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部正在批量制造“千万人口城市”

    每日经济新闻 2021-05-27 22:53

    对比2010年第六次人口普查,中部六座省会城市排位刷新,其中,郑州、武汉、长沙三城入围“千万人口俱乐部”,合肥也站上了“900万+”台阶。三个“千万”,再加一个“准千万”,中部正在批量制造“千万人口城市”。

    每经记者 余蕊均  程晓玲    每经编辑 杨欢

    图片来源:摄图网

    七普数据公布后,郑州的进击之势引发热议。

    1260万常住人口,不仅使郑州一举反超南阳、周口,跻身河南人口第一大市,更力压武汉,成为新晋中部人口第一大城。

    对比2010年第六次人口普查,中部六座省会城市排位刷新,其中,郑州、武汉、长沙三城入围“千万人口俱乐部”,合肥也站上了“900万+”台阶。

    三个“千万”,再加一个“准千万”,中部正在批量制造“千万人口城市”。

    与此同时,中部头名与最末的差距进一步拉大,站在太原身后的山西,也是中部唯一一个十年间人口减少的省份。

    分化之中,中部将去往何方?新一轮十年周期已然开启,南昌和太原拿什么追赶?

    增量分化

    图片来源:摄图网

    先看区域整体格局。

    根据国家发改委2016年12月印发的《促进中部地区崛起“十三五”规划》,中部地区包括山西、安徽、江西、河南、湖北、湖南六省,国土面积102.8万平方公里,占全国陆地国土总面积的10.7%;2015年底人口3.65亿人,占全国总人口的26.5%。

    不过,最新七普数据显示,中部地区占全国人口的比重出现下跌,已降至25.83%,内部人口流向明显分化。

    其中,河南人口绝对增量最多,达到534.2万人,增长5.68%;

    安徽次之,人口增量为152.67万,而湖北、湖南和江西三地,十年人口增量均不足百万;

    山西则是人口减少状态——此番全国共有6个省份出现人口绝对值减少,还包括东北的黑吉辽,西部的甘肃、内蒙古。

    另一个需要关注的分化现象是,河南除省会郑州外,还有10个省辖市的常住人口也保持了正增长,所以其总体增量大于郑州的人口增量。

    而其余五省的总体增量均小于省会城市人口增量——如长沙十年常住人口增加300万人,湖南同期增长不到75万;山西人口整体减少约80万,太原人口增加了110.25万;湖北17个市州中,仅有5地常住人口在增长,其余均有不同程度下降。

    “第一城”之争

    图片来源:摄图网

    再聚焦来看中部省会。

    郑州以1260万人力压武汉的1232.6万人,首次登上中部人口“第一城”之位。但对于这两个千万级人口城市而言,“27.4万”的差距并非不可跨越。

    此前有人提出疑问:是不是疫情对武汉人口增长造成了一定影响?对比近年人口增长情况来看,郑州的增长势头的确优于武汉。

    2016年,郑州、武汉常住人口分别为972.4万、1076.62万,郑州比武汉少近100万人,二者人口增量则均为15万人左右,十分接近。

    此后几年,郑州常住人口增幅明显上升,增量从15万跃升至超过20万;武汉则“忽高忽低”,人口增量始终在12~18万之间徘徊。

    根据最新人口普查数据,过去10年,郑州常住人口增加397.4万人、年均增量为39.74万,武汉常住人口增加253.5万人、年均增量25.35万。也就是说,郑州平均每年要比武汉多增加14万人左右。

    有分析指出,郑州的高歌猛进离不开河南巨大的人口腹地优势。

    一方面,郑州的“人口首位度”已从2010年的9.17%提升至2020年的12.68%,但同时,这一数值在中部六个省会中排名最末,武汉的“人口首位度”达到21.34%。

    计算公式一样,基数不一样。河南(9935.55万)与湖北(5775.26万)之间,隔着不止一个山西。

    从长远看,比“易主”更需要关心的是,武汉人口结构存在的隐忧——“少的”最少,“老的”最多。

    虽然武汉的劳动年龄人口占比达到69.72%,领跑中部六城,但其60岁及以上人口比重达到17.23%,老龄化程度最深,而0~14岁人口比重仅为13.05%,在六城中占比最低。

    郑州则刚好相反,0~14岁人口占比19.05%,排在最前,60岁及以上人口占比12.84%,排在最后。

    末位之变

    图片来源:摄图网

    从人均指标来看,中部城市格局最大的变化,不在武汉郑州,而是合肥。

    2010年,中部六个省会城市的人均GDP排名依次为长沙、武汉、郑州、南昌、太原、合肥;2020年,这一位次调整为武汉、长沙、合肥、郑州、南昌、太原。

    从垫底的3.63万元到跨过10万元门槛,用“逆袭”来形容合肥也不为过。

    顶着“最牛风投”的名号、搭上长三角的快车,合肥近些年的成长有目共睹,跻身“千万人口俱乐部”应该不在话下。

    倒是南昌和太原,新一轮十年周期开启,该以何种策略应对变局、迎接挑战?

    如果从人口分布格局看,二者面临的境况倒有些相似。

    江西省内,有5个设区市的人口占比超过10%,其中,赣州最多,有897万人,但其2020年经济总量仅为3691.14亿元,人均GDP为4.12万元;

    山西11个地级市中,常住人口占比超过10%的有3个,排在太原之后的运城有477.45万人,但2020年GDP仅有1643亿元,人均GDP3.44万元。

    没有强有力的后盾支持,没有可以并驾齐驱的兄弟协同,也抱不到沿海发达城市的“大腿”,要从一众“强省会”的包围之中吸引人、留住人实现发展,真·不容易。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