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杀死角多、被泡的养殖场存隐患:河南农村如何闯“涝疫”关?

    每日经济新闻 2021-08-04 22:54

    ◎由于地势高低不一,河南各地区受灾情况和早期消杀工作的进度各异。

    ◎“我们做了这么多年救援,都知道大灾之后有大疫。但我们发现河南的地势和别的地方不一样,河南地处平原,水退得很慢,很多低洼的地方水退不下去,再加上水里面有死了的家禽和生活垃圾,时间久了之后就会发臭,滋生细菌,很容易引起第二场不一样的灾难。”广东佛山菠萝救援队队长王治勇说。

    ◎一位从事公共卫生研究的专家学者对记者表示,灾后强调传染病防控,主要原因在于水灾导致的总体环境的污染,而食物中毒等肠道传染病就可能随之产生。

    每经记者 李少婷    每经实习记者 林姿辰     实习生 罗石芊    每经编辑 张海妮    

    身穿防护服的救援队员在村内进行消杀工作。

    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暴雨袭击刚过,新冠疫情又反扑。迈进8月的河南,正面临灾后防疫大考。

    8月4日,加快灾后重建新闻发布会在河南郑州召开。会上明晰消杀防疫破题关键,即“无死角开展防疫消杀”和“守住疫情蔓延扩散底线”。但落到实践层面,还有许多细节问题待解答。

    例如,现在的消杀防疫工作进度如何?在远离市区的乡村,消杀工作有哪些难点?当新一波新冠疫情来势汹汹,如何兼顾疫情防控和灾后消杀?

    过去一周,《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多方采访发现,相比城市较为规范的消杀工作,农村消杀死角多,交通恢复缓慢,养殖的动物和野生动物也比较多,都是消杀工作需要啃下的硬骨头,但前期面临物资不足、缺乏指导的困局。

    与此同时,抗疫形势日益严峻,自7月31日至今,河南本土感染者飙升至89例,一些原计划参与消杀志愿工作的救援队,也因疫情防控形势趋紧被挡在灾区之外。

    灾后,村里的树都是东倒西歪的,部分路面还有积水。

    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灾后村庄:田地仍有积水,被冲养殖场隐患大

    根据历史经验,洪涝灾害之后常有传染病大流行的危险。而“大灾之后防大疫”指的就是通过卫生防疫手段,避免潜在的公共卫生危机。

    由于地势高低不一,河南各地区受灾情况和早期消杀工作的进度各异。据《每日经济新闻》前方记者现场观察,7月30日时郑州市市区交通就已经顺畅,之前受灾严重的阜外医院等场所也已经完成了多次消杀,同时疾控中心和卫健委等部门也早已参与到灾后消杀工作中。

    但在市区周边或更加偏远的乡镇地区,道路交通恢复和消杀工作进度较为缓慢,各村之间的情况也有较大差异。在卫辉市孙杏村镇娘娘庙前街村,暴雨突袭一周后路面仍有积水,只有大车能够顺利通行,而普遍的消杀工作主要由每家每户用分到的84消毒液对自家房子及周边进行消毒。

    “现在地里还有很多积水没有处理干净。”8月4日,一位娘娘庙前街村村民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村委会号召村里的青壮年一天两次进行消毒,“现在村里就是把垃圾先拉出去处理干净,同时做消杀,目前我们就是用打药机来打,自家的地方自己弄,公共区域可能就村里来做。主要问题就是消杀器具少了,因此时间就会久一点”。

    而受灾更严重的是一些地势低洼的村子,不仅村庄完全被淹,污染严重的水区(指被淹的地方)也被封了起来,污水难以排出,其中尉氏县三李村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据当地村民透露,因为之前降雨过多,地势低洼的三李村被淹了,一千五六百口人全部撤离,村民被安置在学校、医院和乡里安置的救助点。目前,三李村的交通还没有恢复,暂时还有积水,而由于村内养殖户多,死掉的家禽大概有五六千头(截至7月30日),水质受到污染,正在进行消毒,因此采取了“封村”措施。

    “现在牲畜尸体打捞接近尾声了。”村民表示,“大家会用84消毒液和酒精进行喷洒,政府也会组织村干部、党员、村民进行消杀”。

    虽然不能看到具体情况,但有村民表示此前专家预测71天之后才能进村。

    此外,有的村子没有被淹,但田地和养殖场却没能幸免于难。鹤壁市浚县将军墓村村民在7月30日对记者表示,水里面泡着好多鸡场和猪场,好几千只小鸡都已经淹死了,如果泡的时间长了,退水后恐怕有病情。

    7月30日,虽然收到了疾控中心送来的消毒液和动物打捞的工作要求,但由于担心洪水再来,将军墓村还是把消杀工作放在了防洪之后。而当记者8月4日再次联系到村民时,对方表示村民都已经在自发进行消杀,用石灰粉来盖住动物尸体,同时用捐赠的消毒液来进行消毒喷洒。

    不难发现,这些村庄的受灾情况虽然不尽相同,但交通受阻、路面积水多、死角多等消杀难题却有共通之处。以灾后死亡动物的处理为例,有一位在新乡市凤泉区大块镇的志愿者曾对记者表达担忧,“现在埋是不行的,(动物)太多了,而且好多地方现在有水埋不进去;像一般的石灰粉是不行,因为现在好多地方有水,像石灰粉的话,本来就稀释过的,再碰到水你就没有用了”。

    养殖厂内,消杀工作正在进行。

    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救援队:河南地势低洼退水慢,消杀需要专业设备

    对于经验丰富的民间救援队来说,消杀是大灾过后第一位次的工作。

    据广东佛山菠萝救援队队长王治勇介绍,该支救援队7月21日抵达河南时,就自带消毒设备,并在开展生命大转移后不久,就开始了消杀工作。

    “我们做了这么多年救援,都知道大灾之后有大疫。但我们发现河南的地势和别的地方不一样,河南地处平原,水退得很慢,很多低洼的地方水退不下去,再加上水里面有死了的家禽和生活垃圾,时间久了之后就会发臭,滋生细菌,很容易引起第二场不一样的灾难。”王治勇说。

    菠萝救援队正在进行路面消杀。

    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消杀工作的重要性毋庸置疑,但落在操作层面,还需要购买专业的设备,调配更多的志愿者,这背后对应的是资金的大量投入。目前,菠萝救援队购买了几十台消毒机和多台无人机进行陆地和空中消杀;同时,广东佛山也有更多的志愿者被调到河南参与消杀工作。

    而之所以能负担起这样的费用,也与菠萝救援队2700多人的体量分不开。“毫不谦虚地说,我们是广东省数一数二的救援队,装备有铲车、叉车和十几艘船,24小时轮流为灾区服务。”王治勇说。

    但是,哪怕是对于菠萝救援队,此前也因为协助当地政府消杀,原携带的物资已经严重不足,还是需要向社会募集专业防护服和消杀口罩。

    而从目前看,消杀工作也暴露出用水存在的问题。“这几天我们消毒用的水很不干净,有的是井水,有的是从外面抽上来的水,里面杂质特别多。”王治勇表示,由于污染厉害,个别村民吃的水也不特别干净,正在考虑帮个别污染严重的村处理净化水的服务。

    在辉县占城镇展开消杀工作的共城救援队队员李长青在7月30日就对记者表示,“人力我们目前是够的,物资上主要缺消杀的设备,比如雾炮机,那种打农药的喷雾器肯定不管用”,他呼吁全国各界爱心人士对民间救援队多点援助。

    另外,李长青发现农村面积大,消杀难度也比市区大,“在道路上的消杀还可以,但是在农田过水的地方,还有积水(的地方)就没有办法进行消杀,(消毒水)喷上去之后就不管用;哪怕没有水了再进行消杀也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

    关于政府对消杀工作的安排,有救援队表示听说政府在考虑用直升机消杀,但这一方法的操作性有多大,还有待观察。“直升机不能飞得太低,所以消杀效果不是很好;其次直升机消杀对消毒水配比(要求)很严格,淡了没有效果,重了可能对建筑物、农作物造成腐蚀。”

    消杀工作中的无人机“消毒员”。

    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总的来看,目前消杀任务艰巨。除了消杀面积大、任务重,近几天炎热的天气导致救援队员中暑事件发生,再次暴发的疫情也给消杀行动带来很大的挑战——据了解,一些原计划参与消杀工作的救援队,因为郑州新冠疫情防控形势紧张未能成行。

    专家建议:基于专业人员指导,加大农村消杀力度

    一位从事公共卫生研究的专家学者对记者表示,灾后强调传染病防控,主要原因在于水灾导致的总体环境的污染,而食物中毒等肠道传染病就可能随之产生。

    “各种各样的垃圾和动物尸体,都会污染环境,再加上夏季微生物大量滋生,就容易产生肠道传染病。”该学者说。

    另外,自然疫源性疾病是在雨灾之后需要提防的第二种疾病,即由野生动物自带的,又能传染给人的疾病,鼠疫、狂犬病就是该类疾病的典型代表。

    “在河南不同的地区,有山区、丛林或者其他的自然环境,可能当地动物本身就有某种病原体,这些病原体可能会随着灾后环境的污染和破坏,导致当地人的感染。”前述学者表示,这些疾病有时候可以通过水进行传染,还有可能通过蚊虫叮咬等过程进行传染,因此除了防止自然疫源疾病,还要防止动物疫源疾病。“在高温天气里,死亡动物容易滋生疾病,之后可能再传播给人,这类疾病是要重点防护的。”

    因此,对于城市和农村的消杀资源配置,不仅要加强农村消杀工作人力物力的投入,并且在专业技术人员指导下每天都要进行。

    “消杀是技术指导性的工作,要在当地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技术指导下进行,提高全民防疫意识,促进全民参与,是灾后防大疫的有力保证。”该学者称,“城市里的消杀工作一般比较规范,农村的治理和城市不太一样,它的死角比较多,地上的坑坑洼洼比较多,养殖动物和野生动物也比较多,导致各种动物的尸体可能更容易腐烂,从而导致疫情发生的可能性更大”。

    值得注意的是,在灾后消杀工作进展不一的情况下,新一波新冠疫情来势汹汹,其中主要毒株德尔塔传播能力强、传播速度快、转阴时间长,引起公众担忧。

    7月31日至8月4日上午,河南省累计报告本土确诊病例17例,本土无症状感染者72例。那么,对于河南而言,如何兼顾新冠疫情和灾后瘟疫的防控?

    公共卫生领域的学者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可以把河南可能面临的疫情分为新冠疫情和灾后瘟疫两种。其中新冠疫情作为一种呼吸道传染病,保持社交距离,戴上口罩还是防控的必然选择。“实际上,河南在灾情过后的疫情防控过程中,采取新冠的疫情防控措施,对灾后防止呼吸道传染病也会是有效的。”

    而对于公众担心发生灾后瘟疫,最主要的还是食物中毒等食源性疾病,和由动物引发的自然疫源性疾病。对于这两种潜在疾病,做好消杀工作是最重要的。

    “消杀包括两部分,既要把所有的垃圾清除,还要在清除垃圾的过程中进行消杀,而不只是我们看到的‘消毒’。此外,人员还要做好防护,对于口里吃的,蚊虫叮咬的,或者伤口破烂的地方要格外注意。”该学者表示。

    (记者舒冬妮,实习记者杨煜,实习生申子杰、汤小权对本文亦有贡献)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