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人大代表、阳光电源董事长曹仁贤:建议收紧碳排放权配额,尽快完善碳市场

    每日经济新闻 2021-03-07 16:21

    ◎曹仁贤建议,从严核算碳排放基准值,尽快、逐步降低碳排放配额免费比例。

    ◎曹仁贤建议加大可再生能源推广应用,推进可再生能源与生态环境协调发展。

    每经记者 胥帅    每经编辑 张海妮    

    全国人大代表、阳光电源董事长曹仁贤。图片来源:企业供图

    全国“两会”召开,碳中和成为今年最被热议的焦点之一。

    “两会”期间,《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专访了全国人大代表、阳光电源董事长曹仁贤,他表示,此次参加“两会”提出了四份议案,分别涉及加快制定完善并颁布实施能源法、收紧碳排放权配额,尽快完善碳市场、加大可再生能源推广应用,推进可再生能源与生态环境协调发展、关于增加土地供给支持光伏、风电大规模开发等。

    而在议案之中,碳市场建设在最近成为资本市场热点。曹仁贤建议从严核算碳排放基准值,尽快、逐步降低碳排放配额免费比例。

    建议尽快完善实施能源法 

    2020年4月,《中华人民共和国能源法》(征求意见稿)再次公布,引起能源界的强烈反响。

    全国人大代表、阳光电源董事长曹仁贤的议案之一是加快制定完善并颁布实施能源法。

    据统计,我国能源领域碳排放占总排放的55%以上,大部分来自于化石能源燃烧。

    “要实现碳中和,化石能源消耗必须尽快减少,能源结构亟需转型。加快化石能源向可再生能源转型,加速能源系统深度脱碳进程,是实现国家生态目标的必然路径。”曹仁贤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作为世界第一大能源生产国和消费国,尽管我国有《中华人民共和国煤炭法》、《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力法》、《中华人民共和国节约能源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可再生能源法》等单行法。但由于一直缺乏能源高质量发展建坐标、指方向的纲领性上位法,使能源单行法之间缺乏统一协调,也无法处理能源结构优化发展进程中的各种问题。曹仁贤认为,我国提出碳中和目标以后,以“清洁低碳、安全高效”为宗旨的能源战略,必须要有更高层面的能源法来统领。

    为此曹仁贤建议,将《中华人民共和国能源法》列入全国人大常委会2021年立法计划。同时,他还建议国务院能源主管部门、法律主管部门加快完成《中华人民共和国能源法(草案)》起草工作,并尽快颁布实施。

    建议降低碳排放配额免费比例 

    曹仁贤议案中涉及最近市场热议的碳排放。

    “碳排放权交易作为一种基于市场的生态机制,对有效减少全社会减排成本,实现国家生态目标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目前已在全球范围内成为推动气候治理的有效手段。”曹仁贤说,但是目前全国碳市场存在仅覆盖发电行业,对年排放2.6万吨二氧化碳当量(综合能源消费量约1万吨标准煤)以下企业不纳入考核,纳入企业碳排放基准值核算过于宽松,配额清缴义务设定上限对地方分配配额缺乏监督机制等问题,“这导致对纳入监管的企业减排约束力极其有限,甚至都拿到了‘免死金牌’,这和目前减碳降污的紧迫形势背离”。

    碳排放的市场机制是指碳排放配额不足或者超排的企业可在市场购买指标。

    最近一段时间以来,碳中和是资本市场格外关注的一个领域。3月2日到3月4日,同花顺碳中和板块逆势大涨超10%。而从全球市场价格变化看,碳价一直在上涨。根据全球碳价市场变化,2014年才5美元/吨,而到了去年3月,欧盟碳价已是35美元/吨,6年涨了6倍。根据世界银行的估计,2030年前的碳价要涨到50美元~100美元/吨。但中国碳价还是远远低于国际市场,中国碳价的高段价格也没有超过130元/吨。

    曹仁贤建议,从严核算碳排放基准值,尽快、逐步降低碳排放配额免费比例。

    “ 现行碳排放基准值以行业平均值作为核算标准,建议尽快下调基准值,以市场手段推动行业技术进步,提高企业减排积极性。”曹仁贤表示,目前欧盟配额免费比例为90%,国内的广东省地方碳市场配额免费比例为95%~97%,剩余配额均采取拍卖等方式有偿分配。建议下一年度碳排放配额免费比例设定为97%,后期逐年降低至90%,剩余配额以拍卖等方式有偿分配。

    同时曹仁贤还建议,扩大全国碳市场覆盖行业和取消纳入企业门槛,“建议尽快将石化、化工、建材、钢铁、有色金属、造纸、民航等重点行业纳入全国碳市场交易体系,不再设立年排放2.6万吨二氧化碳当量门槛,避免大量中小企业排放不受约束,造成碳排放公平义务的缺失。”

    曹仁贤还建议,取消配额履约缺口上限值为企业碳排放量20%的规定和建立健全对地方分配配额的监督机制。对于前者,曹仁贤认为,建议取消上限值,促使高污染、高排放企业逐步退出,推动我国产业结构转型和经济高质量发展。至于后者,曹仁贤表示要防止地方对高排放企业擅自增加配额予以保护,建议国家生态环境主管部门建立定期检查和聘请第三方机构核查等监督机制,保证配额分配公开公平公正。

    建议增加清洁能源的土地供给 

    在曹仁贤的另外两份议案中,他主要针对阳光电源所处的光伏等新能源领域。

    曹仁贤建议加大可再生能源推广应用,推进可再生能源与生态环境协调发展。

    “建议出台专项政策,统筹推进可再生能源与生态环境协调发展,加大可再生能源推广应用。”曹仁贤向记者表示,建议生态环境部出台专项政策,明确在经过科学论证的基础上,允许在生态红线范围内非核心区域建设可再生能源发电项目。项目建设遵循“生态优先、综合利用、持续发展”的原则,通过生态与产业结合的模式,实现可再生能源产业与农林牧渔、旅游休闲等深度融合,统筹推进我国可再生能源推广应用与生态环境协调发展。

    同时,曹仁贤希望针对光伏发电项目,简化审批流程,加快审批效率,“由于光伏发电项目建设周期短(一般不超过6个月),且能源主管部门对项目投运时间又有严格要求。建议各级生态环境主管部门,对光伏发电项目的环境评价批复和环保验收批复,特事特办,简化审批流程,加快审批速度,为加快我国可再生能源开发利用保驾护航。”

    曹仁贤建议,增加土地供给支持光伏、风电大规模开发。

    “合理论证国土空间规划,给光伏、风电预留足够的发展空间。”曹仁贤说,光伏、风电作为可再生能源,是绿色环保产业,项目建设和运营期间不仅不会对生态环境造成伤害,各类“新能源+”的创新应用模式反而可以防风固沙、涵养水源、改善当地脆弱的生态系统。因此建议在土地空间利用规划中,统筹考虑新能源用地空间,科学合理论证生态保护红线、永久基本农田、城镇开发边界等空间管控三条边界,有序布局,为新能源项目可持续发展预留、腾挪空间,支持项目建设。

    曹仁贤希望通过推广农光互补,出台专项政策,加大土地供给,支持光伏发展,“可放宽农用地建设光伏项目限制条件,明确除基本农田外,一般耕地、高标准农田、基本农田储备区、粮食生产功能区、农产品生产保护区等农用地在切实落实农光互补建设标准的前提下均予以支持。”

    曹仁贤还建议,建立光伏、风电用地“负面清单”,明确土地利用核心限制性条件,进一步放开光伏、风电用地限制。放开“负面清单”以外的光伏、风电用地限制,增加土地供给范围,促进光伏、风电产业健康、可持续发展。此外,曹仁贤还表示,建议针对光伏、风电项目建设用地部分,安排专项指标,不纳入地方建设用地总规模管理。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