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迁址、剥离子公司股权 延安必康能否化解资金困局?

    每日经济新闻 2020-11-30 16:37

    在股权转让、独立上市均告失败后,延安必康旗下子公司九九久新一轮的股权转让计划能否成行,仍有诸多悬念。

    每经记者 王琳    每经编辑 梁枭    

    控股股东占用上市公司资金多年,是延安必康(002411,SZ)控股股东新沂必康新医药产业综合体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沂必康)多年来资金窘迫的写照。

    就像在两年前迁址陕北延安一样,这些年,延安必康一直仍在寄望于迁址,或是与新的地方政府合作,为自己以及新沂必康寻求出路。

    而在辗转于江西樟树、深圳等地后,近期,武汉成为了延安必康二次迁址的目的地。

    在此之外,将旗下资产变现,或是另一个自救的途径。但在股权转让、独立上市均告失败后,延安必康旗下子公司江苏九九久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九九久)新一轮的股权转让计划能否成行,仍有诸多悬念。

    迁址辗转多地终“情定”武汉?

    谈及与地方政府合作,对于延安必康及其控股股东新沂必康来说,可算是惯常手法了。而目的,在合作的表面下,最终还是希望借此为自身脱困。

    2018年,新沂必康已深陷债务紧张的舆论,实控人李宗松果断与延安市政府合作,将必康股份(延安必康前身)从江苏迁至陕西延安。延安市方面则一度计划接盘延安必康,成为新的实控人。

    但很快,这两者在资本与业务层面的合作,都几乎不了了之。

    债务危机始终没有解决,2019年4月下旬,江西省樟树市政府相关领导到访必康山阳基地。5月上旬,新沂必康就与樟树签署框架协议,号称计划在樟树市投资100亿元建设中国药都必康大健康产业园项目,占地1500亩。

    不过此后,在公开渠道上,记者未再见到上述合作后文。

    今年年初,延安必康又抛出了一个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声称有意同新沂必康一起,将企业总部布局深圳。

    直到本次,延安必康最终“情定”武汉。

    只是,这次迁址又能否最终成行呢?延安必康方面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此前布局深圳总部仅是一个意向,但如今公司选择了武汉,后续也只待进行股东大会以及工商变更了。

    九九久股权出售仍有悬念

    当然,不论是迁址,还是来自地方政府的支持,恐怕都是“远水难解近渴”。

    于是,将子公司九九久变现便已提上了日程。

    自2018年以来,延安必康已将所持有的九九久100%股权,依次向东方日升、前海弘泰基金进行了“推销”,以及谋求将九九久单独上市。除了在2018年12月成功向东方日升转让12.76%股权外,其余均告失败。

    直至本月13日,延安必康公告,拟将持有的九九久74.27%股权转让给新宙邦(300037,SZ),13%的股权转让给关联方周新基。

    但悬念依旧存在:本次股权转让的前提之一,是需解除九九久股权的质押和冻结。

    今年6月,延安必康所持有的九九久87.24%股权质押给招商证券,目的是为“18必康01”公司债进行增信。截至今年4月底,该债券未付本息合计约7.53亿元。

    按照增信协议,今年年底和明年4月26日前,延安必康需分别兑付本金的50%及相应利息。

    2020年半年报显示,截至今年6月30日,延安必康货币资金为6.32亿元,其中受限资金4.17亿元。

    而因融资租赁合同纠纷,今年6月底,延安必康持有的九九久股权还被法院冻结,案件涉案金额超8000万元。

    记者注意到,延安必康自救的同时,实控人李宗松也在自救。不过,“施救”的则是延安必康。

    今年9月,延安必康与徐州北松产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松产业)签署协议,收购北松产业持有的徐州北盟物流有限公司100%股权,回笼资金14.82亿元。工商资料显示,北松产业正是由李宗松实际控制。延安必康在三季度业绩预告中指出,并购后合并报表产生的非经常性亏损约8200万元

    封面图片来源:摄图网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