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湖畔破灭的首富神话

    每日经济新闻 2020-09-21 23:06

    每经记者 王琳    实习记者 肖婷婷    每经编辑 师安鹏

    “一片银波藏锦绣,百年咸水显风流”。

    在以千里盐湖的美貌示人的青海格尔木,从四川走出的肖永明,凭借凌厉的资本手腕,在此创造了“钾肥大王”的财富传奇,也摘得了青海首富的桂冠。

    然而,*ST藏格(000408,SZ)在2016年的上市,也基本可以算是肖永明的巅峰之作。

    在蒙眼狂奔之后,控股股东藏格集团及其关联方占用上市公司非经营性资金,*ST藏格财务造假,再到如今藏格集团被立案调查,肖永明已深陷泥泞。

    格尔木,见证了肖永明的发家史,也留下了他一如过山车般的跌宕人生。

    17岁的塑料厂副厂长

    1964年7月,肖永明出生在四川省资阳市安岳县石羊镇上,这是一个因山上那座唐代石塔刻的“山羊”而得名的小镇,距离成都246公里,青海1257公里。

    其父肖方林,没读过书,却曾担任村生产队队长,常常跑合同、给村上拉肥料,还一度被批为走资派。

    改革开放的春风吹到四川时,肖方林从风箱、算盘、麻绳做起,随后成立了永鸿塑料厂。据称,到上世纪90年代,永鸿塑料厂的生意已颇有声色。

    肖方林五个孩子中,肖永明排行老大,从小调皮,学习不好。据公开资料,1981年,17岁的肖永明开始帮助父亲打理生意,一直到1995年,期间都担任永鸿塑料厂副厂长。

    14年的时间一晃而过。1995年,颇有历练的肖永明决心离开家族企业,远赴青海格尔木,闯出一番天地。

    藏格控股项目现场〡每日经济新闻资料图

    几千年前的格尔木,曾是丝绸古道南线上的一个驿站。上世纪中期的“屯垦戍边”,让格尔木有了城市之形;青藏公路的通车,让这里成为如今进藏的一个重要中转站。

    20世纪末,西部大开发战略的擘画,让丝绸古道南线上的驿站,重新焕发生机,“开发柴达木、建设格尔木”的号角在这片西北之地响起,曾经的“帐篷之城”,也迎来了人口增长高峰期。

    1995年,格尔木总人口已达到 10.8 万人,市区实际居住人口增至 20万人左右。

    在格尔木,肖永明开启了其个人首秀——开设“小小酒家”饭店。据称,上世纪90年代,凡来过格尔木的人,无人不知“小小酒家”,其甚至一度成为彼时格尔木餐饮界的旗帜。

    开饭店让肖永明攫得了人生第一桶金的同时,也让他阅历大增。

    而一座小小的酒馆,终归难以承载这位追梦者的野心。于是,在经营餐馆6年后,肖永明开始将目光投向格尔木最得天独厚的优势产业——钾肥产业。

    “钾肥大王”的资本手腕

    《西宁府新志》曾有记载:“在县治西,五百余里,青海西南……周围有二百数十里,盐系天成,取之无尽。蒙古用铁勺捞取,贩玉市口贸易,郡民赖之”。

    在格尔木这片土地上,丰富的钾盐资源是大自然的馈赠,也是许多人的财富源泉。

    2000年之前,格尔木在钾肥行业的版图上呈现两足鼎立的格局:以青藏铁路为界,路西为青海省属大型上市企业盐湖集团,路东则是格尔木市属企业格尔木钾镁厂,两家均为国企。

    2000年3月,为整合青藏铁路以东的钾肥资源,青海昆仑矿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昆仑矿业)正式成立。彼时,格尔木市钾镁厂(后改制为青海瀚海集团)持有昆仑矿业55.25%股份,为第一大股东。

    在昆仑矿业成立的第二年,37岁的肖永明与妻子成立格尔木藏格钾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藏格钾肥),开始涉足钾肥生意,这家公司也是*ST藏格的前身。

     

    而正是凭借参与昆仑矿业的资产运作,让肖永明最终登顶了“钾肥大王”的宝座。

    从2004年向昆仑矿业增资获得1.25%股权开始,后续再通过多次收购和增资,到2012年,藏格钾肥已成功获得昆仑矿业100%股权,成为规模仅次于盐湖集团的钾肥企业。

    这一期间,藏格钾肥还通过竞标方式,以8050万元的价格,获得了格尔木察尔汗的蓝天钾肥厂100%股权。

    到2014年,藏格钾肥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已分别达到26.83亿元和6.42亿元,并开始寻求上市。在放弃IPO之后,藏格钾肥最终选择作价89.39亿元借壳金谷源,于2016年成功上市。

    随着在深交所的一声锣鸣,肖永明身家暴涨至265亿,位列胡润百富榜第64位,问鼎青海首富。

    第二年,肖永明乘坐私人飞机荣归四川故里,一时风光无两。

    何去何从?

    然而,光鲜的背后,危机早已来临。

    *ST藏格频繁被查出,其控股股东藏格集团占用上市公司非经营性资金,且该行为可追溯至*ST藏格上市之初。

    具体来说,2016年1月1日至2017年4月17日期间,藏格集团累计占用*ST藏格非经营性资金约9.37亿元。2018年1月至2020年4月期间,*ST藏格又被藏格集团占用资金总共达到7.08亿元。

    为此,藏格集团还祭出了以资抵债的方案,即将其持有的西藏巨龙铜业有限公司(下称巨龙铜业)37%股份,以25.9亿元转让给*ST藏格。

    事实上,肖永明遭遇的困境,正是来自于巨龙铜业。

    巨龙铜业是全球知名铜矿企业,旗下的驱龙铜多金属矿,是国内已探明的第一大铜矿。但是,巨龙铜业似乎成了肖永明的资金黑洞,为开发上述铜矿,肖永明累计向巨龙铜业输血近百亿。

    在资金被占用以外,*ST藏格还被查出,2017年和2018年业绩存在造假情况。

    藏格控股项目现场〡每日经济新闻资料图

    去年9月,*ST藏格被证监会下发立案调查通知;紧接着,11月,*ST藏格及其一众董监高人士,也领到了监管层的处罚通知。

    但*ST藏格的混乱仍未到此结束,近期,藏格集团及肖永明再次因信披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尽管不知道肖永明与他的藏格集团还将出现什么幺蛾子,但回过头来看,从巨富到“巨负”的历程,让人尤生感慨。

    从乡间走出的草莽英雄,凭借过人的胆识,一路顺风顺水,创造出了属于自己的神话。然而,在激进的扩张之后,一旦未能踏准节奏,多迈一步,前面很可能便是悬崖。而如果再遭遇周期的逆风,甚至可能粉身碎骨。

    与此同时,当企业到达一定的高度之后,能否及时以现代化管理代替家族式管理,以规矩代替人情,也至关重要。

    肖永明所在家乡的村长就曾表示,自从肖永明在格尔木发迹之后,村里有几十号人都在其厂里工作,不少还负责管理工作。而*ST藏格从上市之初到现在,也有不少亲属位居公司要职……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