一样,身着米灰色外套,腰前挎着黑色运动小包,零钱、笔和本子都塞进包里。从打包菜品、过称、不太娴熟的指尖按动着计算器,口中跟着默念每一个数字。直到微信付账成功,这份新工作算是结束了一轮流程。

    打电话询问菜价的陈医生 图片来源 | 沙一舟

    人们也感受到这波疫情远比想象中更加来势汹汹。截止12月26日晚间10时,累计确诊人数485例。自12月23日零时开始,全市小区(村)、单位实行封闭式管理。

    随之而来,囤货,成为人们第一个想法。囤货,抢菜等场面的小视频,伴随着人们焦虑情绪,频频出现在手机的家人群、业主群里。

    伴随阳性病例传播轨迹的公开,陈医生所居住的小区——位于西安雁塔区西安融尚第十区,19号就因一例阳性确诊,开启全小区封锁模式。

    距离封锁已过一周,原本为小区内长期供应菜品的商家,因市场采购变得困难,无法出小区,逐一关门休息。

    而此时因疫情被隔离的陈医生,却开始在小区楼下卖起了菜……

    被隔离的医生

    时间回到12月21日晚上,陈医生正将一根咽拭子放进今天最后一位核酸检测者的喉咙里,在喉咙褶皱外壁处左蹭三下,右挂三下,娴熟的采取样本。

    已连续上完三个夜班没回家的陈医生,拖着疲惫身躯挪到小区门口,和平日早已习惯的辛苦生活没什么两样。直到门口一张详尽的物业告示,她才意识到,疫情已经让她下一步选择进退两难。

    小区因6号楼有一名确诊阳性病例而封锁。也就是说,一旦被进入小区,可能就无法出来。

    确诊病例的楼被封控 图片来源 | 沙一舟

    “突然我特别担心进小区后,第二天不能出来继续检测核酸了。”

    顶着寒风,陈医生还在小区门外徘徊踱步,把两个从便利店买的冷馒头大口塞进嘴里,却迟迟不敢进小区大门。“我在西安没有亲戚,在这里也没有家,如果不回小区,也不知道疫情期间大半夜住谁家。”

    三年前,陈医生从老家——四川凉山彝族自治州,辞去社区医院院长的工作,孤身来到西安进修深造中医。

    “三千年历史看长安,所以我一定要来西安学中医,追求梦想。”各类中药材堆满她在西安租的40平米公寓,中药库房和家对她来说是同一概念,沙发就是她平时睡觉休息的床。

    三天都没洗一个热水澡且在外无家可归的陈医生,在小区门外憋着眼泪,搓搓冻红的双手,无奈拨通领导电话。手机那一头的领导说,别担心,原则上特殊工作者,目前只要有工作证明和48小时核酸证明就可以继续出来工作。

    听完才稍微松口气,彼时已是深夜凌晨。为了能顺利出入小区,陈医生提前准备好相关证明。

    “明天如果有活,请再联系我。”这是她进小区之前给领导发的最后一条消息。

    然而,第二天当她拿着证明,准备出门工作时,却被小区工作人员拦住。由于有确诊病例,即使有工作证明,也禁止再出去。

    陈医生无奈的感叹到:“我一个医生啊!医生是要救死扶伤的,疫情隔离在家什么都不能做!”

    回到家中,陈医生就开始琢磨,还能做点啥。她全身瘫在沙发上,抬眼看着家中堆满的药材和针灸盒发呆,突然她直立起来,拿起手机,在群里快速编辑消息:“我是一名小区的中医,可以为大家免费咨询医学方面的东西。我家也有针灸、中药,可以给大家需要的情况下提供免费帮助!”

    菜贩的24小时

    还有2个小时就是12月24日,小区业主群开始陆续发起祝福:“平安夜快乐,希望疫情下邻居们平安、健康!”

    原本应顺理成章继续医生职业,为小区提供免费医疗咨询的陈医生,却在平安夜前1个小时,临时改变了职业方向。

    小区封锁后,她发现买菜成了难题。邻居给她出主意,让她半夜上买菜平台抢购。

    抢菜、囤菜成了居民生活关键词。22号半夜,陈医生试着在某手机平台上抢菜,“半夜都抢不到菜,我40多岁的人了,当时着急的眼泪都快要流出来了。”陈医生开始变得焦虑。

    这时,在北郊做餐饮采购的朋友向她投来橄榄枝。

    “陈姐,朱雀大街南郊这边可能都要封锁,我从北郊农贸市场可以买一些菜给你送到大门口。”陈医生心中希望重新点亮。准备挂电话时,她强调了句:“那你干脆给我进2000元的菜,我想给我们小区的人们也分一些。”朋友也一口答应。

    23号晚上11点时,当几麻袋菜送到小区门口,隔离两天的陈医生,开始在楼下卖起了菜……

    卖完菜后收拾垃圾的陈医生 图片来源 | 沙一舟

    棕红色老花镜卡在头顶,因为忙碌到没有时间整理,潇洒的短发也显得有些凌乱。转型后的陈医生和大多数菜农一样,一边操着一口川普口音扯着嗓子喊着:“麻烦大家把队排好买菜哈!”与此同时,手也没闲下。一边用不太娴熟冻到发红的指尖点着计算器,一边口中跟着一遍遍默念数字,眼睛时不时瞄向包里掏出的那张褶皱白纸——上面用黑色中性笔写满了今日每款菜价。最后,她把顾客买好的菜放在名为“xx中医馆”的塑料袋中。直到对方微信到账,她的这份新工作算是结束了一轮流程。

    陈医生指导老人如何用手机买菜 图片来源 | 沙一舟

    排队买菜的人越来越多,有人甚至叫起她“老板”。她不好意思的说:“不习惯被叫成这样。”

    这份新工作一直持续到24号凌晨3点多。把卖菜垃圾清理完,通过了将近300名微信好友验证——这是她今天卖菜新加的朋友,逐一回复完大家的消息,已经是凌晨5点多。

    2个小时后,沉睡的陈医生突然被电话吵醒。电话那头是一位业主无助的哀求:“我已经5天没买到菜,没吃上菜了,能否卖一些给我?”于心不忍,又觉得对方太可怜。24日早上7点,她硬撑着爬起来开始新一轮订菜。这一次她垫付了4000元。

    这天,室外温度已经快到零下10度,陈医生上午起来在楼下站了4.5个小时卖菜,直到清空完菜篮中最后一颗洋葱。

    3天服务超1000名住户

    从23号采购2000元,到24号4000元,再到25号8000元;微信采购群人数从一个500满员,到另一个500满员,越来越多的小区居民通过微信群,从她这里买菜。短短三天,半路出家做菜贩的陈医生,已经服务了小区内超1000名住户。

    排队买菜的小区居民 图片来源 | 沙一舟

    由于市场菜价每天存在变动,她按照最低价卖给居民。“压根没想着赚钱,只要不亏的同时服务大家就行!”

    平安夜当天,她赚了110元。分了一些给负责采购的朋友。“我知道他家条件也不是很好。而且下雪天,凌晨3点他就去北边农贸市场给我们排队买菜再开车送到南郊,很辛苦的。”

    与此同时,小区里也越来越多的“陈医生们”为大家做志愿。有主动帮忙陈医生把货从门口拉进来的年轻小伙,也有帮陈医生打包装菜的小姑娘,甚至还有帮着维护买菜秩序的大爷。

    “帮我卖菜的小姑娘,虽然人家是志愿者,但我也于心不忍。这样的情况下,我也不知道能不能赚钱,反正我就给她发了100元。还有很多志愿者我都没来得及说上话,人家帮完忙就默默走了。”陈医生一直反复强调说自己要“爱死”志愿者们了!

    12月25日,陈医生从中午12点一直忙到下午7点多,一个馒头是她这一天的主食。打扫完卖场卫生后,她缓缓坐在菜框上,连声说到:“好累,好饿!”

    随后,发了一条关于卖菜的朋友圈。好友们评论都是不可思议她竟然去卖菜,平时帮人针灸看病的陈医生还会卖菜?

    12月26日10点多,陈医生结束了第四天的卖菜工作。走在回家的路上,用沙哑和略带鼻音的川普话,乐呵呵和朋友聊天。

    “我是一个农村出来的孩子,想多学习一点东西,就来西安进修中医,现在在这里被困住卖菜,能帮大家一点是一点。我打算过年以后再回四川去做中医。等我退休后,最想回到家乡四川凉山的农村,那边孩子上学很辛苦,我希望我退休后回去也能帮他们做点什么。”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