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九步坊的“白衣骑士”,倒了?

    每日经济新闻 2021-06-07 18:31

    每经记者 任钢    每经编辑 贺娟娟

    在西安“中华第一迎宾礼仪文化广场”——永宁门一旁,坐落着南郭路九部坊音乐街区。

    这一总投资额达5000万元的项目,总建筑面积2 万平方米,建设单位是西安九步坊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九步坊)。

    如此耗资一度让九步坊捉襟见肘。

    无奈之下,九步坊引入“白衣骑士”深圳文景资本管理中心(以下简称深圳文景)纾困。后者掏出 2050万,换得九步坊67.2%股权。

    谁曾想,在这背后,却是一场“白衣骑士”变“非法集资者”的故事。如今深圳文景官司缠身,作为旗下资产,不得不将其持有的这67.2%股权以起拍价1元的价格进行司法拍卖。

    九步坊何去何从?

    资金短缺 

    成立于2014年的九步坊,前身是西安九步坊商贸有限公司,起初这家公司的主营业务是汽油、柴油的批发与销售。

    此后更名为西安九步坊实业有限公司,涉足房屋租赁业务。

    租金收入方面,九步坊主要通过租入南郭路、体育馆东路周边房屋,对其中部分老旧房屋进行改扩建、重新装修,进行出租。

    前几年,“九部坊”转型音乐街区,其以隋唐时代最具代表性宫廷音乐九部乐为名,集互动音乐艺术乐园、音乐酒吧一条街和多元文化社区枢纽于一体,而街区背后的运营商和开发商,则是九步坊(与“九部坊”一字之差)。

    图片来源〡每经记者 任钢 摄

    但这一项目总投资额达5000万元,一度让九步坊也捉襟见肘。故而2017年九步坊引入了“白衣骑士”深圳文景,其背后的实控人是宫某,西安人。

    2018年初,双方签订300万元的借款合同,九步坊提供约20件翡翠作为抵押物。

    无奈资金缺口太大,需要继续借款,这时宫某要求九步坊以其他公司的名义来借款。

    2018年4月,一笔高达2000万元的借款产生,也就是这笔钱,为九步坊67.2%的股权质押给深圳文景埋下铺垫。

    宫某指定陕西世友物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世友公司),为深圳文景的次级合作伙伴(占深圳文景股比95.24%),代为持有九步坊转让股权。

    考虑到九步坊归还借款后要退出股权,宫某又找范某成立了西安天皓文化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皓公司),等世友公司退出股权后,由天皓公司进行股权回购。

    图片来源〡粉巷君 制

    一番操作后,九步坊的股权终于归深圳文景实际控制。

    然而此次在阿里司法拍卖网上,九步坊这67.2%股权以底牌价1元的价格挂出,拍卖方正是深圳文景。

    非法集资 

    故事说到这,不少人或许有些困惑,九步坊何以成为宫某的中意对象?曾经纾困的“白衣骑士”为何又要甩掉这一块煞费苦心弄到嘴的“肥肉”?

    这就不得不提到宫某的提款机——“顺心理财平台”,此前宫某陆续向九步坊借出的资金也来自这个平台的周转。

    早些年间,宫某在山东经营一家宝辰投资有限公司,负责山东菏泽一个村庄的改造项目,由于缺少项目启动资金,2017年11月,通过朋友介绍,收购了顺心理财平台。

    本想用这个平台募集资金来做房地产,谁承想收购之初,该平台的资产端存在约4000万的亏空。

    于是他便想通过新投资人投资款兑付老投资人本息的方式,挣扎存活,待躲过P2P的爆雷期,再将平台转卖出去。

    后续他逐渐了解到,该平台此前的融资手段,是在资产端以顺心理财原老板实控的一农贸城为标的(但并未进行实际抵押),将其分拆成数个小标的,重复上线,发布到平台上进行融资。

    在处理完平台亏空后,宫某重新寻找新的猎物,他将目光投向安徽双城电缆、西安九步坊实业这两个核心企业。

    照猫画虎,宫某循着前例,围绕这两个核心企业,有20来个小的企业进行重复上线募集资金。

    图片来源〡摄图网

    事实上,顺心理财平台没有盈利,一直处于亏损状态,但却发挥了融资的功能。其运作大致如下:

    平台借款方将房产、珠宝质押给顺心理财这个平台,公司将质押物拆分成多个标的发布到平台上募集资金;投资人则通过平台对这些标的物进行投资。

    在借款方和投资者之间的顺心理财,一言以蔽之就是,“空手套白狼”。

    资金通过第三方支付结转到公司的入金账户,通过平台中标的错配(也就是投资人的还款期限远长于借款人的还款期限或一个质押物拆分成多个标的),在第三方支付的入金账户中形成一个资金池。

    资金池里的资金由宫某调配,这也成了他的“提款机”。

    截至案发,尚有1.5亿元的存量未兑付,涉及2000多名投资人。

    而事实上,宫某是个“惯犯”。

    2014年5月27日宫某因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咸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0万元。

    去年底,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终审裁定,宫某犯集资诈骗罪,加之累犯,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0万元。

    而作为旗下资产,曾经费尽心思到手的九步坊股权,现也面临拍卖的境遇。

    何去何从 

    最新的拍卖情况是,经过多轮竞价,九步坊67.2%的股权最终以124.5万元的拍卖价,花落陕西博环盛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陕西博环)。

    拍卖底价虽为1元,但九步坊的负债资产却不少,约1527万元,这也就意味着买家需要承担这部分的负债。

    此外,九步坊的租赁情况也是一个谜。

    在相关拍卖资产评估报告中,粉巷财经(ID:nbdfxcj)看到,资产评估公司通过比对九步坊的《九部坊音乐街商户信息》和已提供的房屋租入合同发现:

    该表格中已租入房屋总面积为2550.02平方米,但提供的租入房屋合同面积合计为1300.28平方米;

    该表格中已出租房屋总面积为4121.00平方米,但九步坊实业公司未提供相应出租合同。

    评估机构由此给出提醒,九步坊公司房屋租入、租出面积不配比,租入房屋期限与出租房屋期限不配比。

    图片来源〡每经记者 任钢 摄

    不久前粉巷财经实地探访了九部坊音乐街区。红砖墙,浮雕壁,与正在营业的美食店灯牌相映成趣。

    三年前的正月十五, 九部坊音乐街曾举行元宵灯会动漫春日秀,好不热闹。

    谁承想,曾经寄予诸多音乐梦想的九部坊音乐街区,它的背后有这么一段离奇而曲折的故事。

    如今随着大半股权转让,陕西博环将成为九步坊公司的大股东,关于九部坊音乐街的后续运营或将发生变化。

    粉巷财经获悉,目前双方处在交接期,街区原管理团队是否愿意继续运营,尚未确定。

    股权拍卖新得主一位相关人士表示,“如果我们来运营的话,是有这个实力运营好的,将争取为大家创造更好的街区营商环境。”

    不过,租户层面,也有不少商铺租户称,目前还没有听到相关消息……


    本文来自粉巷财经原创内容,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