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规模高增长能否持续? 专家:未来要更注重效率而非规模

    每日经济新闻 2021-11-22 21:05

    ◎中央财经大学金融学院教授郭田勇认为,在资本监管上,未来可以呈现出更多的差异化,如果把部分监管指标相应调降,可能更有利于中小商业银行支持国家经济转型战略,更有利于它们发挥作用。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副研究员张伟认为,在服务乡村振兴、服务中小微企业包括解决就业、服务地方经济等方面,中小银行发挥的“毛细血管”作用更为重要。

    每经记者 张寿林    每经编辑 陈旭    

    “把一些监管指标做一些调降,可能更有利于它们(中小商业银行)支持国家经济转型战略,有利于它们更好地发挥作用。”

    11月18日,在《清华金融评论》主办的“新格局下银行业发展新趋势研讨会暨2021中国银行业排行榜200强发布会”上,中央财经大学金融学院教授、中国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表示,中小商业银行主要服务地方经济,服务三农小微,未来无论是在乡村振兴还是在推进共同富裕上,它们发挥的作用空间都非常大。在资本监管上,未来可以呈现出更多的差异化。

    上海金融与发展实验室主任、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曾刚在研讨会上点评,银行尤其大银行在经营资产规模扩张的过程中,面临递增的资本监管约束。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副研究员、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副院长、《清华金融评论》副主编张伟认为,头部银行作用举足轻重,但这并不意味着其他的银行规模小就不重要。在服务乡村振兴、服务中小微企业包括解决就业、服务地方经济等方面,这些中小银行发挥的“毛细血管”作用更为重要。


     

    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副院长张伟  来源:线上会议截图

    商业银行在风险偏好上会更审慎

    在研讨会上,郭田勇评论认为,银行经营受疫情影响,在实体经济出现增长乏力的情况下,从某种程度上说,商业银行风险偏好水平也在降低。民营企业、房地产企业甚至高技术企业前景不确定性有所增加,商业银行变得愈加审慎。所以在某种情况下,银行业面临有效客户相对减少的情况。

    郭田勇还提到,大型商业银行集中下沉,促进充分竞争并非坏事,但的确也对中小银行的经营空间形成了一定压制,很多中小银行以前对这些小微企业收取比较高的利息,大型商业银行参与进来后,中小银行的压力有所增大。

    郭田勇认为,2021年及未来企业面临的经营压力非常大,银行一定要找准业务突破口,进行战略转型。

    监管机构对银行业资本管理要求严格,比如银行股东监管,不是说什么样的人员都可以成为银行股东,需要达到监管机构认证的标准。郭田勇直言,从投资的角度,资本对银行业其实也并不是很热衷,不少银行净资产收益率都未能达到监管标准。

    在郭田勇看来,中小商业银行主要服务地方经济,服务“三农”和小微,未来无论是在乡村振兴还是在推进共同富裕方面,它们发挥作用的空间都非常大。在资本监管上,未来可以呈现出更多的差异化,可根据经济情况,根据其业务拓展情况作一些调整,把部分监管指标相应调降,可能更有利于它们支持国家经济转型战略,更有利于它们发挥作用。

    张伟则表示,头部银行作用举足轻重,但并不意味着其他的银行规模小就不重要。在服务乡村振兴、服务中小微企业包括解决就业、服务地方经济等方面,这些中小银行发挥的“毛细血管”作用更为重要。

    张伟认为,在“双碳”目标、共同富裕、乡村振兴等各种宏观政策指引下,银行经营要顺势而为,往这些方向调整。

    从“双碳”目标层面来看,推进2030年碳达峰、2060年碳中和,很多传统的高能耗行业转型升级需要资金,同时有些行业可能就会消失,显然会影响到银行信贷资源的配置方向,也会诞生出很多低能耗、负排放的行业,银行应该力争布局这些行业。

    银行业要更追求效率而不是规模

    曾刚认为,银行业发展的理念要从规模转向质量,从注重总量转化为优化结构。尽管当前我国仍然维持着中高速的经济增长,但和以往高速增长时期相比增速也会逐步下行,在这种背景下,社会对银行业融资的需求整体来讲是相对偏弱的,而且这种偏弱可能将长期持续。

    曾刚进一步分析,在这样一个环境下,如果片面追求资产规模扩张就不太适合。当前对资本的约束实际上也在不断加强,国内系统重要性银行、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都有追加资本的要求,这意味着银行尤其大银行在经营资产规模扩张的过程中,面临递增的资本监管约束。从这个角度讲,监管层也不太鼓励银行规模增长速度太快。

    从全球范围来看,2011年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开始确认到2020年,期间一些银行在分组当中出现下降,还有两家银行从原来系统重要性银行变为非系统重要性银行。曾刚评价,在这样一个监管约束的背景下,银行应该主动选择压缩其业务规模和业务复杂性,而不是进一步追求规模扩张。他强调,银行业未来要更加追求效率而不是规模。

    从长远来看,曾刚认为,并不见得资本规模越大,发展空间就越大。从原则上讲,如果资本是低效率的,或者说资本回报比较低,靠不断地累积资本去投放贷款是不划算的。真正好的可持续银行,市值应该是相对比较合理的,这样它就有能力和空间来选择资本进行补充,并扩充现有业务。

    封面图片来源:新华社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