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高压线“入地”,不止钱的考虑

    每日经济新闻 2020-09-14 21:31

    每经记者 王琳    实习记者 肖婷婷    每经编辑 师安鹏

    这是一条长达7公里的330kv高压线。

    从西安市西郊热电厂出发,一路到昆明路,均为电缆隧道(埋设式),而到了西三环南段,则采用高架线(架空式)。

    引发关注的,也正是这一段。

    近日,西三环南段高架线开始施工,沿线有居民请求“高压线落地”。

    在此前媒体报道中,出现了西安市生态环境局的官方声音:主要是成本问题,落地的成本是架空的好几倍!

    那么问题来了,按照有关标准,到底什么样的情形该“上天”,什么样的情形又该“入地”?两者成本到底悬殊几何?除了成本问题,还有哪些重要因素需要考虑?

    “上天”还是“入地”?

    在人民网领导留言板中,以“高压线”为关键词进行检索,请求“高压线落地”的呼声分布各个省市,不一而足。

    目前高压输电线的敷设方式主要有两种:架空式和埋设式。简单说,一个“上天”,一个“入地”。

    “分区分级”一直都是城市高压线建设的重要原则,也是决定“上天”还是“入地”的重要分野。

    虽然不同省市各有其规定,但是在城市核心区域、景观区域、以及商业区域等地方进行高压线路建设时,尽可能采用埋地敷设方式的思路是不变的。

    但为何在一些繁华地段,依旧能看到高压线的身影?

    这个答案,我们或许能从某一地方政府对市民的回应中窥见一斑:囿于当时电力工业落后,财政比较困难,不具备地埋电力线缆的生产能力,只能对其进行架空。简单说“当时能力受限”。

    而随着城市现代化的进程加快,“入地”趋势逐渐明显。

    从政策上来说,国务院办公厅于2015年下发《关于推进城市地下综合管廊建设的指导意见》,城市地下综合管廊中的“管”包括排水、电气、燃气、通信、供热等各类管线。

    具体到陕西,则有2013年颁布的《陕西省城市地下管线管理条例》和《陕西省城市公共空间管理条例》,以及近期宣传火热的“三改一通一落地”工程。

    图片来源〡每日经济新闻 贺娟娟 摄

    在实际操作上,从2016年西安首个330KV高压线落地工程——南二环(朱雀路)高压架空线全线施工以来,到近期西安东北部330千伏架空输电线路迁改落地工程的启动,“入地”的高压线项目越来越多。

    按照西安市目前现行的政策,纳入落地计划的标准是什么?

    这或许从2019年初西安市政府印发的《“品质西安”架空线落地清零行动方案》的通知中能窥见一斑:“三环、五周边、七区、八线”;重点考虑主干道、核心景区街区及全运会场馆周边缆沟成网落地。

    这个落地改造的规模多大呢?

    官方数据显示,2019年西安全市绕城高速范围内有电力架空线1400公里,在此之前已完成电力架空线落地190公里,也就是说架空线落地里程仅占总里程的13.5%。

    而在另一项市政府规划——西安市城六区架空线落地PPP项目(试验段施工计划)中,初步被纳入的架空线落地总长度是35.62公里,预算金额大致为15.18亿元,不考虑采用的管沟规格和方式,折合下来平均每公里0.42亿元。

    不仅仅是成本问题

    “上天”和“入地”,这两种敷设方式的成本真的相差悬殊吗?

    粉巷财经(ID:nbdfxcj)了解到,出于安全性的考虑,高压线落地需要对电缆的外表层层包裹,进行绝缘处理。简单来说,就是给它穿上一层“厚盔甲”,然后埋在电缆沟或隧道内。

    除了 “厚盔甲”外,超高压线的“入地”还需要一个合适的“房子”——深度大致在8-30米的管沟,这可是普通电力管沟深度的10倍。

    当然,后期维护费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不同于裸露在空气中的架空式高压线,埋设式的电缆需要回填土方,一旦发生故障,后期维修起来,又需大动干戈一番。

    这么层层拆解下来,目前普遍的认知是:电力管线埋在地下是架空线造价的8至10倍。当然,这个倍数会随着工程难度和项目本身的复杂程度有所变化。

    堆放在一旁的施工材料〡每经实习记者 肖婷婷 摄

    以朱雀大街高压线落地工程为例,该项目分为两部分。

    第一部分为电力隧道工程,总长度约6.6公里。起点为朱雀路—南二环,终点为西部大道南郊变电站;第二部分在朱雀路东侧人行道下设1.8m×2.0m电缆沟,起点为环城南路振兴变电站,终点为西部大道南郊变电站,总长度约8.8公里。这一工程总投资约5.6亿元。

    当然,决定“上天”还是“入地”的不仅仅是成本问题。

    负责西三环330KV项目的西安市发改委工作人员向粉巷财经表示:还应当考虑技术可行性的问题。

    某电力学专家解释,“在传输过程中不可避免会遇到复杂的地形,所以从技术和成本上来说,架空走线要比地下铺设好得多。”

    同时,该专家也谈到,空气是最好的绝缘材料,只要保证足够的安全距离,从技术成本上来看,架空式无疑是最优解。

    “目前国内普遍采取的是架空线的方式,落地埋设式也有。但技术成熟与否,安全性如何,目前在请国际相关单位论证。考虑到工程的复杂程度,项目一旦由架空式改为沟渠落地,整个工期都将延后。”上述西安市发改委工作人员表示。

    官方的努力

    行文及此,任谁都会明白,高压线可不像它表面看上去那样,一根“直肠子”,其实背后牵涉和需要协调的部门众多。

    对于动辄绵延数公里的高压架空线来说,往往横跨多个市区。而由“上天”改为“入地”,对于地面规划的相关部门也是不小的考验。

    粉巷财经就西三环330KV高压线是否有“落地”计划致电西安市发改委,工作人员表示,市民的呼声已通过各方渠道被听到。近期西安市发改委已联合市规划局、住建局、环保局以及有关区县(主要是雁塔区和高新区)的各部门负责人研讨此事,“已经开了两次会了”。

    其实谈高压线的“上天”还是“入地”,谈的无非是城市规划。

    高新区软件新城路段高压线铁塔〡每经实习记者 肖婷婷 摄

    眼下,“十四运”会举办日期已正式官宣:2021年9月15日。

    一年倒计时即将开始。

    对于“十四运”的理解,不能单单当作一场体育盛会来看待,它的背后,更是城市更新的系统思考和部署。

    在西安市财政局公布的2020年预算草案中,西安市“十项重点工作”将新增大量财政支出132亿,“三改一通一落地”项目亦包含在内,其中财政预算资金有40亿元,占比超三分之一。

    这些动作,也让市民看到了政府的决心和努力。

    而且,这一年摆在政府面前的事还有很多,时间紧,任务重。

    对内,城市交通、教育、医疗种种决策如何统筹兼顾,使得“大珠小珠”都能落入“决策盘”?对外,西安如何以更加积极的面貌在国际上“亮相”?这对执政者都是不小的考验。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每日经济新闻》原创作品。

    2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但不限于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等,违者必究。

    3版权合作电话:021-60900099。


    推荐阅读
    更多热门新闻   打开每经APP
    分享成功
    每日经济新闻客户端
    一款点开就不想离开的财经APP 免费下载体验