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全国政协委员、隆鑫控股董事会主席涂建华:回收拆解成汽车全产业链中的弱项

    每日经济新闻 2021-03-10 16:34

    ◎隆鑫控股董事会主席涂建华认为,民营制造企业进行智能化升级有三难:一是换代成为痛点,二是融资仍是难点,三是技术存在盲点。

    每经记者 王琳    每经编辑 张海妮    

    全国政协委员、隆鑫控股董事会主席涂建华。图片来源:企业供图

    当“四化”(电动化、智能化、网联化、共享化)给传统汽车行业带来风云激荡,作为动力交通工具的另一个子类,国内摩托车市场也在悄然发生着变化。

    2020年,宝马摩托车在中国市场销量同比增长超3成,消费升级下国内高端摩托车市场孕育着新的机遇,也是各方争夺的焦点。欧洲、日本四大摩托车企业签署协议,共同开发标准化的可换电池系统,以锂电池为动力的电动摩托车日渐流行,既是机遇,也是挑战。

    另一方面,智能制造的浪潮奔涌袭来,作为我国传统制造业的摩托车产业,如何进入转型升级的快车道,强化内功,关乎企业的未来。

    机遇如何把握?如何迎着阵痛趟出转型升级的变革之路?在全国两会召开之际,《每日经济新闻》(以下简称NBD)记者对全国政协委员、隆鑫控股董事会主席涂建华进行了专访。

    国内摩托车市场消费升级趋势显著

    NBD:您如何看待国内摩托车市场的消费升级趋势?隆鑫将如何抓住消费升级的机会?

    涂建华:改革开放使城乡居民生活水平逐年提高,国内摩托车市场消费升级趋势显著,一些品牌的大排量摩托开始热销。摩托车除了作为交通运输工具的功能以外,休闲娱乐等市场也在快速增长,这是一个可喜的变化。

    隆鑫积极关注市场变化,用心研究消费者的新需求,开发和制造适销对路的新产品,我们已推出“VOGE无极”高端摩托车品牌,并已有多款车型。我们正不断学习欧洲高端动力设计理念与技术精髓,增强在高端摩托车整车及发动机制造领域的国际竞争优势。

    NBD:您如何看待摩托车的电动化前景?

    涂建华:近年来,发展以电动车为代表的新能源汽车,是我国汽车产业提升国际竞争力的重要举措。摩托车作为动力交通工具的一个子类,必然会随着汽车的发展趋势,增添以电动为主的新能源摩托车发展新领域。所以说,发展电动摩托车是大势所趋。

    NBD:“双循环”新发展格局下,您如何看待我国摩托车的行业政策和管理措施及其变化?

    涂建华:“双循环”新发展格局下,中国摩托车行业扩大发展,迎来新的机遇,也获得了更大的经营舞台。“双循环”新发展格局不但会扩大国内市场,同样会推动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提升技术和制造水平,参与国际竞争。

    但是,由于国内许多城市仍实行“禁限摩”的老做法,限制了摩托车消费,甚至或使中国摩托车工业失去转型升级的机会。

    事实上,近年来,中国高端摩托车市场蓬勃兴起,解除城市“禁限摩”和适当降低摩托车消费税,不但有助于扩大内需,疏解交通拥堵,同时也对行业提升科研制造水平,参与全球中大排量摩托市场竞争,具有重要意义。

    另外,摩托车是我国城乡居民,特别是中低收入群体主要的道路交通运输工具,发展好中国的摩托车工业,对于全面推进乡村振兴也有促进作用。

    汽车产业链的回收拆解环节待加强

    NBD:在今年的政协提案中,您提出探索形成汽车全产业链闭环生产模式,尤其保障报废汽车回收拆解产业健康发展,如何看待这一产业的发展现状?

    涂建华:据统计,2019年我国汽车回收量仅为195万辆,为保有量的0.75%,与美日德的拆解率5.6%、7.2%、6.9%存在明显差距。相比发达国家,我国汽车回收拆解行业起步晚、规模小,法律法规的制定及执行、商业模式的探索、拆解技术等方面均存在较大差距,造成大量报废汽车流入黑市,经过非法改造后在三、四线城市销售,或经地下拆解后将五大总成等零部件翻新销售,造成了严重的环境污染和交通安全隐患。

    所以,我国报废汽车回收拆解产业应是汽车全产业链闭环中的一个弱项,这个环节不加强,会对全产业链可持续发展带来消极影响。

    提案建议保障报废汽车回收拆解产业健康发展,主要从三个方面入手:一是靠政策导向,借鉴国际先进经验,保护正规企业积极性;二是呼吁行业合作,汽车全生命周期产业链不局限于整车生产,还应包括废旧车辆回收和拆解,建议汽车行业和拆解行业开展行业联动,探索产业合作方式,共谋循环发展之路;三是靠企业自身苦练内功,负重自强。

    NBD:您今年提出的另一项提案,与报废动力电池的回收有关,这一行业目前还存在哪些发展问题?

    涂建华:据统计,我国累计报废动力电池将超过20万吨,市场规模超101亿元。但废旧动力电池的回收途径、安全拆解、环保处理、产品质量保证以及再利用技术,仍是行业面临的共性难题,亟须联合建立一个完善的回收体系、规范的标准体系和强有力的国家级工程研究中心,保障行业健康发展。

    我的提案涉及四点建议:一是出台更具支撑力和强制力的法律法规,约束非正规废旧电池回收行为。二是建议废旧动力电池采用逆向物流方式,并强化溯源管理等监管机制。三是利用补贴机制和优惠政策提高企业和消费者的积极性,形成公平和良性的竞争机制,推动产业健康发展。四是借鉴世界先进技术,完善适合我国市场的电池回收技术及工作模式。

    民营制造企业智能化升级存三大难点

    NBD:据您了解,民营制造企业进行智能化升级还存在哪些顾虑?

    涂建华:我认为有三难:一是换代成为痛点。智能化转型意味着革故鼎新、淘汰旧产能。对于传统制造型民企,前期投入巨大的生产资料,如设备、产能、零配件库存成了大“包袱”。同时,智能化升级对制造体系更新、产品结构调整、人才资源配置等方面提出了更高要求,是一项需要综合考虑的系统工程,牵一发动全身,不可能一蹴而就。对于更多的中小型民企来讲,旧的经营模式难舍、试错成本太高,既担心投入风险,又怕丧失市场机会,从而产生观望心理,这些原因均导致了创新意愿不高。

    二是融资仍是难点。智能制造产业门槛高、投入大、风险多,解决民营制造企业向智能制造转型中的资金问题,对一直饱受“融资难,融资贵”困扰的民营企业来讲,资金是最大的挑战。不少民企前期已布局智能化转型,而因后续资金不足前功尽弃的教训不在少数。

    三是技术存在盲点。对于广大中小规模制造业民企,受限于技术门槛,无法真正通过智能制造有效改善自身的管理。例如:一些中小规模工厂自己找软件公司提供制造云服务,却因这些软件公司不熟悉工业领域,导致提供的方案缺乏指导性,无法实施,这是中小企业信息化建设失败的主要原因。

    NBD: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是当前的一个经济热点。您认为,地方政府在帮助两地民营制造企业转型升级方面还可以做哪些事情?

    涂建华:地方政府可以促进两地制造业优势互补,形成“1+1>2”的融合格局,并打通大数据接口,融合工业互联网一体化发展,这需要各政府职能部门做大量的协调、牵线和组织的工作。

    与此同时,建议政府优先扶持成渝主要的制造型民企,特别是民生贡献高、带动效应强的龙头制造企业,帮助成渝民企抓住疫情后世界产业链重构的机遇,更好地组织生产,盘活汽摩、电子等支柱,带动产业链整体向上。

    另外,成渝两地制造业升级既需要先进技术,又需要高端人才。因此建议相关部委出台政策,鼓励更多国家级创新中心在成渝落地,引导高端制造人才在两地落户。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