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个月净亏7亿美元,拟IPO募资10亿美元,Airbnb执意上市为哪般?

    每日经济新闻 2020-11-18 18:31

    当地时间周一,全球民宿短租平台Airbnb在美股正式递交了IPO招股书,计划募资10亿美元。面对新冠疫情不确定性和监管、诉讼风险,Airbnb仍然决定要上市,它还有其他选择吗?

    每经记者 李孟林    每经编辑 高涵    

    受新冠全球大流行和美国总统大选的影响,共享经济元老爱彼迎(Airbnb)今年的上市进程一拖再拖。当地时间周一,Airbnb终于公布了初步招股书,外界也得以首次一睹这家全球最大民宿短租平台近年来的财务细节。

    Airbnb计划在纳斯达克上市,股票代码ARNB,但此次招股书没有标明定价区间,融资额度虽然标为10亿美元,但外界猜测这个金额只是初步招股书的临时数字,后续将会修改。据路透社此前的报道,Airbnb计划以300亿美元的估值寻求上市,预计融资30亿美元。

    在招股书的风险因素一栏,新冠疫情持续的“重大负面影响”被Airbnb列为首要的风险因素,但如今疫情仍然充满不确定性,它又为何执意上市?

    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有分析人士认为是形势所迫,有人则认为是恰逢其时。民宿研究平台AirDNA联合创始人Tom Caton告诉记者,移动办公的趋势对Airbnb而言是一个重大的中期利好。

    在辉瑞和Moderna新冠疫苗先后传出超高有效性的消息之后,Airbnb上市后的表现,将成为观察投资者对全球旅游业复苏前景判断的风向标。

    Tom Caton 图片来源:AirDNA官网

    最好的时机?

    Airbnb从成立以来每年都在亏损,盈利前景仍不明朗。2015~2019年5年合计净亏超10亿美元。2020年前三个季度营收为25.2亿美元,同比下滑31.8%;净亏损同比翻了一倍多,达6.97亿美元;经营活动中使用的现金净额为4.906亿美元,同比减少9.097亿美元。

    招股书显示,在全球新冠疫情最严重的春季,Airbnb的订单量遭遇断崖式下跌,二季度营收下滑72%。三季度营收同比下降近19%,但在订单量回升和大幅削减成本的情况下实现了2.19亿美元的盈利。然而,由于冬季疫情反弹,欧洲多国重新实施封锁,Airbnb预计四季度订单和营收的同比下滑幅度将高于三季度。

    种种不利因素之下,Airbnb为何选择在此刻上市?

    生活服务电商分析师陈礼腾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当下绝非Airbnb上市的最佳时间点,此举或是为了筹集更多资金以支撑公司的运营发展。此外,据外媒报道,Airbnb员工的期权多数将在2020年11月至2021年中旬陆续到期,如果此时不上市,则这部分期权将变得没有价值。

    不过在Tom Caton看来,Airbnb的上市时机可谓“完美”。“虽然出行是受新冠疫情打击最严重的行业,但是出门旅行仍然是人类的基本需求,比起人群聚集的传统酒店,以Airbnb为代表的民宿短租是当下最安全的选择。”

    从数据上看,这一观点或许有据可依。Airbnb的三季度营收同比下跌近19%,而在同一时期,传统酒店业巨头万豪营收下跌66%,希尔顿跌61%,温德姆跌40%。

    此外,疫情之下,虽然多国实体经济陷入衰退,资本市场波动加剧,但今年以来美股科技股却一路高歌猛进。Tom Caton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如果Airbnb能够凸显自己的科技属性,其股票可能会受到投资者的追捧。

    即使新冠疫情仍将持续一段时间,但Tom Caton预计,移动办公的趋势对Airbnb而言是一个重大的中期利好。Airbnb在招股书里也指出,新冠大流行下的远程工作模式加快了人们频繁更换居住地的趋势,旅行和生活的界限正在模糊,而Airbnb能有效承接这部分需求。

    监管存风险

    Airbnb在其招股书中还写到,各国“复杂,不断进化,有时候模棱两可”的监管政策也对其构成营业风险。

    据《金融时报》11月8日的报道,欧盟“很有可能”会将Airbnb纳入《数字市场法案》(Digital Markets Act)的监管范围之内。这一法案是欧盟20年来对互联网企业监管的首次全面修改,初稿预计将在12月初提交,将重点打击滥用互联网“守门人”地位的大型数字平台。同时,欧洲酒店行业在新冠疫情冲击下,也加大了游说力度,要求加强对Airbnb和Booking.com这些在线订房平台的监管。

    Tom Caton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数字市场法案》的打击对象是谷歌,苹果,亚马逊这些既作为售卖服务和产品的平台,又同时给自家产品和服务以倾斜性待遇的巨头。“如果Airbnb也被划为同样性质的平台就‘太冤了’”。

    他认为,Airbnb并不拥有任何房源,因此不存在和房主进行同质竞争的问题。即使被纳入监管范围,对其主营业务产生的影响也会很有限。

    在监管问题之外,美国已经有一批Airbnb房主已经在11月初发起了对该公司的集体诉讼,原因是Airbnb在疫情期间实行了向取消订单的客户全额退款的政策,而依照此前的规则,房主有权对取消订单的顾客收取违约金。

    美国消费者维权公司FairShake的联合创始人Max Kornblith告诉记者,已有数百名Airbnb房主因为对退款政策的不满而向该公司寻求帮助。他认为,Airbnb只是扮演了一个住客和房东之间的中介角色,无权单方面推翻房东和住客之家的合约,因此这场诉讼赢面很大。

    但Tom Caton认为这场诉讼的时间过于接近IPO,相当可疑。“Airbnb在疫情的冲击下,要照顾房东和住客的利益,实属两头为难。他预计最终形成集体诉讼的可能性不大,即便房主胜诉,对Airbnb的估值也不会有太大影响。

    图片来源:摄图网

    跌宕上市路

    2007年,Airbnb的两位创始人 Brian Chesky和Joe Gebbia在旧金山合租了一套公寓。一开始他们建立网站只是想把气垫床租给来旧金山开国际会议的人以补贴房租。如今,这个网站已经成为在全球220多个国家拥有400万房主,超过560万活跃房源的巨型平台,并改变了一代人的出行方式。

    作为共享经济领域的先行者,成立12年的Airbnb本来计划在今年3月上市,然而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搅黄了这一计划。全球疫情在春季初夏达到第一波高峰,出行和住宿产业几近停摆。Airbnb二季度营收下滑72%,3月和4月取消和改期的订单甚至超过了这两个月的新增订单。

    重压之下,Airbnb奋力求生。4月,Airbnb分两次融到了20亿美元的“救命钱”,不过条件相当苛刻。第一笔10亿美元融资包含贷款和股权投资,Airbnb需要支付超过10%的利息,而且投资者在180亿美元估值的基础上获得了认股权证,这一估值比2017年股权融资时的310亿美元近乎腰斩。随后,Airbnb裁掉了四分之一的员工,高管薪水减半,并暂停了所有非必要的市场营销预算,边缘业务也遭到精简,整体进入“求生模式”。

    从6月开始,Airbnb的业务开始反弹。在国际航班仍然受限的情况下,Airbnb在各国的国内旅行订单迅速回升,特别是向周边农村地区出行和超过28天租期的订单增长明显。

    业绩回升后,Airbnb在8月份秘密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了上市申请。本来上周四Airbnb就应该公开招股书,但由于美国大选结果的不确定性,Airbnb推迟到这周一下午才发布了上市材料。

    共享经济是前几年炙手可热的互联网概念,但共享经济“独角兽”们在资本市场的表现远称不上亮眼。在Uber上市后遇冷,WeWork冲击IPO惨败之后,Airbnb上市的表现如何将会是市场关注的焦点。

    封面图片来源:摄图网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