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户规模首次破3,或预警另一种收缩型城市

    每日经济新闻 2021-05-27 11:24

    在全球城市研究中,“平均家庭户规模”正在成为一个越来越受关注的变量。一些研究者认为,城市收缩不能仅仅关注人口总量减少,“平均家庭户规模”收缩,实际上也是一种形式的“人口减少”。

    每经记者 余蕊均    每经实习记者 张易武    每经编辑 刘艳美    

    图片来源:摄图网

    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平均每个家庭户的人口为2.62人,比2010年的3.10人减少0.48人。这是自1953年第一次全国人口普查以来,平均家庭户规模首次“破3”。

    “家庭户规模继续缩小”“一家三口传统被打破”等话题迅速引发热议。

    事实上,在全球城市研究中,“平均家庭户规模”正在成为一个越来越受关注的变量。一些研究者认为,城市收缩不能仅仅关注人口总量减少,“平均家庭户规模”收缩,实际上也是一种形式的“人口减少”。

    问题是,在家庭户规模变化基础上的人口减少,对城市又将产生何种影响?

    2.62,从全球来看处于什么水平

    根据美国智库人口资料局(Population Reference Bureau)发布的2020年世界各国及地区的人口数据(注:因该统计并未包含世界上所有的国家和地区,比如中国,所以是不完全统计):

    2020年,世界“平均家庭户规模”为4.0,其中,规模最大的国家是塞内加尔8.7,最小的国家是瑞典1.9。按大洲来看:

    亚洲n/a,东亚n/a,东南亚4.1,南亚4.8,西亚n/a,中亚4.7;

    美国2.6,北美2.6,中美洲3.9,拉丁美洲3.4,南美3.3;

    欧洲2.4,东欧2.5,南欧2.5,西欧2.1,北欧2.2;

    非洲4.7,东非4.5,南非3.3,西非5.1,北非4.5,中非5.1;

    大洋洲3.2

    进一步对比来看,日本“平均家庭户规模”为2.4,韩国为2.5,而中国最新的“2.62”已经与美国持平,且直接逼近韩国、日本和欧洲平均水平。

    换言之,中国的“平均家庭户规模”已经相当于发达国家水平。

    人口保持低速增长,家庭户总量却在快速增加

    从历史经验来看,随着一个国家社会经济发展水平的提升,“平均家庭户规模”呈明显下降趋势。

    以美国为例,“平均家庭户规模”从1900年的4.60下降到1940年的3.68,2010年再降到2.58。美国2020年人口普查记录的“平均家庭户规模”是2.60,这也是美国自1900年开展人口普查以来,“平均家庭户规模”第一次增加,虽然只有微小的0.02。

    美国“平均家庭户规模”持续下降,原因主要在于“三人及以上户”所占比重下降、“单人户”和“二人户”所占比重上升所致。

    例如,1940年,美国“五人及以上户”所占家庭户总量比重为27%,而单人户所占比重只有8%;到2010年,二者几乎颠倒了过来,“单人户”所占比重上升到27%,而“五人及以上户”比重已下降到11%。

    美国对家庭户的划分,事实上分为“家庭户”和“非家庭户”。

    “家庭户”(Family Household)之下,又包括有子女夫妻户(Married Couples w/children)、无子女夫妻户(Married Couples w/out children)、单亲家庭户(Single Parents w/children)和其他家庭户(Other Family,比如几世同堂的家庭等)。

    “非家庭户”(Non-family Household)之下,又包括单人户(One Person)和其他非家庭户(Other Non-family,比如同居情侣等)。

    从总体构成来看,美国“家庭户”占比从1960年的85%下降到2020年的65%,而“非家庭户”占比从1960年的15%上升到2020年的35%。

    更细分层面上,主要表现为“有子女夫妻家庭户”占比下降,从1960年的44%下降到2020年的19%;“单人户”比重上升,从1960年的13%上升到2020年的28%。

    而导致家庭结构变化的主要因素,归结起来主要是年轻人晚婚晚育、夫妻少子无子以及老年人预期寿命延长等等,这些都已成为世界性的普遍现象。

    数据来源:人口资料局网站

    再看中国,我国没有区分“家庭户”和“非家庭户”,而是做了户口人数上的划分。按照《中国统计年鉴》划分标准,中国的家庭户分为一人户、二人户、三人户,以此类推一直到十人及以上户。

    按照联合国对家庭户的统计,以上两种标准都有,前者称为家庭户类型(Household Type),后者称为家庭户规模(Household Size)。

    由于统计方式差异,难以从家庭户构成角度解释中国“平均家庭户规模”的变化。但根据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有一个影响我国“平均家庭户规模”急速下降的因素是显而易见的,即家庭户总量的增加。

    数据显示,中国的家庭户总量,从2010年的40152万户增加到2020年的49416万户,十年增加9264万户;而上一个十年,家庭户总量仅增加5315万户。

    这其中的原因不难理解——过去十年,中国城镇化和住房市场快速发展,家庭立户水平不断提高,在人口保持低速增长情况下,户数总量的快速增加,自然就稀释了“平均家庭户规模”。

    家庭户规模变化,对城市意味着什么?

    城市化进程中,增长和收缩相伴相生。与“家庭户规模继续缩小”相对应,近年来“收缩型城市”也愈发受到关注。二者存在何种关联?家庭户又如何影响城市?

    美国城市研究机构“城市研究院”(Urban Institute)的最新研究认为,不能单从一个城市的人口总量变化来判断当地住房市场需求,家庭户总量的变化,其实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指标。“即使一个城市的人口在减少,但家庭户总量可能仍然在持续增加,对于住房需求市场而言,这是一个非常有价值的信息。”

    研究分别对比了2010年至2018年间,美国三个“铁锈带”城市——芝加哥、底特律和匹兹堡人口总量和家庭户总量的变化趋势,结果显示,虽然三个城市的人口总量整体呈下降趋势,但家庭户总量都有显著增加。



    来源:Urban Institute

    研究认为,城市人口总量和家庭户总量两条曲线的背离,是一个非常值得关注的现象,至少对于住房需求市场而言,它提供了比单一观察城市人口总量变化更加丰富的信息。

    无独有偶,2018年,国际顶级城市研究期刊“城市与区域研究”(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Urban and Regional Research)发表了一篇题为《收缩城市还是收缩家庭户?》的论文,同样以美国几个“铁锈带”城市为例,从家庭户规模变化角度解读收缩型城市。

    文章认为,当前关于收缩城市的研究往往局限于城市人口总量“增长-减少”的二元对立,而忽视了城市内部家庭户规模的变化。

    “当我们研究收缩城市的时候,有必要区分两种不同的人口减少,一种是因为人口流出导致的人口减少,而另一种则是因为家庭户规模收缩导致的人口减少。”可能的情况是,即使在没有人口流出的情况下,一个城市仅仅因为家庭户规模收缩,也会导致人口总量减少,成为另一种收缩型城市。

    文章根据美国1950年的家庭户规模,调整了底特律、费城和伯利恒三个“铁锈带”城市1950年到2010年的人口变化情况。结果显示,如果在保持1950年家庭户规模不变的情况下,底特律60年来实际人口减少47.6%而非61.4%,费城人口将从减少26.4%变为增长1.3%,伯利恒人口则由原来的增长13%上升到增长63.8%。

    来源:Hartt,Maxwell and Hackworth,Jason 2018.Shrinking cities,shrinking households,or both?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Urban and Regional Research

    由此可见,家庭户规模的变化,对一个城市人口总量的变化事实上影响非常巨大。正确认识和理解在家庭户规模变化基础上的人口减少,对于后续相应政策的制定,具有非常重要的参考价值。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