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拿什么留住26万大学生?

    每日经济新闻 2021-05-10 23:21

    昨天,在南京面向全体高校毕业生准备的一场特殊的毕业典礼上,市委书记韩立明对26.3万应届毕业生发出了“留人”邀请。回顾过去的引才政策,南京一直对“高层次人才”青睐有加。如今,亟需突破人口增长缓慢的“瓶颈”,被誉为“高教之城”的南京,又将目光落到了高校身上。

    每经记者 杨弃非    每经编辑 杨欢

    图片来源:摄图网

    “请同学们记着,你们是南京最想留住的幸运。”

    昨天,在南京面向全体高校毕业生准备的一场特殊的毕业典礼上,市委书记韩立明对26.3万应届毕业生发出了“留人”邀请。

    自城市“抢人大战”拉开序幕,城市毕业典礼不算罕见,但在南京尚属首次。即便动作不算最快,由市委书记亲自面向应届大学毕业生抛出来自城市的橄榄枝,在全国范围内仍算少有。

    南京也着急了?从常住人口上看,南京已经多年徘徊在800万量级,面对今年初提出的“未来五年内常住人口突破千万”新目标,南京需要一个增长的支点。

    回顾过去的引才政策,南京一直对“高层次人才”青睐有加。如今,亟需突破人口增长缓慢的“瓶颈”,被誉为“高教之城”的南京,又将目光落到了高校身上。

    01

    图片来源:摄图网

    不只是南京,整个江苏的人口增长情况都不容乐观。

    尽管在第七次人口普查数据公开前,不少城市并未在统计公报中披露去年的常住人口情况,但根据已公布的不完全户籍人口数据,去年,江苏省内已有4座城市陷入人口负增长的问题中。

    其中,除了泰州和盐城外,另两市扬州、镇江均位于南京都市圈的范围内,两市户籍人口分别减少了2.43万和0.91万。

    时间再往前推,人口的缓慢增长由来已久。

    以2019年为例。在全省常住人口总量仅增长19.3万的情况下,江苏各市均陷入了个位数的低增长。其中,泰州人口几乎无变化,而连云港则已经出现0.9万人的减少。

    尽管在省内增量最多,但总体来看仍属于缓慢增长的状态。根据现有数据,2015~2019年,南京的人口增量仅分别为1.98万人、3.41万人、6.5万人、10.12万人、6.93万人,5年间总共仅增加28.94万人,仅相当于部分人口增长大市一年的增量。

    有观点认为,江苏由于工业化和城镇化较早,长期以来人口出生率较低;而经济发展模式以制造业为主,并未形成一个市场中心,外来人口也较少。两方面原因,共同导致了江苏人口的低增长。

    但摆在南京面前的另一个更为严重的问题是,较高的老龄化水平将进一步抑制人口的增长速度。

    根据江苏卫健委此前发布的《江苏省2018年老年人口信息和老龄事业发展状况报告》,截至2018年末,江苏全省65岁以上户籍老年人口为1129.51万人,占比达16.03%;而根据南京市卫健委统计的数据,同期南京65岁以上户籍老年人口为99.65万人,占比也达到14.30%。

    换句话说,无论是省级层面,还是南京市本身,均已经超过了联合国有关“深度老龄化社会”的标准,即65岁以上老年人口比例超过14%。

    据南京市统计局发布的一项分析报告,“目前南京市人口老龄化加快,老年人口增长速度快、基数大,社会面临严峻的养老负担的压力,给我市经济和社会又好又快发展带来了严峻的挑战”。

    其中,由于劳动年龄人口的加速下降,导致“人口红利”可能不再延续,在劳动力供给不足的同时,还将影响到劳动力的供给质量。

    图片来源:南京市统计局

    02

    图片来源:摄图网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大量的高校资源为南京破解人口增长困境、摆脱老龄化迅速加深难题带来了新的可能。

    根据各市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南京以75.7万名本专科在校生在主要城市中排名第八,在长三角地区排名第一。

    而在53所普通高校中,仅本科高校就有34所,在高校的多个指标上均全国领先,甚至引来深圳市委书记王伟中评价,“特别羡慕南京,南京有那么多高校和那么多院士”。

    “高校”也被视为南京引才的一个重要标签。

    2017年,一篇题为《醒醒吧,南京!你为什么留不住优秀的年轻人?》的文章在南京广泛传播。

    作者指出,当时,一大波年轻人正在“逃离”南京,尤其是“985、211高校的应届毕业生”。文章甚至直言,“南京,你对不起你所拥有的高校”。

    随后,如何用好高校资源的问题,在南京多次引起讨论。

    2018年,南京的“新年第一会”以“创新名城建设大会”为主题。时任南京市委书记张敬华指出,“与深圳、广州、杭州等城市相比,南京的科教、区位、文化等优势没有充分挖掘和发挥。”

    同年10月,南京市委主要领导率团赴清华、北大,就深化校地合作创新进行对接交流,并带着“政策大礼包”向两校发出“南京邀请”。但也有人提出疑问,“与其吸引清华北大的优秀学生,不如先留住本地的优秀学生。”

    如何利用高校引才?在一众城市纷纷上场的“抢人大战”中,南京的反应并不算快。

    2019年2月,南京宣布,将自2018年3月1日起执行的《关于大学本科及以上学历人才和技术技能人才来宁落户的实施办法(试行)》继续试行一年。同时在积分落户政策上略有放松,由“2年内连续缴纳社保”变为“累计缴纳社保不少于24个月”。

    在当时,相比西安大降门槛,苏州数次升级,杭州、广州等城市不断加码,南京的人才政策变化并不大,甚至被不少人吐槽“不痛不痒、几乎没有存在感”。

    更受关注的是2020年的一项“真金白银”引才措施。

    根据媒体当时报道,在要求各级财政精打细算“过紧日子”的情况下,南京拿出10亿为研究生提供十万个见习岗位,用作见习补贴、就业留用奖励等。对此,张敬华直言,“宁可政府再紧一紧,宁可缓建一批项目,也要在引才上再加把劲。”

    此举目的,正如时任南京人社局局长刘莅所说,既是提升南京青年人才中硕博人才的占比,同时也将吸引更多外地户籍高校毕业生来宁就业创业。

    不难看出,聚焦高层次人才,已成为南京通过高校引才的一个重要内容。事实上,在南京此前提出的“一枢纽三中心”建设目标下,作为首要目标的“国家高层次人才中心”也透露出南京的勃勃雄心。

    03

    图片来源:摄图网

    以高校引才、引人,这一做法效果究竟如何?

    从引才的角度来看,2019年南京曾对外透露一组数据:当年前10个月,南京新增就业参保大专以上毕业生人数达35万以上,而2018年全年,该数据为34万。换句话说,在一年零十个月的时间内,有将近70万大学生实现了在南京就业。

    作为对比,2019年邻省省会杭州引进35岁以下大学生21.2万人,助推全年新增常住人口55.4万人。若仅粗略对照,南京引进大学生的规模更大。

    而从引人的角度来看,与杭州不同的是,大学生的数量并未能最终体现在人口的增长上。根据上文提到的数据,自2015年至2019年5年间,南京常住人口仅增加了28.94万,尚不足70万的一半。

    事实上,在人口增长上,浙江与江苏二省也表现出了截然不同的发展态势。

    同为长三角经济大省,浙江2019年常住人口增长113万,是江苏的近六倍。其中,除杭州实现大幅增长外,宁波常住人口增长值也高达34万,均超过江苏一省的增量。而即便是经济发展水平不及南京的嘉兴,常住人口增量也达到7.4万,仍高过南京“一头”。

    一方面,浙江城市人口出生率普遍高于江苏城市,为人口增长打下了良好的基础。另一方面,这也与浙江经济发展的特点有关。

    江苏省社科院研究员田伯平曾对媒体分析,浙江以市场为中心,依托各种全国性的市场做后盾,大力发展民营经济,外来人口留下来的空间更多,市场内部的雇佣人员和围绕市场而发展的人员都比较多。

    一个例子是,在全国工商联发布的2020年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榜单中,南京仅6家企业入围,而来自杭州的企业则有39家。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对于南京来说,仅锁定如何留下大学生仍然不够。如何真正让大学生融入当地、成为新南京市民,才是最终的问题所在。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