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复神鹰应付账款数据疑似“打架” 公司:统计口径导致,将调整

    每日经济新闻 2021-09-02 21:31

    ◎对于应付账款数据疑似“打架”,中复神鹰方面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回应称,这主要系采购金额统计口径所导致,该情形不影响财务报告的准确性,公司将在后续披露的文件中予以调整。

    ◎鹰游集团除了股东、供应商、客户等身份外,中复神鹰与鹰游集团在技术层面还有诸多其他交集。

    每经记者 王琳    每经编辑 张海妮    

    近期,中国建材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建材集团)旗下碳纤维板块子公司中复神鹰碳纤维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复神鹰)正冲击科创板IPO。《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中复神鹰面临较高的应付账款风险,其中,在2019年,其对中国化学工程第六建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化六建)的应付账款增加至少4622.38万元。然而,中化六建却并不在中复神鹰2019年前五大供应商之列,而中复神鹰对其2019年第五大供应商的采购金额仅为1214.69万元。

    对此,中复神鹰方面独家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回应称,这主要系采购金额统计口径所导致,公司将在后续披露的文件中予以调整。

    此外,中复神鹰的生产设备由其第二大股东连云港鹰游纺机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鹰游集团)提供,但中复神鹰表示,尽管碳纤维生产工艺技术应用对设备具有一定依赖,但公司并不因此构成对鹰游集团的技术依赖。

    不过,记者还注意到,鹰游集团实控人张国良担纲中复神鹰的董事长、总工程师、核心技术人员等核心职位,鹰游集团全资子公司江苏鹰游纺机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苏鹰游)也是中复神鹰核心研发项目的联合研发单位之一,张国良则在该项目的完成人名单中排列顺位第一。

    中复神鹰2019年对中化六建的应付账款从何而来?

    中复神鹰主要从事碳纤维的研发、生产和销售,而且是行业内头部企业之一。按照招股书(申报稿)所述,中复神鹰在2020年碳纤维的产量占国内总碳纤维产量的20.98%,排名国内碳纤维产量第二位。

    作为行业壁垒较高的产业,中复神鹰在近两年实现了盈利转正并大幅增长。

    2018~2020年,中复神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3.08亿元、4.15亿元和5.32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2447.99万元、 2615.11万元和8523.18万元。

    不过,多年的发展下来,中复神鹰已日渐显现出资金吃紧的状态。

    首先,截至2020年末,中复神鹰的流动资产和流动负债分别为3.30亿元和5.38亿元,流动比率仅为0.61倍。

    与此同时,根据招股书(申报稿),因中国建材集团为中复神鹰及其子公司的贷款合同提供了最高额度不超过22亿元的担保,中复神鹰以截至2020年末账面净值1.19亿元的生产设备、14项房屋建筑物及4宗土地向中国建材集团作出抵押形成反担保。

    值得一提的是,截至2020年末,在流动负债方面,中复神鹰主要存在应付账款3.04亿元,应付账款具体主要则是应付的工程款和设备款,而中化六建是中复神鹰应付账款的第一大债权人。

    不过,记者注意到,截至2019年末,中复神鹰对中化六建的应付账款为4807万元。而截至2018年末,中复神鹰对其第五大债权人的应付账款为184.62万元,中化六建并不在中复神鹰2018年应付账款前五大债权人之列。

    也就是说,2019年,中复神鹰因工程建设对中化六建的采购金额至少有4622.38万元,然而,中化六建并未出现在中复神鹰2019年前五大供应商之列——中复神鹰在2019年对其第五大供应商的采购金额仅为1214.69万元。

    图片来源:招股书(申报稿)截图 

    对此,中复神鹰方面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回应称,这主要系采购金额统计口径所导致,该情形不影响财务报告的准确性,公司将在后续披露的文件中予以调整。 

    中复神鹰:对二股东不存在技术依赖

    尽管中复神鹰的实控人为中国建材集团,但是,在中复神鹰的发展过程中,鹰游集团对其同样有着特殊的意义。

    首先,鹰游集团为中复神鹰的创始人股东,目前也是持股30%的第二大股东。

    另外,鹰游集团同时还是中复神鹰报告期内的大客户和大供应商。

    具体来看,2018~2020年,鹰游集团分列中复神鹰的第五大、第三大和第二大客户,中复神鹰对其的销售收入分别为1147.14万元、2034.71万元和3345.88万元。鹰游集团同时还是中复神鹰2020年的第二大供应商,中复神鹰对其的采购金额为2.86亿元。 

    按照招股书(申报稿),中复神鹰在2020年对鹰游集团的采购金额,主要源于向鹰游集团全资子公司江苏鹰游进行西宁万吨碳纤维项目配套生产设备的采购。

    值得一提的是,中复神鹰表示,尽管碳纤维生产工艺技术应用对设备具有一定依赖,部分关键工艺需要定制化的设备实现;但另一方面,中复神鹰依托对碳纤维生产工艺的系统掌握,进而具有碳纤维关键设备的设计能力。而且,碳纤维核心技术是工艺技术,设备对工艺控制水平和进度具有影响,但不属于公司开展碳纤维业务的核心技术。因此,中复神鹰开展碳纤维业务对江苏鹰游不存在技术依赖。

    记者注意到,事实上,中复神鹰与鹰游集团在技术层面还有诸多其他交集。

    一方面,尽管鹰游集团只是中复神鹰的第二大股东,但中复神鹰的董事长、总工程师、核心技术人员,却是鹰游集团的实控人张国良。也就是说,作为鹰游集团实控人的张国良,对中复神鹰在研发方面还是具有较大影响的。

    另一方面,中复神鹰的“干喷湿纺千吨级高强/百吨级中模碳纤维产业化关键技术及应用”项目曾获得2017年度国家科学技术进步一等奖,中复神鹰也正是以此作为其符合科创板科创属性评价标准的依据。

    但记者注意到,江苏鹰游也是上述项目的联合研发单位之一。而且,尽管中复神鹰和江苏鹰游分列上述项目的第一和第三完成单位,但排在该项目完成人名单中的第一个名字,则是张国良。

    图片来源:江苏省科技厅官网截图

    而在中复神鹰自身的研发投入强度方面,其在报告期内是要明显落后于其同行业公司的。

    招股书(申报稿)显示,2018~2020年,中复神鹰的研发投入分别为1151.50万元、1122.40万元和1717.96万元,研发费用率分别为3.74%、2.70%和3.23%,这一数据远低于行业内可比公司平均水平的22.89%、21.88%和12.64%。

    图片来源:招股书(申报稿)截图  

    对此,中复神鹰则解释称,这是因为公司主要的研发投入和关键技术突破均发生于2018年之前。

    事实上,在招股书(申报稿)中作出“向关联方采购机器设备”的特别风险提示时,中复神鹰也表示,未来若公司关联交易持续扩大,关联方定价不公允或不合理,有可能对公司独立性以及经营业绩产生不利影响。

    封面图片来源:摄图网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