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县出圈之后:打工人请假回家看房,县长说一年挣够首付

    每日经济新闻 2021-05-23 12:34

    ◎在北京务工的曹县人老谢对家乡的房价并无不满:“最近曹县的房价还好了,大概不到5000元/平方米,几年前不行,有点高。”

    ◎曹县县长梁惠民表示,到曹县创业成本比较低、生活成本比较低。比如,在北上广可能一个月挣的钱买不了一平米房子,而“在曹县,一年挣够买房首付是没问题的”。

    每经记者 王佳飞    每经编辑 陈梦妤    

    “我不配。”

    当记者询问一位山东朋友是否是曹县人时,得到了这样的调侃式回答。

    因为一则短视频,曹县,这座位于山东菏泽的小县城从默默无名到爆火出圈,成为“超一线城市”,落位“北上广曹”,大家纷纷以曹县一环、二环等来确定自己城市的地位。

    如此“野”的火法,也令曹县县长梁惠民完全无惧凡尔赛:“一个城市,一个县城,有两座高铁的还为数不多,我们离牡丹机场是半个小时。”

    一个比较有意思的数据是,这一个月来,曹县的百度指数热度已全面碾压北上广。

    曹县近一个月的百度搜索指数

    “请假回家看房”

    “我一个朋友说曹县人均收入3000块,我觉得一般般,后来人家告诉我是比特币。”

    当“宁要曹县一张床,不要北京一套房”成为共识之时,承包中国1/3汉服生产、全国最大演出服基地、山东最大淘宝村等等县域经济的底盘也开始为人熟知。

    曹县一套房要多少钱?

    事实上,房地产在曹县似乎相当边缘化,甚至在政府工作报告中都难寻房地产踪迹。

    不过,曹县信息港的朋友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许多在外打拼的曹县人打来电话咨询房价情况,甚至有请假回来看房的。”

    在北京务工的曹县人老谢对家乡的房价并无不满:“最近曹县的房价还好了,大概不到5000元/平方米,几年前不行,有点高。”

    曹县信息港的朋友给到了比较准确的官方数据:“2021年5月,曹县新房价格约4687元/平方米,二手房价格4858元/平方米。”

    老谢的个人观点也得到了相关数据的佐证。安居客数据显示,2017年在很多城市因为限购而房价下跌时,曹县的房价却由3000元/平方米档一跃来到了5000元/平方米档。

    2018年,曹县房价继续上探,而就在这时,菏泽又为曹县的楼市助了一把力。2018年12月18日,菏泽市住建局表示取消新购和二手住房限制转让期限的有关规定,这被很多媒体解读为“放松限购第一枪”,随后2018年底曹县房价达到了接近7000元/平方米水平。

    2019年前3个月,曹县房价还基本稳定在6300元/平方米档,此后便开始下跌,目前维持在5000元/平方米上下。

    曹县房价走势 来源:安居客

    目前,曹县城区约有40多个在售楼盘,其中不乏头部房企。

    2020年2月24日,曹县签约项目5个,总投资55.6亿元,其中就包含投资30亿元的万达广场项目。同年,绿城也首次落子曹县。

    曹县的人口结构可能并不太利于当地房地产发展。曹县政府工作报告显示,2020年当地城镇化率达到48.4%,比2015年提高5.3个百分点,这比全国城镇常住人口化率的63.89%要低不少。

    老谢家在曹县农村,他的观点似乎可以代表相当大多数曹县当地人的看法:“我在老家有宅基地,将来肯定得翻盖,子女们又都不在曹县,我没有必要去买曹县县城的房子。”

    同时,曹县人口在2020年净流失达到了28万,这些都令曹县的房价在后期上涨乏力。

    不过曹县的长久发展都被大家看好。

    5月17日,梁惠民在返乡创业人员座谈会上上演大型凡尔赛现场:一个县城两条高铁,距离机场半个小时。抵达北上广深更为便捷了,所以说北上广深再加上曹县还可以。

    还在上学的朋友则说:“我的第一志愿是曹县大学,第二志愿是清华。”

    “一年挣够首付没问题”

    房地产市场的发展很大程度上受限于区域经济发展水平,而这恰恰是曹县的“强项”。

    爆红之后,能够继续维持话题热度和支撑房价的,依靠的是曹县“强大的”经济实力。

    我们都知道了,曹县的木制产品几乎垄断了日本的寿材,如今曹县的木制产业已发展到细木工板、刨花板、锯末板、纤维板、贴面板、指接板、家具、木雕、条柳编等12大门类3万个花色品种,产品出口到欧洲、亚洲、南北美洲等120多个国家和地区,近年来国内风靡的汉服有1/3也是来自这里。

    来北京之后,老谢常常会想起自己在家乡做木材生意的那段自由奔放的旧时光。当时的老谢和同乡一样,会到外地去收桐木,加工之后卖到后续的加工厂。

    “曹县搞木料加工的历史其实不是特别长,大概是上世纪90年代。有实力一点的曹县人开木料加工厂,一般实力的给别人打个工,总之就都开始做木料生意了。”

    “我们曹县本地的木料根本不够用,那时候我就骑着三轮车跑到临近的河南兰考、商丘拉木材。那时候我三轮车没有牌照,只能凌晨出门,收好了木料半夜再回来。”

    “后来为何不做出来打工了呢?”记者问。

    “污染。我是用带锯把木料锯成板子,产生的木屑像黄沙一样,风一吹是很脏的。后来要求我们对木屑进行污染治理,我是个小作坊承担不起这个成本,就放弃了。”

    “那时和现在比,什么时候挣得多?”

    “都差不多,现在稳定一点,以前总会有点波动,不过自由多了。”

    如果你认为曹县仅有传统产业那就错了,和走红网络一样,曹县更是一片互联网创业的热土。

    这里引用一下2020年的官方说法:“‘淘宝镇’‘淘宝村’分别新增13个、117个,达到17个、151个,占全省的1/7、1/4,实现了淘宝村镇域全覆盖。大集镇成为全省唯一淘宝村全覆盖的镇。建立“海外仓”7个,形成了全国唯一的木制品跨境电商产业带,多年稳居全国第二大淘宝村集群,被列入国务院落实重大政策措施真抓实干成效明显地方名单。”

    “曹县的电商什么都卖。”

    不过,抛去这些网红因素,老谢说:

    “曹县就是一座很平常的县城。”

    这就是传说中的曹县 来源:曹县人民政府官微

    曹县地区生产总值由“十二五”末的313亿元(全省65位),发展到“十三五”末的463.8亿元。2020年曹县城乡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分别由20239元、9691元增长到29232元、14971元,和其他区域并无太大区别。

    曹县县长表示,到曹县创业成本比较低、生活成本比较低。比如,在北上广可能一个月挣的钱买不了一平米房子,而“在曹县,一年挣够买房首付是没问题的”。

    按前述均价计算,一套100平方米左右的曹县县城房子,总价大概是50万元,首付十来万。这简直是当代年轻社畜的终极理想。

    或许生活本该这样。

    5月20日,面对铺天盖地的曹县流量,已经沉睡8个月的曹县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官方微博曹县发布幡然“顿悟”,更新了一条“曹县24小时”视频,针对网络热点,开始强推自己。

    曹县,请继续火下去。

    封面图片来源:曹县人民政府官微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