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象”来了!大化工争相入局锂电材料 汹涌扩产潮下磷酸铁锂还会紧缺吗?

    每日经济新闻 2021-10-25 13:35

    ◎一方面,磷酸铁锂电池需求量暴增,装机量持续超越三元电池,锂电行业迎来“磷酸铁锂时代”;另一方面,磷酸铁锂正极的技术难度要低于三元正极。黄颐告诉记者:“相对于三元正极,磷酸铁锂正极技术难度较小,生产壁垒较低。”

    ◎“未来中国磷酸铁锂正极材料市场将形成以技术、产业链上下游资源为主导的良性竞争局面,市场将逐渐向具备技术和产业链资源优势的头部企业集中。从长期角度来看,行业具备较高的门槛,若企业只是蹭热度、抓热点,长期会面临被迫出清的可能。”

    每经记者 朱成祥    每经编辑 梁枭    

    2021年,“短缺”是锂电材料的关键词。从VC添加剂碳酸亚乙烯酯到六氟磷酸锂,从正负极材料、电解液到更上游的化工原材料、锂矿……缺货风起,涨价之声不绝。

    在二级市场,锂电材料相关上市公司也受到投资者追捧。以VC添加剂生产厂商永太科技(002326,SZ)为例,自7月1日至10月22日的阶段涨幅高达249.67%。

    锂电材料需求火热带来的供给缺口,以及二级市场的火热行情也引发传统化工企业的注意。一时间,磷化工企业、钛白粉龙头纷纷入局磷酸铁锂正极,甚至就连主营水处理添加剂的泰和科技(300801,SZ)、主营余热发电的海螺创业(00586,HK)也要入局。

    事实上,磷酸铁锂正极在前几年就曾因产能过剩大打价格战,大量化工企业跨界布局磷酸铁锂正极也引发业界对未来产能过剩的担忧。

    头豹研究院分析师黄颐即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短期来看受限于产能扩张较慢、市场需求激增等因素,市场将保持供需紧平衡状态。但长期来看,随着磷酸铁锂企业快速扩产及化工企业持续入局,磷酸铁锂的产能将有可能出现过剩局面。”

    磷酸铁锂时代来了?

    根据头豹研究院数据,2020年国内磷酸铁锂正极材料龙头当属德方纳米(300769,SZ),其产能为4万吨,并以21%的比例位居国内磷酸铁锂正极材料市场首位。而根据德方纳米2020年年报,公司锂电池正极材料产能(即磷酸铁锂正极)产能为3.858万吨,产能利用率为84.12%,实际产量为3.25万吨,销量为3.07万吨。

    进入2021年,磷酸铁锂电池大爆发令磷酸铁锂正极产销量猛增。据中国汽车动力电池产业创新联盟消息,2021年1月~8月,国内磷酸铁锂电池累计产量58.1GWh,同比增长301.8%。另据财信证券研报,2021年9月,磷酸铁锂电池共计装车9.54GWh,同比上升309.30%,环比上升32.26%,磷酸铁锂电池连续三个月在装机量方面领先于三元电池。

    锂电正极材料方面,德方纳米2021年半年报显示,上市公司上半年销售磷酸铁锂3.11万吨,同比增长191.87%,2021年上半年销量超过2020年全年销量。

    一方面,磷酸铁锂电池需求量暴增,装机量持续超越三元电池,锂电行业迎来“磷酸铁锂时代”;另一方面,磷酸铁锂正极的技术难度要低于三元正极。黄颐告诉记者:“相对于三元正极,磷酸铁锂正极技术难度较小,生产壁垒较低。”

    对于多家企业跨界进入磷酸铁锂正极领域,黄颐认为:“新能源汽车行业增长迅速,磷酸铁锂电池需求旺盛。而跨界的企业大部分为化工企业,具有大规模生产的基础或者其(自身能提供)是动力电池产业链原材料。”

    大化工掀跨界潮,多家上市龙头入局

    在需求端刺激下,德方纳米等磷酸铁锂正极厂商积极扩张产能。据德方纳米2021年半年报显示,公司已建设完成纳米磷酸铁锂产能(不含在建项目和规划产能)约12万吨/年。另外,德方纳米拟与锂电厂商亿纬锂能(300014,SZ)签署合资经营协议,计划年产能10万吨。

    此外,公司还与曲靖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达成初步合作意向,拟投资建设年产15万吨磷酸铁锂生产基地。基地包括与亿纬锂能合资的年产10万吨项目,其余5万吨磷酸铁锂产能初步规划由德方纳米独立负责实施。

    2020年德方纳米磷酸铁锂正极销量仅为3.07万吨,结果2021年上半年迅速把产能拉到年产12万吨,且规划了15万吨年产能。

    而更令人惊讶的是化工企业“汹涌”跨界布局,特别是中核钛白(002145,SZ))、龙佰集团(002601,SZ)这两家钛白粉“双雄”。

    2021年2月4日,中核钛白公告,公司拟投资建设年产50万吨磷酸铁锂项目。消息一出,立刻引发行业热议。毕竟2020年全年磷酸铁锂电池装机量仅为24.4GWh,根据GGII报价数据,2020年国内磷酸铁锂正极出货量仅为12.4万吨。

    2021年8月13日,龙佰集团公告称,公司拟投资建设20万吨磷酸铁锂项目。10月19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以私募研究员身份致电龙佰集团董秘办公室,对于公司作为钛白粉厂商跨界生产磷酸铁锂正极有哪些优势,以及公司是否已有相关技术积累的问题,其工作人员表示:“(磷酸铁锂正极)本身技术就不是特别复杂,我们的优势主要有两点,一是成本,硫酸法钛白粉有一种副产品叫硫酸亚铁,可以作为磷酸铁的原材料;二是作为大化工企业,拥有大型化工生产线,即大化工的优势。磷酸铁、磷酸铁锂生产线对比钛白粉生产线要简单很多。”

    不仅仅是钛白粉龙头,MDI龙头万华化学(600309,SH)也来了。9月9日,眉山高新技术产业园区管理委员会对万华化学(四川)有限公司《年产5万吨磷酸铁锂锂电正极材料一体化项目》环境影响评价进行第一次公示。该项目建设内容包括5万吨/年磷酸铁、5万吨/年磷酸铁锂。

    据海螺创业10月10日披露,公司与安徽芜湖经开区管委会就磷酸铁锂正极材料项目签订投资协议,其中一期项目投资约10亿元,规划建设年产5万吨磷酸铁锂正极材料项目及配套设施,计划年内开工建设,明年年底前投产。后期,公司将根据市场情况及项目具体审批进度,规划建成年产50万吨高性能磷酸铁锂新能源电池正极材料项目。据悉,海螺创业与水泥龙头海螺水泥均为安徽海螺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旗下企业。

    10月15日晚间,水处理药剂厂商泰和科技披露公告称,公司拟设立子公司并由其建设年产1万吨磷酸铁锂高端正极材料项目。

    技术难度与进入门槛

    可以看出,磷酸铁锂电池的火热吸引了各类化工企业甚至非化工行业企业入局,钛白粉龙头、MDI龙头乃至水处理药剂厂商纷纷跨界,意欲在磷酸铁锂蓬勃发展的大潮下分一杯羹。

    那么,磷酸铁锂正极的技术门槛高吗?跨界进入的难度大不大?

    对此,10月19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以私募研究员身份致电泰和科技,其证券部工作人员表示:“我们比较看好新能源行业,前期已对新能源行业有所布局。”对于技术来源和技术门槛,该工作人员表示:“我们公司有研发团队,同时也向高校、研究院老师请教。听说技术挺简单的,但是咱不是特别了解技术,咱也不是很明白。”

    此前,有行业内人士告诉记者,一些做大化工企业进入磷酸铁锂正极生产,会在成本上更具优势。龙佰集团工作人员也表示:“首先我们也是大化工企业,其次你可以看到,自磷酸铁锂电池受到追捧以来,往这个方向转的很多都是钛白粉企业,主要原因还是钛白粉副产品硫酸亚铁这一块。硫酸亚铁此前主要用于铁性颜料,比如铁黄、铁黑,以及饲料级硫酸亚铁,相对而言附加值没有做硫酸铁来得高。”

    对于使用副产品硫酸亚铁作为原料进行生产,在成本上是否较德方纳米、贝特瑞(835185,NQ)这些企业更具优势?该工作人员表示:“肯定是具有一定的(成本)优势和资源,一开始我就强调成本优势,要不然也不会有这么多钛白粉行业企业突然宣布进入磷酸铁、磷酸铁锂生产。”

    而对于各家企业纷纷规划巨大产能,会不会造成未来产能过剩,龙佰集团工作人员表示:“首先规划产能也只是规划,就我们公司而言,20万吨也是要分三期建设。按工期排满算,三期建设下来至少需要两年。需求端方面,市场行情确实比较火爆。”

    对于磷化工、钛白粉企业是否具备产业链优势,头豹研究院分析师游浩坤表示:“化工企业大多拥有磷酸铁锂产业链上游主要原材料产能,如磷源、铁源等。多数钛白粉企业选择跨界,是因为钛白粉副产品硫酸亚铁中可以炼出电池级的磷酸铁锂原料。”

    游浩坤认为:“磷化工企业进军磷酸铁锂优势同样显著。从产业链来看,磷化工产业链的上游起始于磷矿石,通过硫酸浸泡、加热等方式可制得中游产品磷酸以及黄磷等。这些产品最终将被制成磷酸一铵、磷酸二铵、草甘膦、磷酸铁锂等产品。磷化工企业可对磷酸铁的大规模发展提供原料保障。同时磷酸铁锂部分技术路线和传统磷化工技术路线相似,企业可节约一定器械成本,因此磷化工企业转行生产磷酸铁锂更具有成本优势。”

    那么,传统化工企业跨界是否会对磷酸铁锂正极厂商产生冲击?10月19日,德方纳米董秘办公室工作人员回复记者表示:“大家也是看到需求比较大才去做的。我不太了解他们是否有相关技术,可能是先有规划要做,技术的话要么从外面买,要么需要找人开发。目前我们的技术是独家的,市场上只有我们一家在做液相法。”

    根据智慧芽提供的数据,截至目前,德方纳米及其关联公司在全球126个国家/地区中,共有超过116件已经公开的专利申请,有效专利57件。其专利绝大多数与锂电及其制造工艺相关。从该公司专利关键词分析,与磷酸铁锂电池相关的专利超过68件。

    图片来源:智慧芽提供

    对于行业的未来,游浩坤认为:“未来中国磷酸铁锂正极材料市场将形成以技术、产业链上下游资源为主导的良性竞争局面,市场将逐渐向具备技术和产业链资源优势的头部企业集中。从长期角度来看,行业具备较高的门槛,若企业只是蹭热度、抓热点,长期会面临被迫出清的可能。”

    锂资源是真正瓶颈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各大化工企业规划了庞大的磷酸铁锂正极产能,但真正的瓶颈却是锂矿。据悉,磷酸铁锂制备方法主要分为固相法、液相法,其中固相法占比超过八成。以固相法为例,电池级碳酸锂成本占比约为五成,前驱体磷酸铁成本占比约为三成。

    而中核钛白、龙佰集团、万华化学这些大化工企业布局的均是磷酸铁锂以及前驱体磷酸铁,未曾提及电池级碳酸锂如何获取。

    对此,上述龙佰集团工作人员表示:“我们需要外购磷矿、锂矿,外购磷矿后有自主制备磷酸的设备,外购锂矿后也可以自主生产碳酸锂。因此我们需要的资源只是最上游的矿产,同时未来若出现好的(矿产)标的,也不排除收购相关矿产资源,如同我们在钛白粉行业的布局一样。”

    游浩坤表示:“锂电池最核心的上游原材料锂资源,由于行业属性导致开采周期漫长,目前计划新增的产能预计短期难以投入使用。”

    黄颐则认为:“电池级碳酸锂的上游供锂精矿可能出现供应紧张、短缺的情况。全球锂精矿的扩产进度慢。据IGO发布的数据,全球潜在的新增锂资源供应中,Greenbushes三期项目将推迟至2024年~2025年试运行,西澳其他在产矿山均无新增产能计划,MtHolland则将于2021年下半年开始矿山、选矿厂和冶炼厂建设,预计将于2024年投产。因此未来两到三年,全球锂矿供应依旧处于供给短缺的紧张状态,锂精矿价格将继续维持高位和上升态势。”

    封面图片来源:摄图网-500868029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