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造车样本观察:三门峡“外引内培”产业链,重点项目怎么就“一地鸡毛”了?

    每日经济新闻 2021-06-08 13:31

    ◎作为国民经济支柱性产业,汽车产业不仅是各地招商的重点,也是社会关注的热点。然而,在新能源汽车产业的拼杀中,各地并非都能遂心如意。此次,我们选取三门峡市作为地方造车样本进行观察。

    ◎问题的实质在于,像三门峡市这种三四线城市的厂商,好不容易拿到了汽车生产资质,但要干起来可能很难。但现在有了资质要放弃也不太可能,毕竟很多地方没资质的也还要弄。项目上与不上,这是个难题。

    每经记者 王琳  任钢    每经编辑 陈俊杰    

    新能源汽车行业浪潮汹涌,也成为各个地方政府招商和投资的重点方向,一些项目成功突围,一些项目功败垂成,一些则进退两难。

    “地方造车”百态中,作为一座资源型城市,在产业转型路上不断探索的河南省三门峡市是其中一个样本。

    2019年1月,三门峡本地企业河南速达电动汽车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速达汽车)获得汽车生产牌照,以此为契机,三门峡在汽车产业的赛道上加速前进。

    造车的一大门槛是资本。2019年下半年,三门峡与北京致云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致云)联姻,希望通过外引内培的方式,打造出一条新能源汽车的黄金产业链。继而,北京致云“内培”速达汽车,“外引”*ST猛狮(002684,SZ)、保力新(300116,SZ)、京威股份(002662,SZ)等上市公司或项目。

    不过,《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调查发现,三门峡的“外引”项目已经停工,“内培”计划也不如人意。而仔细审视如影随形的“资本玩家”北京致云,其与当年的华晨大佬仰融亦存在渊源。

    资本助托三门峡造车梦

    2010年,陕西人李复活成立速达汽车,为三门峡许下了最初的汽车梦。不过,速达汽车多年发展却不太尽如人意。

    直至2019年2月14日,速达汽车进入工信部汽车生产企业目录,成为全国第11家、河南省第1家获得发改委和工信部“双认证”的新建纯电动乘用车生产企业。

    三门峡的“造车”梦离现实更近了一步,以速达汽车为出发点,三门峡汽车产业更大的蓝图也在规划中。

    2019年9月2日,三门峡市国资委旗下的三门峡市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三投集团),与北京致云和河南高科技创业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河南高科)签署战略合作协议,三方将聚拢资源,通过内培外引的方式在三门峡地区打造新能源上下游产业链,并采用直接投资、基金合作等多种手段共同推动三门峡新能源产业的升级与壮大。

    在“内培外引”战略下,一方面,北京致云、三投集团联合其他资本方一起注资速达汽车;另一方面,北京致云、三投集团以及河南高科扮演“白衣骑士”,通过多种手段挽救*ST猛狮于退市之际,并借机让*ST猛狮迁址三门峡,投资25亿元建设三门峡5GWh高端锂电池生产项目。

    继而,由*ST猛狮出面,保力新等多个产业链上的公司被力邀前来三门峡投资。

    有了造车牌照,有了资本加持,也有了操盘手,三门峡的造车梦或许更有底气了。

    在《三门峡市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纲要(草案)》中,三门峡计划在“十四五”期间建设成全国重要的特种新能源汽车工业基地。

    三门峡5GWh高端锂电池生产项目现场内景 每经记者 任刚 摄

    造车之旅充满坎坷

    底气是有了,那具体的操作进度如何呢?

    首先来看5GWh高端锂电池生产项目,该项目于去年6月完成环评。在深交所互动易上,*ST猛狮于今年4月6日回复投资者称,上述项目一期已完成50%的土建工程,预计2021年底一期投产。

    不过,5月24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来到三门峡市城乡一体化示范区华阳路附近的5GWh高端锂电池生产项目所在地。现场看到的,仅有矗立起的两座未完工的钢结构建筑主体架构,偌大的一片土地上并未有施工的迹象。

    一位看守项目的员工告诉记者,该项目已经不干了,具体原因不清楚,听说是因为甲方(*ST猛狮)资金链断裂,没钱了。按照其说法,目前该项目的项目部都已经搬走了,剩下的钢材等东西前几天也都被拉走了。

    “今年2月28日放假后,十一局(即承建方中国水电十一局有限公司)的人来了,等着*ST猛狮的人来了继续干,但*ST猛狮的人就没再来,十一局通过当地政府来协调,也没有结果。”前述员工补充称,其是属于分包商的员工,1月份到现在的工资都还没发,因为*ST猛狮钱都没给承建方。

    三门峡5GWh高端锂电池生产项目现场内景 每经记者 任刚 摄

    针对这一说法,记者来到三门峡市城乡一体化示范区招商融资促进局,工作人员表示,5GWh高端锂电池生产项目是由办公室主任赵某负责,其对该项目比较了解,但赵某目前在外出差,工作人员给了记者一个赵某的电话。

    随后记者拨打了该电话号码,对方表示不了解项目情况,自己也很久没跟*ST猛狮方面联系,随后便挂断了电话。

    *ST猛狮方面,记者也多次拨打电话,但始终无法接通。

    事实上,作为5GWh高端锂电池生产项目的项目公司,去年10月29日和12月28日,*ST猛狮持有的三门峡猛狮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90%股权两次被挂上了拍卖网站,评估值8886.43万元的资产,起拍价从6220.50万元下调至4976.40万元,却两次均以流拍结束。

    “外引”难言成功,“内培”方面,据公开报道,近年来,三门峡地方政府曾在包括河南省内大力推介速达汽车产品,并有三门峡市城管局等本地多个部门采购了速达汽车的车辆。

    记者注意到,在去年底完成增资之后的速达汽车,仍在今年多次被法院列为了被执行人。

    而一旦合作不如预期的顺利,资本的联盟也往往容易从内部产生裂缝。

    启信宝显示,因民间借贷纠纷和金融借贷纠纷,河南高创在近期起诉北京致云,后者在上月中旬的终审中败诉。不过,由于一审判决书并未公开,上述纠纷是否涉及围绕三门峡造车的合作,外界也暂且不得而知。

    造车梦背后的资本局

    在三门峡的这一趟造车之旅中,资本是最大的助推力,而在这一场资本局中,北京致云又扮演了核心角色。

    2019年8月底开始,*ST猛狮与三门峡市城乡一体化示范区管委会、三投集团等陆续签署多份合作协议,协议的核心内容是*ST猛狮将注册地和总部由广东汕头迁至三门峡市城乡一体化示范区,并投建三门峡5GWh高端锂电池生产项目,联手打造三门峡示范区新能源产业基地。

    三门峡方面给予的回报则是,2019年11月,北京致云将全资子公司杭州凭德80%的股份转让给三投集团控股子公司三峡市财经投资有限公司以及河南高科,再以杭州凭德作为三门峡方面与*ST猛狮战略合作的实施主体之一,为*ST猛狮实施纾困解难。

    杭州凭德随后出面协助*ST猛狮进行债务重组,豁免了*ST猛狮4.31亿元债务,北京致云还向*ST猛狮无偿捐赠了3000万元。通过一系列操作,*ST猛狮在2019年实现归母净利润扭亏为盈,免于退市。

    在北京致云官方微信上,“主导并推动上市公司猛狮科技迁址河南三门峡及债务重组成功摘星”就被写在了“2020年北京致云大事记”中。

    通过*ST猛狮,三门峡还希望能够集聚更多的产业链上下游资源。

    *ST猛狮官网披露,2020年10月21日,保力新董事长高保清、京威股份董事长李璟瑜、深圳市五洲龙汽车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五洲龙汽车)董事长张景新、三门峡百姓汽车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百姓汽车)董事长郭振甫等到*ST猛狮深圳运营中心考察调研。

    考察的结果是,*ST猛狮和保力新、百姓汽车签署了合作备忘录,三方就在三门峡地区打造新能源产业集群事项进行了深入探讨并达成多项共识,初步就投资合作等事宜达成了框架性意向条款。

    *ST猛狮还直接表示,今后,将由*ST猛狮牵头,结合各方自身优势,共同为三门峡地区引入优质新能源产业,完善并优化当地的储能、电芯制造、新能源整车制造等新能源产业,共同推进三门峡地区新能源产业集群建设。

    保力新在2020年11月2日发布公告,其与三门峡市政府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将在三门峡建立西北生产基地,一期投资12亿元建设2GWh的动力电池项目,并将利用*ST猛狮现有的厂房先行建设。与上述和*ST猛狮的合作一样,三门峡方面将为保力新提供系列优惠和资金补贴。

    不过,这一2GWh动力电池项目目前暂无实质性进展。

    图片来源:摄图网

    谁来拯救速达汽车?

    除了培育产业链上下游以外,三投集团、北京致云、*ST猛狮、保力新等多路资本还欲参与三门峡本土企业速达汽车的资本运作,以“拯救”资金链紧绷的速达汽车。

    2020年12月31日,保力新发布公告,其全资子公司深圳安鼎新能源技术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安鼎)与三投集团、宁波致云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宁波致云)、百姓汽车共同签署协议,拟投资设立三门峡百姓新能源汽车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百姓基金)。

    百姓基金总认缴出资额10.01亿元,其中,宁波致云、深圳安鼎、百姓汽车、三投集团分别认缴出资额100万元、2亿元、5亿元、3亿元,将以“股权+债权”方式投资三门峡当地新能源汽车企业。

    在上述合伙人中,除了深圳安鼎和三投集团以外,宁波致云为北京致云的全资子公司,百姓汽车实则成立于2020年10月26日,由上海京工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京工投资)和宁波致云分别持股70%和30%。京工投资则由*ST猛狮副总裁樊伟持股70%。

    今年1月6日,在百姓基金都还尚未注册成立的情况下,新三板公司速达科技发布公告称,参股公司速达汽车在2021年1月1日召开临时股东会,有两个议案,议案一是审议百姓汽车向速达汽车投资6.49亿元、百姓基金向速达汽车投资5.99亿元事宜,投资完成后,百姓汽车和百姓基金持有速达汽车的股权比例分别为35.135%和32.432%,速达汽车注册资本达到21.2445亿元。如此,百姓汽车将成为速达汽车的控股股东。

    议案二是审议上述投资工商变更后,速达汽车以现金收购宁波正道京威清洁能源汽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宁波正道)100%股权、以现金加换股的方式收购五洲龙汽车100%股权的事项。

    五洲龙汽车由京威股份持股48%,如今已官司缠身,并成为失信被执行人。宁波正道则是北京致云的全资孙公司,而北京致云持有宁波正道的股份也是从京威股份收购而来。

    事实上,就在2020年12月3日,三门峡市城乡一体化示范区管委会才从李复活手中接盘,成为速达汽车新的实控人。在短暂接盘后,三门峡方面还是希望将这一“包袱”卸下。

    启信宝显示,目前,三门峡市城乡一体化示范区管委会仍然是速达汽车的实控人,百姓汽车和百姓基金均仅分别获得速达汽车0.0471%的股份。

    资本玩家北京致云

    在三门峡市“汽车梦”中扮演重要角色的北京致云,显得颇为神秘。

    据启信宝,北京致云成立于2014年,实缴资本1000万元,由袁媛和雷霄分别持股97%和3%。官网宣称,北京致云是一家专注于新能源汽车、环保新材料、清洁能源及智慧物流领域的精品投资银行,管理的私募股权投资基金规模总计30亿元以上。

    外界关于袁媛的公开资料极少,仅显示其曾任职于IBM、甲骨文和华鑫基金。而雷霄则是北京致云基金董事长,经济学博士,四川省什邡市招商顾问。

    不过,记者注意到,今年1月29日,北京致云官方微信上刊发了一首雷霄所做的诗《致上云霄》,以表达从创业成立北京致云,到后续一路创下诸多成绩的感慨,其中一句便是“偶遇仰融触汽车,初入门楣开视野”。

    可见,雷霄走上新能源汽车这条路,甚至于创立北京致云,或许都与仰融有着一定的关系。

    早在2017年,北京致云便参与到香港上市公司正道集团和京威股份合作造车的计划中,该计划包括宁波京威电池项目和宁波奉化清洁能源整车项目等。而正道集团的实控人则正是曾经叱咤风云的华晨宝马老总仰融。

    不过,京威股份很快在2018年造车梦碎。北京致云出面接盘宁波京威电池项目和宁波奉化清洁能源整车项目,其收购了京威股份持有的宁波京威动力电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宁波京威)的股权,以及正道集团和京威股份共同持有的宁波正道京威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正道京威)100%股权。

    宁波正道正是正道京威的全资子公司,也是其唯一的一家子公司。

    然而,北京致云对京威股份的5.6亿元股权转让款却一直未支付。在2019年计提1.60亿元坏账准备后,今年3月,京威股份发布公告称,综合考虑北京致云复函情况及截至2020年12月31日北京致云持有资产的情况,出于谨慎性考虑,在2020年度再次计提坏账准备2.32亿元。

    这不禁让人纳闷,在北京致云大手笔“纾困”*ST猛狮的2019年,京威股份为何没及时要回上述股权转让款?实际上,在2020年6月19日,*ST猛狮还发布公告表示,其向北京致云申请不超过5亿元的短期资金拆借额度,有效期自2019年年度股东大会审议通过之日起至 2020 年年度股东大会召开之日止。

    那么,股权转让款真的就要不回了吗?京威股份又为此进行了哪些努力呢?

    另一个疑惑在于,上述股权转让款悬而未决的情况下,今年年初北京致云又计划通过速达汽车收购京威股份持有的五洲龙汽车的股份,京威股份对北京致云的信任有些“超乎常理”。

    对于上述问题,京威股份方面回复《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称,因公司事务繁忙,不方便接受采访。

    地方政府的造车困境

    作为国民经济支柱性产业,汽车产业不仅是各地招商的重点,也是社会关注的热点。然而,在新能源汽车产业的拼杀中,各地并非都能遂心如意。

    对于三门峡“押宝”新能源汽车产业的可能原因及背景,中国汽车工业咨询委员会原主任安庆衡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一个是最开始大家对新能源汽车都不够了解,所以敢去做、敢投资,也因此,这不仅仅是大城市在做;再一个是一些大的项目总要找落脚点,它去大城市找土地、找支持都比较难一些,所以就去找小的地方。

    记者注意到,尽管去年10月国家发改委等6部门印发的《关于支持民营企业加快改革发展与转型升级的实施意见》提出,对新能源汽车、商用车等行业新增的产能,要求在符合市场准入要求的条件下,公平给予资质、认证认可,不得额外设置前置条件等。但与此同时,关于新能源汽车产能过剩的声音也开始出现。

    今年3月,江苏省发改委印发了《关于切实加强汽车产业投资项目监督管理和风险防控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直指个别新能源汽车项目违规建设生产、少数地方政府违规为汽车产业投资项目提供优惠条件、部分基层政府部门履行项目监管职责不力、一些整车企业产能利用水平低下或闲置产能规模较大等突出问题,必须引起高度重视并采取有效对策。

    “甭说三四线小城市,在哪弄整车企业都比较难,因为首先你得符合国家标准,然后你得在市场上站得住,消费者得认可。也不能说三四线城市造车就一定不行,但小地方投资不会很多,技术背景不会很强,现在的车要安全,性能好,供应链又得完整,又得智能化,这不是一个小企业就能做到的。”安庆衡补充道。

    而展望未来,矛盾可能也将依然存在。“三门峡这个汽车生产资质也有,但要干起来可能很难。但现在你说有了资质要放弃也不太可能,现在很多没资质的也还要弄呢。”安庆衡对记者说。

    封面图片来源:摄图网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